董小丑出身颇为奇异,其父是一名燕地的契丹逃奴,其母则是辽东汉人,自小在山林间长大,以渔猎为生,倒是同那些白山黑水间崛起的女真有些相似。其人体壮腰阔,满身筋肉暴凸,特别是左角额头处一道斜穿过眼眉处的扭曲疤痕,据称是在年轻时的老林子里面被惊了冬眠的人熊所伤,使得整个人瞧上去显得异常凶悍暴戾。

也许是自小在山林间与野兽为伍,这董小丑行事往往无所顾忌,其蛮狠性格同他的武艺一般,在怨军八营中亦是人所共知。由于主将这般性情,连带着手下一众亲军亦是如此。可以说,在怨军八营中,论军纪紧肃,以郭药师所部为首,而董小丑所率显营只能居于末位。不过要说哪一营的主将亲军最为勇猛敢战,则首推显营。

徽州左近同女真一战,郭药师的乾营几乎是全身而退,而董小丑除却一指挥亲军外,其余显营士卒不是没在阵中,就是四散溃逃,无所踪迹,由此亦可看见两人在领军作战上的高低上下。

因此,董小丑这众怨军中最为精锐的骑军为东面斥候,正如放虎出栅,那些以赵鹤寿残部和辽东部族勇士为主的花荣所部斥候又哪里是其对手,饶是一触即走,也前后死伤了二三十人。

不过,之后西门庆遣了四员大将分头逐路硬探,却是使得前一刻还士气大跌的大营斥候振奋不已。

当日同赵鹤寿一战,辽东大营三位军将都有极出色的表现,花荣神箭无敌,栾廷玉同马勥两人武勇惊人。想那赵鹤寿虽比不得董小丑这样的凶人。单论武艺的话,在怨军中也算得出类拔萃,不然如何能入选八指挥。可就是这样的强悍勇将,在面对“白毛虎”马勥时,亦不过支撑了五六个回合。虽说当时兵败心慌,急急如丧家之犬,平日武艺不能尽数发挥,可马勥这般战绩,还是极为惊人。

至于栾廷玉,这几个月都同一众骑军在一处。单就训练士卒而言,稍懂些军略的他要比完全新手的马勥强上不少,平日里要压服这众辽东人,少不得要露上几手,营中骑军又是谁不知其武艺高低。

遣出四将中。也唯有马劲的能耐不为人所知,不过知道他是马勥的孪生兄弟,想来比之乃兄纵然稍差些,也算得一员难得猛将。

将是兵之胆!

有这四员虎贲领军,营中斥候尽皆战意高昂,说不得要碰一碰董小丑那伙精锐,一雪之前退败之耻。

四人受了西门庆严令,又都想在自家恩主面前一展所长。特别是花荣,刚刚在帅帐中,西门庆虽然未作任何责难。不过心下也是明白,先前自家统军太过绵软,不为西门庆所喜,这会儿自是想要将功折罪。而其余三人,亦是热心功名之辈,此际正是搏前程富贵之际。却有哪个肯落于人后,自然是各个争先。

那董小丑自领了一支三十余人的队伍已经冲至距离辽东大营不过三里远近。遥遥已能见着营地外围寨墙,突然见着营中接连奔出十余支斥候小队。分散而出。

见着这般景象,董小丑却不上前,这会儿身边不过三十骑上下,若是对方趁着这会儿一拥而上,自家倒是自信能够杀透重围,只怕手下这最得力的三十骑亲军损伤过甚。

隐在一片林木中,待那些斥候小队四散而去后,董小丑当即选了一支,领着手下打横转过,却是要上前截杀。

也是董小丑这厮的运道不错,这支斥候小队中却无花荣等一众高手,幸好为首的队长为人机警,一遭袭,当即遣了三四骑分散而去,却是去寻周围应援,自家则是领着一众手下扑上前去。

这些斥候军伍临行前都被告知,今日斩首一级赏足铜两贯或者三十斤精细米粮。这等赏赐对于一众身处饥荒乱世的辽东汉子而言,无异于是重赏。那三十斤精米,足以换百五十糙米,去辽东任一部落,那女娘还不是随便挑拣。

还有一些心思不在上面的,却是听闻一众新来的将主要在辽东骑军中招募勇士为亲军,但凡有些能耐的,又有谁人不想更进一步,说不准日后还能去那大宋花花世界见识一番,这辈子也就他娘的值了。

原本营中花荣等三人,手下自有数目不等的亲军护卫,可此次随西门庆来辽东的,其中鲁智深和马劲两人日后却是需留在辽东的,每人手中至少也有百余亲军名额,如何不能争竞一番。

为首队率打的这般主意,着实没料到对面有董小丑这员杀神,不过片刻,这三十余人的斥候小队就被杀散,其中落马丧命者,竟有十五六人。

其实以董小丑能耐,如何不能将这支斥候小队斩尽杀绝,只不过其人也是盘算的精细,放纵一些溃散斥候四下里求援,想引来其他斥候小队,若是能够形成添油之势,董小丑自信能逐一剿灭。

只可惜,今日董小丑的运势也算到此为止,往来援救的两支斥候小队,竟是花荣、马劲两人分别领军。

马劲初来辽东,正是建功之机,花荣欲取战功以赎前错,也是一意争先。当下两支斥候小队犹如两支利箭一般,左右射向董小丑那一众精锐亲军。

“来的好!”

董小丑自然瞧见对面为首两人俱是身着精加甲,显见都是军中地位不低的军将,却是正合其意。想他董小丑自入怨军始,这厮杀本领,在近三万辽东亡命中独占魁首,最喜这等单挑独斗。这会儿却是喜形于色,根本不顾彼此人数差异,一挥手中粗长铁棒,寻了一个方向,领头杀了过去。

对面正是脸上蒙了一只黑色眼罩的“独眼虎”马劲,此人颇似三国猛将夏侯惇,虽说独眼,可武艺亦是出众,若不是缺了一眼,武艺或许更胜其兄马勥。

远处的花荣见着那董小丑选了马劲一遍,却也不着慌,将手中枪悬在鞍下,取过两石骑弓,弯弓即射。

马劲却是见识过花荣神射的,一见此等情况,心下只是可惜,却不想那董小丑确实了得,虽说几乎是背对花荣,却是及时一个镫里藏身,身子从马腹下转了一圈,将将躲过花荣那支飞箭。(未完待续)

ps:补昨天欠的一章!

感谢书友“挽风不太醉、铁血天王”的月票打赏支持!

...

...

...顶点小说手机站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西门水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言东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东楼并收藏西门水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