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你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回忆自身的所学,然后将那些杂乱的武学化入自身的武道之中,统和自身所学的一切,为自凝道基做好最完美的准备。”

虽然星宫之中没有人能够完全无中生有出一篇道基之法,却对于如何自凝道基有着丰富的经验。

首先就是拿着无数一到九品的武学让他修习,将每一样武学修炼到纯熟之后,提取其中的精华,以其中最适合自己的一项武学为根基,融汇百千种品级武学,创出最适合的道基之法。用这种方法自凝道基的成功率最高,只不过却需要极高的智慧和毅力。

毕竟将一种武学练到纯熟就已经是需要耗费很大的心力,更不用说是成百上千种。虽然能够进入星宫的弟子都是心思灵活,智慧聪颖之辈,但是面对如此工程,能够完成的还是屈指可数。

以姬博弈为例,他经历了四个梦中世界,两百多年的武学见识可谓是超越星宫同一辈的所有人,但就算如此,练到纯熟得到精华的武技也只有三十六种。毕竟武功贵精不贵多,他平时对敌的手段只有“无相神针”,“三洞经书”等等数种。

而且星宫有个规定,那就是在入门之后十年之内无法凝聚道基的修士,会被取消星宫弟子的资格。短短十年的时间,并不是没有人想要自凝道基,只是这个工程实在是太庞大了,需要的智慧计算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极限。最终在现实之下,不得不修炼前人留下,契合自己体质的功法,凝聚大道之基,终生无法天人道果。

“大师兄是在哪一年自凝道基成功的?”

姬博弈问了这个郁浩绛这个问题,后者的面容依然冷漠,淡淡的吐出了一个让人年轻的过分的年龄。

“十九岁零二百三十七天。在星宫万载历史之中,只有两个人超过他。”

郁浩绛说完之后,带着沉默不语的姬博弈向着另一座山头飞去,那是附近最为高耸的山峰。高上云霄,白光冲天,一座座宫殿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阵阵虎啸之声让宫殿透露出一股凶煞之气。

“恭迎宫主!”

两个看上去很相似的人站在宫殿的大门口,看到郁浩绛的归来,很是恭敬的迎接。默然不语的姬博弈随之落下,细细打量着这一座宫殿。

上面的“白虎宫”三个大字告诉他这里到底是哪里。宫殿四周,一只只毛发纯白的老虎或站或蹲,看到他这个陌生人,碧幽幽的眼神透露出让人心惊的煞气。

姬博弈眼神移过,与门口的一男一女对上,看得出来两人应该是孪生兄妹,容貌相似。不过姬博弈的目光主要放在了女人之上,毕竟他是个男人。雪白的肌肤,深邃的五官。最难得是身材高挑,那一双裸露在外的修长**几乎达到姬博弈的胸口。

“如果被这双雪白长腿夹着,估计滋味很爽。”

心中的念头刚刚闪过,一股大力带着他不由自主的进入了白虎宫之中。郁浩绛白色的身影在前,仿佛有无形的绳线牵引着姬博弈,让他像个傀儡一样不由自主的跟着前进。

几个移步之后,姬博弈来到了一个宽广的大殿之中。近百个书架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殿中,眼睛瞟过,尽是入了品级的武功秘籍。

《披风剑》。《寂灭爪》,《血杀刀》,《天罡印》……

这些以前他恐怕都会抢着要的武功秘籍,现在在他眼中,却是如同高数一样的难题。

“在一个月之内学会这里的十种武学,练到纯熟,我会来考验你。”

说完之后,郁浩绛就消失在了姬博弈的眼前,将他一个人留在了这个满眼尽是书籍的大殿之中。

“结合百家武学,融汇成自己的武道吗,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啊,可惜,如果没有人监视就好了。”

姬博弈敏锐的直觉感觉到,虽然郁浩绛离去了,却有人用他无法理解的方法监视着他。

统和自己的所有武功,这无疑是一件很繁琐的工作。任何武道宗师只有到了自己进无可进之时,才会沉淀下心灵做这种事情,而且还不一定会成功。姬博弈却是有着这样的经验,在第二个梦中世界,他作为北宗道主,在石泰这个南宗道主的对手压力之下,用几十年的时间整理了自身的武学,只可惜经验不足,只是创出了一套剑法,三门内功。

以他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自认为完美的武功是何等的简陋。只要一根手指就能够破掉那套剑法的所有变化。

姬博弈并没有贸然的拿着书架上的武功秘籍开始修炼,而是站在大殿之中,反思着自己四个梦中世界,以及鲲虚界加起来总共两百多年的人生之中,所经历的一切武学。

从一开始的三阴剑指到如今压箱底的太阴刀,期间的五岳剑法,太极拳剑,独孤九剑,葵花宝典,华山九功,黑天书,大金刚神力,紫血**等等。

将一切都想了一遍之后,姬博弈发现自己自创的最为满意的就是“天子望气术”了。这是他完全凭借着自己的武学见识,再融汇东岛,星院诸般绝学而成的辅助武学,却是他克敌制胜的最大保证。

观天地变,窥三才气!

天子望气,谈笑杀人!

不知不觉之间,如同九天帝君浩浩荡荡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无意识的迸发而出,仿佛是天子号令青天崩塌,五岳移位一样的无上气机,让监视着姬博弈的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从剑法之中悟出的奉天意境,再到吸纳不死山龙气而成的天子本相,算是姬博弈另一个自创的武学。

“两样都只是辅助性的武功,只是显得精巧,却无法成为根基之法。”

姬博弈皱着眉头散开了“天子本相”,开始思考着将自己练到纯熟的三十六种武学融会贯通。

自凝道基需要这个世界的大道完全陌生的根基之法才会赐下洞天种子,姬博弈放弃了以太素阴功为基础统和武学的想法。

“先试试能不能以自身的武学见识自凝道基,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就冒险修炼《道心种魔**》。”

下定决心之后,姬博弈识海之中无数个自己的人影出现,演化出种种不同的武功,有内功,有剑法,有刀法,有掌法……为了所创出的道基之法与这个世界完全无关,姬博弈摒弃了三阴剑指,太阴刀这些鲲虚界的武学。

四个梦中世界,无疑是破碎虚空时期的他修习的武学意境最为高深,姬博弈以《天魔策》上的武学为根基,融汇其余三个世界的武技,第一次彻底的对自己的过往一切做了反思。

首先是内功心法,从一开始的极阴真气,再到紫霞功的纯阳气劲,以及先天功的中正醇和。太阴真水在这个时候如同死水一样在他的丹田之中沉寂,原先修成太阴之体之后隐藏在肉窍深处的一点真阳在没有压制的情况之下浮现出来。随后不断的吸取血气壮大,渐渐地,一股阳和的气息出现在经脉之中,游走九十九个周天凝聚成真气,逐步扩大,开始与丹田之中太阴真水针锋相对。

姬博弈以太极之道调和着两股截然相反的真气, 却总是不能够成功。

太阴命格修炼出来的太阴真水实在是太强大了,就算是他下意识的培养纯阳真气,也无法与已经和他的至阴至寒体质融为一体的太阴真水抗衡。

古往今来数万年,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既能够修成“太阴真水”,又能够修成“太阳真火”的。

万千功法,内功为基。在这个统和武学的第一步之上,姬博弈就卡住了。

不过他毕竟不是死脑筋,既然内功不行,就开始换个目标。

在剑法之上,他已经修炼到了自己所知道的极限,剑罡之术几乎可以说是不逊色于云青衣。不过在静静的思索了三天之后,姬博弈却是发现自己走入了误区。剑罡只是一种剑修神通,并不是剑法的极限。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他先是回忆起了“独孤九剑”的第四重境界,也就是至高的“无剑之境”。这一重超越剑罡的无上境界,到底是什么意思。

何谓无剑?难道仅仅是天地山川草木一切为剑吗?

在第二步的剑法之上,姬博弈又卡住了。再次转换目标,这一次他选择了最为容易的轻功身法之上。

从一开始的梯云纵,葵花身法;再到金雁功,逍遥游;以及适合长途奔袭的乘风蹈海,和天下极速的天魅凝阴。姬博弈会的轻功不少,而且各有特点,将所有轻功的特点结合起来,就能够创出一种完美无缺的身法。

梯云纵的高,葵花的鬼魅,金雁功的持久,逍遥游的飘忽,在姬博弈的识海之中这四种轻功的特性逐步的融入了天魅凝阴之中。他所会的所有轻功之中,这一门最为高深。大概花了七天的时间,除了乘风蹈海之外,天魅凝阴已经融汇了姬博弈的所有轻功。

监视的人只看到姬博弈的人影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直至数十上百,几乎遍布整个大殿之中。(未完待续。。)顶点小说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众星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一伤二十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伤二十八并收藏众星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