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愣了一愣,终于反应过来。

氏族大元巫是真的死了,也就是说大陆之桥也极有可能……是真的破了!

所有人心急慌忙地轰散开来,掉头去收拾东西。

人有要收拾的东西,异植也有。

异植们最宝贝的是自己的泥土,很多泥土都是它们自己给自己调配的,里面混了诸多珍贵的东西,别的可以不带,泥土必须要带。

一颗颗异植们将根刺入土中,把肥沃的湿泥挖起来抱在自己怀里,或者用大叶片抱起来钩在自己背后,再一点点运到树上去。

相比较异植来说,人收拾起来还快一些。

蓬很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收拾完后,他发现自己的两只异植战宠还没收拾完。

他的巨型蒲公英正焦急地到处寻找自己飘散开来的蒲公英小伞,找到后挨个将它们捉回,插在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上。推荐阅读../../

蒲公英种子对动物极有杀伤力,叶羲曾碰到的红色蒲公英就是它的后代之一。不过它因为年纪大了,有点发秃,变得格外珍惜自己的蒲公英小伞,不肯再放它们出去狩猎去生根。

现在它只是偶尔爬到树顶,将一脑袋的蒲公英种子抖落,让它们自由地飘来飘去晒太阳,好晒得更蓬松更有光泽些。

等傍晚的时候,再将它们收回到自己的脑袋上。

眼下情况突然,那些蒲公英种子不知飘到哪里晒太阳去了,没有充裕的时间让老蒲公英寻找,急得它上蹿下跳,差点要开口吱吱叫。

蓬的另一只战宠食骨藤则疯狂抛土。

它是个骨食爱好者,喜欢把骨头埋土里。

这行为已经不知道延续多少年,里面的骨架数量惊人,刨出一具还有一具。食骨藤将它们挖出来后,再用自己的身体将骨架缠住,吊到树上去,一具都舍不得丢下。

蓬帮着蒲公英把种子全部抓回来,眼瞅着食骨藤还在疯狂刨地,坑洞已经挖到二十来米,急得忍不住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藏了这么多?别挖了,没……”

猝然间,地面开始剧烈震颤,附近的草皮块块龟裂。

蓬惊惧地抬起头,瞳孔缩到针尖大小。

“难道凶兽潮来了?!”

却见山岳一般的巨树树干开始摇晃,一条粗壮到不可思议的根须轰然从地面拔出!带出的湿泥劈头盖脸地砸到蓬的头上。

蓬傻傻地张大了嘴巴。

什么凶兽潮,是他们五木部落的五颗巨树,动了!

五木部落的五颗巨树,一直静静扎根在这里,其岁数比它们部落存在的岁月还要漫长,如山岳如天幕,从来没动过一下,这一动很多人都傻了。

“轰!”

大量的根系从地里拔出。

五颗巨树如此庞大,地里的根系自然也不会小,它们盘根错节互相缠绕在一起,深达几里,此时拔出来就像爆发了一场大地震,地面的草皮全被毁了,大家站都站不稳,所有人都急急忙忙地上树。

食骨藤挖出的那个深坑算是被彻底毁了,里面的骸骨再也找不到。

地面剧烈摇晃。

又有几条巨蟒似的根系从地里轰然拔出,差点将食骨藤抽飞,它急忙卷起身边的蓬,一人一宠吊到了树上。

巨树根系不断拔出,树身也跟着剧烈摇晃,附在树干上的苔藓落雨般簌簌往下掉。

蓬抱着树枝固定住自己,望着周围巨树挣动的样子震撼到说不出话来,好半响喃喃道:“我都不知道原来它们会动哎……”

绝大多数五木部落人都不知道他们的五颗巨树会动,全都心惊不已。

他们一个个双臂紧紧抱着树枝,在剧烈摇晃中,考拉似的呆呆睁大眼睛,看着巨树将自己从土里拔出来。

五颗巨树费了不小功夫终于将自己从土里完全拔出。

根须拔出来后,地面已经破坏到不能看,原先覆盖着草皮的平整地面变得天翻地覆,地下水源源不断从深坑里涌出来。

巨树们绷直了根须站立着,时不时晃晃树冠,收缩蠕动下根须,好像是沉睡的巨人在逐渐适应自己的身体。

它们的轻轻摇晃,对于待在它们身上的东西来说就是大地震,很多脆弱的树屋像鸟窝一样往下掉。

“噼啪!”

树屋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好心的巨树伸着树枝将破碎的树屋捡起来,将之安到自己的身体上。

五木酋长对着巨树大喊:“老祖宗们,别捡啦,我们该走了,等会头领兽该找来了,快出发吧——!”

有人问:“我们不等去凶兽海的族人回来吗?也许他们没死呢?”

“等他们来了,头领兽也差不多该来了,先走再说!”

嘈杂声中,几颗巨树迈着根须爬出深坑,摇摇晃晃地往南走去。所过之处鸟雀惊飞,群兽躲避,地面全是被根须戳出来的深洞。

五木酋长面色忧虑:“这样太慢了,两日怕是赶不到。”

白发苍苍的娥祖轻抚着身下的树皮:“没办法哇,它们太久没动咯,得适应适应。”

她的手溢出翠绿的巫力,没入巨树的树干。

“我们一起为祖先祝福吧!”

娥祖提议。

五木元巫立即用洪亮的声音指挥所有祝巫,所有祝巫持着骨杖赤脚站在树枝上,齐声吟诵着,为巨树们不断施加祝福。

绿莹莹的仿佛萤火虫一样的曦光弥漫开来,再洒落到巨树的身体中。

巨树的速度开始加快。

“砰!砰!砰!”

五颗山岳大的巨树在莽莽丛林赶路。

异植走路一般是没有声音的,不过庞大到这种程度的树,每一根根须已经硬如岩石粗如巨蟒,所以落地时的动静也惊天动地。那是山在移动。

澧部落位于五木部落的南端。

他们晚五木部落稍微一步收到消息,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了。

冷不防感觉地面在震颤,澧部落人回头一望,看到那五颗跋涉而来的参天巨树,吓得头皮登时炸开。但继而,他们马上认出这是五木部落的树,脸上浮现喜色。

澧酋长立刻朝巨树的方向大喊:“你们也是接到羲城元巫邀请,前往羲城避难的吗——?”

五颗巨树停下脚步。

五木部落酋长的眼睛要比澧部落酋长还好使,隔着数里的距离,眼尖地看到澧部落那空了的千口澧泉,以及他们收拾好的大大小小的包裹。

“对啊,你们也收到邀请,准备出发吗——?”五木酋长遥遥大喊。

澧酋长立即回应:“是啊——!”

他们澧部落有千口澧泉,不久前,最大的那口澧泉水像沸腾了一样,水面滚出白色水珠,那白色水珠在水面上组合成羲城字。

认出字后所有澧部落人吓得不轻,然后做了跟五木元巫差不多的事,就是卜筮。

再然后,他们就立刻决定走了。

澧酋长隔着茫茫丛林,朝那几颗参天巨树大喊:“能不能带我们一起走——?”他想搭便车。

五木部落和澧部落关系向来亲密,五木酋长当即同意,喊道:“可以,你们都过来吧——!”

澧部落人爆发了一阵小小的欢呼。

他们不敢耽搁,立刻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带着自己的战兽,向巨树狂奔而去。

等所有澧部落人登上巨树后,巨树再次出发。

这次澧部落的巫也加入祝福行列,五颗巨树被充沛的巫力滋润,树身笼罩着淡淡绿辉,行走速度越来越快。

它们实在太大了,寻常大小的树在它们的对比下,变得跟草差不多,广袤的原始丛林犹如草地,沿途被巨树犁出宽阔的仿佛古河道一样的痕迹。

而这痕迹,还在向南方不断蔓延。

章节目录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竹刺无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刺无锋并收藏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