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建国第六年,帝国皇帝高远率数十万大军分三路攻入秦国,势如破竹,不到三个月,即攻陷秦国都城咸阳,秦国皇帝路超自杀,纷乱了数百年的七国争雄,自高远于扶风起兵之日算起,历经十八年时间,高远创建的大汉帝国削平七国,一统天。

大汉六年夏,高远率部返回首都蓟城,即交还军权,退居后宫,不再过问政事,军事。大汉帝国形成了以政事堂首席议政大臣执政,大议会为最高权力机构,军队隶属于大议会,司法机构完全独立的三权分立态势。皇帝完全成为了帝国的象征,只在重要的节日,祭祀之时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reads();。

平定天的大汉帝国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内政建设之中,打天容易,建设天难,让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却难,一个空前庞大的帝国,战后迅速增加的人口,各地天差地别的经济发展水平,让政事堂一众大臣焦头乱额。

大议会里仍然吵着,打着,闹着,看似纷乱之极,帝国却仍在稳步的向前发展,虽然皇帝高远完全不过问政事,但政事堂的执政们,每每都会在碰上难以解决的事情之时,跑到王宫之中,苦苦哀求皇帝陛出来解决难题,也只有这个时候,高远才会出现在大议会之中,调解各方矛盾,平衡各方利益。高远在大汉帝国无以伦比的影响力,能让所有难以调和的矛盾最终化解为无形,亦能让不共戴天的仇人握手言欢。

先富起来的汉国州郡与贫穷落后的边远地区结成对子,互帮互扶,特别是对于受创最重的原秦国领土,中央亦加强扶持,使得这些地方的经济迅速发展。老百姓在短时间内,基本解决了饿肚子的问题,随着时间的发展。秦国国内以潜伏来的勾义为首的叛乱分子最终山穷水尽,四面楚歌。走投无路之向政府投降,勾义被抓捕至蓟城,经最高法院审理,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在审判当天,旁听审判的除了勾义的老对手们,还有一个特殊的人,那是勾义拜托唐河带到汉国的他的侄儿。现在他的侄子已经然成了大汉蓟城守备府的一名官员,审判庭上。叔侄相拥而哭。侄子的际遇也让勾义惭愧无地,走出审判庭之际,他向着大汉王宫方向跪,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

大汉八年,全国统一币制,最后一块使用金银交银的原秦国领土也正式废除了直接的金银交易。

大汉九年,全国统一文字,由大汉文宣部统一印发的字体成了全国通行文字,其它文字废除。

大汉十年,由高远牵头。政事堂,大议会为首,蕴酿了十年之久的大汉第一部宪法正式通过。颁发天。宪法之中,确立了大汉帝国君主立宪制的政体,皇帝为帝国象征,政事堂为全国最高执政机构,大议会为全国最高立法机构,*院为全国最高司法机构。

大汉十年,大汉帝国开始了宪法颁布之后的第一次大议会选举,统一之后重新划定行政区划的五十六个郡按照经济发展水平,人口多寡分配名额。选举出了六百六十八名大议员。

大汉十一年,第二任首席执政大臣严圣浩任期已满。严圣浩宣布因年龄原因来再参选一届首席执政大臣。第二任执政大臣严圣浩带着一统天的美誉心满意足的退休,宣布退休的第二天。便乐颠颠的直奔大雁湖畔。竟选大汉首席执政大臣,只需要得到十名大议员的联名推举即可,但这一届,仍然只有吴起,方殊以及田远程宣布参选,三方交锋激烈,最终,第一个败阵来的田远程倒向吴起,使得老资格的执政大臣吴起击败方殊当选首席执政大臣。而方殊则退而求次,成为大议会的议长。

雄心勃勃的吴起,第一个任期内做得风生水起,专注国内民生的他,在发展国内经济之上的确做到了极好,国内经济飞速发展,国民生活水平快速提高,大汉十六年,第一任期满的吴起,以绝对优势再次击败方殊当选。但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他遭遇到了极大的挫折。

国内经济发展到了一个瓶颈,国内通货澎涨,生产出来的大量货物无处销售,专注国内发展的吴起忽视了海外的扩张,而且以无战事为由不断压缩军队的费用也引起了水陆两个军种的极大不满,大汉第十八年,吴起遭到大议会发起的不信任案投票,超过三分之二的大议会赞成吴起台,吴起黯然去职。

方殊半途接任,但交在他手里的摊子却也不是那么好解决的。这一年,方殊还不到四十岁,正是年轻气盛之时,接任首席执政大臣之后,立即便通过了海外殖民法案,闲置近十年的大汉两大舰队再一次跨海出击,十八年底,李荃率部再次踏上非州大陆reads();。第十九年,杨清一率领另一支舰队发现美州,大汉军队踏上这两块大陆,为大汉国内的货物找到了另一个销售市场,无数的商船再一次组成了浩浩荡荡的船队,向着遥远的海外进发。

就在这一片片纷纷扰扰之中,大汉国的皇帝高远,却一直埋头于他亲手创建的大汉皇家科学院之中,率领着一帮狂人们,在研究着据皇帝声称将改变这个世界的伟大发明。

对于皇帝的不务正业,政事堂表示无比的欢迎,因为作为开国皇帝的高远,虽然不问政事,宪法也确立了皇帝无权过问政事,但如果高远心血来潮,某一天跑到大议会大喊一声,我要收回所有的权力,保管那些大议员们连屁也不敢放一个。而军队的那些将领们则会兴高采烈的鼓掌欢迎。在吴起当政的那些年,军队里的将领跑到皇宫之外哭闹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当然,最后的结果都是不是皇帝出来接见他们,而是凶巴巴的杨大傻提着一根棍子,出来将这些家伙打得屁滚尿流。

皇帝的态度是明显的。但谁也不也保证皇帝一直都这样。有一件事能让皇帝专心致志无暇旁顾,自然是最好的,所以对于皇家科学院的经费。政事堂向来是大方得很,只要开口。马上拨付,绝不拖到第二天。即便是需要政事堂的大佬们节衣缩食,少拿工钱,他们也绝无二话。

高远在干什么?

他带着一帮人在研究蒸汽机。

由农耕文明向工业社会发展,这玩意儿便是绝对的利器。

大汉建国第二十五年,大汉皇家科学院实验场。

隆隆的机器轰鸣之声响彻整个科学院,封闭的厂房之内,一台巨大的机器正在轰鸣。而他,已经连续不间断地工作了一天一夜,而大汉帝国伟大的皇帝陛高远,也在科学院的大楼里守了一天一夜,偶尔打一个盹,一醒来,也是马上关心机器是不是还在轰鸣。

“陛,我们成功了。”负责这项研究的一名技工热泪盈眶,跪倒在高远面前放声大哭,十年时间。他们一共用了十年,从皇帝高远提出这个构想开始,十年以来。科学院一直在孜孜不倦地进行这项研究,出于对皇帝狂热的信任,他们从来没有对这项工程提出过疑义,十年时间,花费了无数的金钱,今天,他终于成功地连续运转而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十年来表现得比这些技工更狂热的高远,这个时候却出奇的镇定。

他走到大楼的窗户跟前,手扶着窗棂。看着不远处那封闭的厂房烟囱内冒出的滚滚浓烟,轻声道:“一个伟大的时代开始了。”

是的。一个伟大的时代,蒸汽机的发明。带来的不仅仅是生产关系之上的革命,也会带来一场社会关系的巨大变革。

大汉三十年,高远已在位三十年,三十年间,大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蒸器机发明之后,短短的五年时间,大汉的剧变超过了以往上百年的时间。机床出现在工厂内,机器正在代替人工,轰鸣声带来的是巨大的生产力,大量的工人开始失业,为了转化国内矛盾,大汉加快了汉外扩张的步伐,这一年,李荃带领他的舰队,踏上了欧罗巴的土地。装备着由机器生产的最新式的步枪的汉军士兵,毫不费力地便攻陷了一个个的城邦。

但皇帝高远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建议政事堂不要将这些海外殖民地纳入汉国的正式统治之,但政事堂却拒绝了皇帝高远的建议,方殊援引皇帝高远以前说过的话,要让太阳升起的所有地方都插上汉国的黄龙旗。

不听皇帝建议的政事堂,很快便吃到了巨大的苦头,长驱直入的汉军在欧罗巴遭遇到了惨重的失败,现代化的军队,对后勤的依赖也更加严重,深入陆地的后果,便是被人抄断后路,后勤断绝,数千军人亡命欧罗巴reads();。

消息传来,举国大哗,政事堂首席执政大臣方殊引咎辞职,海军上将李荃归来之后,亦黯然野。

新任首席执政大臣上台之后,海军再度组织了更为庞大的舰队,由另一员上将杨清一率领,再一次踏上了征程,这一次,杨清一的旗舰换成了大汉生产的第一艘由蒸汽机为动力的军舰,不过这一次,新任执政大臣接受了皇帝的建议,在杨清一挥舰之上,除了枪炮之外,还有外交人员携带着一份份的协议。

也就是兵败欧罗巴的这一年,大汉皇帝高远六十岁,他宣布退休,皇帝一职交由儿子高致远接任。

大汉皇帝高远这一生都在创造着别人无法想象的创举,六十岁退休,他又开了先河。此举带来的后果,便是大议会正式决定,六十岁为退休法定年龄。

高远退休的第二年,与大汉帝国接壤的新秦再也抵挡不住来自邻国润物细无声的侵袭,随着火车被发明,来自大汉的铁轨被铺到了新秦的王都,新秦终于低头,已近暮年的王剪拖着伤病累累的身体,坐着火车直抵蓟城,与大汉第二任皇帝高致远达成协议,在保证新秦王国王室地位,保证新秦内政最大程度的独立条件之,新秦将国防。外交等权力上交给大汉帝国,新秦将成为大汉帝国的联邦国家。

两国合二为一,举世欢腾。特别是新秦,这个国家自建国之初。就带上了浓浓的大汉王国的影子,虽然王剪在几十年的执政生涯之中一直想尽力去除这种阴影,但却收效甚微,终于在他发现,无力扭转大势之后,举起了双手投降,这也让新秦人无比兴奋,因为二国合二为一。便也代表着他们将成为大汉帝国的公民,他们亦将享有大汉帝国公民的权力,虽然,这还需要他们长时间的努力来争取,但既然已经跨出了第一步,第二步还会太远吗?

大汉五十年冬,皑皑白雪给整个蓟城披上了一层银装,本来应当喧嚣的都城,却在这一天都沉默了来,原因无他。只因为一大早便刊发的大汉日报和蓟城晚报,不约而同地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一条重磅消息。

大汉开国之主,第一任皇帝高远病危。这一年,高远八十岁。

躺在厚厚的被褥之中,高远睁开有些昏浊的眼睛,看着跪倒在面前的儿子女儿又及孙儿孙女,脸上露出的却是满足的笑容,他的伴侣,爱人们在这几年间,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他。

“我要走了,我要去找你们的妈妈啦!”高远微笑着道。眼前掠过叶菁儿,贺兰燕。宁馨三人的身影,她们带着笑容。身影飘浮在半空当中,正在向他招着手。

床榻之,传来了一阵阵的呜咽之声。

卧室之外,焦急的等待着的是大汉帝国政事堂的执政以及军队的首脑,一代新人换旧人,现在的大汉帝国的高层,早已不是当年跟随高远打天的那些老人了,这些年来,高远的旧部们,基本上都已经离开,连最为壮实的杨大傻也在去年病逝。

除了现任皇帝高致远,其它的儿孙们都一个个的向着高远叩头,离开了卧室,而政事堂的执政和军队的首脑则被叫了进去。

“陛!”所有人都跪了来。

高远竖起了第一根手指:“第一,大汉帝国政体永世不变reads();。”

“臣遵旨!”首席执政官大声道。

“第二,军队永远不得干政。”

“臣遵旨!”

水陆两位军事首脑叩头领命。

“第三!”高远垂上了手,微笑着看着他们:“我高远,本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却在这个世界之上创了偌大一番事业,我死之后,遗体火化,一半留在这里,陪伴我逝去的妻子,一半坐上军舰去到大海之上,随风抛撒,我希望上天有灵,能带我回到原来的世界,去看看我上一辈子的故乡。”

屋里的人一齐石化,他们实在听不懂高远在说什么,但高远的命令是清楚的,遗体火化,一半与三位夫人合葬,一半去到海上,随风而逝。

天空飘着大雪,无数的人开始向着王宫方向汇集,人越来越多,不得不开始分流,王宫之前,议会大楼之前,所有能填满人的地方,都站满了人,大家都看着同一个地方,大汉帝国的王宫,那里,现在虽然不是大汉帝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但却住着大汉帝国最受尊敬的人。

大雪让王宫陷入了一片朦胧之中,他们看不清皇宫的轮廓,但却仍努力地看着。当第一声钟声敲响的时候,所有人的精神子紧张了起来,钟声连绵不断地响着,有人跪了来,而后,越来越多的人跪倒在地上,当八十一声钟声敲完,几乎能听到钟声的地方,所有的人,都面朝着皇宫跪了来。

大汉开国皇帝,高远,薨。

一封封电报随着电波传到大汉的每一个角落,一份份报纸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抢购一空,报纸之上,不仅登载着大汉皇帝高远离世的消息,也同时登载着高远最后的遗言,除了最后一条略作修改。因为高致远也好,还是大臣们也罢,都无法理解高远最后这一条的意思,只能将最后一条修改成了皇帝要将他的骨灰随风扬逝,飘落于大汉的每一个角落,永远守护大汉的安宁。

整个大汉都陷入到了悲伤之中,哪怕是那些被大汉征服的地方,虽然统一战争,让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但活着的人,却享受到了高远带给他们的世世代代的幸福。

十数日后,随着火车汽笛的拉响,护送着高远一半骨灰的火车向着沧州进发,沿途铁轨两边,无数百姓跪于道旁,香案连绵不绝。

大汉海军数十艘最新式的海军蒸汽机军舰,迎来了高远的骨灰。

航行半日之后,本来阴沉的天气却随着不期而止的微风,而骤然变得万里无云,一轮骄阳跃然高空之上。

高致远站在高大的舰首,伸出颤抖的双手,捧起父亲的骨头,高高的举起,风掠过,骨灰随风而逝。

数十艘军舰之上的大炮同时鸣响礼炮。

天空之中,有云朵自天边随风而来,飘扬至军舰上方,云层变幻不定,竟然在空中慢慢地组成了一个组大的人形,音容笑貌宛然便如高远一般无二,云随风动,似乎在向众人挥手告别。如此奇异景象,让所有出海的人都目瞪口呆,片刻的凝滞之后,山呼海啸般的万岁之声在海上响起,所有的人都跪伏在了甲板之上。

缕缕清风拂来,云相丝丝缕缕,渐渐散去,天空依旧一片湛蓝。

我回家了!(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我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枪手1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枪手1号并收藏我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