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众神世界》发布!

时隔近半年,我再次打开《儒道至圣》的文档,开始写这段话。

内心热流涌动,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除了告诉咱们读书人新书已经发布,主要是聊天。

其实新书在四天前就已经发布,我怎么现在才说?

可能会有读书人觉得老火挺那啥,不第一时间说。

这涉及到我的完(激ao)美(qing)时间观。

在津巴多时间观体系中,我是特别倾向未来时间观的人。具体表现是,我认为现在的事不重要,指向未来的事更有重要。我发书当天没在老书说的原因很简单,新书第一段情节没有结束。

今天,新书的第一段情节终于结束,至少能让咱们读书人看完一段完整的故事,我才来老书说这件事。

说白了,就是每个人对不同事情的判定不同,至少我个人觉得,把一段完整的故事呈现给读者更重要。

有些话不好在新书说,在新书说那叫抱怨,但是在老书说就好多了,就是聊天。

我这种未来时间观的人,特点是,相对来说目光长远,或者说能坚持延迟满足。但缺点是,痛苦,当下痛苦,每时每刻都痛苦。

因为没有把老书的读者转化到新书,导致开头推荐票之类的数据并不好,这让我形成很大的心理落差。但我宁愿承受这种痛苦,也愿意延迟到今天在老书说这件事。

在写儒道过程中,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就不说什么风风雨雨那么重的话,总之,这本书期间,我经历了人生第二个惨痛经历。

你们会以为我继续说痛苦说抱怨?想多了。

我其实想说的是,多亏了惨痛的经历,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种种不足和问题,从而让我的观念、意识、思维、心理等等一切精神层面的东西,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其实没有多少人真能感谢过去的痛苦,至少我现在还做不到感谢我第一次惨痛的经历,但是,我能感谢这第二次的惨痛经历。

原因很简单,我从这次经历中收获巨大的提高,高到我都佩服我自己!

我都没想到我竟然可以变得这么好。

先让我叉腰笑一会儿,哈哈哈哈……

咳咳,继续说。

写完书后,一直没有写番外,没有写别的故事,我不美化自己,主要就是懒。

写完儒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浪……嗯,其实就是玩游戏。

之后每每想起要写点什么,要说点什么,都有些不知道怎么下手,然后一直拖延,一直拖延。

在完本的期间,我有时间了,正好开始反思,我是天天在日记里找自己错误。

我这个人果然是某种程度的事儿哔,我一个天天在家宅着的人,竟然能天天从自己身上找各种毛病,然后不断反思,不断否定。

然后因为反思和否定太多,我的情绪差点崩了……此处有手动斜眼狗头。

我突然意识到,生活得讲究平衡,之后我就天天在日记里夸自己,小日子这才滋润起来。

再之后就像前面说的,学了很多东西,收获极大,成长一日千里。

你们想想,我这种天天对自己鸡蛋里挑骨头的人,都觉得自己收获大,那得是多么大的收获?

实际上老读书人在读到儒道最后期的时候,应该能发觉我的不同和进步。嗯,不提水大家还是朋友。

儒道写了很多东西,我当时觉得挺美,觉得自己不错。

有读者说读了两三遍的时候,我有点小虚荣,但是,有读者说读了五六遍甚至更多的时候,我开始有小惶恐。我的书,真的有值得读这么多遍的价值?读了这么多次的读书人,真能有新的收获?

然后,我的野心和妄想出来了,我能不能写一本读者读七八遍还能有新收获的书?

新书就寄托了我的这种野心。

嗯,这个事情到这里打住,具体不细说。

能说的是,儒道里,我写了很多东西,但随着我的成长,我有些不满意,越成长,越不满意。

当然,我不是说儒道的东西不对,很多东西是对的,是好的,但是,缺少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

一开始我是不明白的,但随着不断学习,我才慢慢明白。

新书中,补全了至关重要的那个环节。

实际上,我有点小小的纠结,因为我意识到,如果儒道再推后几年写,放到现在写,我就可以把许多新学到的东西应用在儒道中,让儒道更好看。

但我没有太古星河支流,回不到过去。

所以,我只能把那些东西用在新书,结果,发现就契合度来说,新东西和新书,竟然也完美结合。

或许,这就是人生的美妙之处吧。

其实大家看得出来,我是一个不善于交流沟通的人,我虽然制定了计划过几年专门学习沟通领域的知识和能力,但目前确实还是不行。

我一个人聊这么多,大概比较极限了,确实有点不知道说啥好,最后简单说说新书。

我其实早在三四年前,就确定了新书的大概方向,是写一个东方和西方都有的神灵世界,但我发现,那个世界涉及宗教问题有点多。虽然我已经规避了最不能惹的那个宗教,可其他宗教也不好惹啊,万一我嘴太毒黑的厉害,惹毛人家,肯定会被禁。

最终,我经过反复挣扎,从那个世界中提炼出新的世界,形成了新书《众神世界》。

只能写能写的神灵。

最后,请大家帮个忙,来起点收藏一下,经常来点推荐票什么的。

我不能说新书比老书好,但我可以保证的是,现在的我,一定比过去更好,也必然会越来越好。

下面放个新书简介:

世界中心的奥林波斯山上,众神之王宙斯紧握雷霆之矛,笑看诸界。

他的面前,众神如林。

北方的白银之厅,至高王座上的奥丁手持天界之,俯视世间。

他的眼中,无尽风雪。

南方的尼罗河畔,掌舵太阳船的阿蒙,目光落在爱琴海上。

他的脚下,枯骨如山。

两河之地,光明与智慧之主玛兹达执掌永恒之火,西望天下。

他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背负神谕远征希腊,战船如海。

柏拉图学院中,一个叫苏业的年轻人,步上群山,登临绝巅。

老火最后向读书人弯腰鞠躬,真挚感谢!

谢谢读书人这些年来的陪伴!

以后也是一样,我每一年的春节,都等着大家说说去年的收获,说说新年的目标。

咱们,一起努力,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一起成长!

章节目录

儒道至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永恒之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永恒之火并收藏儒道至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