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飞点了点头,拿了些装备和工具重新进洞,

过了一会儿,展飞又回来了。

“张哥,有点怪。”

“怎么了?”

“黑水里泡的东西捞上来了,是个死人。”展飞突然表情变的很难看:“那死人确实有点怪。”

“别绕弯子,直说行不行!”

“张哥!”展飞鼓足勇气说道:“坑里的死人跟你很像!”

听完这句话,张天元立即条件反射似的打了个冷战。

心理恐惧是最难让人承受的,或许亲眼看见一具尸体不会有多大反应,但别人神情复杂的告诉你,这尸体跟你很像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展飞看张天元很不自在,就责怪自己乱说话。

但他心里头其实明白,他绝对没有看错的。

一开始的时候,他也以为自己看走眼了,可是仔细观察了好久。

张天元的样子,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啊,那可是他最佩服的张哥啊。

人的心理有时候特别复杂,越是一件让他感觉恐怖离奇的事,越是想知道其中的原委。

张天元自然也不例外,本来好奇心就强,何况关乎自己,所以他就对展飞说进洞去看看。

“这个有点不妥。”展飞劝张天元说:“你要是真出一点闪失,我只能提头去嫂子了。”

张天元没理会他的劝告,非要亲自去看看,展飞拗不过他。

只能无奈地跟着了。

他太了解张天元的脾气了,固执起来,就算是十头牛也不可能拉回来的。

他们两个人依次钻进坑里,坑下的洞口不是特别宽,但进去个人还是很容易的。

钻过洞口,眼前是条倾斜而下的石阶,全是用整条的石板铺出来的,带路的展飞说走过这条石阶后左转,还有另一条。

一直把石阶全都走完,整个地下洞才出现在面前,但只要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并不是天然形成的洞,而是人为开掘出的一个巨型地下室。

地下室的面积可能有八九百平方的样子,手电来回晃动之下,张天元一眼就看到四根很粗的柱子,而且,从柱子的顶端还延伸出几条铁索。

铁索拖到地面后盘出很大一圈,和一般人的小臂一样粗,锈的几乎面目全非,但依然非常结实,摇都摇不动。

把这么沉重的家伙弄到再固定到柱子顶端显然是个很费力的工程,真不知道过去的人是怎么搞出来的。

张天元此时的心思全都在石坑里的尸体上,只能暂时把铁索的问题抛到一边。

带路的展飞朝左指了指,说石坑就在那里。

一看到尸体的脸,张天元的头皮就开始发紧,心跳以病态速度急剧加快,全身上下的血顿时都涌到脑门上。

太邪门了!

石坑里的黑水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坑里的尸体也不知道死了多长时间,保存的很好,虽然被泡的有些发胀,但面部轮廓非常清晰。

张天元可以认错任何人,却唯独不会认错自己,那伙计说的没错,这具刚捞上来的尸体很象他,不但很象,而且象的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突然,张天元用刀子挑起了那尸体的衣服,露出了一截胳膊。

那胳膊上,清晰可见的是一个很小,但却非常明显的疤痕。

这个疤痕的位置和大小,都与张天元身上的一模一样。

他心里头更为恐惧了。

有着强烈的不安。

如果脸型五官凑巧相似,他还能勉强接受,但尸体的疤痕却让他实在没勇气承认这个事实。

这是真的?

张天元习惯性的伸手狠狠拧了自己一下,疼的眼冒金星,明显不是做梦。

他的头彻底晕了,思维混乱的如同一团乱麻,平日里的冷静也荡然无存,回去的时候被地上的铁索绊了一跤,摔的浑身生疼。

回到地面后展飞凑过来跟他说话,张天元没理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他以前基本没抽过烟,所以还差点呛到了自己,可是却依然不愿意停下来。

这种事情真的是太怪了,用巧合来解释的话,有些牵强。

抽了几支烟,头脑清醒了一些,张天元忽然间想到了以前听华山真人说起的一个事情。

华山真人年轻的时候因为生活所迫,在东北采过一段时间参。

深山老林里的故事比其他地方好像更多,一些靠山吃饭的猎人参顶点小说本身就是本厚厚的传奇。

华山真人做事喜欢独来独往,不过东北的老林子跟下坑盗墓完全不一样,身手好的土爬子在坑里能够做到进出自如。

但进林子进的深了,风险系数远远比下坑要高的多,人永远不可能知道黑暗中的林子里会突然发生什么事。

之所以这样,华山真人才会暂时丢下自己的原则,跟一个三十多岁的关中汉子结伴进山。

两人一连在山里转悠了几天,没有一点收获,都有些气馁,关中汉子就跟华山真人商量,说再往深里走走。

华山真人当时年轻气盛,胆子很粗,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下来,俩人又朝山里走了两天,凑巧找到了一个窝棚。

很多地方的山里都有这种简单搭建起来的窝棚,为的是给来往的人提供点方便。

有些窝棚里有前面人留下来的干柴和粮食,临时在这里落脚的人一般走的时候会补上自己消耗的物资,好让后来的人使用。

这时候天还不怎么黑,如果贪图这一点时间再往前走,就很难找到落脚的地方,所以华山真人他们打算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清晨趁早动身。

关中汉子一手好枪法,在附近打了点野味,入夜之后点了火烤熟,准备好好吃一顿。

肉还没进嘴,窝棚外面就出现点动静,两人小心翼翼看了半天,才发现是四个同行。

在深山里讨生活的很多都是苦命人,被逼的没办法了才走这条路,谁家但凡有几亩地能填饱肚子,就不会拿命来这里找饭吃。

关中汉子是个热心肠,把这四个人让进窝棚,华山真人当时隐隐觉得有点不妥,但究竟那里不妥他也说不上来,总之感觉心里不踏实。

几个江湖汉子聚在一起谈的很投缘,那四个人带的有酒,就着关中汉子烤的野味开始畅饮。

华山真人心神不定,吃的很没滋味,偶尔一瞟后来的四个人,总觉得他们脸上隐隐带着一股形容不出的邪气。

顶点小说手机站

章节目录

鉴宝秘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北域神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域神灯并收藏鉴宝秘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