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说完婚约的事,整个厅堂有一刹那的寂静。

吴老夫人和郑老夫人到底年长一些,很快就从惊讶中镇定下来。

郑老夫人最先颔首,掩袖笑道:“那要恭喜府上了。神将府的大公子,可是这京城里人人想要的佳婿呢!盛家大姑娘呢?快来让我们见一见,沾点喜气。”又叫了郑家的孙女郑玉儿和郑月儿过来,“你们过来,等下好好恭喜盛大姑娘。”

康氏虽然已经年过五旬,但是一直养尊处优,而且年轻时候很是貌美,如今风姿依然不减当年。

郑老夫人康氏是这厅堂里的人第一个恭喜他们家的,而且不知怎地,王氏觉得她的笑容很合她眼缘,对她更增好感。

“托郑老夫人吉言。我们家思颜得此佳婿,此生无忧了。”王氏感慨说道,心里很是欢喜。

盛思颜虽然不是她亲生女儿,但是她的出现,在王氏最痛苦的时候给了她求生的意志,让她看见,这个世上有比她更痛苦的人,却依然在挣扎求存。

在更大的苦难面前,王氏霎时觉得自己经受的磨难不算什么了。

她从鹰愁涧的悬崖上抱起盛思颜,救了她的性命,也是挽救了自己和盛家全族的命运。

这么多年下来,温顺乖巧的盛思颜在王氏心里的地位比谁都高,她对盛思颜的疼爱和怜惜远胜亲生孩儿。

王氏笑着往门外张了一眼,“他们在外院呢。看,他们不是来了吗?”

说话间。盛思颜和周雁丽一左一右跟在冯氏身边。后面跟着几个丫鬟婆子。从院门外走了进来。

郑玉儿和郑月儿悄悄地回头,同情地看了一眼呆立在屋角的吴婵娟。

吴婵娟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丰润的红唇张得大大的,足能塞进一个鸡蛋。一双手用力地拧着雪白的帕子,拧得手上的筋都暴起来了。

别人不知道,郑玉儿和郑月儿却是知道的。吴婵娟看上了神将府的大公子周怀轩,一直念念不忘要嫁给他。

为此吴婵娟的爹娘多方努力,要跟神将府攀上这门亲事。

就在刚才。她们几个小姐妹说私房话的时候,吴婵娟还悄悄对她们说,她和周怀轩的好事已经近了,因她娘答应过她,一定要把她说给神将府的大公子,做神将府的嫡长孙媳。

吴婵娟出身好,又生得美貌非凡,特别是一双重瞳,一直说她是“圣人”转世。

这样显赫的身世,要不是有祖训。就连皇后娘娘都做得的。

嫁一个区区神将府,实在是太容易了。

郑玉儿和郑月儿才刚刚恭喜过她……

居然这么快就打脸了!

郑玉儿和郑月儿对视一眼。也觉得有些讪讪的。

她们跟盛思颜的关系也不错,甚至比跟吴婵娟还好些。

吴婵娟跟她们是亲戚关系,但是因郑玉儿和郑月儿的爹是填房康氏所生,吴婵娟跟她们走动并不多。

每次出去应酬,郑玉儿和郑月儿都是跟盛思颜在一起,三人相处得十分融洽、投契。

盛思颜和周雁丽跟着冯氏上了台阶,来到厅堂里面。

冯氏笑道:“哟,我们来迟了。已经添完盆了吗?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说着,从袖袋里拿出几个沉甸甸的金角子,扔到铜盆里。

盛思颜忙道:“多谢伯母盛情。”

称呼已经从恭敬的“周大夫人”,换成了亲近的“伯母”。

郑老夫人笑道:“还没有恭喜你呢。今年定亲,明年成亲,说不定后年就抱孙子了……”

孙子?

冯氏眼前一亮,再看盛思颜就越发欢喜。

她握住盛思颜的手,上下打量着她。

虽然才十四岁,但是胸高腰细臀丰,确实是一幅好生养的样子。

大户人家娶媳妇,好生养是非常重要的。

冯氏越看盛思颜越欢喜,点头笑道:“承您吉言,希望他们早定婚期,我也能早点儿抱孙子!”

盛思颜没想到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冯氏说话这样生猛,居然就从刚刚定亲,直接过渡到抱孙子了,几乎没吓得她晕过去。

可是盛思颜没晕,吴婵娟听了冯氏的话,倒像是被人用刀生生将心剜了出来一样,只觉得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这三个月的劳累、紧张、恐惧和担心,再加上今天得知周怀轩终于定亲的消息,就像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她。

“二姑娘?二姑娘?!”她的丫鬟吓了一跳,忙扑过去将她抱起来。

吴老夫人脸色也很不好看。

她本以为自家孙女不管想嫁谁,都是别人家的荣幸。

只有她想不想嫁的问题,没有别人不想娶的可能。

可是现在盛家和神将府联姻的消息摆在她面前,又容不得她不信。

神将府就是不想娶她的重瞳孙女,居然愿意娶一个父母不详的孤女!

吴老夫人面色一沉,回头道:“把二姑娘扶到那边去。”又对王氏道:“盛国公夫人,我孙女这些天在庄子上伺候她娘亲,实在是太累了,才刚晕了过去……”

王氏不待她说完,就笑着打断她的话,“是吗?我去给她看看。”说着,扶着丫鬟走过去,给晕过去的吴婵娟诊脉。

她的脉相忽快忽慢,确实是心神激荡,郁闷伤肝的来头。

王氏不动声色放下吴婵娟的手腕,用袖袋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打开盖子,在吴婵娟的鼻子下方晃了晃。

一股呛人的气味传出来。

阿嚏!

吴婵娟打了个喷嚏,从晕迷中醒了过来。

她的丫鬟高兴得要哭了,忙将吴婵娟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又给她奉上茶水。

“娟儿。你没事吧?”吴老夫人关切地问道。

吴婵娟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厅堂上的人,一时想不起来刚才出了什么事。

吴家的二奶奶尹秀妍见吴家的人都木木呆呆的,叹口气,过来对王氏道:“多谢盛国公夫人。我们二姑娘是个孝顺孩子。这两个月她在庄子上伺候她娘亲,实在是吃足了苦头。您看她都瘦了……”

王氏点点头,“确实瘦了。我刚才给她把脉,发现她的身子确实有些受损,你们要给她好好补一补。”

吴婵娟这才回过神来。想起了刚才的事情。

周怀轩……周怀轩……周怀轩……

他竟然已经定亲了!

吴婵娟的目光投向盛思颜,顿时眼里像要喷出火来。

盛思颜走到王氏身边,道:“听吴二姑娘说,郑大奶奶的病情不轻呢。这几个月,躺在床上既不能动,又不能说话,眼睛也看不见,甚至还大口大口吐着黑血。——娘,您有没有什么好法子,能够救一救郑大奶奶?”一边说。一边悄悄地捏了王氏的手腕一把。

王氏的眼睛眯了眯,淡淡地道:“听起来好像不轻呢。我要跟你爹商议一下。”说着。转身就往盛七爷那边走过去。

盛思颜看了看怒视着她的吴婵娟,笑了笑,道:“吴二姑娘,我已经跟娘说了你娘的病情。我娘跟我爹商议之后,看看会怎样吧……”

盛思颜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同情,但是看在吴婵娟眼里,却格外讽刺和讥诮。

吴婵娟飞快地看了郑玉儿和郑月儿一眼,正好看见她俩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心头顿时疑云大起,疑心这两人是在笑话她,笑话她刚才说大话,现在被人当面打脸!

吴婵娟心里又羞又气,又抹不开脸,但是又想求着盛家给她娘治病,一时想到这个女人就要嫁给周怀轩,顿时又恨又妒,胸中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咬牙切齿地道:“……我真是小瞧了盛大姑娘。一个父母不详的孤女,竟然能跟神将府的嫡长大公子定亲,这份手段和能耐,果然是不一般。”说着,挣扎着站了起来,凛然道:“看来,我娘没有说错。你这种人,出身寒微,为了巴上世家名门,只会使狐媚手段!”

盛思颜听了这话一愣,进而点头微笑道:“这话听起来耳熟。近来京城里面有关我和周大公子的谣言,跟吴二姑娘刚才说的很相似呢。——原来是从你娘那里传出来的?咦,你娘不是在庄子上卧病吗?怎地能把谣言传到京城里来?”

吴婵娟一愣,忙摇头道:“你别胡说八道。我娘什么时候传你的谣言了?我娘在庄子上病得死去活来,哪里有功夫……”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话头。她记得,娘有时候确实在庄子上不知去向,她问娘,娘却不肯承认,说她弄错了……

王青眉在旁边冷眼看了半天,才跟着吴婵娟的话头,道:“盛大姑娘的本事确实不小呢。”

盛思颜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彼此彼此。”提醒王青眉,不要忘了她自己的出身。

王青眉心虚,只好讪讪地闭了嘴。

大理寺丞夫人谢氏忙过来道喜,“这可是大喜事,来,思颜,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别见笑。”说着,将胳膊上一寸宽的龙凤金镯褪了下来,过来给盛思颜带上,趁机将她拉走了。

吴婵娟扶着丫鬟站起来,重瞳沉沉,一眨不眨地看向盛思颜,唇角抿得紧紧地。

若不是尹二奶奶命丫鬟死死拉住她,吴婵娟就要像小时候一样,冲过去抓住盛思颜的头发将她暴打一顿了……

她的心里似有百爪挠心,痛得心都要碎了。

郑家的大奶奶善氏是郑素馨嫡亲弟弟郑星宏的正室妻子。她一直是想让吴婵娟嫁给她儿子郑全仁的。可惜郑素馨看不上她,一直不肯,理都不理她这茬。

现下见到吴婵娟在神将府碰了壁,善氏的心里又活动开了。

她想了想,走过来对吴婵娟笑嘻嘻地道:“娟儿,别伤心。你大表哥一直念叨你。等你娘病好了。我就向你娘求亲。一定风风光光接你进门。不比别人家差!”说着,眼风向冯氏那边瞥了一眼。

吴婵娟听了大怒。

她就算一辈子不嫁人,也不会嫁给大表哥那种病秧子!

“大舅母,这种话,您也能对我一个姑娘家说吗?我娘还没死呢,您就这样作践我?”吴婵娟冷笑说道,将一腔怒火撒到郑家的善大奶奶身上。

“嗐,这怎么是作践你?我是担心你嫁不出去……得瑟什么?人家不还是宁愿要一个父母不详的孤女。也不要你这个国公府的嫡长女?”善氏打鼻子里哼了一声,晃着帕子走了。

吴婵娟气得一跺脚,眼泪簌簌而下。

就在这时,周怀轩跟在周老爷子身后,走进了厅堂里面。

“伯父、伯母。”他给盛七爷和王氏行礼,淡淡叫了一声。

吴婵娟含着泪眼看向周怀轩。

高大宽厚的身材,深邃的眉眼,高直的鼻子,坚毅精致的下颌,淡漠的神情。只有在看向盛思颜的时候,才有一点点暖意。

为什么?

他看着的人。不是我?

盛思颜有什么好?她……

吴婵娟咬了咬牙,正要开口,尹秀妍挡在她面前,冲她重重摇头。

吴婵娟低声道:“二婶,您别拦着我……我……我是不想活了……”

“你不想活是你的事,但是你不要带累了吴家姑娘们的名声。”尹秀妍冷冷地道,“你娘是人人称道的活菩萨、大善人,难道就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大局为重吗?”

吴婵娟一愣,死死咬着牙,和尹秀妍对视。

尹秀妍定定地看着她,低声道:“你若是再做出失礼的事,我可不会像你娘一样纵容你。”

一说起她娘,吴婵娟就蔫了下去。

她眼里露出恹恹的神情,定定地看向周怀轩那边。

周老爷子站在周怀轩身边,爽朗地笑道:“聘礼都在门外候着了,各位出去热闹热闹?帮我们神将府做个见证也好。”

盛思颜站在大理寺丞夫人身边,对面就是周怀轩。

她微微侧了头,笑盈盈地看着他,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欢喜照亮了她的明眸和小脸。

郑老夫人看见她这个模样,不由微微一怔。

那股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她记得,想容在失踪之前,有一阵子也是常常露出这样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

这盛大姑娘的笑容,实在是跟想容的感觉太相像了。

郑老夫人眼里有些湿润。

她走到盛思颜身边,端详着她的笑脸,温和地道:“盛大姑娘和周大公子定亲这样大的喜事,我们能够躬逢其盛,实是三生有幸。”一边说,一边叫了郑玉儿和郑月儿,还有自己的四个儿媳妇:善氏、田氏、宋氏和甘氏,“咱们去看看神将府的聘礼,能不能配得上我们盛国公府的大姑娘。”

大理寺丞夫人谢氏也忙道:“正是呢。咱们都去开开眼,看看神将府的聘礼!”

吴老夫人已经恢复了正常,跟着点头笑道:“神将府当年聘你们的姑母,可是一百二十抬实打实的聘礼,从神将府一直排到吴国公府。”这是在说她的嫡幼女吴云姬,嫁给了神将府的三爷。

这话其实已经在挤兑神将府和盛国公府了。

她笃定神将府聘盛思颜,不会像聘她的嫡幼女吴云姬一样慎重,毕竟两人的出身在那里摆着,有天壤之别。

王氏听出了吴老夫人的话外之音,眉头微微皱了皱,看了看周怀轩。

周怀轩毫不动容,只是对盛思颜道:“阿颜,准备仓促,只备了五百抬聘礼。下剩的等王夫人出了月子,再补给你。”说着,伸出手,竟是毫不避嫌地拉过她的手,和她一起往厅堂外走去。

吴老夫人顿时气得直哆嗦!被周怀轩的话呛了个跟斗。

五百抬聘礼!

神将府这是故意的吧?还是在娶神仙妃子?!

※※※※※※※※※

第一更四千五百字,吁,终于赶在九点前了。含粉红1950加更。晚上七点还有大章加更。所以亲们的粉红票和推荐票赶紧投来!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