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管事在旁边连连点头,一脸“正是如此,老爷所言不虚”的oyang儿。

周显白在旁边看得嘴角直抽抽。

他万万没有想到,周大管事做这种阿谀上心的事,居然如此得心应手,应付得天衣无缝。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大公子跟盛大姑娘的八字真的相合!

其实谁不知道盛大姑娘是捡回来的?

这八字是怎么回事,大家也是心照不宣,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吧?

周显白撇了撇嘴,在周怀轩背后轻声嘀咕。

周怀轩瞥了他一眼,居然开口问道:“……阿颜的八字,是哪里来的?”

盛思颜心里一抖。

她刚刚也在想zhege问题,没想到却是周怀轩问了出来。

她不由凝视着周怀轩,心里很是惊疑不定。——他是什么意思?

周老爷子脸上笑容不变,背着手看向周大管事。目光中的压力如山般沉重,周大管事却一点都不怵的样子……

周显白对周大管事霎时充满敬畏之心。——不愧是前辈!学着点儿……

“老爷,大公子的八字,的的确确和这幅八字相合得不得了。”周大管事拱手说道,“您要不信,去找别人合一合。”

周老爷子笑了笑,又看向盛七爷。

盛七爷一点都没生气,反而笑hehe地道:“内子救了思颜的那一天,她是包在一个襁褓里,里面有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内子的医术也十分精湛。她给那时候的小思颜把过脉。也就刚刚满月的时候。跟那生辰八字所写的年岁是完全对得上的。”

“哦?有襁褓?还起了名字?”周老爷子眯了眼睛。再看盛思颜,已经在频频点头,“看来也是个有来历的。恐怕除了我们神将府,无人再能护得她周全。”

周怀轩和盛思颜一齐松了一口气。

两人不由自主对视了一眼。

周怀轩默默地移开视线,看向外的天空。

盛思颜低下头,脸上的喜色一点点蔓延开,一直浸染到她内心深处。

她有一种终身有靠的踏实感。

在zhege如浮萍般的世间,终于有人能让她倚靠。不用再danxin颠沛流离,更不用danxin会所托非人……

“既然八字相合,那我们去写婚约吧。聘礼我们也带来了,只等这里事了,就送进来。”周老爷子说着,看了周怀轩一眼,冲他伸出一个手掌。

周怀轩淡淡点头。

今日就下聘,是周怀轩用跟周老爷子五次下棋的机会换来的。

盛思颜完全没想到今日连聘礼都要过了,圆亮的凤眸不由瞪得更大更圆,愣愣地看向周怀轩。

周怀轩侧着头。眼睛并不看她,只是正对她视线那一边的侧脸。被她看得比别的地方要略红一些。

周显白看在眼里,暗暗对盛思颜伸出大拇指。——还是盛大姑娘厉害,光看一看就让大公子赧然了……

交换庚帖,合完八字,再写婚约,下聘礼,盛思颜激ushi神将府的人了。

只等最后出嫁,她激ushi正经的神将府大少奶奶……

盛七爷也没有料到神将府做事和他们打仗一样,端得是雷厉风行,不由抹了一把汗,道:“……呃,嫁妆还要等她娘出了月子才能办好。”

盛思颜噗哧一笑,轻盈地转头,笑得身子一抖一抖。

周怀轩回眸,目光被她的笑声牵引,似是胶着在她的背影上。

盛思颜觉得背后yizhen阵发热,居然有种以前在药山的大雪夜里,被狼盯上的感觉。

她蓦然回头,眸光正好跟周怀轩的视线撞在一起。

他狭长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如同暗夜的星空一样深沉内敛,内里却又有着孤独的火种,寂寞地燃烧,那火像要从他眼里夺眶而出,将她裹挟进来,一起燃烧,直到化成灰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无法分开……

盛思颜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目光里能流露这么多的情绪,尤其是周怀轩本来激ushi这样一个cheno寡言的男人,更让她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

周老爷子装作没有看见两人之间胶着的目光,往前走了一步,挡住周怀轩的视线,对他道:“你去让他们把聘礼zhunbei抬进来吧。”

周怀轩看了一眼周显白。

本来正兴致勃勃袖着手踮着脚看好戏的周显白只好拖长声音应了一声,道:“老爷子,小的这就出去……”一边走,一边三回头地往这边看。

周怀轩抿紧唇,目光似电,脸色渐渐淡漠。

周显白打个寒战,忙转身一溜烟跑了。

“嫁妆不用着急。haha……”周老爷子爽朗地笑道,“出嫁的时候才要抬嫁妆。如今是订婚,当然是我们先下聘。”

盛七爷不是很懂,挠了挠头,“那咱们先把婚约写好了,我拿去给内子瞧了,再说别的。”

周老爷子点点头,“咱们现在就去写。”又叫了周大管事一起进里屋写婚约。

盛家的下人在外面的回廊上候着。

外间只剩下盛思颜和周怀轩两个人。

盛思颜心里怦怦直跳。

她并不是第一次跟周怀轩单独在一起,她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更不会看见一个陌生俊俏男子就要心神荡漾。

但是这一次,她却觉得格外难熬。

屋里没了旁人,周怀轩的视线更加大胆而贪婪,一分一寸烙印在她身上,从头到脚,似要将她拆解入腹。

盛思颜的手指尖轻轻抖了抖。

她在里屋刚刚被银针扎破了手指头,取了血出来。

那伤口本来已经凝固了,可是她这时心神激荡。气血翻涌。不小心那伤口又滴出血珠。

一股比平日更浓郁的甜香从盛思颜的指尖散发开来。

周怀轩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升腾起无边的血雾。

以前他拼尽了全身的liqi,也要强行忍住。

忍无可忍,还要重新再忍。

现在他们已经订亲,她是他的人。

他无需再忍……

周怀轩抬起渐渐变成血色的眸,往盛思颜那边看过去。

苍茫世间,佳人遗世独立。

触目看去,他的周遭只有黑白两色。

只有她,是黑与白之间的五彩缤纷。又像是黑夜中的一点灯火,吸引他如同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周怀轩大袖一拂,散起一股劲风,外房的大门咣当一声关得紧紧地。

就在大门刚刚关上的时候,周怀轩已经一个箭步跨上去,抱住盛思颜,往旁边的隔间里闪身进去。

一进去,周怀轩就将盛思颜推到墙边按住,低头凝视着她。

盛思颜紧张得发抖。她抬头看着周怀轩,见他眼眸发红。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但是他不断低喘着,依然在努力跟自己的**抗争。

看着周怀轩痛苦般地天人交战,盛思颜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醒悟过来。

她伸出那只颤抖的手指,放到周怀轩唇边。

周怀轩正拼全力抵御的甜香突然近在咫尺,他再无法思考,低头重重含住她渗出血珠的指尖,用力一吸。

一股难以抗拒的甜香入腹,如同清凉剂一样。

周怀轩眼前的血雾渐渐散去。

他的眸光huifu了清明,怀里人儿的触感更加明显。

大手紧紧扣住她纤细的腰肢。

那腰身如细柳般软得不可思议。

他不自觉地揉捏起来。

盛思颜身子一僵,忙用手扣住周怀轩的大手,不让他激xu揉下去。

他的liqi奇大,岂是她能阻止的?

就在越来越重的揉捏中,盛思颜觉得身子越来越软,特别是一双腿,酸软地像是站不住一样,只好紧紧靠在墙边,不让自己的身子往下滑。

周怀轩低头,看见盛思颜靠在墙上,静静地看着他。

她的唇色已经褪去嫣红,变得有些发白。

双眸却越发明亮闪烁。

她的目光中有了然,有怜惜,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看得周怀轩心里发堵。

周怀轩松开她的指尖,喉咙紧了紧,试探着俯身,用自己的双唇往盛思颜的唇边如蜻蜓点水般触了触。

那触感比记忆中还要浓郁撩人。

周怀轩忍不住再一次贴了上去,印着她双唇的唇形,碾压磨蹭,又伸出舌尖,撬开她咬得紧紧的编贝小齿,探寻她唇内的芳香。

他的怀抱如铁箍般紧密牢靠,抱得盛思颜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急切地搜寻着她唇内芳香,尽他所能,一寸一寸攻城掠地般不放过。

这一次,只是双唇相接好像已经不能满足他了……

yizhen暴风骤雨般的亲吻过后,盛思颜发现自己几乎是整个人挂在周怀轩身上。

周怀轩深吸一口气,垂眸看着自己怀里zhege衣衫ling露an,目光朦胧恍惚的女子,知道不能再激xu了,只得恋恋不舍地在她面颊上又亲了一记。

盛思颜条件反射般嘟起已经有些肿的双唇,往周怀轩唇边蹭去。

学得还挺快……

浑厚低沉的笑声似是从周怀轩胸腔里发出来,震得盛思颜慢慢清醒过来。

她低头,看见自己琵琶扣的对襟小袄已经被扯得往两边敞开,露出内里雪白的中衣,还有中衣下嫩黄色绣着淡绿色缠枝细柳的肚兜。

因太激dong,胸前双峰高耸,撑得肚兜格外紧绷。

“……周大哥……”盛思颜嗔了一声,松开抱住周怀轩的双臂,要给自己扣上扣子。

但不知怎地,她明明已经扣上,但是对襟小袄怎么也阖不上……

盛思颜有些发急,不住地跟琵琶扣作对。

周怀轩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悠然道:“……已经扯坏了。”

盛思颜:“……”

再仔细一瞧,那琵琶盘扣的一边果然已经被扯脱了。整颗扣子都在衣襟的另一边悬着。难怪小袄阖不上……

“这样我怎么出去?”盛思颜泫然欲泣。抬眸看着周怀轩,轻责说道。

周怀轩往后退了一步,四下看了看,见桌上摆着一碗已经凉透了盖碗茶,便端了过来,往盛思颜小袄上一泼。

盛思颜惊跳起来,发出短促的叫声:“啊——!”

在外面回廊上候着的木槿忙问道:“大姑娘,没事吧?”

“没事。没事,激ushi被茶泼到了,衣衫都脏了……”盛思颜在隔间忙回应道。

周怀轩撂开帘子走了出去,拉开外房的大门,淡淡地道:“去给阿颜拿件外衫过来。“顿了顿,又问:“有裘皮小袄吗?我看她身上那件太薄了。”

木槿放下心,忙道:“有的,奴婢这就去拿过来。”

“拿一件大红的。”周怀轩又吩咐了一声。

木槿愕然,“大红?”继而明白过来,想起先前周家老爷子大笑着说得话。忙给周怀轩屈膝行了礼,喜滋滋地道:“大公子说得是!今儿是大姑娘大喜的日子。确实要穿大红。奴婢这就去取。”说着,忙去内给盛思颜取衣包去了。

盛思颜只好歪在隔间的榻上不出去。

周老爷子和盛七爷在外房里间给盛思颜和周怀轩写好婚约,填上名字,又各自用了家族的大印。

盛思颜的庚帖上,盛七爷和王氏还是她的爹娘,算作是过继给盛家嫡支,同样是响当当的嫡长女身份。

反正以前说盛思颜是捡来的,都能说成是托辞,因为她的亲身父母不便出面云云。

虽然这种话单独说出来,一般人都不信。

但是有神将府的婚约做保,由不得人不信。

如果还有人不信,你是说你比神将府还要厉害?

人家肯定是知道内情的。不然怎会娶一个父母不详的孤女做嫡长孙媳?

这样一来,反而给盛思颜的身世罩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没人敢小看她。

弄好婚约,盛七爷忙拿着去内给王氏瞧。

周老爷子坐在里间,淡然问周大管事,“那八字是怎么回事?轩儿跟你说了什么?”

周大管事也淡定回道:“大公子确实跟老奴提了一下,说八字一定要合好。”

“你就听了那小兔崽子的话?”周老爷子忍不住笑骂道,“你多大年纪了,还陪那小子玩这套!”

周大管事严肃地道:“不,老奴没有做手脚。”顿了顿,又道:“……本来是想尽量往好里说。您也知道,大公子难得看上一个人,这一次若是不成,老奴还真怕大公子就一辈子不娶了。结果那八字一合,还真的是‘天作之合’,一点都不假。”

“真的?”周老爷子有些动容,“那性命之忧,又是怎么回事?”

周大管事默然,良久方道:“大公子命中确实有三劫。而且,他们的八字合在一起,还有四个字,我刚才没有说。”

“那四个字?”

“贵不可言。”

……

周老爷子一下子愣住了。

他回头看着周大管事,目光犀利无比。

“天作之合,贵不可言?”

“正是。”周大管事颔首,“老爷子,您是知道的,老奴的相术,是学自堕民。”

周老爷子皱起眉头,像是在苦苦思索。

“老爷子,还有,大公子的命数您是知道的。从他生下来,老奴就给他排过八字。他确实是早夭之相。从他十五岁被那些人带走之后,他的命数其实已经中断了。老奴曾经怎么也想不明白,是谁给他续的命。直到今日看见盛大姑娘的八字,老奴才明白,大公子的续命人是谁。”周大管事含蓄说道。

“是她?可是她又怎会在九年前救过怀轩?”周老爷子摇摇头,“那时候她才五岁吧?”

“老爷您忘了?九年前大公子曾经被黑衣人掳走。大爷连夜带兵上山,要救大公子。听回来的人说,那黑衣人还掳劫了一个小盲女,和大公子关在一起。后来大爷杀到。那些人给了大爷一块神农令。带走了大公子。那个小盲女。就被大爷救下了。”周大管事不愧是神将府的四大管事之首,当年那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都记得清清楚楚,“zhege小盲女,如果老奴没有算错,应该激ushi如今的盛大姑娘。她也是从那一年之后,眼睛才慢慢好了。”

他这样一说,周老爷子也想起来了,忍不住颔首道:“果然是有渊源的。我就说轩儿怎会非她不娶……”

……

木槿很快取了衣包过来。去隔间服侍盛思颜换上。

盛思颜已经重新梳了头,换上大红牡丹折枝纹烟霞锦的狐腋裘小袄,索性连裙子都换成海棠红渐变色锦缎面子貂裘里子的裹身裙。

换上红色,她的气色果然好了许多。

周怀轩走进来坐在她对面,默默地看着她。

盛思颜想起冯氏还在内,有些不安地问道:“周大哥,周老爷子来提亲,令尊和令堂知道吗?”

“不关他们的事。”周怀轩淡淡地道,问她:“你好些了吗?”

盛思颜一窒,飞快地扫了一旁低头侍立的木槿一眼。

她的琵琶扣对襟小袄的事。瞒得过别人,可是瞒不过木槿……

木槿的头压得更低。恨不得当自己不存在。

“也不能这样说。”盛思颜想了想,吩咐木槿:“去把周大夫人请过来说话。”

木槿应了,又去内将冯氏请了出来。

冯氏带着周雁丽一起来到外。

抬头看见周怀轩居然站在台阶上,冯氏一喜,快步走过来,温柔地问他:“轩儿,你也来了?”

周怀轩点点头,“祖父也在这里。”说着,一侧身,让冯氏进去。

周老爷子听说冯氏来了,也从里间出来,道:“你来了也好。今儿是轩儿的大日子。”

冯氏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周怀轩,又看了看周怀轩身后含笑看着她的盛思颜,心里有隐隐地了悟。

“是要跟你说一声。今儿我已经跟盛家说定,聘盛大姑娘做轩儿的原配正室。刚刚写下婚约,等下就要抬聘礼进来,你作为轩儿的娘亲,也当知晓。”周老爷子这样说,完全是给冯氏面子。

冯氏和周承宗两个人早就知道,周怀轩的亲事,他们夫妇俩根本做不了主。

况且她知道郑素馨一直想把她女儿吴婵娟嫁给周怀轩,与吴婵娟相比,盛思颜当然更heshi。

其实对于冯氏来说,只要不是吴婵娟,任何别的姑娘她都不会反对,只要她儿子欢喜,只要周老爷子同意。

而她对盛思颜这姑娘感觉还不错,很快就从震惊中平静下来,颔首道:“我听老爷子的。只要轩儿愿意,我zhege做娘的只有为他们gaoxing的。”

周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

盛思颜没想到冯氏这样好说话,也是又惊又喜,走过来给冯氏福了一福,叫了一声“伯母。”

冯氏拉了她的手,心里想到的却是郑素馨吐血的样儿,脸上不住地笑。

周雁丽也很欢喜,和骄纵又霸道的吴婵娟相比,她当然更喜欢盛思颜这样柔顺和气的人做大嫂。

“恭喜你了,思颜。”周雁丽笑着也对她行了一礼。

……

内的燕誉堂暖阁里,王青眉借着要去看孩子的机会,一定要丫鬟带她去见正在坐月子的王氏。

盛思颜不在那边,丫鬟们招架不住昭王妃这样身份的人,只好去问了王氏。

王氏想了想,道:“既然昭王妃有心,就让她进来吧。”说着,也起身披上大氅,抱着孩子,等着要出去给大家看一看。

王青眉跟着丫鬟走进来,见王氏很乖觉地将屋里伺候的人都打发了,心里好受些,对王氏道:“王大娘……”

王氏扯了扯嘴角,“大丫还记得王大娘?你们现在可是江南的富户出身,可别让王二郎露了馅儿。”

王毅兴参加科举,是以二皇子当初给他弄的假身份下场的。

王青眉的气焰一下子被打了下去。

她手里拧着帕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支支吾吾半天。才道:“王……盛国公夫人。我是想求您看在当年的情份上。放我弟弟一马。思颜是个好姑娘,如果她是亲生女儿,我们家肯定愿意娶她。可是如今她的身世,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家实在丢不起这人。”

“你们家?你们家有什么人可丢的?”王氏淡淡地道,抬眸打量了王青眉一眼,“你一个乡间捕蛇女,能嫁给昭王做正室。到来跟我说门第。zhege理儿我实在是不懂。等我出了月子,一定去昭王府向昭王请教请教。”

王青眉脸一红,忙道:“王爷的家世,哪里是我们这种人能比的?您可别去问我们王爷,我们王爷虽然性子和善,但是护短得很。”

“hehe,那你管好你弟弟就行了。我们思颜是女儿家,也要嫁人的。你不会想要她做妾吧?”王氏guyi问道,“若是谁敢看不起我女儿,非要她做妾。我也要去大理寺说道说道,说有人假造身份。不仅骗婚,而且骗取功名……我想,陛下一定很gaoxing知道昭王最能干的小舅子的往事……”

听见王氏不动声色地威胁,王青眉整个人都傻了。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家还有这么长一根小辫子握在王氏手里……

是不是因为zhege原因,所以王爷和弟弟才答应来提亲的?

王青眉悚然一惊。

那自己不是将盛家得罪狠了?

如果不让盛思颜嫁给她弟弟王毅兴,盛家就要去举报自己弟弟的真实身份?!

“盛夫人,盛夫人,我求求您,求求您,不要对别人说我弟弟的身份……我答应……我答应我弟弟娶您女儿,马上娶,马上定亲……”王青眉想到自家身份被揭穿,弟弟被剥夺了功名的情形,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下子给王氏跪了下来,就差给她磕头了。

王氏见她是个糊涂人,也不想再跟她说了,只是让开一步,淡然道:“你不来打我们家思颜的主意,我自然不会去举报。如果再让我听见有人要我家思颜做妾的话,我拼着鱼死网破,也要让你家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回老家捕蛇。”

王青眉此时气焰全消,再也不敢威胁王氏,而且听王氏的口气,盛思颜zhege孤女嫁她弟弟是嫁定了,心里又酸又哭,眼泪涔涔而下。

这时盛七爷推门进来,gaoxing地道:“素光!素光!我们思颜定亲了!这是和神将府的婚约,你快看看!等下神将府就要下聘礼了,咱们先把这小子的洗三礼赶紧办了,就办思颜的定亲礼吧!”

王青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忙擦了擦眼泪,伸着脖子问道:“什么?思颜定亲了?和谁?”

盛七爷这时才看见她,皱了皱眉头,问王氏:“她是谁?”

王氏道:“这是昭王妃。”笑了笑,接着道:“激ushi王毅兴他姐。”

“哦,是那家子啊。”盛七爷应了一声,将婚约递给王氏,顺手从王氏手里接过小冬葵。

王青眉也瞪着王氏手里的婚约,下意识道:“这不可能!”

王氏理都不理她,对盛七爷道:“咱们出去吧。先洗三,然后宣布思颜和周大公子定亲的事。”

盛七爷连连点头,“这就去,这就去。”说着,一手抱着孩子的襁褓,一手扶着王氏,带着丫鬟婆子,往洗三的厅堂那边去了。

王青眉怔怔地跟在他们后面走出去,怎么也想不明白,连他们家都看不上的盛思颜,怎地摇身一变,成了神将府的大少奶奶?!——这不合规矩!

来到洗三的厅堂,王氏含笑跟大家打招呼。

“这一次洗三礼,多谢大家大驾光临。”

众人纷纷上前,往两个婆子碰出来的铜盆里放着添盆礼。

因为来的人不多,很快就添完了。

王氏见大家都差不多了,才笑着道:“今儿还有一事,要跟大家说一声。我们家大姑娘思颜,正式跟神将府的大公子怀轩定亲了。刚刚两家交换了庚帖,写下婚约,等下就要过聘礼,还望各位做个见证。”

※※※※※※※※※

七千字大章。粉红加更到920了。多谢大家的粉红票和推荐票,弱弱滴问一声,还有木有?on_n)o。

好吧,定亲了定亲了!粉红票滴庆祝!……未完待续……)

ps:感谢enig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两块和氏璧。感谢清灬树、安奈儿_tb、kakasophia、尛小雨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ickxia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各位亲做打赏的平安符。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