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盛思颜出来了,王青眉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

确实是个美貌的小姑娘,难怪自己那个英明神武的弟弟对她念念不忘……

上好的狐皮大氅下面隐隐露出雨过天青色的琵琶扣对襟小袄,月白色束腰长裙,纤腰不盈一握。

脸上的笑容还依稀有着当年在王家村时候那个小盲女的样儿。

想起当年,王青眉叹了口气,抚额低低叹息一声。

盛思颜也仔细打量王青眉。

这些年养尊处优的日子,让王青眉整个人都同当年在王家村的时候不一样了。

皮肤养得细白粉嫩,圆亮的眼睛,深深的双眼皮,天然的两道黑色浓眉修剪得细细地。

丰润的嘴唇上涂了淡红的口脂,捧着手炉的手指如削葱般柔白细长……

完全没有当初在王家村的村姑模样了。

王青眉矜持地看着盛思颜,微微地笑道:“是思颜吗?好久不见了。”

咦,这是忆当年来了?

盛思颜笑着福了一福,也道:“王大姐,好久不见了。”

王青眉脸上的笑容一窒,不满地皱起眉头,脸上的神色很是不悦。

她身边的丫鬟忙道:“大胆!这是我们昭王妃!什么王大姐?——你也配!”

盛思颜愣了一下,才明白自己是会错意了……

人家明明是显摆来了,她还以为人家是在念当年的情意……

“昭王妃,请恕罪。思颜无意冒犯。”盛思颜只好又福了一福。

王青眉松开眉头。对盛思颜的识相很满意。

她走过去。一手拉起盛思颜的手。道:“当年谁能想到我们有这样大福呢?是吧……”说着,又看了看盛国公府的大门,“听说,今天是你们盛国公府的嫡次子洗三。我们王爷特意吩咐送了厚礼。”

这是在暗示盛思颜,为何不请他们上门?

盛思颜垂眸暗暗寻思。

周老爷子他们都来了,今天也是她定亲的大日子。

王青眉如果是受了王毅兴所托,提前来打招呼说合,她可不能让王青眉进去……

这样一想。盛思颜便试探着问道:“昭王妃您一个人来的?”

王青眉一听就不舒服,反问道:“你还想谁来?”

“王爷没有陪您来?还有王二哥呢?”盛思颜故意说道,一边仔细观察王青眉的神情。

王青眉眼底的怒气一闪而过。

那就是对盛思颜很生气了,应该不是被王毅兴说服了,过来帮他说合的。

盛思颜放了心,低下头,正好看见王青眉捧着手炉的手青筋都爆出来了,心头更是大定。

“王爷公务繁忙,怎会有功夫到这里来?”王青眉讥诮说道,“至于我弟弟。更是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今天一大早就出去给王爷办差去了。”

盛思颜笑了笑。提醒道:“昭王妃,王状元是朝廷命官,虽然官职不高,也是吃俸禄的。昭王如今只是闲职,王状元帮姐夫处置家事是可以的,但是‘办差’两个字,还是不要说了。”

王青眉愣愣地听着,觉得好像是有几分道理,但是又听得别扭,特别是从一个她看不起的人嘴里说出来,更让她反感。

“还有这种说法?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公事还是私事,反正是他们爷们儿的事,跟我们女人不相干。”王青眉皱了皱眉,想到自己的来意,还是放软了声调,道:“思颜,你是从小我看着长大的。你王二哥也是从小对你就照顾有加。他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的地位,我想求求你,不要再缠着他了,好不好?”

自从她知道昭王要来给王毅兴提亲,她就气炸了肺。

王毅兴已经是鬼迷了心窍,她又不敢跟昭王说个“不”字,想来想去,她只好盘算着过来找盛思颜。

只要盛思颜拒绝,就算昭王来提亲也没事了。

盛思颜没想到王青眉这样直接了当,也跟着皱了皱眉,道:“昭王妃,您太看得起我了。我何德何能,敢对昭王说个‘不’字?而且我这才从外面躲了两个月回来,家里娘亲生孩子,我里里外外一把抓,实在没有功夫去缠着令弟。请您还是约束令弟,不要再做无谓功了。”说着,福了一福,“我家里还有顶点小说,就不耽误您了。”

王青眉没想到盛思颜居然一口否认,根本不肯拒绝昭王的提亲。

也是,王青眉讥诮想到,如果是她,她也不会放过这样好的一门亲事的……

都是女人,盛思颜心里在想什么,王青眉自问十分明白。

既然你不肯答应要回绝昭王的提亲,那我也没法子了。

你做了初一,就别怪别人做十五!

王青眉打定主意,换了笑颜道:“对哦,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我也来给你弟弟添盆呢。”

盛思颜想了想,颔首道:“既然昭王妃盛情,我们盛家却之不恭。”一边说,一边请了王青眉进去。

王青眉因自己出身寒微,就越发在排场和礼数上做足了,不想别人看不起她。

她出门向来带着八个丫鬟、八个婆子,抱着衣包、香炉、坐垫、食盒、首饰盒,团团围绕在她身边。

带着这样浩浩荡荡一群人来到盛国公府的内院,王青眉走上台阶,看了一眼厅内的女眷顶点小说人。

她跟着昭王进京,才两个月左右。

昭王本人深居简出,很少在京城跟世家高门来往。

王青眉当然也没有出来走动过。

这一次,还要借着盛国公府的光,跟这些高门贵妇结交,王青眉心里不是不膈应的。

不过她的主要目的不是来见这些人。所以也不在乎了。

她跟厅内的顶点小说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看了看上首的两个位置,被两个老夫人坐着。

盛思颜给她依次介绍,“这是吴国公夫人、郑国公夫人、大理寺丞夫人、周大夫人、尹二奶奶……”一连串夫人奶奶,听得王青眉头晕脑胀。

吴老夫人和郑老夫人的品级比她还高一级,见她当然不必起身,只是微微颔首。

王青眉也知道四大国公府的厉害,不敢跟她们硬犟,只好抿着嘴。坐到郑老夫人下首的第一个位置。

盛思颜命丫鬟给王青眉上了八宝如意的盖碗茶。

王青眉接过,揭开盖子抿了一口,就放到身旁的桌上,笑着道:“盛大姑娘聪明伶俐,只可惜父母不详,不然求亲的人一定会挤破盛国公府的大门吧?”

盛思颜早知道王青眉会说什么话,淡淡笑着道:“我有爹有娘,昭王妃说我父母不详是什么意思?我却听不大懂。”

冯氏皱了皱眉头,但是也没有说话,只是不安地在椅子上动了动。看向别的人。

厅里的人都皱了眉头,但是看盛思颜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儿。一点都不生气,倒是也挺佩服这小姑娘的涵养。

虽然昭王妃说的是实话,但是不是任何场合都能说的。

比如说人家孩子满月礼,你上门恭喜的时候说这孩子将来一定会死,就是欠抽的话。

人当然会死,但是在人家孩子满月礼的时候说这种话,就是不通情理,被人打一顿也活该。

这就是人情世故。

而昭王妃看样子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

但她就这样大咧咧特意上门说了,肯定是有用意的。

再一想到当初都传盛国公府看上了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做女婿,对昭王妃的行为也就释然了。

应该是来警告盛思颜,不要再痴心妄想嫁给状元郎了吧?

冯氏想到自己的儿子周怀轩,微微有些不安。

昭王妃见盛思颜装糊涂,而且一直在笑,一点没有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被人羞辱之后应该有的委屈、愤怒和失态,对她更加不喜,将脖子一梗,扭着头嗤笑道:“你别给我装傻。你是王大娘在外面拣来的,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也不用我再说了吧?”

盛思颜的笑容淡了下来,“原来是这件事。请问昭王妃关心我生身父母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昭王妃反问,听不懂盛思颜的话。

“是啊。我娘说过,只有对要议亲的人,才会告诉他们我的生身父母到底是谁。”盛思颜淡淡说道,“难不成,昭王妃也是想提亲?这我可做不了主,得等我娘坐完月子之后……”

正好合了昭王说过,等王氏坐完月子,就来盛国公府提亲的话。

“胡说!谁跟你提亲!”这话触到王青眉的痛处,不由大怒,指着盛思颜道:“你给我仔细!别以为攀上神将府,就能自抬身价!我弟弟虽然傻,我却不傻。我跟你说,想进我们王家门,做妾可以!但是想做正妻,除非你踏着我的尸体嫁进去!”

冯氏听着实在不像话,寒声道:“昭王妃,您这夹枪带棒的,是什么意思?我们神将府可是得罪你们昭王府了?”

王青眉很是惊讶:“周大夫人,您怎么这么说呢?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是她……”她朝盛思颜努了努嘴,“她的心思,您还不明白?前些日子这京城里的谣言是怎么传出去的,您就没有想一想?”

王青眉话里话外,居然暗示是盛思颜自个儿故意传出跟周怀轩的谣言,来达到逼王毅兴娶她的目的……

好吧,这样强大的迂回婉转的发散思维,连盛思颜都忍不住要给她点个赞。

但是赞归赞,乱说话一样要告她诽谤……

盛思颜沉下脸,镇定地道:“昭王妃,您说话要有根据。我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当不起您这样的揣测。”

“你敢发誓说这事跟你无关?”王青眉自从知道昭王打算帮王毅兴来提亲,就气炸了肺。但是她又不敢对昭王说个“不”子,只好来找盛思颜。想让她知难而退。

“如果跟我有关。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盛思颜淡然说道。

这样的毒誓都发了,可见这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连王青眉都怔了怔。

难道是她想错了?

厅里霎时一片寂静。

郑老夫人听到盛思颜的誓言,心头一颤。

她记得,自己的小女儿想容,被人逼急了,也是动不动就发这样的毒誓,忍不住叹口气,摇头道:“这孩子。可怜见的,小小年纪要撑一头家。若是你娘在这里听见这话,肯定心疼死了。都是爹娘的心头肉,却让人这样作践。”

王青眉挑了挑眉,“郑老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盛思颜不想别人代她受过,忙道:“昭王妃,您是找我来的,就不要拉扯上别人了。郑老夫人一番好意,您别想歪了。”

“我?想歪?”王青眉眼风一扫。见厅里的人大部分都对她露出鄙夷的神色,心头更恼。沉下脸琢磨要如何让盛思颜更加没脸,不敢再纠缠她弟弟王毅兴。

盛思颜笑着对郑老夫人福了一福,表示感谢。

就在这时,一个婆子走了上来,笑着在门口道:“大姑娘,老爷有话,请大姑娘出去。”

盛思颜回过神,知道是那边准备好了,要她去“验血”去了,心里一动,有了个主意,点头笑道:“吴二姑娘刚才为母请医,实是纯孝。要不这样吧,我去问问我爹,看最近有没有空,去帮你娘瞧一瞧。”顿了顿,又道:“令堂的病实在太过蹊跷,我爹也不能保证一定能治好。不过,好在我爹治先帝的病有了些经验,如果令堂的病跟先帝的病一样,说不定能治好呢。”说着,也对堂上的人福了一福,“各位稍候,我去去就来。”

吴家二房的尹二奶奶忡然变色,看着盛思颜远去的背影狐疑不已,但是不敢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暗自揣摩,打算回家就说与她夫君听。

吴婵娟听说盛思颜居然愿意帮她去问盛七爷,高兴得不得了,甚至对着她的背影跪了下来,又磕了两个头,殷切之意,十分明显。

王青眉容色稍霁,想着是不是等下找机会见一见王氏,跟她说个清楚。

盛思颜借着这个机会从内院出来,匆匆忙忙往外院行去。

来到盛七爷的外书房门口,盛思颜看见周怀轩披着棕黑色秋刀氅衣,背着手站在回廊下。

周显白缩着脑袋站在他身后。

“周大哥。”盛思颜满心欢喜地走了过去。

周怀轩唇边的笑颜微闪,淡淡点头,“进去吧。”

这就表示周老爷子已经在里面了。

盛思颜深吸一口气,在门口脆声道:“爹,我来了。”

“是思颜?进来,进来。”盛七爷喜不自胜地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盛思颜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屋里的上首正是坐着一脸笑眯眯模样的周老爷子。

盛七爷在下首陪坐。

看见盛思颜进来,周老爷子起身道:“去里屋吗?”

盛七爷点点头,“这边请。”抢先带路进去。

盛思颜对周老爷子行礼问好,“老爷子安好。”

周老爷子笑眯眯地上下打量她一眼,颔首道:“好,好,进来吧。”

盛思颜跟着他们两人进了里间。

盛七爷已经把里间收拾好了,窗子被厚重的窗帘挡得严严实实,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三个人进屋之后,盛七爷又关上大门。

周老爷子背着手站在门口,气定神闲地道:“快说,你要如何证明她跟我们周家没有父系血缘关系?”

盛七爷先去书案上将桌灯捻亮,然后从书案上拿出一个小匣子,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一块小石头样的东西,托在掌上,给周老爷子瞧,“这是我们盛家的滴血石。”

周老爷子露出震惊的神情,“滴血石?!——就是它?!”他征询地看着盛七爷。

盛七爷点点头,“您知道?”

周老爷子定定地看着这块小小的石头,摇头道:“知道一点点,但是从来没有见过。”

“请周老爷子一定代为保密。”盛七爷求恳道。“当年我爹就算被满门抄斩。都没有透露这个秘密。”

周老爷子缓缓点头。伤感道:“我自然不会对别人说的。你爹当年是我的挚友,只可惜遭受飞来横祸。”说着抬了抬手,“开始吧。”

盛七爷拿出一根银针,往自己的大拇指上刺了一下,滴出一滴血在滴血石上。

和别人的血不一样,盛家人的血,竟然是直接渗到石头里面。

“这就是催动了。”盛七爷等那血都渗进去了,才对周老爷子道:“您可以滴血了。”

周老爷子伸出手掌。

盛七爷拿了另一根银针。往周老爷子掌上扎了一下。

一滴血珠滴到滴血石上,一直留在表面,并没有如同盛七爷的血一样渗进去。

周老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以为奇特。

“你过来。”盛七爷对盛思颜招手。

盛思颜走过去,也伸出手掌。

盛七爷拿了第三根银针,扎到盛思颜的手指头上,也滴下去一滴血珠。

这滴血珠跟周老爷子的血混在了一起。

盛思颜的心一下子提到喉咙口。

她生怕出现和昨日跟周怀轩的血混合后的情况,那可是真的太吓人了……

结果这一次他们等了足足半个时辰,那滴血石都没有变化,跟他们昨日第二次试验的情况一模一样。

盛思颜放下心。脸上露出盈盈笑意。

周老爷子背着手,偏着头看了半天。道:“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思颜亲生的爹是出自神将府,您和她的血混合后,这石头会变成血红色。如果她跟你们神将府没关系,那么这石头就不会有变化。”盛七爷解释道。

“这样啊?要等多久?”周老爷子轻松问道。

“其实很快。我这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多等了一会儿。”盛七爷笑着将滴血石放入预先准备好的盐水当中清洗,“我可以肯定,思颜一定不是周家的后人。”

盛七爷将滴血石都请出来了,证明盛思颜跟周家没有关系,周老爷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这也足以见得在盛七爷和王氏心中,盛思颜不是亲女,胜似亲女……

周老爷子哈哈大笑,拊掌道:“那好,我今儿就给我的嫡长孙怀轩提亲来了!”说着,从怀里掏出庚帖,交到盛七爷手里。

盛七爷如释重负般擦了擦汗,也将盛思颜的庚帖交给周老爷子,问道:“合八字要多久?”

周老爷子笑道:“不用多久。我的管事就是合八字的高手,咱们出去谈。”说着,往里间的大门走去。

三个人从里间出来,神情都很愉悦。

盛七爷满脸笑容,手里紧紧握住周怀轩的庚帖。

周老爷子想到终于能在有生之年抱到嫡长重孙了,也忍不住开怀大笑。

相比之下,盛思颜就含蓄得多,只是在唇边含着淡淡的笑意。

周怀轩见他们三人出来了,一看他们的神色,就知道大事已成,心头也是一喜。

只是他淡漠惯了,就算是欢喜,也只是目光里稍微流露出些许暖意。

而这暖意,也只不过盛思颜一个人能感觉到而已。

盛思颜站到盛七爷身边,周怀轩便站到了周老爷子身边。

周老爷子将周大管事叫了进来,吩咐道:“这里有两张庚帖,你快去合一下八字。”

周大管事笑着应了一声,拿起身上挂着的金色小算盘,噼里啪啦拨了起来。

只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周大管事就批出了“天作之合”四个大字,过来对周老爷子和盛七爷拱手道:“恭喜两位!贺喜两位!我们大公子和盛大姑娘的姻缘,实是天作之合。我周某合八字合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相合的八字!”

周老爷子愕然,“会有这么好?”

“您别不信。您来看,这起运、交运、坤造、旺衰、神煞,还有大运,无一不相合。而且大公子命中本有三劫,只有娶了盛大姑娘,才能让他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如果不娶,大公子恐怕……”说到这里,周大管事的脸色有些扭曲。

盛思颜见了暗暗奇怪。

“打住!打住!你只告诉我,是不是非常好!”周老爷子听得头疼,忙制止周大管事再掰下去。

“好得不能再好!”周大管事斩钉截铁说道,再加一句,“如果不娶,恐有性命之忧。”

周怀轩在旁边淡淡地笑。

周显白目瞪口呆看着周大管事,简直没想到大公子随便吩咐了一声,大管事就这样卖力地“合八字”!…

周老爷子拊掌大笑道:“那好!这个嫡长孙媳,我们神将府娶定了!”

※※※※※※※※※

第二更六千字。粉红加更到1860。大家昨天的粉红票太给力了,今天万字更新奉上。o(n_n)o。早上俺忘了求粉红票和推荐票,结果大家也忘了,好怨念。蹲墙角画圈圈~~~~

好吧,定亲了定亲了!粉红票滴庆祝!

。(未完待续。。)

ps:感谢456789zxcv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zhaoye1978、爱猫乐园、凤武七天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粉红票和推荐票表忘了哦。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