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看见里面的字,是‘重瞳现,圣人出’?”周怀轩侧头问盛思颜。

盛思颜点点头,“嗯,我看得清清楚楚。两句一排,上下两排,一共四句话。下面的两句话,我只认得第一个字好像是‘天’字,后面的完全不认识。”

王氏看了盛思颜一眼。

盛思颜只偏头看着周怀轩。

周怀轩定定地看向手上的滴血石,眸色越发深沉似海。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滴血石里,居然能出现大夏皇宫大内深藏的那个秘密……

一千多年来,皇室和四大国公府好像都在努力弄清“重瞳现,圣人出”这两句话后面是什么话吧?

当初到底是谁将后面的词句毁去的?

周怀轩隐隐觉得自己触及到一个天大的秘密。

他将心一横,把刚才他手上用刀划破的地方再次咬伤,滴了两滴血到滴血石上,然后看向盛思颜。

盛思颜明白他的意思,也从小笸箩里再拿出针,对着自己的手扎了下去。

一股更加浓烈的甜香扑面而来,周怀轩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他闪电般探身过去,当着王氏和盛七爷的面,握住盛思颜刚刚扎破的手指,俯身含住,舌头一卷,将那甜香包裹入腹,稍解他的渴望,然后才松开嘴,放开盛思颜的手指头。

这一含一吸之间,盛思颜上被针扎破的小小伤口已经愈合,再也没有血珠渗出来了。

周怀轩拿滴血石在盛思颜的手指伤口处滚了滚。将她的血终于又挤了一滴出来。直接和他的血混在一起。

王氏和盛七爷对视一眼。都有些惊疑不定,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只一起扭头看着那又一次沾了鲜血的滴血石。

这一次,他们等了很久,一直等到滴血石上的血液变成沉沉的暗红色,那滴血石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盛七爷看了看时辰,道:“快两个时辰了,那就是没有变化了。”

“不多等会儿?”王氏迟疑地问道。

盛七爷摇摇头。“我爹说过,滴血石其实很快就能出结果。两个时辰必须放回原处。不然会对它有损害。”

盛思颜对这东西好奇死了,她眨了眨眼,轻声问道:“爹……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从哪里来的?你们怎么知道它能验直系血亲的血脉呢?”

盛七爷叹一口气,道:“这是我们盛家从祖上传下来的。至于到底是为什么,我是不知道的。”

那就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了。

周怀轩将那滴血石还给盛七爷,淡然问道:“我祖父说的就是这个东西吗?”

盛七爷将那沾着血迹的滴血石放到装有盐水的小铜盆里清洗,低声道:“……他们都知道我们盛家有倚仗,可辨血缘,但是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说着,他抬头。看着周怀轩道:“怀轩,我求你,这件事,你要帮助保守秘密。我们盛家被灭门的时候,我爹都没泄露一丝一毫这个秘密。”

“盛家被灭门是跟这个东西有关?”盛思颜心里一沉,“难道先帝的病,不是巧合?”

盛七爷感慨道:“先帝的病到底是怎么得的,我们至今糊里糊涂,就跟这一次先帝突然这一次中毒一样,都是莫名其妙。只是我比我爹运气好,有思颜,还有怀轩帮我奔走开脱。而太皇太后当年敢砍了盛家所有人的脑袋,足见她是不知道这个秘密的。因为这滴血石,只有我们盛家的血脉能够催动。没有我们盛家人的血,和盛家独有手法的催动,这滴血石在别人手里只是一块石头而已。”

盛思颜感动莫名。这样重要的东西,盛七爷却冒着巨大的危险拿了出来,帮她正名能够,只为了她能够嫁给周怀轩……

她越发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想守护盛家。

盛思颜皱起眉头,看着那滴血石道:“爹的意思是,如果当初祖父交出这个东西,可保盛家一命?”盛思颜深思问道,又看向周怀轩,“周大哥,请你一定要保守秘密。”

周怀轩郑重点头,“不仅我,连我祖父,我也能担保。这件事,不会有别人知道。”

“还有刚才发红光的事……”王氏犹豫着道,“也不要对你祖父说了。”

“那是自然。”周怀轩应了一声,“后来不是已经证实我和阿颜没有关系了。”

盛思颜点点头,有些担心地问:“明天还要再在周老爷子面前再试一次?”

周怀轩背着手道:“……明天让我祖父滴血吧。跟我是一样的,我就不进来了。”

以防万一。

王氏和盛七爷一起点头,道:“这样妥当。”

几个人商议好,周怀轩才离开盛国公府。

周怀轩走了之后,盛七爷离开王氏坐月子的暖阁,去外院存放他的滴血石去了。

王氏将盛思颜留了下来。

“思颜,过来陪娘坐坐。”王氏靠坐在烧得暖暖的炕上,含笑看着盛思颜。

盛思颜“嗯”了一声,坐在王氏身边,帮王氏掖了掖被子。

“我的小思颜,也要出嫁了。”王氏用手抚了抚盛思颜白嫩的面颊,感慨说道。

养了一阵子,脸上的肌肤终于养回来了,只是还有些瘦,两颊瘦得削了下去,巴掌大的小脸上,只看得见一双大大的凤眸,浑圆漆黑透亮,像是会说话一样。

盛思颜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抱着王氏的胳膊推了推,撒娇不依地道:“娘啊,人家还没有提亲呢……”

“人家?谁是人家?我可不知道人家是谁。”王氏故意说道,看见盛思颜晕红了双颊,才不再逗她。转了话题道:“……刚才。怀轩可是够心疼你的。看你手扎破了。二话不说就帮你止血。”

盛思颜只觉得额头上飘落两根大大的黑线。

那不是在止血好不好!

不过盛思颜也没有说出来。

对于周怀轩这个怪癖,盛思颜不敢在王氏面前说。

她怕一说,王氏就不让她嫁给周怀轩了。

嫁给周怀轩,不管对她,还是对盛家,都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大概,可能。或许,她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周怀轩。

盛思颜低下头,做不好意思状,把这件事圆了过去。

王氏的心思其实不在这个上头。

周怀轩对盛思颜的关心,她早就看在眼里,也没有怀疑过。

所以周怀轩的举动没有引起她任何疑虑,她只在想着另一件事。

“思颜。”王氏的脸色严肃起来,“你看见那滴血石里的四句话了?”

盛思颜窒了窒,抬头道:“嗯,看见了前面两句话。后面的……”

“后面的不认识?”王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娘可是知道你有过目不忘之能。就算你不认识。你也能把后面那两句话描下来吧?”

盛思颜大囧。

她的记性确实很好。

刚才的惊鸿一瞥间,她确实将后面两句话的形状牢牢记在心里,本想回去卧梅轩后,自己偷偷描下来仔细研究的。

现在王氏既然问了,盛思颜也不瞒她,点头道:“是能描下来,但是确实太奇怪了。”说着,她站起来,满屋子看了看,找笔墨纸砚。

王氏朝内室努了努嘴,“那里有。”

盛思颜忙去内室,取了笔墨纸砚过来,在暖阁的条案旁站着磨了一会儿墨,等墨化开了,再提笔想了一会儿,在纸上画了起来。

王氏看着盛思颜的手势,很是奇怪。

她看得清楚,盛思颜不是在写字,而是真的在画……

过了一会儿,盛思颜总算把那后面的两句话“描”出来了。

她凝眉注视着自己刚刚“画”完的字迹,摇头道:“我觉得这些不像是咱们这里的文字。”说着拿起来将墨吹干了,捧给王氏看。

王氏就着盛思颜的手看过去。

果然不像是字迹。

后面的两句话,说是文字,不如说是两幅图画。

图画的线条简洁,排列整齐,有一定的规律,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一群人对天跪拜的情景。

“怎么是这样?”王氏瞠目结舌,“你看到的后面的两句话,就是这样的?”

盛思颜点点头,“我把那两句话的样子放大了描下来,就是这个样子,如果缩小到滴血石里面字迹的大小,应该看上去就是文字的样子。”

这到不奇怪。

盛思颜知道,早期人类的文字,就是从象形文字起源的。

但是她也觉得,这后面两句话,绝对不是象形文字。

它们是一种成熟的文字,只是他们都没有见过罢了。

王氏对盛思颜的记性还是很放心的。

不管什么东西,她只要用心看上一眼,就能记得清清楚楚。

刚才的情形那样奇特,她肯定更是用心去看,去记。

她能画出来这个样子,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不会是别的东西。

王氏又看了看盛思颜“描”出来的东西,然后递给盛思颜,“塞到那边的熏笼里,烧了吧。”

盛思颜点点头。

这东西既然那么重要,她当然不会留在手里。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是懂的。

再说这东西经过她刚才的描画,已经牢牢记在她脑海里,不会担心会遗忘丢失。

盛思颜将那纸张拿到熏笼边上,揭开盖子,将纸塞了进去。

只见一道白烟亮起,熏笼里闪出几星火光,很快将那纸烧得干干净净。

盛思颜一直站在熏笼边上,看见那纸化成灰烬了,才将熏笼的盖子盖上。

“今天真是累了。”王氏叹口气,觉得全身都酸软了。

她掀开被子,要下炕。

盛思颜忙过来扶着王氏进浴房收拾洗漱。

等将王氏安置睡下之后。盛思颜才离开暖阁。

外间的屋子里。盛七爷和小枸杞在等着她吃饭。

盛思颜也有些乏了。她坐下来只喝了碗粥,就吃不下了。

盛七爷也没有难为她,只是吩咐木槿,如果晚上大姑娘饿了,再给她做碗补气血的海参黍米人参粥。

木槿屈膝应了。

小枸杞看见大姊脸色苍白,忙表忠心:“大姊,我会乖乖吃饭!”

胖嘟嘟的小脸蛋,亮晶晶的大眼睛。还有两颗雪白的小虎牙,看得盛思颜心里高兴不少。她拍了拍小枸杞胖胖的小脸蛋,温言道:“嗯,小枸杞不要淘气。等大姊歇好了,再带小枸杞出去玩。”

小枸杞欢呼一声,目送着盛思颜的背影往燕誉堂外走去。

盛思颜回到卧梅轩,趁着还有力气的时候,去浴房洗漱,换了晚上睡觉穿的寝袍出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这一晚上。她睡得并不安稳。

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听见有人召唤她。也看见天空的颜色从湛蓝变得血红。

郁郁葱葱的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皲裂,大河断流,高山夷为平地,沧海变成桑田。

天上像是下着血雨,凡是被那血雨沾到的人都在痛苦中挣扎死去……

一眼望去,赤地千里,饿殍遍地。

昏暗发红的天空中,一只只凶猛的秃鹫如饿狼一样往地上俯冲,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都是它们的目标。

盛思颜感觉自己好像站在这片民不聊生的荒原当中,跟着一大群人奔走逃难。

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道闪亮的闪电,还有一记炸雷在他们头顶响起。

盛思颜慌不择路地四处奔逃,可是天上的闪电好像不放过她。

“周大哥!周大哥!怀轩!怀轩!”盛思颜下意识叫着周怀轩的名字,想要躲到他身边,得到他的救护。

就像是有神迹一样,周怀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拦腰将她抱住,腾身而起。

他们像是在云层上穿行,往远方快速飞去。

但是那道闪电依然追着他们,雷声一记比一记激烈。

盛思颜趴在周怀轩肩上,于奔逃中惴惴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那闪电如箭般往周怀轩背上击杀过去。

盛思颜大叫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将周怀轩错手推开,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周怀轩,任凭那道闪电击中自己的腹部……

……

“阿颜——!”神将府的周怀轩吼叫着从睡梦中惊醒。

他伸手,抹了抹额头,发现自己又一次汗流浃背。

周怀轩抿了抿唇,眉头拧成一个结。

他再也睡不着了,掀开被子,迅速去屏风后面换了大衣裳,随手扯下一件大氅,唰地一声披在肩上,推开窗子,迎着漫天星光,一跃而出,飞上神将府的屋脊,往府外飞身而去。

等他穿墙入院,来到盛国公府内院卧梅轩门口的时候,盛思颜才刚刚怔怔地醒过来。

她从床上坐起来,低下头,默默地看着自己的腹部。

刚才的梦境里,她记得清清楚楚,那道闪电击中她的腹部,但是却并没有伤害她。

她只觉得全身暖洋洋地,如同置身在母腹当中,被包裹,被保护,无比安全……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盛思颜蹙了眉尖,伸手在腹部处摸了摸,确实毫无异样。

咚!

卧房的窗户那边突然传出一声小小的声响。

好像有人进来了?

盛思颜的心一下子提到喉头,她屏住呼吸,在床帐里一动不动,一手悄悄伸到枕头底下,握住了她从不离身的小银刀。

“……阿颜?”周怀轩的声音在床帐外响起。

听到那熟悉的低沉浑厚的声音,盛思颜只觉得自己一下子从地狱来到天堂。

她再也顾不得,一把扯开床帐,掀开被子,光着脚从床上下来,往周怀轩那边飞奔过去。

周怀轩看见瘦小的盛思颜穿着月白色的中衣就从床帐里冲了出来,忙张开双臂,拥她入怀。用身上的大氅紧紧裹住她。

周怀轩的身上其实一直很冰冷。但是和以前相比。已经好多了。

两人相拥的时候,周怀轩的身子也能渐渐变得温热。

盛思颜抬头,一双凤眸在周怀轩俊美如天神般的面上逡巡着,樱花瓣一样的双唇微张,欲言又止。

周怀轩也低头凝视着她,目光有意无意在她腹部划过。

虽然明知是个梦,但是不亲眼看看她的状况,周怀轩还是不能放心。

“周大哥。你怎么来了?”盛思颜将脑袋靠在周怀轩胸前,听着他沉重有力的心跳说道。

周怀轩将她拦腰抱起,就跟在梦境中一样。

盛思颜一怔,已经双脚凌空,被周怀轩抱着往床帐处走去。

她下意识揽住周怀轩的脖颈。

周怀轩将她放到床上,给她掖了掖被子,坐在床边,淡淡地道:“睡吧,我守着你。”

盛思颜哪里睡得着,本想挣扎着坐起来。可是周怀轩伸手在她肩上轻轻一按,她就觉得一阵睡意袭来。眼睛很快就睁不开了,口齿缠绵着嘟哝了几句话,便睡了过去。

周怀轩一直坐在她床边,等她睡熟了,才悄悄离去。

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盛思颜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想起昨晚的事,恍如一场梦境。

她几乎都分不清后来周怀轩半夜潜进她的卧房来看她,到底是实有发生,也是她梦境的一部分。

……

远在千里之外的堕民聚居地。

一个黑衣男子从一个殿堂一般的屋子冲出来,狂喜叫道:“出现了!出现了!天命人出现了!我们有救了!”

“真的?”

“是不是真的?!”

无数蒙着面的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来,立在那殿堂门口探头张望,但是都不敢进去。

“里面的天命盘在转动!一千年了!天命盘终于开始转动了!”

堕民闻言欢欣鼓舞,纷纷要进去看个究竟。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劈下一道闪电,伴随着轰隆的雷声,将那殿堂的屋顶击穿。

一道道金蛇般的闪电接连不断击入殿堂内部,正好打在天命盘上,将之击得粉碎。

堕民们眼睁睁看着那闪电带下雷火,呼啦一声,大火熊熊而起,将他们的殿堂烧得干干净净。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上天还是不肯饶恕我们?!”

“天命人难道也放弃我们了吗?!”

无数堕民跪倒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过了许久,一个黑衣人站了起来,手执着龟甲算了算,仰头对面前的堕民大声道:“大家不要放弃,这是天命人不愿意让我们知道他的行踪。但是他在这个世上已经开始聚集力量了。终有一天,他要带着我们堕民,走出被诅咒的命运,重新堂堂正正站在日头底下!”

这话让堕民们升起几分希望。

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他们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天命人如果再不出现,他们在这个时代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

大夏皇朝的京城。

盛国公府的嫡次子洗三的日子。

前一阵子京城又是大雪,又是寒流,冷得不行。

今天的天气却是格外暖和。

日头在天上暖洋洋地照着,已经堆积了一个多月的大雪有了融化的迹象。

盛思颜差一点起晚了,还好木槿及时将她叫起来,去浴房梳洗过后,就去准备今天洗三的筵席。

她已经是第二次办洗三礼,已经是驾轻就熟,得心应手。

这一次他们没有请很多人,但是很多人照样递了帖子,要来他们家坐一坐。

盛思颜仔细甄别,只请了那些在她爹入狱的日子里,帮助过她们盛家的人。

和上一次一样,男人在外院,由盛七爷招待,女人在内院,由盛思颜招待。

因是洗三筵,男人来得不多,多半是女顶点小说。

盛七爷又格外激动。

因为今日不仅是他嫡次子的洗三筵,也是他女儿盛思颜要定亲的日子。

他一大早就起来,将小枸杞送到盛思颜的卧梅轩,让盛思颜的大丫鬟看着。

“思颜,我先去外院,等下周老爷子来了,我再唤你过去。”盛七爷激动说道。

盛思颜笑着点点头,温顺地应了一声。

经过了昨夜,她已经平静下来,没有昨天那样惊喜莫名了。

女顶点小说一个个被迎了进来。

神将府的女眷只来了周怀轩的娘亲冯氏和他的庶妹周雁丽。

按理说,这样各府间的人情来往,来的人应该是神将府的当家人吴三奶奶。

不过看见吴三奶奶没有来,来得只有性子软和的冯氏,盛思颜倒是觉得更好一些。

她对冯氏格外恭敬,将冯氏和周雁丽亲自迎了进来,安排在上首坐下。

※※※※※※※※※

六千字,双更合一了。含粉红1770加更。亲们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不想强行写下去。所以大家包涵一下,让俺今天好好睡个觉,明天养足了精神,再奉献给大家精彩的情节,好么?大家记得每天投推荐票o(n_n)o。咳咳,虽然只有一更,但是有六千字,所以,粉红票神马的,表忘了哦。不投给俺俺会伤心欲绝哦。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有琴寂然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nono1977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么么哒~~~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