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怀轩的声音浑厚低沉,虽然近在耳边,但是却像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甚至有隆隆的回声在盛思颜耳边回响。

盛思颜心里一紧,像是有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她的心脏,然后用力一捏,将她的满腹心事捏爆,霎时将她的整个脑海全占满了。

她想大叫大笑,又想大哭大闹,脑子里乱哄哄的,喉咙里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的身子一阵阵发着抖,蜷缩在周怀轩怀里,双手越发将他的前襟抓得紧紧地,像是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周怀轩一言不发,一只手在她背后轻抚,终于让她渐渐平静下来。

盛思颜大病初愈,又经历这样强烈的情绪波动,她觉得有些头晕眼花,恹恹地伏在他怀里不说话。

周怀轩也不习惯说这样的话,他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缓缓地道:“这样说来,你身世的事,就是牛小叶和郑大奶奶两个人联手揭发的。”

盛思颜慢慢离开周怀轩的怀抱,坐直了身子,用帕子拭了拭眼角,点点头,“就是这两人。”又道:“还有,他们没有从我爹那里探听到先帝病情的真相,你说他们当中会不会有人千方百计去看一看先帝的状况?”

盛思颜想到她的有关先帝死亡原因的那三个推论。

她一直觉得,那天晚上有别人进了宫,而且是在宫里某个特别有权势的人的帮助下。

那时候,她想不出那人为什么要特意在晚上进宫,只是猜测可能是跟先帝的病情有变有关。

但是现在盛七爷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想。

不过照盛七爷的说法。有嫌疑的人太多了。

不仅是以前的太子、郑素馨。甚至连国公府、大理寺、尚书、侍郎这些人都逃不了干系。

大家都问先帝的病情,反而将真正有心思的人隐藏了起来。

周怀轩知道盛思颜还记挂着害先帝的真正凶手。

毕竟真凶不伏法,盛七爷就会有再次背黑锅的可能。

“……先帝的事,暂且不要理会。有我在,没人敢动你爹。”周怀轩觉得那件事还是现在不要理会比较好。

盛思颜想了想,点头应允道:“好。”

周怀轩又道:“最近京城的谣言,你不要放在心上,都交给我。”

盛思颜愣了愣。才明白周怀轩说的是什么事。

应该就是说她“狐媚”,“勾引”周怀轩的事吧……

她一时调皮,伸出一根青葱般的手指,在周怀轩的胸口点了点,曼声道:“什么谣言?是这个吗?”嫣然回眸,对他斜睨笑道。

容颜虽然依然稚嫩,但是媚色天成,不含一丝杂质,看得周怀轩的呼吸粗重起来。

盛思颜吓了一跳,忙缩回手指。讪讪地道:“我就是开个玩笑。周大哥别放在心上……”

周怀轩深深看了她一眼,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深深嗅了一下,面无表情地道:“在我面前无妨。但是不要在别人面前这样。”

盛思颜:“……”

周怀轩站了起来,准备要走,但是临走的时候,回头又问她:“你打算如何对付牛小叶?”

郑大奶奶不好处置,毕竟是吴国公府的当家奶奶,也是郑国公府的嫡长女,身份不一般。

而且她是为了当时的太子打探消息,好像也说得过去,不像牛小叶,完全是为了她自己的一己私利,就把这件事捅了出来。

特别是盛思颜还当她是朋友……

盛思颜想了想,歪着头道:“我也不求别的。只要她重新胖回去,我就既往不咎了。”

周怀轩挑了挑眉,“只要这样?”他觉得盛思颜太心软了。

盛思颜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相信我。这个惩罚,比任何惩罚都要厉害。你如果一刀杀了她,反而便宜了她。”

再说她现在已经是跟牛小叶翻脸,牛小叶一个商家之女,再想陷害她,已经是不可能了。

周怀轩不太懂这里面的道理,但是盛思颜既然说这样更好,他当然不会拂她的意。——反正如果以后觉得不够,就再加码就是了。

“那要如何让她变胖?”周怀轩沉吟道,“难道要把她抓起来,拼命给她塞东西吃?跟喂猪一样?”

盛思颜噗哧一笑,“周大哥你真有意思……不是这样的。”她说道:“牛小叶以前是因为身体有宿疾,才长得那么胖。后来被我爹治好了,才瘦了下来。”

周怀轩挑了挑眉。

那就更不可饶恕了。

这不仅是不懂感恩,而且是恩将仇报了。

那没法子了,确实要让她的“肥病”再回去算了。

“你有法子?”周怀轩问道。

盛思颜眨了眨眼,笑道:“我仔细看过爹给她治病的方子。只要逆转一下就可以了。不过,”她又有些发愁,“她现在又没有生病,怎会吃那些药呢?”

“嗯,这你别管,把药煎好给我就行了。”周怀轩说道。

“现在没有。明天给你吧。”盛思颜想了想,现在去药房不太方便,而且她也害怕被盛七爷知道了,说她淘气……

“好,那我走了。”周怀轩站起身,回头看了盛思颜一眼,见她两腮上的颜色真是艳似桃花,心中倒是有些担心她的身子。

从盛国公府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星辰满天。

他和周显白纵马驰骋在京城的大街上。

他们神将府有特别的令牌,可以在宵禁的时候依然在大街上行走。

周显白只是没想到大公子还是要回神将府。

他以为大公子今儿晚上又歇在盛国公府……

不过他又想到盛七爷已经回来了,大公子大概没有借口再常去盛国公府了,更别说留宿了。不由对大公子心生同情。一个劲儿地想着要用什么法子来帮帮大公子。

周怀轩回到神将府。径直去了自己的听雨阁歇了一晚。

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一个人出去,来到车水胡同的牛家宅子附近观察这家人。

牛家的人倒是挺多,从主子到下人。

住的宅子也够大。

以他们才入户几年皇商的身份,就能到这个地步,应该是背后有人才做得到的。

背后没人,想靠自己积累下这样一份家业,起码要五十年到一百年。

而牛家。好像只用了不到十年的功夫,就在京城的皇商中成为头一号了。

周怀轩没有等多久,就看见两匹马从街道拐角得得儿而来,马上的人一个人是王毅兴,另一个不认识。

两人下马后,牛家的门子出来迎接,叫另外一个人是“大爷”。

那他应该就是牛家的大公子牛大朋,也就是牛小叶的嫡亲哥哥。

周怀轩漫不经心地又看了王毅兴一眼,见他满脸喜色,心情似乎很好。眼神不由闪了闪。

“毅兴,今儿办完事。就在舍下吃顿便饭吧。”牛大朋笑着回头道。

王毅兴点点头,“那就叨扰了。希望今天的事情能顺顺利利。”

两人刚要进角门,一个姑娘风风火火从角门里一头扎出来。

“大哥!王大哥!”那姑娘长着一张圆脸,大大的眼睛,高直的鼻梁,丰润的嘴唇,身材微丰,但是并不显得臃肿。

“小叶,你怎么跑出来了?”牛大朋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

牛小叶爽朗地笑道:“王大哥好久没有来咱们家了,今日终于贵脚踏贱地,不来迎接怎么成?”说着,对王毅兴又福了一福。

王毅兴心情确实很好,他笑着虚托了一下,道:“小叶不用这么顶点小说气,我这不是来了吗?”

牛小叶抬头凝视着王毅兴儒雅温润的面容,调皮地一偏脑袋,笑道:“王大哥看上去气色很好呢。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吗?王大哥可是家里有喜事了?”

牛大朋也仔细看了看王毅兴,笑着点头道:“是哦,我说你怎么今儿这么好说话,说来就来了。”

有了喜事,大部分人都是愿意跟人分享,好让大家都为他高兴。

王毅兴心愿得偿,也不遮遮掩掩,再说他跟牛大朋的关系深厚,也不瞒着他,温和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是啊,确实有喜事。”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我姐夫答应帮我去盛家提亲了。”

“啊——?!”牛小叶万万没有料到是这个原因,一时控制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王毅兴的姐夫就是昭王。

昭王怎会同意王毅兴娶盛思颜这个父母不详的孤女?!——这不可能!

牛大朋也瞪大眼睛,脖子往前一梗,凑到王毅兴面前,仔细打量他,道:“你不是认真的吧?盛家……盛大姑娘?她可是父母不详的义女!你还要不要前程了?你家会同意?”

想起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姐姐的反应,王毅兴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

“……只要我姐夫同意了,就是全家同意了。”他的声音带了丝强硬,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牛小叶一双手无意识地拧着自己腰间淡粉色如意丝绦,脸上强行挤出一个笑容,“那要恭喜王大哥和盛大姑娘了……”声音已经比平时低沉沙哑。

牛大朋看了牛小叶一眼,不动声色地挡在她身前,对王毅兴笑道:“那什么时候去提亲?到时候可要摆酒唱戏,好好热闹一番!”

“盛国公夫人刚生了儿子,正在坐月子。我姐夫说,等盛国公夫人坐完月子,就去盛府提亲。”王毅兴一边说,一边跟着牛家的小厮走进角门,先往里面去了。

他今日来牛家,是为昭王办正事的,没有时间在门外耽搁。

牛小叶没有跟着进去,她站在角门前面,愣愣地发呆。

牛大朋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原来你还没有死心……”

牛小叶咬了咬下唇。看着牛大朋。凄然道:“……大哥,我这辈子都没办法死心。”

“进去吧。”牛大朋默默地揽住她的肩膀,跟她一起进去。

和来时的雀跃心情相比,她的情绪明显低落许多。

周怀轩远远地看见这一幕,狭长的眼眸闪过一阵幽光。

离开牛家所在的车水胡同,周怀轩回了神将府。

“老爷,大公子来了,说要见您。”一个小厮在周老爷子的外书房门口回道。

周老爷子放下手里的茶杯。愕然道:“这么早?——让他进来。”

周怀轩走了进来。

周大管事带着伺候的人退了下去,临走还将外书房的大门顺手带上,自己亲自守在门口,不让别人靠近。

周老爷子看着周怀轩冷着脸走进来,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嘀咕道:“这又是谁惹我们家大公子生气了?”

周怀轩坐到周老爷子的书案前面,敲了敲书案,道:“祖父,明天盛国公府的三公子洗三,您也去吧。”

“我去?!”周老爷子将手里的书本也摔到桌上。指着自己道:“洗三是女人去的,你让我一个老头子去做什么?”

“去提亲。”周怀轩声音平平地道。提醒周老爷子,“您答应过的。”

“我是答应过,不过是有条件的。你别忘了,盛家必须要证明盛大姑娘跟我们周家没有任何的血缘瓜葛,我才会去帮你提亲。”周老爷子瞪着周怀轩,“你怎么这么着急?一点都等不得?!”

“对,等不得。”周怀轩淡淡说道,很是执拗。

“一个月都等不得?!你不会……不会……把人家大姑娘……”周老爷子猛然想到一个可能,居然又惊又喜地唰地一下站起来,“我是不是要抱嫡长重孙了?!”

周怀轩正低头喝茶,闻言“噗”地一声,一口茶水全喷到周老爷子的前襟之上。

“啊?不是?——不是你着什么急?!真是混账!”周老爷子对周怀轩吹胡子瞪眼,很是不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这件袍子是才上身的。你这样一喷,我还怎么穿?!”

周怀轩索性放下茶杯,看着周老爷子失望的脸色,面色平静地道:“昭王要帮王毅兴提亲,您要不想跟昭王杠上,就提前一步。”

“昭王答应帮王毅兴提亲?!”周老爷子往后一顿,重重地坐了回去,双眼眯了起来,“昭王为何要为王毅兴提亲?他知道盛大姑娘的身世吗?”

“这京城有人不知道吗?”周怀轩反问一句。

“这事确实有些棘手。”周老爷子凝神想了想,“虽然一家有女百家求是荣耀,但是我们目前不宜再跟皇室起冲突了。”

他们刚刚扳倒一个昌远侯府,那是太皇太后的娘家。

而昭王,又是太皇太后一手带大的,跟太皇太后比跟生母蒋贵太妃还要亲。

如果再跟昭王杠上,人家都要说他们是故意跟太皇太后对着干了。

特别是刚刚登基、立足未稳的夏启帝,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一点,一定要拿来大作文章的。

而神将府根本不想掺合到任何一边。

周怀轩点点头,“所以祖父应该早点去提亲。这样也好让他们知难而退。”

周老爷子凝神想了想,伸出五个手指头,在周怀轩面前前后翻转晃了晃。

“什么意思?”周怀轩抿了抿唇。

“十次。你要跟我下十次棋。你答应了,我明儿就给你提亲。”周老爷子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虽然是他屈服,但是不从周怀轩那里榨取些好处,他岂不是白屈服了?!

“五次。”周怀轩淡淡地道,“不答应我自己去提亲。”

“你——!”周老爷子怒得一拍桌子,“太放肆了!——五次就五次!说好不许反悔!”

周怀轩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他重重点头,“绝不反悔。”

“好!你先去盛国公府,跟盛七提前说一声。我明儿带着你的庚帖上门,让他把东西也准备好。”周老爷子抚了抚花白的长须,“我要亲眼看见盛大姑娘跟我们周家没有关系,我才会下聘。”

周怀轩扬了扬眉,“好。如果她跟我们周家有关系,那我就跟周家没关系了。”说着,起身站了起来,微一躬身,扬长而去。

周老爷子乐呵呵地看着周怀轩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将了这个大孙子一军,差一点高兴得哼小调。

过了很久,他才明白过来,周怀轩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

周怀轩离开周老爷子的外书房之后,没有回内院的听雨阁,而是去了自己在外院的外书房。

他的重要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放在这里。

他走到内室的拔步床前,欠身拉开床头的小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红木匣子。

打开匣子,里面躺着一支依然闪亮的金丝钻半月簪。

那是那一次,他从宫里的寒潭里面将盛思颜救出来的时候,从她头上掉下来的簪子。

他本是要还给盛思颜的,但是那天晚上,看见王毅兴在盛家,他便悄然离去了。

拿着那簪子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周怀轩又放了回去,将红木匣子重新锁进床头的小柜子里。

最后想了想,他还是拿着另一个扁平的红木匣子离开神将府,带着周显白去盛国公府。

盛思颜一直在等他。

她从早上起来,就一头扎在药房,将那特殊的“药”配了出来。

为了让牛小叶不引人注意的慢慢胖回来,盛思颜费了很多心思,才弄出一副方子。

然后照方子抓药,先煎了一帖出来。

※※※※※※※※※

今天还是双更。第一更五千字,含粉红1740加更。各位亲真是卡着票数投的啊。刚好过了1740。大家记得每天投推荐票o(n_n)o。下午一点还有打赏加更。继续提醒粉红票。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霁鱼儿妹纸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赫连梦秋、¢放飞梦想¢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尛小雨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

回答几个问题哈。月票是投主站书的。女生网的书只能投粉红票。粉红票需要在女生网订阅才能有。好像是高v订阅15,初v订阅25才有一张粉红票。打赏不算在出粉红票的消费里面。另外一个月订阅5到10块,下个月月初会有保底粉红票,系统赠送的。更新是每天固定一更,另外有粉红和打赏加更。还有不定时的惊喜加更。o(n_n)o。看情况~~~~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