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谣言是一回事?

有些意思了……

周怀轩侧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说下去。”

周显白嘻嘻一笑,拱手道:“大公子又考我显白呢!您不会不知道吧?盛大姑娘性子和软,没有主动跟人结过仇。而盛家基本上已经败落了,想整盛家的人,不会只用谣言败坏她一个姑娘家的名声,她又不能进宫做娘娘?所以小的想来想去,只有别的原因了。”

“别的原因?”周怀轩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的雪景出神。

“正是。如果不是盛大姑娘自己的问题,也不是盛家的问题,那就是别人的问题。”周显白一边说,一边觑着眼睛看着周怀轩。

周怀轩面色如常,颔首道:“应该查一查这两个谣言出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空穴来风,必有前因。

这件事肯定是跟盛思颜有关,当然也跟别人是有关系。

关键是,这个“别人”是谁,跟盛思颜又是什么关系……

而这个谣言又会让谁得利。

只要理清楚了这些前因后果,谣言的幕后黑手就会自动浮出水面了。

到时候……

周怀轩笑了笑,但是那笑却只浮在面上,眼底还是冰冷一片,比窗外的寒雪还要冷上三分。

周显白想起他在外院听到的一些风声,走近几步,压低声音道:“大公子说得对。盛大姑娘的身世为什么突然会传出来,肯定也是有前因的。可惜那时候我们在西北,要查起来没有那么容易。但是最近的谣言。要查却很容易。大公子想想。这些谣言传出来。是大公子每日去盛国公府坐镇之后出现的。还有,小的听说,除了以前的昌远侯府想跟咱们家结亲,将他们家大姑娘许给大公子,吴国公家也想把他们家的二姑娘说给大公子,已经托了吴三奶奶来打听消息了。”

周显白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说,对周怀轩有企图的人家。才抛出这种“勾引男人”的谣言,故意败坏盛思颜的名声,不仅是让她没有嫁到神将府的可能,而且让她永远没有做正室的可能!

其心不是不恶毒的。

“吴二姑娘?”周怀轩的眼眸闪了闪,“这个消息确实吗?”

“当然确实。我显白是什么人?可以说着府里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我显白的耳朵。吴二姑娘就是那个重瞳女。啧啧,您有仔细看过她的重瞳吗?听说不一般呢。”周显白很想近距离看一看吴婵娟的重瞳。

“重瞳现,圣人出……”周怀轩喃喃地道,一手挥出,在空中凌空画字。眉头渐渐拧成一个结。

“大公子,您就别自个儿瞎想了。依小的看。您去跟盛大姑娘合计合计,看看她平时都有哪些仇家。还有,有谁看不得她过得好……两相对照,咱们再查谣言的源头,应该更容易些。”周显白看着着急,有意提议道。

周显白的这个提议,倒是正对了周怀轩的心思,他点点头,“是要去盛国公府走一趟。”

切,不就是这点小心思嘛……能瞒得过我周显白?!

周显白在周怀轩背后甩了甩头,得意不已。

周怀轩回头坐回书案后头的椅子上。

周显白立即整肃神情,恭恭敬敬束手在旁边侍立。

周怀轩想了一会儿,对周显白吩咐道:“你出去,跟外院的周大管事说,就说是我吩咐的,赵明管事年纪大了,可以回去颐养天年了。”

这是要将赵明赶回庄子的意思。

周显白一惊,不明白周怀轩怎么又说到家里的事了。

他知道,赵明管事是沉香的爹,而沉香,是周怀轩身边的一等大丫鬟……

“大公子,赵明家的是老夫人身边得力的管事婆子……”周显白提醒周怀轩。如果动了赵明管事,赵明家的不会袖手旁观的。

神将府这么多年,老夫人虽然不再管事,但是当家理事的吴三奶奶其实还得看老夫人的脸色行事。

“嗯,总不能把人家夫妻分开。让他们一起回家养老吧。”周怀轩头也不抬,从旁边的书案又取了本兵书下来研读。

这是要把赵明夫妇俩都从神将府赶出去?

“……他们还有几个孩子,有在府里当差,也有放出去了的,还有两个年纪小的,在家里没有得差事。”周显白挠了挠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两人虽然是奴婢,但是在神将府也是有身份的人,而且是神将府的家生子。

大公子这样一句话就能把他们赶了?

周怀轩看了他一眼,“啰嗦。”

周显白不敢再问,揣着满腹的疑虑离开了听雨阁。

来到外院,他径直去找周大管事,特意将他拉到没人的地方,小声了周怀轩的吩咐,末了道:“这可是大公子亲口吩咐的。您若是不信,大可以去内院问大公子一声。这样大的事,我周显白还是不敢自作主张的。”

周大管事倒是一点都不在乎,随便点了点头,“知道了。”便端茶送顶点小说。

周显白是头一次做这样的事,心里托不住底,又跑回内院听雨阁,悄悄把连翘叫出来问道:“今儿是怎么啦?大公子怎么生那么大气?”

要说那些说盛大姑娘的谣言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了,怎地这次发了这么大火,还要找出谣言的源头……

连翘想了想,将沉香的事说了一遍,末了悄声道:“大公子不喜别人说那位说盛大姑娘的事儿,沉香是撞到枪口上了……”

周显白恍然大悟,他摇摇头,“恐怕不止。”

不仅仅是谣言的事。

周显白看得出来。沉香一家子倒霉。不仅仅是传了盛大姑娘的谣言。还有一层意思,便是沉香作为周显白身边的大丫鬟,他们家居然想跟三房刘全家的结亲!

大房和三房不睦,已经是神将府众人皆知的事情。

赵家想左右逢源,两边讨好,肯定是踢到铁板了。

大公子赶他们走,也是因为他们的心思太活泛了。

既然沉香在大公子这边是一等大丫鬟,他们家就应该一心想着大公子和大房这边。

可是他们还企图把女儿嫁到三房的得力管事家。这不是让三房把手伸到他们大房里来了吗?!

连翘没有想到这一层,好奇地问:“不只是这事儿?还有什么别的事儿?”

周显白当然不会说这后面一层意思,只是笑了笑,圆滑地道:“连翘姐姐,这屋里就你是个好的。大公子的事,你可得多操心些。”

连翘啐了他一口,“我还要你说?”

周显白又闲话几句,才告辞走了。

周显白走了之后,连翘在外面踌躇了半晌,才在东次间的书房门口问:“大公子。午饭您想摆在哪里?”

此时其实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候。

周怀轩摇摇头,“不用。我刚吃过。”说着。低头继续看书。

连翘只好道:“大公子如果饿了,跟奴婢说一声,奴婢让小厨房给大公子现做。”

回到耳房,看着在那里还是一脸惶恐的沉香安慰她道:“没有什么,你别多心。”

“连翘姐姐,可是刚才大公子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沉香忍不住流泪,“我……我害怕。”

“害怕?害怕你还巴着大公子不放……”连翘笑着道,“以后知道厉害了?”

沉香连连点头,但是心里总是有一丝惶恐挥之不去。

沉香他们家在神将府下人中的地位很不错。

她娘老子都是周家的家生子。她爹是外院大管事之一,她娘是周老夫人手下的得力管事媳妇。

他们起先说服她分到大公子身边做大丫鬟,其实是因为大公子这里人多事少,是个养静的好地方。分的东西是上上份的,又没有那些心机深沉的对手。

她只要在这里待到二十二岁,就可以求主子脱籍,放出去自行择聘,到外头跟人做正头夫妻去了。

没料后来大公子突然病愈归来,而且立下不少战功,一下子就把以前四公子的风头都抢去了。

而且大公子生得天人一般的俊美样貌,神将府哪个丫鬟不动心呢?

要不是大公子太冷漠,又太狠辣,一般人根本贴不上来罢了,也就对她们这个两个贴身大丫鬟能有不一样的待遇。

因此沉香心里的念想越来越大。

但是今天大公子一发火,沉香那点小心思立刻烟消云散了。

她现在不求别的,更不想嫁给刘全家的儿子,只要大公子既往不咎,她以后一定好好地做丫鬟。

可是她想错了。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她的小妹子着急地进来找她说话。

“二姐!二姐!爹娘的差事突然都被蠲了,我们一家要打发到庄子上去。二姐,听说你也要跟我们去……”

“什么?!”沉香脸色遽变,“怎么会这样?”

“二姐,你快去求求大公子吧!你是大公子的一等大丫鬟,说得上话的!”她小妹子急得快哭了,“外院的管事带着人去了咱们家,把爹娘和大哥、二哥,还有两个弟弟都看了起来,说等你出来,一起送到庄子上去。我是趁人不注意,偷着跑出来的!”

沉香忙拉着她的手道:“你别急,我去求求大公子。”

刚踏出耳房,就听见院门的方向传来一阵纷至沓来的脚步声。

几个婆子匆匆进来,扬声道:“沉香!沉香!你今儿不在这里当差了,快跟我们出去吧。”

※※※※※※※※※

为js79妹纸九月打赏的和氏璧加更送到。今天双更求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