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显白的声音渐渐远去,似乎往盛思颜卧梅轩外面去了。

暖阁里突然静悄悄地,安静地渗人。

盛思颜一动不动躺在暖阁的炕上,身上盖着周怀轩阔朗温暖的大氅,将她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

大氅内里有周怀轩的味道,冷冽中带着股淡淡的干净清爽的青草芳香。

这种感觉让她整个人懒洋洋地,似乎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想起了五岁那年在山间的夜晚跟周怀轩初见,被他咬了一口的时候……

那时的他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虽然重病缠身,但是温和善良,脾气很好,没有现在这样冷冰冰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虽然隔了快十年,她还清清楚楚记得当初的情形。

山上夜晚风冷,他将她抱在怀里取暖。

而她,借着自己才五岁的小身体,故意吃周怀轩“豆腐”,他既不生气,也不阻拦,待她温柔如初。

这样想着,盛思颜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就在这时,周怀轩唰地一下拉开大氅,正好看见盛思颜唇角来不及隐藏的笑纹。

和她平时像是带着面具的笑容不同,她的眸子因了这个微笑,流露出三分肆意、三分留恋、三分缱绻,还有一分狡黠。

少女的身躯像是月光下的罂粟,在微笑中缓缓起伏,有种极度的诱惑,诱人采撷。

周怀轩的喉咙紧了紧,转身淡然道:“显白皮痒了。”

这是要收拾周显白的意思。

盛思颜有些赧然地慢慢坐起来。两条腿垂在炕沿上。跻着绣鞋。双手抱着周怀轩的大氅在怀里,竟然有些恋恋不舍。

周怀轩回过头,看见她单薄的身子孤零零坐在炕上,两手拥着他玄黑大氅,越发衬得她的小手洁白如玉。

想起刚才指尖的甜香,还有比指尖的甜香更加让他沉醉的唇瓣芳香,周怀轩竟然挪不开步子。

他默默地在炕前站了一会儿。

盛思颜依然半垂着头,脑子里乱哄哄地。心绪很是烦乱。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暖阁里静悄悄的。

在外间伺候的木槿和薏仁对视一眼,都有些惴惴不安。

刚才阿财“刺激”得周大公子的小厮大发脾气,当然不是偶然的……

这样的沉默,盛思颜到底是不习惯的。

她抿了抿唇,眷恋地看了怀里的大氅一眼,叹口气,低头将面颊埋在大氅里,最后一次深深吸一口气,像是要把那股冷冽的味道藏在记忆深处……

周怀轩见状,索性侧身坐了下来。从盛思颜手里接过大氅,抖了抖。直接给她披在背上。

给盛思颜披上大氅后,周怀轩的手却没有拿开,而是轻轻搭在她肩上。

盛思颜有些汗颜。

周怀轩不会认为她又看上他的大氅吧?

加上这件大氅和他送她的那件银狐大氅,周怀轩前前后后就有三件大氅都在她这里了……

盛思颜很是不好意思,动了动身子,想将大氅取下来。

周怀轩的胳膊却十分有力气,只是搭在她肩上,就让她动弹不得。

她试着再动了动。

还是没有取下大氅。

周怀轩的眸色越发黑沉,他长臂一伸,往里一带,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姿态,将盛思颜纤弱的身子紧紧箍到怀里。

前面是周怀轩带着凉意的怀抱,后面是温暖的大氅,就跟那年两人在山上的姿势几乎是一模一样。

盛思颜有一瞬间的怔忡。

周怀轩垂眸,看见盛思颜迷惘惶恐的神情,想了想,低声道:“……别怕,有我。”

难道是以为她在害怕所谓的“名节”问题?

盛思颜藏得最深的心弦突然一动,她泪盈于睫,忙低下头,在他怀里蹭了蹭,将刚刚从眼角渗出来的眼泪蹭到他的锦袍上,然后大着胆子,将头靠在他胸前。

听着他胸腔里有力的心跳,盛思颜激动的心情终于慢慢平复下来。

静了静,周怀轩用手抚着盛思颜柔顺的发髻,淡淡地道:“我去收拾显白。你……收拾阿财。——嗯?”

盛思颜的身子一僵,讪讪地道:“……阿财……不懂事。周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它一般计较了,好不好?”说着,她从周怀轩怀里抬起头,仰头看着他精致俊美的下颌。

周怀轩垂眸,面无表情地和她对视,像是在斟酌,又像是在衡量。

盛思颜想了想,悄悄伸出两条胳膊,揽住周怀轩的脖颈,又道:“……你别生气了。阿财不懂事,我代它向你道歉,你别怪它,好不好?”声音越发娇软,听得人骨酥筋麻。

定力稍微差一点的男人,听见这把软嫩的声音,肯定把持不住……周怀轩默默地想,看着盛思颜淡淡地道:“原谅它?凭什么?”不拿点好处怎么行……

盛思颜一窒,不那么理直气壮了,“……那你说,要怎样?它是刺猬,又不是人,你说它也听不懂。”嘟起嘴,有些不高兴了。

周怀轩挑了挑眉,“你确定?”

盛思颜忍不住斜睨他一眼,潋滟的凤眸里荡起水样的涟漪,嗔道:“周大哥,你说嘛……”

周怀轩的喉咙又紧了紧,目光缓缓下移,停在她的唇瓣上。

盛思颜的唇形很好看,饱满嫣红,虽然小巧,但是丰润。

生气的时候,唇瓣微微嘟起,更像花瓣一样含苞待放。

周怀轩想起刚才触碰到的不可思议的柔软和甘甜,微微有些失神。

这大概是在他二十四年的岁月里,头一次心神失守。才让阿财这只小畜生闯了进来……

周怀轩看向盛思颜的眸色更深。像静夜的星空。俯瞰大地。

盛思颜入迷地看着他的眼睛。

每次她陷入绝境的时候,他总是在那里,不离不弃,静静地守候,亘古不变。

这样沉默如山的男人……

盛思颜心里被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塞得满满地,她一激动,改了主意,挥了挥拳头。道:“不过阿财确实有些调皮。上次把你的手指都扎伤了,我还没教训它呢。这一次又……”她讪讪地笑了笑。

其实这一次……说实话,不算是阿财的错。

若不是阿财,她还真不知道该怎样收场。

如果周怀轩就是要……她有胆子拒绝吗?

周怀轩错愕地看了她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不知怎地,又有些后悔自己把话说得太满了。

但想到思颜终究还是为了自己,要去教训那只讨厌的肥刺猬,周怀轩的心情又奇异地好了起来。

嗯,也许显白的主意还是不错的。

刺猬虽小,也是肉啊……

周怀轩垂眸。看见阿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柜子底下爬出来了,蹲到盛思颜脚边。缩成一个小小的软球。

周怀轩低头冷冷地对阿财放话,“没有下次……”然后抬眸对盛思颜淡淡地道:“我明早来接你去大理寺。”说着,长身而起,走向暖阁的月洞门,掀开厚重的撒花帘子,走了出去。

“周大公子……”外间传来盛思颜大丫鬟们的行礼声。

盛思颜回过神来,抿了抿唇,从炕上下来,去里间妆奁匣子里照了照镜子。

还好,发髻并没有乱,不过……

腮红唇艳,一看就知道刚才做了什么事……

这幅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

盛思颜捂了脸,忙去浴房用冷水净面,才将脸上艳似桃花的神情压了下去。

从卧房里出来,她坐在暖阁的炕上想了想,扬声道:“木槿!薏仁!”

外间的大丫鬟应了一声,掀开帘子低头进来。

盛思颜看了看她们俩,不动声色地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周怀轩这阵子每天都来盛家。以前只是在外院坐镇,很少到内院来。

不过最近几天,他几乎每天都要来内院陪盛思颜坐一会儿。

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陪在她身边。

以前跟周怀轩不熟的时候,盛思颜就敏锐地发现,周怀轩很讨厌人多的地方,总是一副极力忍耐的样子。

因此后来在周怀轩过来她这里坐一坐的时候,盛思颜主动吩咐不让丫鬟们守在身边,而是在外间候着。

没有这么多人簇拥在身边,周怀轩的情绪明显就好很多。

所以有木槿和薏仁在外间守着,周显白这个家伙怎么可能突然就冲到暖阁里面来?!

盛思颜静静地看着她们,姿态上居然有些周怀轩的意思。

木槿眨了眨眼睛,含蓄地道:“大姑娘,最近周大公子经常来内院陪大姑娘,他又不喜别人在身边杵着,因此夫人吩咐我们要特别小心伺候,不要惹贵顶点小说不快。”

盛思颜了然地笑了笑。——原来是娘亲担心她……

想到爹娘对她掏心掏肺的爱惜和护持,盛思颜心里充满感激。

“嗯,今天你们做得很好。不过,阿财到底是如何惹了显白?”盛思颜好奇地问。

木槿和薏仁松了一口气,两人捂着嘴笑,道:“周小哥儿有一个小小的福袋,据说是当初在庙里特意请高僧持诵过的。阿财这个鬼机灵不知从哪里给他叼了出来,还在上面滚了一滚,将那福袋刺得到处都是洞,周小哥儿见了,肉疼得紧,急红了眼睛,不管不顾就追了过来。”

盛思颜失笑,点头道:“原来是这样。这阿财,确实要教训了。”说着,低头看了看在她脚边蜷缩的阿财。

阿财抖了抖,翻个身,仰面躺下,露出雪白柔软的肚皮。

这是求饶的意思。

盛思颜抿嘴笑了,弯腰将阿财捧起来,道:“上次有过,这次有功。所以功过相抵。无奖也无罚。”

木槿和薏仁都笑了。

阿财用湿湿的鼻头触了触盛思颜的手掌心。也很快乐的样子。

“不过。确实没有下次了。”盛思颜偷偷警告阿财,“再有下次,可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虽然周怀轩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盛思颜能够察觉到,周怀轩对阿财的恨意未减……

“唉,木槿,以后让阿财陪小枸杞吧。小枸杞这些天都在娘那里,可有闹腾没有?”盛思颜从炕上站了起来。回头看见炕上的大氅,摇头道:“把这件大氅收起来吧。”

因盛思颜这阵子都在忙着点数从别人那里还回来的盛家库房的东西,又经常去外院验货,人多手杂,极是忙乱,王氏就让人带着小枸杞去燕誉堂了。晚间才派人送他回来睡觉。

木槿从盛思颜手里接过阿财,笑眯眯地道:“小枸杞很乖,每天跟着夫人习字、念书,还跟夫人肚子里的孩子说话呢。”

盛思颜点点头,带着木槿和薏仁一起去王氏的燕誉堂。跟她说了刚才周显白转述的大理寺丞的话。

“真的?明天就能重审了?!”王氏又惊又喜,扶着腰站了起来。

“嗯。周大公子说,明日就来接我,一起去大理寺。”盛思颜笑着扶王氏坐下。

王氏紧紧抓着盛思颜的胳膊,“娘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有周大哥在,娘就放心吧。”盛思颜对周怀轩很有信心。

王氏点点头,“你也要小心。万一……娘是说万一……不成的话,你也不用太担心……”

明明盛七爷如果不能出来,最伤心的是王氏,可是她还想着安慰自己。

就算是亲生父母,也没有比王氏这样的娘亲更好得了。

盛思颜半跪在王氏身前,将脑袋放在王氏腿上,道:“娘,您就是我的亲娘。您别不要我……”

“说什么傻话呢。我当然是你亲娘。你从生下来,就是我养大的。”王氏笑着抚了抚她的头,“摆饭吧。我都有些饿了……”

盛思颜忙起身,出去传饭,又吩咐人给在外院养病的盛宁柏送饭过去。

“大姊,我来了!”小枸杞一听有饭吃,马上跑了过来。

三个人开开心心吃了一顿饭。

……

周怀轩从盛思颜的卧梅轩出去后,没有再去外院,而是径直回了神将府。

他这些天都是早出晚归,跟家里人都不打照面。

今日回来得早,去周老爷子的院子坐了坐。

周老爷子道:“既然回来了,今天跟家里人一起吃晚饭吧。”

神将府的规矩,早饭和午饭都是各房自吃,只有晚饭是大家一起吃。

周怀轩小时候有病,从来不上桌子跟家里人一起吃饭。

后来治好病回来,更加怪癖,也从来不去跟大家一起吃饭。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周怀轩想了想,点头应允。

周怀轩走了之后,周老爷子笑嘻嘻地看着他的背影,满意地捋捋胡子。

一个老管事笑着道:“老爷子,咱们府上是不是又要准备办喜事了?”

周怀轩是神将府嫡长房的嫡长子,不过并不是最早成亲的。

他下面的弟弟,有好几个已经娶妻生子了。

周老爷子呵呵地笑,道:“没那么容易。不过,倒是可以开始预备着了。”

老管事会意。

周怀轩的亲事,可不是别的孙辈可以比的。

他是神将府嫡长孙,又是立下战功,有实权的人。

他的亲事,自然比同辈人更加慎重。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周家的人破天荒发现,从来不跟大家一起吃饭的大公子,居然坐到了周老爷子身边。

冯氏最为欢喜,笑着道:“轩儿,你想吃什么?这桌上的菜可有你爱吃的?”

周怀轩淡淡点头,叫了一声,“娘。”

“轩儿,你这些天都在忙什么?”冯氏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儿子自从九年前被黑衣人带走后,再回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冯氏也不敢对他怎样,更不敢摆亲娘的架子。

周怀轩道:“捉贼。”

周家人:“……”

过了一会儿。吴三奶奶笑着道:“捉贼?我们这里没有贼啊。我倒是听说。我们家的大公子。天天去盛家呢,像是被妖精迷住了一样。”

周怀轩抬眸,淡淡地瞅了她一眼,“长舌妇。”

吴三奶奶被噎得满脸通红,嘟哝道:“可不是我说的,外面的人都这么说,不信你自己去打听一下。”

她旁边的胡二奶奶跟着道:“我可以作证,外面的人确实是这么说的。还说。有的人出身不明不白,为了嫁个好男人,当然要不择手段……”

这是在讥讽盛思颜了。

周怀轩面色一沉,理也不理胡二奶奶,对吴三奶奶道:“如果吴家被灭门,我也天天去吴家。”

吴三奶奶和胡二奶奶中间,领头的肯定是吴三奶奶了。

周怀轩一向选择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从来不做无用功。

“啊呸呸呸!好的不灵坏的灵!——啊!不,坏的不灵好的灵!呸呸呸!”吴三奶奶急得连连诅咒发誓。脸色很不好看。

“够了。”周老爷子呵止道,“好不容易大家一起安安稳稳吃顿饭。说这些事做什么?轩儿去盛家,是我让他去的。”

既然周老爷子发话,大家都不敢再拣这件事说了。

周老夫人看了周怀轩一眼,沉吟道:“虽然是你祖父让你去的,但是你也不必天天去。家里事情也很多,轩儿,明日家里的亲戚要来做顶点小说,你记得早些回来。”

周怀轩起身,对周老爷子道:“我饱了。失陪。”然后往桌上的人看了一眼,幽深的黑眸一一扫过,看得有些人不敢抬头。

周老夫人有些尴尬,但也没生气,等周怀轩走了,才笑着道:“这孩子的气性越来越大了。”

“吃饭,吃饭。”周老爷子摇摇头,不打算劝任何一方。

吃过晚饭,冯氏等三个儿媳妇簇拥着周老夫人去里间休息。

周老夫人将胡二奶奶和吴三奶奶都打发走了,特意将冯氏留了下来,道:“老大媳妇,你也要给这孩子操操心了。可怜他都二十几了,身边还没个人伺候,难怪养成这样孤僻的性子。”

冯氏忙站起来道:“娘,媳妇一直想着呢。给他预备了好些个通房,他都不要,将人家赶出来了。我也不大敢狠管。您也知道的,他从小病成那样,我和他爹凡事都是惯着他的。”

周老夫人点点头,“既然不要通房,就正正经经说一门好亲事。男人啊,都是这样。成亲前谁不是愣头青?像你男人,当年也是梗着脖子谁都看不惯。这些年,还不是被你扁过来了?”

冯氏听了,心里又酸又喜,陪笑道:“娘,您说什么话呢?我们都一把年纪了,娘还打趣我们。”

“好好,不打趣!不打趣!”周老夫人笑着道,“轩儿的亲事,当然要你们做爹娘的做主,我这个做祖母的,只是提醒一声罢了。”说完就端了茶。

冯氏告辞而去。

等冯氏走了,吴三奶奶又悄悄地折返,问周老夫人,“娘,您跟大嫂说了没有?”

周老夫人笑着看了她一眼,问道:“难道你真的想让你内侄女嫁给轩儿?”

她说的是吴三奶奶娘家大哥的嫡女吴婵娟。

吴长阁也对吴三奶奶这个妹子露过话头,想让她试探一下周家的心思。

大哥托了她,她不说不行。

吴三奶奶笑了笑,“这个,要看她有没有那个福气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周老夫人点点头,叹息道:“其实,娟儿跟礼儿倒是一对呢。你就没有打算过?”说着,觑了眼睛看吴三奶奶。

吴三奶奶心里一动,忙道:“娘,人家看不上我们礼儿,我们也没法子啊。您看,我大哥都托我问的是别人呢。”还是有几分伤心的。

她本来是想说盛家的盛思颜,结果后来爆出盛思颜的身世,乃是父母不明的孤女,当然就不能做她的儿媳妇了。

吴家的吴婵娟倒是不错,身份地位都匹配,但是这内侄女做媳妇,她这个做婆婆的总觉得怪怪地,都没法管,轻了重了都不行,忒也没意思。

周老夫人沉吟半晌,“礼儿的亲事,我会跟老爷提一提的。”

只要有周老爷子出面,不管什么样的亲事都是必成的。

吴三奶奶忙欣喜地谢过周老夫人,乐滋滋地回自己院子去了。

……

第二天一早,盛思颜就起床梳洗,看了看屏风上挂着的周怀轩的大氅,等他过来接她去大理寺。

周怀轩来得也很早,一进门就看见盛思颜和小枸杞在吃早饭,还有阿财,居然也在桌子上有个位置。

※※※※※※※※※

六千字,也是两更合一了,含粉红1470加更。今天还要加班。没有时间再多写了。大家见谅。另外双倍时期的粉红票已经加更完了,现在是加更正常粉红票。三十票加一更。下周俺忙完了,一定多更补偿大家。所以,大家的粉红票和推荐票不要忘了哦。(⊙o⊙)。

哦,忘了推荐一下盛宠的扣扣群146941331,要有起点的账号,敲门砖是起点账号和女主娘亲的闺名。群里很热闹,纷纷猜剧情吐槽神马的,很有爱。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浅笑轻纱总盟大人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赫连梦秋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nono1977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冉须之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小的花朵昨天打赏的桃花扇。各位亲一定要记得能订阅先订阅哦。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