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饿不饿?去跟我娘还有小枸杞一起吃晚饭好吗?”盛思颜抓着周怀轩刚刚包好的手指求肯道。

周怀轩本来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但是看着她带着期盼的双眸,他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这一顿晚饭,小枸杞是含着热泪吃完的。

没想到那个可怕的大哥哥现在连吃饭的时候都跟他们在一起,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过周怀轩一斜眼看小枸杞,小枸杞立刻就对周怀轩立刻一脸谄媚的笑,看得盛思颜和王氏都很无语。

……

大理寺出的告示只给了三天期限。

两天之后,盛思颜去外院看收回来的东西。

这些东西分了现银、绸缎、古董、字画、首饰和木料、皮裘等几个种类。

负责收东西的老管事十分尽责。

自从上一次有假梅瓶的事情出现之后,他都要每样东西验货之后才入库上帐。

不过他也是多虑了。

自从神将府抄家小分队到祥云阁当铺一顿狠砸,再也没有人敢以次充好了。

不仅将他们拿走的东西还回来,而且很多人还加倍偿还,银子金子哗哗地送。

盛思颜吩咐都收下了。

这个时候,不是大方的时候。

偷别人的东西,没有将他们送到牢里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不让他们再出点血,不会长记性。

盛思颜看着账册,和库房的东西一一对照。

越翻到后面,她的眉头皱得越紧。

“怎么回事?为何大部分东西都没有回来?”盛思颜看着他们自己的库房册子说道。

老管事露出鄙夷的神色。忿忿说道:“昌远侯府拿走的东西一样都没有还回来。”

“呵呵。看来他们是真的以为剁了手。就不用还东西了。”盛思颜阖上账本,“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去问问周小将军,看看到底要怎么做。”

周怀轩这两天确实天天都来。

一大早过来,等天黑外面掌灯了才走。

中午陪她吃午饭,晚上跟她和王氏还有小枸杞一起吃晚饭。

小枸杞也渐渐不怕周怀轩了,但是周怀轩只要眼风一扫过来,小枸杞就连最讨厌的小青菜都能大口大口吃下去。

盛思颜一路想着小枸杞见了周怀轩。如同避猫鼠儿一般的小模样,情不自禁笑了笑。

捧着库房册子来到外院,却没有看见周怀轩。

她有些失落地站在回廊下,听着头顶风吹铁马的叮当声响,心里的感觉很是复杂。

她想,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不过两三天,她就已经习惯了周怀轩的陪伴……

周显白从院外跑进来,对盛思颜行礼道:“盛大姑娘,您找我们大公子有事?我们大公子早上过来了,但是神将府有事。我们老爷子特意将他叫回去了。”

“哦。”盛思颜忙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想跟周大哥商量一下。看看这件事怎么办……”

“什么事?您先跟我显白说说。急不急?我看能不能想个法子。”周显白极为热情说道。

盛思颜看了看周显白。

这个小厮大概十**岁的样子,浓眉大眼,身材高大,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很有感染力,充满阳光,和总是冷郁沉默的周怀轩几乎是两个极端。

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周大哥才用周显白做小厮呢?

盛思颜出了一回神,拿着册子给周显白看,“这是这几天还回来的东西。我对了一下单子,发现只有昌远侯府拿走的东西,一样都没有还回来。”

“啊?这昌远侯府,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周显白怒道,“您不用急,我先回神将府跟大公子商议一下,多派些人手去昌远侯府抄家才好!”

“真的要抄家?”盛思颜吓了一跳,“可是昌远侯府确实不同别的人家,你们还是慎重一些吧。”

周显白点点头,“自然会的。我们大公子心里有数呢!”说着,又对盛思颜行了礼,拿着那册子离开了盛国公府。

结果在半路上遇到急匆匆策马从神将府赶回来的周怀轩。

周显白忙叫一声“大公子!”然后勒马回头,跟周怀轩一起回盛国公府,在路上就把昌远侯府赖着装傻不还东西的事说了。

周怀轩不以为然地道:“我料到他们会装聋作哑,所以昨儿就把奏章递到陛下案头了。”

“哦咧!大公子料事如神!”周显白拊掌大笑,“那奏章是怎么说的?”

“昌远侯府越俎代庖,追杀盛国公家眷,本就是罪犯欺君,理当满门抄斩。”周怀轩淡淡地道。

周显白打了个寒战。

他周显白也不过想着去抄个家而已,大公子却想着要将昌远侯府满门抄斩!

好吧,还是大公子更狠!

高!真是高!

周显白笑嘻嘻向周怀轩竖起大拇指。

“高什么高?”周怀轩横他一眼,“陛下没同意。”

嚓!

周显白听了,恨不得立即将自己刚刚竖起来的大拇指掰折了。——让你再竖!让你瞎掺合!

“……大公子,陛下没同意,那怎么办?”周显白耷拉着脑袋,郁闷地问道。

周怀轩淡淡地道:“陛下没同意满门抄斩,但是同意……抄家。”

周怀轩先上奏章要求将“罪犯欺君”的昌远侯府满门抄斩,一来将皇帝陛下从中摘了出来,二来漫天要价,等着皇帝就地还钱。

果然皇帝知道神将府的怒气不会撒到他头上,自然是暗中松了口气,但是满门抄斩肯定是不行的,昌远侯毕竟是他登基的大功臣。就算要杀。也不能马上动手。再说昌远侯被周怀轩剁了双手,太皇太后似乎对此颇有微词,他这个皇帝也不好做,必须要周全各方利益。

所以皇帝折衷,让神将府的人代表盛国公府去昌远侯府抄家,将他们偷走的盛国公府的东西再拿回来。

迂回曲折,最终达成了要抄昌远侯府的目的!

周显白精神一振,“啊?!还是可以抄家的?太好了。这可是圣旨啊!小的赶紧去咱们神将府抄家小分队叫过来!”

周怀轩“嗯”了一声,淡淡吩咐:“抄完再放火。”

周显白听了这话,差一点从马上栽下来。——真心给跪了!

大公子你不就是要我周显白的膝盖吗?!给你就是!

……

说起来,这件事确实是昌远侯府不地道。

夏启帝心里也不舒服。

他现在刚刚登基,急需各方面的支持,并不能为所欲为。

以前他渴望这个九五至尊的位置,不知道设想过多少次,当他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时候会怎样。

可是当他真的坐了上去,才发现跟他做太子监国的时候没有多大差别。

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太皇太后终于被软禁了。不会再插手他的朝堂。

但是太皇太后不插手,这些臣子却没他想象中那样好对付。

本来想用盛国公府杀鸡骇猴。先吓一吓四大国公府,结果没想到神将府这一次却不肯作壁上观了。

夏启帝不是不郁闷的。

连带对这个如今成为京城笑柄的昌远侯府,也不怎么待见。

他再想包庇他们,也不得不掂量掂量。

再说昌远侯当初虽然倒戈相向,才能让他登上皇位,但是到底是太皇太后的娘家,谁知道哪一天他会不会再一次倒向太皇太后?

而且那一次着实蹊跷,夏启帝每次想到那一天的情形,总有些惶惶不安,担心是不是还有什么变故在后头。

再说昌远侯府确实做得太过了。

夏启帝本来只想要盛七一个人的命,将先帝之死的事就这样糊弄过去算了。盛七的爵位给盛七两岁的儿子承袭就可以了。

只要盛家不灭门,就能安抚另外三大国公府。

结果昌远侯府吃香太难看,连盛家的妇孺都要赶尽杀绝。

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更何况是四大国公府?!

果然激怒了神将府,出来大张旗鼓给盛家撑腰了。

夏启帝的位置本来就还没有坐稳,如果因此让神将府对他生出恶意,他的皇位可就岌岌可危了。

很明显,他不同意处罚昌远侯府的话,被“处罚”的就会是他。

所以想来想去,死贫道不如死道友。

将昌远侯府抛出来,让神将府消消气也好……

夏启帝就是这样想着,所以对周怀轩的提议同意了一半,否决了一半。

……

周怀轩带着周显白回到盛国公府,先去内院见盛思颜。

“周大哥,你回来了!”盛思颜站在卧梅轩的回廊底下,欢喜说道。

周怀轩点头,淡淡地道:“请了圣旨,可以去抄家了。”

“真的要抄家?”盛思颜惊讶,“陛下居然同意了?”

“当然。”周怀轩没有多说,“你歇着吧,过两个时辰再去外院清点东西。”说着,转身就走。

盛思颜送他到二门上,叮嘱了一声,“……小心。”

周怀轩的脚步顿了顿,并没有回头,大步离去。

出了盛国公府的大门,周怀轩翻身上马。

周显白已经点了一百多神将府军士带过来,在门外等候。

因这一次去昌远侯府抄家是陛下允许的,所以周显白变本加厉,叫的人更多,造得声势更大。

周怀轩淡淡扫了一眼,手里马鞭往后使劲一抽,那马嘶叫一声,前蹄跃起,龙腾虎跃般往前奔跑。

神将府的军士骑着神将府的玄色军马,紧紧跟随其后,往昌远侯府的方向风驰电掣般行去。

他们大摇大摆从京城最宽阔的大街上飞驰而去。

人似虹,马如龙,在雪后的大街上引起一阵轰动。

此时正值午后。街上的行人不多。

神将府的军士个个骑术了得。虽然在大街上穿行。却没有撞倒行人摊贩。

周怀轩骑的那匹马其貌不扬,但是行动最为迅速灵活。

遇到人多地方拥挤的时候,它轻轻一跳,就能跃过去。

“神将府这是要去做什么?”

路人纷纷好奇地打听。

待知道是要去昌远侯府“抄家”,拿回盛国公府的东西,顿时来了兴趣。

个个呼朋引伴,跟着往昌远侯府行去。

周怀轩请旨要查抄昌远侯府的消息,也很快传到了昌远侯府。

昌远侯府的二爷文震海气急败坏。冲到大房的院子里,指着大爷文震雄和他的嫡长女文宜室骂道:“你们不是说周怀轩是有意放我们一马吗?!还说他杀了那些下人,是为了‘死无对证’!——我呸!确实是死无对证!都抄家了,还要对什么证!要我也把那些人全杀了,慢慢收拾你们!”

文震海气得语无伦次,脸色紫涨,下颌的胡须都根根竖了起来。

文震雄脸色很不好看,他背着手,冷声道:“二弟,这种时候了。你说这种风凉话有什么意思?如果是一家人,好好在一起想个主意。如果不当我们是一家人。大门在那边,你请出去。我现在没有功夫跟外人瞎白乎。”

“哼!还出什么主意!圣旨都下了,我还是赶紧走得好!”文震海发完脾气,袖子一甩,回自己院子收拾细软,准备赶紧跑路了。

文震海走了之后,文震雄看见文宜室脸上一片死灰色,两眼怔怔地,跟着了魔了一样,也吓了一跳,忙道:“宜室,你怎么啦?你素来是最有主意的,怎地也吓成这样?”说着,也跟着刚才文震海的话埋怨文宜室,“你二叔说得也有道理。若不是你先前说,周怀轩是向着我们的,我们哪里会大意到这种程度?如今宫里又进不去,想给你姑祖母送个信都不成……”

文宜室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看着她爹文震雄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什么,但是她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也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不行……不能这样……”她暗暗告诫自己,狠狠在自己手上掐了一把。

十指连心,一阵剧痛,她的脑袋才清醒了一些。

她回过神来,看着她爹文震雄不悦的眼神,踌躇着道:“……圣旨真的已经下了?”

“这还有假?宫里已经传来消息。神将府的人应该很快就要到了。”文震雄在屋里背着手走来走去,“还是先收拾东西,能送走多少是多少吧。”说着冷哼起来,“想不到神将府这一次这样霸道,居然一点都不给面子。”

“面子?”文宜室苦笑,心里一边暗恨自己太过大意,一边暗恨周怀轩不留情面,“人家是撕破脸了,还会在乎咱们的面子?”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坐以待毙?!”文震雄十分恼怒,“让人上门抄了家,我们在京城还能立足吗?也不知道神将府是如何威胁陛下,居然让陛下下旨同意抄家!你祖父辛辛苦苦,帮陛下坐了龙庭,这会子就翻脸不认人了……”文震雄忍不住埋怨道。

文宜室大惊失色,忙道:“爹!这话不能乱说!小心隔墙有耳!”

文震雄自知失言,忙咳嗽一声,道:“要不,去找你妹妹吧?她现在是太子妃,帮我们家说句话,总是可以的吧?”

文宜室摇摇头,“爹,妹妹才做了几天太子妃?听说连东宫里面的几个良娣她都疲以应付,咱们还是不要给她添乱了。”

“那你说怎么办?!”文震雄发了脾气,狠狠一拍桌子,将桌子上的茶杯都震得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大爷!大爷!神将府的周小将军带着人过来了!”下人在外面惶恐地回报道。

“这么快!”文震雄瞪大眼睛,六神无主地道:“赶快关上门!用大门闩堵上,谁来都不许开门!”

文宜室听了他的话,不由苦笑。——想用门挡住周怀轩?!爹的脑子也坏掉了吧……

“爹,这没有用的。”文宜室叹口气,将对周怀轩的所有绮思倚念都放下了,仔细盘算起来。

“那要怎么样?这也不许,那也不行,大家坐着一块等死得了!”文震雄这些天都不敢出门。

昌远侯府的名声真的是臭大街了,现在就连陛下都来落井下石,允许周怀轩抄他们的家。

他们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啊?居然要承受这样大的屈辱……

文宜室抿紧了唇,对文震雄轻声道:“爹,主意不是没有,就看您愿不愿意了。”

“什么主意?快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婆婆妈妈地,要火烧眉毛你才知道好歹吗?”文震雄急得汗都要冒出来了。

文宜室走到门前,看着祖父昌远侯文贤昌住的院子,幽幽地道:“祖父的伤势怎样了?”

“唉,还那样呗。年纪大了,突然被剁了手,失血过多,一直低热。”文震雄跟着走过来,站在她身边,“为什么突然说起你祖父?”

文宜室转过身,将一半身子藏在屋影的暗处,低声道:“是啊,祖父失血过多,又年纪大了,伤势可不容易好呢。一个英雄盖世的老人家,临死还要受抄家的折辱,这口气肯定是咽不下去的……”她声音飘忽,只有文震雄一个人听见了。

“临死?我看他的命还长着呢!”文震雄轻哼一声,“如果死了倒好了。”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爹,您做这个昌远侯世子,也做了十几年了吧?”文宜室的声音更低,眼神闪烁着,看了她爹一眼,然后移开,看向空旷的庭院,院墙根里还堆着皑皑的白雪堆,一个一个,圆鼓鼓的……

※※※※※※※※※

第二更五千字,加更到九月粉红800。提醒一下推荐票哦。还有粉红票嘿嘿嘿嘿o(n_n)o。明天俺会加班,回来的晚,明天的双更改在上午十点和下午三点,亲们不用一直刷新了。么么哒!

。(未完待续。。)

ps:感谢墨染十夜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nono1977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么么哒!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