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显白带着那个装着假梅瓶碎片的包袱来到盛国公府门口,点齐十个军士,气势汹汹地道:“兄弟们,有人用假货糊弄咱们!上门去抄他丫的!”

居然有人敢不把神将府和大理寺联合颁出的告示放在眼里!

神将府的军士齐喝一声“喏!”,便点了十个身强力壮的人,带着盛国公府的老管事,跟在周显白后面,一起往东城的祥云阁扑去。

祥云阁是大夏京城里仅次于恒舒典的当铺。

而恒舒典是财神吴家的产业。

祥云阁却是从小当铺发家的,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除了恒舒典,大夏皇朝的当铺也就数祥云阁了。

周显白带着十个神将府军士来到祥云阁,一进去就将那包袱往当铺的柜台上一扔,拍着柜台吼道:“你们东家呢?!赶快给小爷滚出来!”

当铺的朝奉战战兢兢地从柜台后面勾着腰出来,对周显白拱手行礼道:“这位小爷,您有何贵干?”

“贵干?”周显白一把抓住朝奉的衣领,怒道:“你别给我装傻!你们东家偷了盛家的梅瓶不说,还回去的,居然是个假梅瓶!我呸!你们祥云阁就是这样做生意的?!是不是你们让人赎回去的东西,早就偷梁换柱了?啊?!”

那朝奉浑身一个激灵,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大爷您可别乱说话!我们祥云阁是大买卖,太皇太后的娘家昌远侯府是我们祥云阁的大股东,我们怎么会做这样没品的事?”

“啊呸!就是因为不要脸的昌远侯府是你们的大股东。所以你们才会做这样不要脸的事!”周显白将那朝奉抓了过来。指着那包袱里的碎瓷片。问道:“你自己看,这就是你们当铺还回去的千峰翠色秘窑瓷梅瓶。你自己抹着良心说,这是秘窑瓷吗?!你们当铺弄虚作假,到底坑了多少昧良心的钱啊?也不怕生儿子没屁眼儿!”

那朝奉看了一眼那些碎瓷片,忙道:“大爷,您可不能诬赖我们。我们还回去的,确确实实是千峰翠色的秘窑瓷梅瓶。您用这个……”

言下之意,是周显白拿了假的碎瓷片来诳他们当铺。

周显白气得笑了。点头道:“好啊你,我倒要看看,你是凭什么这么胆儿大,连我拿过来的东西都敢颠倒黑白!”

外面围观的人群渐渐多了,有人在人群里故意指指点点,说神将府是“恶霸”,“仗势欺人”!

周显白回头怒道:“仗势欺人?你们还没见过什么叫仗势欺人!把人家一家大小逼得赶尽杀绝,才叫‘仗势欺人’!你们有见过拿着碎瓷片跟人辩论真假的恶霸吗?!——哼,小爷我今儿也不跟你们顶点小说套了。说我仗势欺人,我也不要那梅瓶了。给我砸!凡是瓷器。统统砸碎了,大家赚不成!”

周显白一声令下。神将府的军士立刻抡起杀威棒,往当铺里面冲进去,见瓷器就砸得粉碎,从屋里的陈设,砸到当铺收上来的东西,后来连金银器皿都不放过,统统打扁压碎,弄得全不成样子。

当铺的伙计们早已经飞跑去报给东家知晓。

祥云阁的东家姓张,当年将自己家的嫡女送给昌远侯府的嫡长子文震雄为妾,再加上一半祥云阁的股份为嫁妆,才让昌远侯府成为祥云阁的庇护。

祥云阁也才迅速成长为大夏皇朝第二大的当铺。

这一次瓜分盛国公府的库房财物,昌远侯府吃下大头,祥云阁跟着喝了点汤。

就这一点点汤水,就够成为祥云阁的镇店之宝了。

可惜还没捂热,神将府的周小将军就杀了回来,一心为盛国公府撑腰,不仅剁了昌远侯文贤昌的双手,还逼得昌远侯府自断臂膀,将他们派到盛国公府的下人尽数砍头杀死。

然后大理寺就发了告示,让京城各有关人等归还抢夺偷占的盛国公府的财物。

很多人都吓坏了,马上将盛国公府的东西全数送回,甚至附上可观的“利息”。

但是也有人大着胆子,想蒙混过关。

可以说这些人低估了神将府给盛国公府撑腰的决心。

周显白没想到祥云阁还跟昌远侯府有这样的渊源,他闹起来就更肆无忌惮了。

这样的靶子简直是送上门来给人抽的!

祥云阁的东家张员外气喘吁吁地跑出来,哭丧着脸道:“这位官爷,不要再砸了!我们真的已经还回去了!人家给我们的,就是那一个啊!您要说是假的,那我们也是被人骗了……”

“还嘴硬!”周显白冷笑,手一挥,将后面跟着他们来的盛国公府善于鉴宝的老管事叫了上来,“你去他们库房看看,有没有你们盛家的梅瓶!”

老管事应了一声,跟着神将府的军士往祥云阁当铺的库房里去了。

张员外傻了眼,忙跟着进去,对老管事和神将府的军士打躬作揖地道:“两位稍安勿躁,让我进去看一看,兴许是下人拿错了……”

“不用你去!”那神将府的军士将他推到一旁,示意盛家的老管事进去。

老管事进去看了一圈,出来的时候,手里抱着一个千峰翠色的秘窑瓷梅瓶,来到当铺前面的大堂上,脸色铁青地问被推出来的祥云阁东家张员外,“你不是说你们拿到的是假的吗?那这是什么?!”

张员外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眼看自己当铺的名声要毁于一旦,一咬牙,狠心道:“这是我们当铺自己的东西,你们这伙强盗!”

啪!

周显白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将他打得脸歪到一边。

盛家的老管事将梅瓶放到桌子,道:“给我打一盆清水!”

当铺的小伙计犹豫了一会儿。端过来一盆清水。

老管事接过水瓢。将清水舀到梅瓶里。等梅瓶装满了水,拿到日头底下,可以清清楚楚看见,梅瓶口里的水面上映出一个“盛”字!

“看见了吧?我们盛国公府的东西,都是有记号的。你们是从哪个姓盛的那里收的这个梅瓶?可有凭证?”老管事理直气壮地问道。

外面的群众一片哗然。

祥云阁的竞争对手在人群中趁乱叫道:“祥云阁好心黑啊!连神将府他们都敢骗,也不知道骗了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多少东西!”

“可不是!当进去的是真货,等你赎出来,就变成假货了!——祥云阁退钱!”

“退钱!”

“退钱!”

一群在祥云阁当过东西的人冲过来。拿着当票和当初赎回来的东西要求鉴别。

张员外一看不对,拼命给自己人使眼色,让他们去昌远侯府请救兵。

“东家,昌远侯府已经闭门谢顶点小说好几天了,进不去啊……”他的伙计悄悄说道。

周显白见他们还在旁边鬼鬼祟祟算计,冷笑一声,“这下你们都信了吧?!这个当铺,就是黑心中的黑心!我今天就替天行道,来啊!把这当铺给我砸了!”

神将府抄家小分队出动,活儿自然做得十分漂亮。

将祥云阁当铺里面的东西砸得一片稀烂。包括库房和地窖,一个都不放过。

首饰全揉成一团。木器钉得粉碎,瓷器早就砸得稀烂,还有大毛衣裳和绸缎料子,全都被他们泼上油漆。

祥云阁的后堂,是一个七进大院子,也是张家人的住处。

神将府的抄家小分队也没有放过,在周显白的指挥下,冲进他们的内院库房,将里面的东西同样是一顿狠砸。

张家后院顿时响起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张家的老太太气得连声大叫:“去请姑爷回来!”

周显白抱着胳膊,在门口呸了一声,道:“一个妾,你们也敢以昌远侯府的亲戚自居,真是好大张脸!”

看砸得差不多了,周显白才懒洋洋地一挥手,“走吧,回去复命。”

他们带着人从祥云阁离开的时候,只带走了盛家那个千峰翠色秘窑瓷的梅瓶,其余的,不过是统统砸烂而已。

回到盛国公府,周怀轩带着周显白和那个梅瓶去见内院见盛思颜。

周显白绘声绘色将他们在祥云阁里大闹的一场说得眉飞色舞,末了还笑道:“祥云阁也是运气不好。谁的亲戚不好做,偏偏要做昌远侯府的亲戚。这不正好用他们来祭旗立威了!”

盛思颜笑道:“也不算是他们运气不好。他们不过是倚仗昌远侯府是他们的后台,所以连神将府都敢骗,也活该他们倒霉。”

周显白连连点头,“还是盛大姑娘看得明白。昌远侯府算个什么东西!——我们神将府不发威,他们就当我们是病猫了!”

周怀轩看了周显白一眼。

周显白忙闭了嘴,摸了摸鼻子,道:“我再出去看看。自从我们去祥云阁大砸了一通,来还东西的人就更多了。”说着,一溜烟跑了出去。

盛思颜卧梅轩的东次间里,就只坐着盛思颜和周怀轩两个人。

此时天色已快黑了,婢女们在院子里和回廊下拿着火烛掌灯。

明亮的灯光透过烟霞色的窗纱照进来,正好映在盛思颜的侧脸上,越发显得红晕似火。

周怀轩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只觉得那股甜香被灯火催得越发旺盛。

两人隔着一张小小的香榧木案几坐着。

周显白一走,两人反而沉默下来。

周怀轩本来就不爱说话。

盛思颜倒是爱说话,但是就因为只有两个人在屋里,她又不好意思说了,低了头默默地想心事。

被周怀轩盯着的侧脸如同着了火一样。

贝壳般莹润细白的耳垂也渐渐染上胭脂色。

屋外传来婢女们低声说笑的声音,还有更远的地方似乎有人在吆喝,那声音隔着重重院落,穿林越水而来,听在耳朵里,像是隔了岁月一般听不真切。

盛思颜的神情有些恍惚。

一只手放在案几上轻叩桌面,凤眸半垂,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翅膀般轻轻忽闪。

周怀轩眼望着窗子的方向,另一只手却悄悄伸出,想再握一握盛思颜的小手。

噌!

指尖传来一阵刺痛。

周怀轩猛地一惊。

他摸到什么?

扭头一看,竟是小刺猬阿财不知道什么时候摸过来了,蹲在盛思颜的小手边上。

背上软软的小刺此时根根竖起,如同针尖一样锋利。

周怀轩的手指,就是在阿财的背上被扎破了。

血珠滚落,滴在案几上。

阿财往后退了几步,似乎很是害怕。

但还是勇敢地守在盛思颜身边。

盛思颜回头,看见周怀轩抿着薄唇,一只手拎着阿财背上的尖刺,眼神十分不善。

“阿财!”盛思颜忙从周怀轩手里救下阿财,“你什么时候跑来的?啊?你还把周大哥的手给扎破了?你太过份了,来,给周大哥道个歉。周大哥大人有大量,一定不会怪罪你的。”

盛思颜托着小小软软的阿财在手心里,向周怀轩做磕头状。

周怀轩扯了扯嘴角,“不会……”才怪!

盛思颜笑着放下阿财,问道:“周大哥,给我看看你的伤口。”

这点小伤,本来不值一提。

不过……

周怀轩运了运气,将那伤口撑得大些,然后伸手过去,给盛思颜看。

盛思颜托着他的手掌,举在眼前细看。

“啊?这个洞可是扎得太大了。”盛思颜瞪大眼睛,圆亮的凤眸看向阿财,“阿财,你真是太过份了。我看你的刺,也要修剪一下了。”

阿财又往后挪了挪,胖胖的小身子如皮球般在地上滚动,悄没生息地隐藏到屋角的黑暗中。

盛思颜忙去自己的药箱里拿了药水和棉布,过来给周怀轩包扎。

周怀轩伸着手,任盛思颜忙碌,给他把扎破的手指头包得严严实实。

“周大哥,你要有不舒服,就跟我说。”盛思颜左右看了看,见没人在旁边,轻声道:“我也会瞧病的。不比我娘差哦……不过周大哥不要跟别人说。如果我爹知道,我和娘都会有麻烦的。”

周怀轩淡淡“嗯”了一声,并没有问为什么。

盛思颜本来惴惴不安地准备了一堆说辞要解释,但是周怀轩一句话都不问,她说什么就信什么的样子,让她很是窝心。

※※※※※※※※※

第一更四千字,含粉红650加更。下午还有大章加更。提醒一下推荐票哦。粉红票不用提醒了吧?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