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大公子已经走到门口的脚步顿了顿,小厮周显白马上跟了上去,笑嘻嘻地问:“大公子,怎么不走了?”

周怀轩回头,默默地看向盛思颜和盛七爷的方向。

盛思颜没有要走的意思,正攀着木栅栏,还想跟盛七爷说话,盛七爷却不断给她使眼色,让她看她身后。

盛思颜莫名其妙,她知道周怀轩是出去了的,也没有在意,低声道:“爹,您这里冷不冷?平时吃得好吗?我能不能每日给您送吃的过来?”

盛七爷忙道:“不用不用!我在这里住得很好。王大人看得严,你就不要节外生枝,再送东西了。”一边说,一边使劲儿冲她挤眉弄眼。

“还不走?”周怀轩不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盛思颜的身子僵了一僵。

她明明看见对方出去了啊?

怎么还在这里!

居然还催她……

盛思颜咬了咬下唇,“爹,那我先回去了。我会跟娘说,您一切都好好的。”

“嗯嗯,去吧去吧。这孩子,恁地婆婆妈妈,让人都等急了。还不快去!”盛七爷心情大好,笑眯眯地道。

盛思颜勉强笑了笑,转身离去。

周怀轩看她过来了,才转身大步离去。

从大理寺的牢房里出来,站在阳光底下,盛思颜吁了一口气,闭了闭眼,享受着阳光亲吻皮肤的温暖感觉。

“……以后要等我。”周怀轩眯了眼看着她,严肃说道。

盛思颜睁开眼,仰头静静地看着周怀轩。五彩的阳光映照在她黑亮的凤眸里。迷离动人。

周显白见这两人大眼瞪小眼。看着着急,跳过来道:“我们大公子的意思是,到大理寺这种地方,要有我们大公子陪着才行。不然你一个姑娘家来这种地方,吃了亏都不知道。”

盛思颜“哦”了一声,眨了眨眼,小声道:“我带了神将府的兵士随行。”

周怀轩挑了挑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周显白转头又向周怀轩解释。“盛大姑娘的意思是,她不会有事,因为她带了我们神将府的兵士随行。自然做了万全的准备。”

周怀轩和盛思颜一齐瞪着他。

“你闭嘴。”周怀轩轻轻踹了他一脚,将他赶到一旁。

盛思颜笑了笑,自自然然地转过身,跟周怀轩并肩走在一起。

两人一起往盛国公府的大车行去。

盛思颜在婆子的搀扶下上了车,周怀轩上了马,跟在车旁。

两人一路无话,都很沉默。

但是时光似乎过得很快。

没多久,就到了盛国公府门口。

盛思颜从沉思中回过神。脱口而出:“这么快就到了……”

车厢外面的周怀轩听见这话,唇角微勾。寒气尽敛,看得周显白的嘴角直抽抽,暗道大公子你完了,不要再负隅顽抗了,赶紧回神将府找老爷子来提亲是正经……

一行人回到盛国公府,盛思颜先去给王氏回话,让她放心,说盛七爷在牢里一切都好,暂时还要在大理寺那边住几天,因为王大人和周小将军都说,大理寺的牢里还安全些,外面还有些事情要做。

王氏听了,一颗心放下一半,而且有意外之喜。——她没料到,周怀轩居然追到大理寺的牢房里去……

“思颜,代我多谢周小将军。人家上门是顶点小说,你可别怠慢人家。家里的事,你可以交给木槿和玉桂打理,多抽时间陪陪周小将军,说说话,问问他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吃什么菜,穿什么颜色样式的衣裳……”王氏笑眯眯地说道,还对盛思颜眨了眨眼。

盛思颜失笑,“娘,您就别瞎想了。我会好好陪着周小将军的。”

“去吧去吧。”王氏挥了挥手。

盛思颜笑着离去。

回到她的卧梅轩,一进门,薏仁就上前悄声道:“大姑娘,周小将军传话进来,说有事情,要跟大姑娘商议。”

周怀轩是去了盛国公府的外院,盛思颜正好要去外院跟管事对账,忙道:“我这就过去。”

她来不及换衣裳,就匆匆坐了小轿,来到外院周怀轩待的地方。

这是盛国公府外院最好的一处顶点小说院。

顶点小说院里面是一座两层高的木质小楼。

黑色的屋顶,漆了桐油的廊柱,廊下挂着几块铁马。

风一吹,那铁马就叮当作响。

周怀轩披着一件白狐氅衣,立在廊下看她。

院子四周还堆着皑皑白雪,那雪映在他的白狐氅衣上,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盛思颜眯了眯眼,缓缓走近前,屈膝行礼,“周大哥。”

没外人的时候,盛思颜都是叫他“周大哥”。

周怀轩点点头,“进来说话。”说着,转身进去。

盛思颜有种自己是到别人家上门做顶点小说的囧囧感觉。

她默默地跟在周怀轩身后进了屋子。

虽然是她自己的家,周怀轩却先指了一个位置,对她道:“坐。”

盛思颜笑道:“周大哥也坐。”

周怀轩点点头,和她一起坐下。

这间顶点小说院里伺候的婆子送上来两杯热茶。

盛思颜和周怀轩各捧了一杯在手里。

周怀轩也不喝那茶,只是打开瞧了瞧,便放在桌上,问盛思颜:“你想如何拿回你们盛家的东西?”

盛思颜皱了皱眉头,想起那些下人都被昌远侯府的人杀了,只有他们的笔录口供,不知道管不管用,有心想说算了,但是看周怀轩这样关切的样子,她又有些说不出口。

“……已经是死无对证了。”盛思颜有些迟疑地道,不想再给周怀轩添麻烦。

为了他们家。周怀轩已经把太皇太后那边得罪了个遍!

周怀轩皱了皱眉头。“你到底在怕什么?”

盛思颜心里一颤。忙低下头。——周怀轩好敏锐的直觉……

周显白在旁边也十分着急,抢着道:“盛大姑娘,话不能这么说。那些人强占盛国公府的东西还有理了!有我们神将府出面,如果还白白便宜他们,实在是打我们神将府的脸啊!”

盛思颜一转念,觉得也对,何必要便宜那些人呢?

明明是他们家的东西,那些人算计他们还有理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不能让周大哥丢脸!

盛思颜气性上来,问周怀轩道:“周大哥,你是不是真的想帮我们拿回盛家的东西?”

“当然。”周怀轩淡淡地道,不过又说:“你想怎么做?”

“我倒有一个法子。不过需要周大哥配合一下。”盛思颜笑着眨了眨眼,一双剪水双瞳荡起涟漪,一直看到周怀轩心里。

“嗯——?”周怀轩侧头看着她,眼里只有她的倒影。

盛思颜想了想,道:“我仔细查过。从这些人的口供来看,我们家的东西。大部分是流向昌远侯府。但是也有小部分,被涂大郎和涂大丫挥霍和倒腾出去了。这城里的当铺、银楼和商铺。有好些都收过从这两人手里过来的古董,还有其他库房里的东西。”

周怀轩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他专注地盯着她樱花粉的唇瓣一开一阖,喉咙紧了紧……

盛思颜继续说道:“我正在让管事整理出一个财物缺失的单子。等这单子弄出来,我想周大哥帮我再贴一张告示,让各府邸商家主动归还从盛家掳劫的财物。就说我们手里有证据。如果自动归还,我们既往不咎。如果被人举报,咳咳,咱们就公堂上见。”

这个法子倒是不错。

恩威并施,给对方也留有余地,又能追回了自己丢失的东西,确实不失为一个好计。

而告示中说举报有奖,会打消绝大部分人的侥幸心理。

凡是窝藏盛家财物的人,都会担心被人举报。

甚至也不乏人趁着这个机会,去故意举报跟自己有仇的人。

没事都要整出事来,更别说本来手上就不干净的人了。

“这样做,我们也不用向朝廷列出失物单子,免得让人看了单子,又生觊觎之心。”盛思颜含蓄说道。

周怀轩点点头,“不错。不过,还要加一条。”

“加什么?”

“逾期不还者,神将府军士上门查抄。”

盛思颜愣了愣,继而微笑,点头道:“这个主意真不错。这可是先礼后兵了。晾他们也不敢再偷藏我家的东西……”

“那是自然!我们神将府抄家小分队一出动,那肯定是所向无敌!”周显白捋起袖子,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不退东西就抄家!

看谁还敢私藏盛家的东西?!

盛思颜雀跃起来。

周怀轩也点头,“如果还有藏着不还的,都是要钱不要命的。那就只好成全他们了。”

成全那些要钱不要命的人……

盛思颜低头笑了笑。

经过这几个月的事,盛思颜觉得自己的心肠狠多了,同情心也没有以前那样过于泛滥。

“所以需要周大哥给我们撑腰了。不然光靠我们,也是有心无力。”盛思颜感慨说道。

虽然同为国公府,他们盛家是远远不能跟神将府周家比的。

盛思颜这样想着,禁不住又往周怀轩那边挪了挪,小声道:“不过这个告示还是要通过大理寺吧?抄家什么的……”没有大理寺背书总是师出无名。

周怀轩先前还郑重在听,可是后来和盛思颜坐在一起的时间越长,那股甜香就更加明显,要命地诱惑着周怀轩,他根本就心不在焉了。

眼看他就要忍不住了,周怀轩唰地一下站起来,“我这就去让人贴告示,你回去吧。”

看也不看盛思颜,便快步离开这间屋子,往院外走去。

这样突兀的起身。硬邦邦的声调。和刚才的态度实在是大相径庭。

盛思颜有些不知所措。

她跟着站起来。看着周怀轩大步离去的背影,有些疑惑,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大姑娘,咱们回去吧。”薏仁过来说道。

盛思颜点点头,跟着出去。

周显白还等在门口,见她出来,行礼道:“盛大姑娘,您别介意。我们大公子就是这样雷厉风行的性子……”

盛思颜微笑:“我晓得的。我还要多谢你们神将府呢。没有你们帮忙。我们家这次可是难逃生天了。”

这话周显白爱听。

他挺了挺胸脯,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我们神将府出马,您就在家等着吧!”

周怀轩办事确实是雷厉风行。

他离开盛国公府,又回到大理寺,找大理寺丞王之全说了几句话,便拿到一沓盖了大理寺大印的告示,命人在京城的街头巷尾贴了起来。

特别是盛思颜告诉他的那些跟接收盛家财物有关的府邸和当铺、银楼,以及店铺,他都特意命人专门把告示贴在这些人家的大门上。

神将府的军士一出马,立刻在京城引起了轰动。

昌远侯府从盛国公府偷东西的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但是看这告示说的内容,还有贴的地方。不止昌远侯府啊!

原来还有别家也这么下作么?!

当铺和银楼就算了,反正当铺和银楼大多黑心,但是有几家平日里看起来很不错的侯府、伯爵府以及侍郎府,居然也都被贴了告示!

啧啧啧啧,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围观的群众对着那些被贴了告示的大门指指点点。

“是真的吗?”

“当然。人家告示上说了,手里有证据。让他们速速归还。逾期不还,神将府军士抄家小分队上门造访,会跟家主好好谈一谈……”

念告示的人挤眉弄眼说道,都觉得十分欢畅。

这些人家大部分都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只是昨天还在家里偷偷嘲笑昌远侯府偷鸡不成蚀把米,今日就轮到自己了。

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转换确实是很痛苦。

告示一出,就陆续有人往盛国公府送还东西了。

盛思颜也不含糊,命管事在门口登记。

凡是送东西回来的人,一定要签字画押,写明送回的东西名称、样数,不然以后说不清楚。

告示是早上贴出去的,到了下午的时候,盛国公府内院的花厅上,已经堆满了从各个府邸、当铺、银楼和商户送回来的东西。

“大姑娘,您看这个梅瓶。”一个在查验送回的失物的老管事板起脸,给盛思颜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明显是造假。我们家里的梅瓶,是五六百年前的秘窑出品。这样的千峰翠色秘窑瓷,早就绝迹了。可是您看这个还回来的所谓千峰翠色秘窑瓷,根本就是二三十年的新货,而且这哪里是翠色,明明是鸭屎绿!”

盛思颜在心里暗暗好笑。她想起了前世里,有人就会买了正品的名牌包,然后再退回去一个假货……

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样啊……是谁还回来的?”

“我瞧瞧。”那老管事拿起册子看了看,“东城的祥云阁,是个当铺。”

盛思颜微笑,让下人拿着梅瓶,跟着自己去外院找周怀轩。

周怀轩正在顶点小说院待着,顺便看一些从神将府带来的书本。

“周大哥。”盛思颜轻轻敲了敲门。

周怀轩从书本里抬起头,征询地看着她。

盛思颜走了进来,将那梅瓶捧在手上,对周怀轩道:“周大哥,有人用假货糊弄我们……”

声音里不由自主带了丝娇软。

周怀轩从书案背后起身,走过来低头看了看盛思颜手里的梅瓶。

“假的?”他伸出手,细长的手指搭在梅瓶上,指尖的边缘正好搭在盛思颜的右手边侧。

周怀轩的手极凉,像是严冬里的寒冰,但是他碰到她右手边侧的指尖处,却是一下子变得烫如烟火。

轻轻一搭上去,立刻有股触电般的感觉在两人的手指间轻颤。

周怀轩已经有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火热的感觉,他的眸色变得更深,极淡的唇色慢慢变得红润,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上也有了淡淡的血色。

像是蛰伏已久的谪仙终于醒来,他垂眸,朝盛思颜微微一笑。

盛思颜只觉得眼前目迷五色,神光离合。

她的手一颤,那梅瓶嗖地一下往下掉。

在旁瞪着眼睛的周显白抢夺不及,任凭那梅瓶啪地一声摔在坚硬无比的青玉石方砖上,砸得粉碎。

盛思颜的脸色一下子白了,惋惜地道:“……可惜了。”

梅瓶碎了,她还拿什么去索回自己家真的梅瓶呢?

“便宜他们了……”盛思颜悻悻地道,又看了看周怀轩,嗔道:“都是你……”

周怀轩怀念指尖那一抹温暖,不假思索伸出手,大手盖住盛思颜的小手,重重一握,那小手竟是软若无骨,像要化在他手里一样。

盛思颜心里一跳,双颊如火烧般红,恢复了苹果般白里透红的色泽。

她能感觉到,周怀轩的手掌冰冷如寒冰,但是却在越来越紧的紧握中渐渐变得温暖,又从温暖变得滚烫,手心里都要沁出汗来。

周显白扑在地上,将那碎了的梅瓶拾起来,兜在一个包袱里,一边大叫道:“差一点点啊……你们继续……继续……小的这就带抄家小分队,去索回真梅瓶!”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包着包袱飞一般跑出去。

“他去干嘛?”盛思颜往外看了看,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也不回头,“周大哥你继续,我走了……”说着,快步离开了周怀轩待的院子。

她离去时的步子,明显变得轻盈多了。

周怀轩面无表情地看着盛思颜离去的背影,缓缓抬起那只刚刚握过盛思颜小手的手掌,放在唇边,轻轻嗅了一下。——就是那股甜香,已经沾染到他的手上了……

※※※※※※※※※

第二更五千字,含粉红600加更。提醒一下推荐票哦。粉红票不用提醒了吧?o(n_n)o。会不会太甜了?要不要加点佐料?o(* ̄▽ ̄*)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