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将盛家这一次逼得几乎家破人亡的昌远侯府,大理寺丞夫人理所当然没有任何好感。

看着他们身败名裂,真是大快人心的好事!

盛思颜也觉得这现世报来得极畅快,但是不好意思在大理寺丞夫人面前表现出来,微笑着道:“原来是这样。我和娘昨儿回来地晚,将家里里里外外整顿了一番,就到半夜了。今儿一大早就起来往您这边赶,还没有来得及去听这些喜闻呢。”

大理寺丞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无恙,心情大好,道:“你快去看你爹,回头到我这里来拿东西。我给你和小枸杞也准备了不少东西,都是簇新的,刚从库房里收拾出来的。”

盛思颜虽然百般推辞,但是大理寺丞夫人执意让她带回去,她也就罢了,又寒暄两句,才起身去大理寺的牢里看她爹盛七爷。

大理寺果然被王之全打理得如同铁桶一般,这两个月来,不知道阻截了多少次针对盛七爷的明杀和暗杀,护得盛七爷周全。

盛思颜向关着盛七爷的牢房那一边的小巷子走去,却在拐弯的时候,看见一个出乎意料的人从对面折过来。

“思颜,你们回来了。”王毅兴抬头,看见是盛思颜来了,似乎一点都不奇怪,笑着走过来,对她点点头。

还是一样的温柔和煦,温文尔雅,看人的时候,眼神专注柔和。说话的时候,嗓音平和淡然,让人有如坐春风之感。

盛思颜看着他。也有几分感慨唏嘘。

他们也有三四个月没有见过了。

从那一次。王毅兴说要亲自回江南。向他的二皇子姐夫求肯,希望他们同意他娶盛思颜,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四个月了。

三四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不足以让沧海变成桑田,但是足以让本来熟稔到差一点谈婚论嫁的两个人形同陌路。

盛思颜对王毅兴福了一福,淡笑道:“王堂官。”

王毅兴笑了笑。

没有再叫他“王二哥”,而是叫他“王堂官”……

“思颜。这样生疏做什么?”王毅兴笑道,“我在江南的时候,一直都很挂念你。你过得怎样?在药山上还好吧?我一早就猜到你们躲在药山,那里山高林密,又有猛兽出没,一般人就算上得去,也下不来。”

“哦?王二哥猜到了?”盛思颜笑了笑,“药山上确实不好过……”

“是不好过。如果是别的大家小姐,肯定是活不下去的。但是思颜你不同,你自小是在乡间长大。药山那种地方你从小就熟。而且王家村的人都知道你们母女,一直对你们念念不忘。一定能好照顾你们。你眼睛好了之后,我经常带你上山,教你采药捕蛇,还有下捕兽夹。你记不记得?”

盛思颜讪讪地笑。原来如此。在王二哥心里,她自始至终,就是那个王家村的村姑,如同野草一样,自生自灭,生命力顽强。

不是不好,也不是不对。

盛思颜只是怅然。

以前那个对幼小的她呵护备至的王二哥,去哪里了呢?

“不过这些天下大雪,我倒是担心得很,大雪封山,下面的人上不去,上面的人下不来,甚是难办。我原也打算要上山去找你们。但是前儿我姐姐刚生不久的儿子病了,我满城跑了一夜,帮他寻大夫,后来还是想起你爹,将孩子抱到这大理寺的牢房里,请你爹亲自给他诊治,开了个方子,吃了两回药才好了。”王毅兴温和地道,“你还没有见过我姐姐的儿子吧?白白胖胖,可爱极了,一双凤眼,跟昭王爷一模一样。”

盛思颜了悟地笑了笑,“恭喜王大姐了。”然后道:“王堂官您忙去吧,我要去看我爹了。”

王毅兴忙道:“我刚去看了盛七爷,他一切还好。我正想着要去你们府上看一看,再来跟盛七爷回话呢。”

“您有心了。”盛思颜垂眸。她忘不了,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甚至走投无路的时候,她也曾给王毅兴写过信,却都如同她投往神将府的拜帖一样,石沉大海。

“思颜,你到底是怎么啦?闹什么别扭呢?”王毅兴见盛思颜一派疏远的样子,很是诧异,过来拉着她的胳膊问道。

盛思颜忙不迭地将王毅兴的手推开,神情微愠,“王堂官,您别动手动脚的。”

“动手动脚?我?”王毅兴更加愕然,“思颜,你这是怎么啦?我从小就是这样拉着你的手,怎地现在倒成了动手动脚?”

盛思颜往后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道:“王堂官,您也说了,那是小时候。如今我大了,您再这样,确实不妥。”

王毅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思颜,你是不是还在埋怨我还没有上门提亲?我确实是有苦衷的。我想在你进门之前,将我家的人都安抚好了,让他们能够发自内心的接受你,喜爱你。这样你以后的日子才会好过一些。思颜,我会娶你,一定会娶你。你多等一阵子,我会说服我家的人。你是盛国公的嫡长女也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也好,我总是你的王二哥,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受苦受累的。”

这番话说得倒也诚挚。

如果是三四个月前的盛思颜,说不定就信了。

但是经过这三四个月的人情冷暖,她已经进一步学会了透过现象看本质。

他的话里说得明明白白,他的家人不接受她。

是啊,就连世代都是普普通通捕蛇人的王毅兴家都瞧不起她,不肯接纳她做正室,在他们眼里,她的身份“低微”到已经“高攀”不上王家了……

盛思颜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王堂官。这些话请别再说了。思颜自知高攀不起。您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思颜也要名声的。”说着,又福了一福,“请让一让。我要去看我爹。”

态度有礼,但是疏淡得好像隔了十万八千里。

王毅兴有些茫然地退了一步,看着盛思颜从他身旁走过,往盛七爷的牢房走进去了。

所过之处,有股残雪味道的凛冽清香,闻之令人忘俗。

王毅兴失神地往外走去。唇角抿得更紧,目光更加坚毅。

来到盛七爷的牢房前,盛思颜一个箭步跨过去,攀住了房前的木栅栏,“爹……”

盛七爷的牢房里有一张桌子,两个木凳子,还有一张床。床上的被子也很厚实。虽然很简陋,但是过日子是没问题。

看得出来,他的情形还是不错的。

盛七爷本来背对着牢房的门坐着。

听见盛思颜的声音,他猛地回头。看见真的是盛思颜站在门栅前面,欣喜地冲过去。握住她的手,急切地问道:“你娘……你娘她还好吗?还有小枸杞?你呢?思颜,你还好吗?你们有没有冻着伤着?山上的蛇虫虎豹有没有吓着你们?”

连珠炮一样的问题,显示盛七爷确实知道了她们这两个月被逼离开盛国公府,躲到药山去的消息。

盛思颜连连点头,眼里不由自主流出泪水,她哽咽着道:“我们都好。爹,您一定要保重,我和娘,还有小枸杞、宁柏,等着您回家呢。”

盛七爷点点头,眼里也饱含着泪水,“我知道,我晓得。你们好好儿的,我就算死了也安心。”

“爹!”盛思颜忙擦了泪水,严厉地道:“您千万别这样想。我和娘,还有小枸杞,那样艰难的日子都熬过来了,您也别灰心。周小将军也回来了,他答应作证。我们很快就能把您救出去的。”

盛七爷的眼里升起一丝希望,“真的?怀轩回来了?他答应来救我?”

“当然!”盛思颜点头,“他不来救,谁来救?”

“真的?他不怕被连累吗?”盛七爷眼里透出惊喜。

盛思颜定了定神,将周怀轩为她们家的做的事情一件件从头说起。

从冒着大雪连夜上山救她们一家人,到回城之后,先后斩杀涂大郎、涂大丫两姐弟,又剁了昌远侯的双手,还顺带处罚了那些混进盛家的昌远侯府的下人。

全都说得清清楚楚。一边说,一边偷偷看着盛七爷的脸色,生怕他对周怀轩杀了涂氏姐弟生气。

盛七爷却一点都不在乎,点头赞叹道:“杀得好!这俩野种居然做出那样狼心狗肺、大逆不道的事!就算怀轩不动手,我回去也要亲自动手要他们的狗命!”顿了顿,又道:“这阵子都是王毅兴一直照顾我,帮我四处奔走,要救我出去。现在怀轩也回来了,我的案子,应该可以重审了吧?”

盛思颜笑了笑,“爹,我说过我一定会把您救出来。您就不要担心了,再略等一等就好。”

“如果真的能够重审,我能活着出去,可是要好好谢谢人家。”盛七爷拍了拍木栅栏,脸上露出笑容。

“谢什么?您要承情,不如承我的情,这辈子让我留在家里,我就感激不尽了。”盛思颜咬了咬唇,淡笑着说道。

“这怎么行?我们家思颜是全大夏皇朝最好的姑娘,嫁给谁都是谁家的福气。哼,谁敢看不起你,我一辈子不给他们家瞧病!”

作为一个大夫,能威胁人的手段,也只有不给人治病一条路了。

盛思颜听得又是感动,又是心酸,眼里的泪水簌簌往下落,流到她身上的银狐大氅上,一粒粒又从玄色银白交加的狐毛上滚落到地面,她将头靠在木栅栏上,拼命压抑着哭声,瘦削的双肩轻轻抽动,十分憎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些呼风唤雨的大本事,可以靠自己就能护住盛家,护住这些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

“思颜,别哭啊……快别哭了……乖孩子,爹知道你……是爹没用……”盛七爷结结巴巴地安慰盛思颜,突然,他抬起头,看了对面一眼,嘴里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有人走了进来。

盛思颜哭得厉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里又来了人。

一条雪白的帕子凭空出现在她侧脸旁边。

盛思颜一时没有多想,以为是她爹盛七爷给她的,顺手接过,擦了擦眼泪,还醒了醒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对盛七爷道:“爹,我这就去见大理寺丞王大人,求他赶紧开审。我也会去求周小将军。让他来作证……”

“你要如何求我?”

周怀轩清冷淡然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盛思颜石化了。

她低头看了看那块雪白的帕子,认出这是极贵重的云锦。京城世家大族的姑娘们,千方百计也要寻一块染了色的云锦做嫁衣。

可是她手里这块四四方方长大的云锦,却只拿来做手帕,还被她擦得一团糟……

这明显是周怀轩的帕子了。

盛思颜将那帕子揉在手里,然后又展开,转身想还给周怀轩,可是看着他黑夜般深沉的眸子,她又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一只还带着冻疮的小手拎着帕子伸展在半空中,递到周怀轩面前。

周怀轩却不接,他扬了扬下颌,似乎有些不悦地道:“这条脏了,还我条新的。”

盛思颜面上一红,忙将那帕子塞到袖袋里,低声道:“嗯,回去我给你洗了,再送你一条新的,一起送到府上。”

“不用,给我就行。”周怀轩淡淡地道,转头向看得目瞪口呆的盛七爷点点头,“多保重。”

大理寺丞王之全咳嗽一声,也走了进来,对盛思颜点了点头,道:“盛大姑娘。”

盛思颜福了一福。

“最近外面有些不太平,刚才周小将军跟我商议了,让你暂且在这里继续住下。等周小将军将外面的情形理清楚了,我再安排日子,重审此案。”王之全看起来已经跟周怀轩商量好了。

盛七爷看了看周怀轩,又看了看盛思颜,再看了看王之全,惊喜问道:“……真的能重审吗?我真的能出去?”

“当然。”周怀轩看了看大理寺丞王之全,“是吧,王大人?”

王之全笑了笑,抚了抚自己的长须,“只要陛下不阻拦,我这边没有问题。”

周怀轩点点头,转身往外面走去。

小厮周显白跟在后面,惊恐地将一双手都塞到自己嘴里去了,拼命堵住自己的惊呼,双眼瞪得奇大无比。——纳尼?!居然连帕子都要上了!大公子你这样“乘人之危”真的大英雄?!

※※※※※※※※※

第一更四千字,含粉红500加更。下午还有大章加更。提醒一下推荐票哦。粉红票不用提醒了吧?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hi~可可昨天打赏的两块和氏璧。感谢nono1977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安奈儿_tb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在这里偷偷提醒粉红票和推荐票。~~o(≧v≦)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