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发无损?如果不是我昨晚冒着大雪上山,她们一家三口就要葬身山林了。”周怀轩不带一点情绪说道,“对您来说,只是一个考验。她们通不过,是她们福薄命薄。但是对于盛家来说,却是所有的希望毁于一旦。您和盛老爷子相交多年,盛老爷子和盛七爷对我有大恩,怎能这样托大,眼睁睁看着她们身处险境?”

周老爷子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捋了捋胡子,道:“这又如何?能通过我考验的人,不仅要福大,而且要命大。你该庆幸,盛大姑娘不仅福大,而且命大……”

周怀轩默然半晌,微皱了眉头说道:“那好,您让她吃了这样大的苦,又通过了您的考验,可有什么奖赏没有?”

“奖赏?”周老爷子愕然,“我救了她们一家人耶!还要奖赏她?!我没听错吧?!”

“是我救了她们,不是您。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周怀轩纠正周老爷子的说法。

“你是我孙子,你救的,就是我们神将府救的,也就是我救的。怎么?你不同意吗?”周老爷子狡黠说道,脸上带着“奸计”得逞的笑容。

“因为您的考验,让她和盛国公夫人,还有两岁多的小枸杞在山间吃尽了苦头,若不是我赶到,她们确实已经葬身狼腹。所以,惹了这么大的祸,您不奖赏与她,难道不怕您的知交好友盛老爷子晚上来找您谈谈心?”周怀轩没有被周老爷子牵着鼻子走,继续说道。

周老爷子语塞,眼神躲躲闪闪避开周怀轩定定地注视。坐回书案后头。装模作样翻着兵书。讪讪地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小孩子说什么话呢,不懂不懂……”

“不懂?”周怀轩偏了偏头,“那我就说点您懂的话。——盛大姑娘的拜帖是怎么回事?以周家和盛家的交情,为什么要把她拒之门外?有人将她的拜帖昧下了,您不会不知道吧?”

“什么拜帖?每天我这里的拜帖足足有一大筐,谁耐烦每张都看。”周老爷子呵呵笑道,“兴许是我犯困错过了。你要知道,祖父年纪老了。说不定哪一天就一觉睡过去醒不来了哦!”闭口不提真正将盛思颜的拜帖“弄丢”的内院之人。

周怀轩了然地看着“倚老卖老”的周老爷子,摇摇头,“祖父,您和稀泥是没用的。有些事情,我懒得管,不代表我不懂是怎么回事。劳烦您跟她们说一声,如果她们的手再伸到我的人那里,对不起了,我恼起来六亲不认,而且最擅长剁手。”说着。转身潇然离去。

周老爷子从兵书里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周怀轩离去的背影。那样高大阔朗,但是却又带着一丝萧索之意,不由轻轻叹息一声。

祖孙俩这一次见面,竟然没有人提一句昌远侯被周怀轩剁手的事……

周老爷子的一个管事从外面进来,战战兢兢地问:“老爷,大公子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意思?”周老爷子轻哼一声,“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

这管事吓白了脸,忙给周老爷子跪下了,磕头道:“老爷子,老爷子,小的也是为了神将府好……盛家的事,咱们不能惹祸上身啊!”

“胡说!老子要你说教!”周老爷子将兵书唰地一下扔到地上,往后靠在椅背上,闭着眼,有些疲惫地用手从上到下抚着自己的面颊,摇头道:“行了,你年纪也不小了,去账房领一笔银子,回老家养老吧。”

“啊?”那管事又惊又怕,“老爷子!我还年轻,还能帮老爷子……”

“住口!”周老爷子呵止他,“我这里四个管事,就你跟内院联系最为密切,你以为我不知道?”

那管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血红,他低下头,不敢再看周老爷子锐利而深邃的眼神。

“盛家的帖子,是不是你有意瞒着我的?”周老爷子敲了敲桌子,“就这一项,你要知道,如果是在军营,你敢对上司隐瞒军情,定斩不饶!”

那管事吓得跟筛糠似地浑身乱抖,哭得涕泪横流,磕头求饶道:“老爷子!老爷子!您请看在老夫人份上,饶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若不是看夫人份上,你以为你能活着出这个神将府?”周老爷子嗤笑,“滚吧。”

那管事真的是做了滚地葫芦状,滚出了周老爷子外书房。

他走了之后,另外三个管事走了进来,对周老爷子拱手:“老爷,您把他处置了,在老夫人那里,可是不好说话。”

周老爷子笑了笑,“有什么不好说的?这个家姓周,不姓江。”

周老夫人娘家正是姓江。

三个管事互相看了一眼,还是轻声道:“您是不用怕,老夫人也不会怪您,但是老夫人,说不定会迁怒……”

“迁怒?”

“当然。比如说,这件事,是由盛大姑娘的帖子引起的。她来神将府投拜帖,被这管事串通内院的人给老爷您瞒下了。虽然老爷您有别的安排,并没有错过盛大姑娘的求救,但是这管事到底是犯了忌讳,惩罚他一点都不为过。可是在内院的那些人看来,就完全是盛大姑娘的错。若不是她投了拜帖,怎么会引得老爷大发脾气?更不会因此让江管事丢了差事。您身边四大管事,江管事是最年轻的。您却让他回老家休养,明摆着是犯了错,被罚回去的。老夫人面上,可是不好看啊……”

周老爷子凝神听着三个管事给他分析这些利弊关系,沉吟良久,摇头道:“那就算是一个警告吧。如果她们还不明白,那神将府的内院,也该换人管管了。”说着。不再纠结此事。又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来看。

三个管事互相看了看。低头躬身退下。

内院里,周老夫人江氏得知自己的侄子被周老爷子放回老家“荣养”。

看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侄子,周老夫人轻轻叹息一声,放下手里的茶盏,道:“既然是老爷说的,你求我也没用。老爷向来说一不二,你看谁能拗得过老爷?”

“……大公子就可以。”江管事不服气地道。

周老夫人顿了顿,含笑道:“我们不能跟怀轩比。他是周家的后起之秀。是未来的神将大人,我不过是个快要入土的老婆子,怎么能跟小将军比?”说着,笑了笑,脸上的神情十分祥和,“你回去吧,在老家好好休养,代我向大哥、大嫂问好。”

虽然这个侄子才四十多岁,是四个管事当中年纪最轻,却是第一个被要求回老家“荣养”的人。

周老夫人神情淡然。似乎无动于衷。

江管事见周老夫人这样说,大概是不能挽回了。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又磕了几个响头,才告辞离去。

等他走了,周老夫人又命自己的大丫鬟,给江管事送了一大包银子算作是盘缠。

……

周怀轩回到自己的院子,已经快半夜了。

连翘和沉香一早知道他回来了,准备了好多他素来爱吃的饭菜,等他回来吃饭。

结果一直等到快半夜,才等到他回来。

“大公子!”

“大公子。”

沉香和连翘迎了上去。

周怀轩点点头,“热水。”

连翘忙道:“奴婢已经给大公子备下了。”

沉香跟着忙前忙后,帮周怀轩拿着换洗的衣衫,又问:“大公子,您的貂裘呢?是不是显白这小子又偷懒了?不给大公子穿貂裘?这么冷的天,把大公子冻坏了可如何是好?”

周怀轩不置可否,进去浴房沐浴。

沉香和连翘两人守在浴房门口,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悄悄说着话。

“连翘,我听外面的人说,大公子早回来了,但是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盛国公府。”

连翘点点头,“知道了。大公子跟盛家交情不浅,又有救命之恩,自然是要照应一下的。”

沉香听了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周怀轩沐浴出来,黑沉沉的额发润湿,有一缕垂到肩上,将身上那件月白色锦绸外袍浸得半湿,隐隐看得见锦袍下面强壮的肩背和精致的锁骨。

连翘忙移开眼神,笑道:“大公子,晚饭摆在厅上。”

沉香却是看得目不转睛,直到周怀轩离开她的视线之外,她才失魂落魄地收回眼神。

连翘轻轻咳嗽一声,踹了她一脚,严厉地摇摇头。

沉香忙低下头,走到外间伺候。

周怀轩却没有出去,他走到屏风后头,用干巾子将头发擦得半干,道:“我睡了。”说着,将巾子往屏风一扔,就从屏风后头绕出来,走到自己海牙浮雕的填漆床前,顺手扯下帘子,进去睡了。

沉香和连翘无奈,只好胡乱吃了点东西,收拾了在周怀轩内室外面的暖阁里值夜。

……

第二天一大早,盛思颜就起来了。

她昨晚用王氏以前给她配的擦脸的香膏在脸上抹了厚厚一层,今日早上起来洗干净了脸,对镜一照,那些冻伤的部分已经大有好转,肌肤也没有那么粗糙了。

不过她也没有太多时间打扮。

吃完早饭,她匆匆去王氏那里请了安,就带着薏仁和两个婆子,四个随从,从盛国公府出来。

在门口看见神将府的军士,还在她家门口站岗。

盛思颜忙问随从:“有没有给这些兵士准备吃喝的东西?”

那随从忙道:“外院的管事都预备了。不过他们不吃,都是从神将府送来的。”

居然连盛家的东西都不吃……

盛思颜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对他们笑一笑,道:“辛苦你们了。”

那几个兵士对她躬身行礼。

一个领头的兵士道:“盛大姑娘,您要去哪里?大公子说了,如果您要出去,必要带一个神将府的兵士跟随。”

盛思颜很是感激,笑道:“那就麻烦诸位了。我现下要去大理寺,不知哪位可以跟我去?”

那领头的兵士道:“我跟大姑娘去吧。”

盛思颜点点头,“劳驾。”

有了神将府的兵士跟随,他们一路非常安全通畅。

周怀轩昨日在京城大张旗鼓,表示神将府力挺盛国公府,很多想借机对盛国公府趁火打劫的人家都销声匿迹了。

盛思颜头一次觉得,走在这京城的大街上,她是如此安心,不用担心有人追杀,更不用担心会被抓入牢里,死得不明不白!

来到大理寺,盛思颜命随从去大理寺大堂递上帖子,表示要探访盛七爷。

大理寺的属官见是盛家大姑娘来了,不敢怠慢,忙去向大理寺丞王之全回报。

王之全为自己的女儿担心了两个月,终于等到她平安归来的消息,但是又不敢去看她,正在着急,就听见盛思颜来了,忙命人请她进去说话。

盛思颜来到大理寺后堂,见大理寺丞王之全的夫人也在那里。

她一见盛思颜,就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含泪道:“你们可回来了。好孩子,告诉我,你们在山上住得怎样?你娘可有不适?我算着日子,她就快生了吧?”

盛思颜忙点头,道:“多谢您记挂。我娘还好,正在家里休养,没有大碍。您要有空,可以去我家坐坐。如今神将府的兵士在我们家门外守着,比以前好多了。”

以前昌远侯府的兵士也是在盛国公府门前守着,竟是把她们当瓮中之鳖。

而现在神将府的兵士,完全是来保护她们。

盛思颜和王氏都信得过周怀轩,对这些兵士十分放心。

大理寺丞夫人拉着她问了半天,才放下心来,又准备了很多孕产妇用的东西,让盛思颜带回去。

盛思颜忙道:“家里都在准备呢,您放心,娘那边不会少了这些的。”

大理寺丞夫人愕然道:“你们家的东西,不都是被昌远侯府偷走了吗?”

盛思颜:“=,=”怎么好像大家都知道了?

“你还不知道吧?昨日周小将军带着那些人去昌远侯府,将昌远侯府的面子里子都扯下来了。”大理寺丞夫人捂着嘴笑,很是痛快。

※※※※※※※※※

第三更四千字,粉红450加更送到。今天一共一万二千字更新,答谢亲们昨天萌萌哒的双倍粉红票。o(n_n)o。提醒一下推荐票表忘了。

。(未完待续。。)

ps:三更已毕,大家晚安。节后上班第一天,希望各位亲一切安好。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