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一边在盛国公府内院跟大厨房和小厨房的人吩咐事宜,一边也在等周怀轩回来。

不过听周显白进来报信,说大公子回家去了,不来盛国公府了,盛思颜也觉得是正理儿,她压下心头淡淡的失落,笑着道:“都是我们的不是,不然周大哥早回家了。改日我去贵府上登门造访,感谢周大哥的救命之恩和帮扶之情。”

周显白现下看得清清楚楚,这位盛大姑娘,在大公子心里的地位十分重要,便恭恭敬敬毕着手道:“回盛大姑娘的话,大姑娘顶点小说气了。我们大公子说了,明儿还要来的,请大姑娘莫怕。”

盛思颜想起周怀轩说会每天来,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点头道:“劳烦你们了。”说着,命木槿给周显白送上一个荷包,“辛苦你了。拿去吃酒吧。”

周显白嘿嘿一笑,将那荷包收下了,道:“多谢盛大姑娘赏赐。”说着,拱手退下。

他走了之后,盛思颜出了一回神,才起身对木槿道:“既然周大哥不来了,咱们去娘那边吃晚饭吧,也热闹些。”

木槿应了,命下人将大姑娘和小枸杞的饭都摆到燕誉堂的暖阁去。

王氏歪在暖阁的炕上,就着炕桌和盛思颜、小枸杞一起吃饭。

小枸杞还小,筷子用得不熟练,又加上在山里野了两个月,越发喜欢用手抓。

盛思颜见他用手抓着一只松鸡腿吃得津津有味,也不去阻拦他,只是笑道:“你的牙还够力吗?这烤的松鸡腿。可没你周大哥烤得好吃。”

小枸杞含糊不清地道:“好吃……好吃……”一边吃个不停。

盛思颜好笑。就着一碗山鸡榛蘑汤泡饭。吃了两小碗,才放下碗。

王氏只喝一碗黍米粥,配了四样素点心,有什锦菜泥汤包、素鸭烧麦、玉米松子馅儿的合子,还有藕粉核桃糯米糕,每样吃了一点,也吃得津津有味。

她们在山里躲了两个月,虽然吃得上面营养并不差。但是就没有这样精致的做法。

小枸杞啃完松鸡腿,才发现那藕粉核桃糯米糕松软甜糯,好吃得紧,便将王氏吃剩下的糯米糕都吃尽了。

王氏和盛思颜看着小枸杞吃得肚皮溜圆的样子一齐笑了。

小枸杞的奶娘过来将他抱下炕,送到浴房去洗漱。

玉桂和木槿过来收拾桌子。

盛思颜指着桌上的剩菜道:“这些你们拿去吃了吧,我们都只动了一筷子,只那盘藕粉核桃糯米糕是吃尽了的。”

玉桂和木槿抿嘴笑,低声应了,拿大盘托着这些菜和饭下去,又给盛思颜和王氏酽酽地沏上茶。命两个小丫鬟在外间伺候着,才下去吃饭去了。

暖阁里只有盛思颜和王氏两个人对坐说话。

盛思颜捧着热茶杯在手里暖着手。低声跟王氏商议:“娘,明天我就去大理寺看看爹。”

她们今天刚从外头回来,就做了不少事。

诛杀涂大郎和涂大丫姐弟俩,将府里昌远侯府派来的管事和婢女尽皆铲除。

不得不说,有周怀轩在旁撑腰,她们也比以前雷厉风行多了。

王氏点点头,“是该去看看了。这两个月,也不知道他晓不晓得咱们家的事儿。如果不知道还好,万一要是知道了,我真担心你爹会扛不住。”

盛思颜想了想,犹豫着道:“娘,我担心,就算爹不想知道,也有人硬是要他知道……”

“你是说……昌远侯府?”王氏凝神问道。

“正是。娘,您想一想,他们连我们的命都不放过,能放过爹吗?再说,他们追杀我们,最终的目的,也是要逼得爹自个儿活不下去了。所以我们一逃,他们肯定千方百计也要让爹知晓我们的消息,肯定是说得越惨越好。这样才能让爹万念俱灰……”盛思颜顺着昌远侯府做事的思路分析,向王氏娓娓道来。

王氏已经到了孕后期,又加上在山上两个月担惊受怕,整个人憔悴许多,就连精力都有些跟不上了。

这些事情,往常不用盛思颜说,王氏自己都能想到。

但是如今,却要盛思颜提醒,她才能想到此处。

王氏笑着抚了抚盛思颜的面颊,道:“你可算是能干起来了。这个家有你,娘很放心。”说着,又叹息道:“生个孩子笨三年,我这生老二了,要笨六年了。”

盛思颜咯咯地笑,抱着王氏的胳膊,将面颊轻轻贴在王氏的肚子上,感受着里面的胎动,感慨地道:“娘,您真厉害。这一次,咱们盛家一定能熬过去的。”

王氏重重点头,“一定会。”说完又道:“你爹那边,你要跟周小将军好好说说,尽快去大理寺,把这些事情了结了。”

盛思颜忙点头,“我晓得的,娘。这是咱们家最重要的事,我明天一大早就出去。”

“嗯,那你早些歇着。家里的事,先让木槿和玉桂看着也行。你爹的事,才是大事。家里面没有了那两个害人精,清静多了。”王氏微笑着说道,目光落在盛思颜挂在屏风上的银狐氅衣,眯了眯眼,“这是银狐?”

盛思颜起身,从屏风上拿了氅衣过来,给王氏细看,“是银狐。”顿了顿,又道:“是……周大哥送我的。他看我的衣裳都被涂大丫和昌远侯府弄走了,就……就送了这件与我。”

王氏手里抚着银狐氅衣,看着那如同华美的银雾缎一样的皮子,心里纠结得很,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过了许久,她还是决定跟盛思颜说一声。

“思颜,你跟娘说实话,你是不是想嫁给周小将军?”王氏正色问道。

盛思颜脸上一红。但是很快又变得苍白。她怔忡良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默然半晌,她才缓缓地道:“娘,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知道,现在我们需要周小将军的帮助。没有他,爹不可能被放出来。没有神将府给我们撑腰,我们很难继续平安地留在这个位置上。”

一句话都没有提到嫁人的问题。

虽然她自己一点都不介意她的孤女身世,但是她也知道,神将府的人。不可能不介意。

事实就是,像她这样身份的女子,想嫁入高门去做正室的机会完全没有。

嫁到一般不讲究的平民百姓家是可能的,当然,稍微讲究一点的平民百姓家里,也是不愿意接受她这样的女子做正室的。

一个不知爹娘是谁的孤女,因为血缘和伦理关系的考虑,是不可能被正经人家接受做正室的。

王氏叹口气,挥挥手道:“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说完又笑着道:“咱们家里还少不了你呢。娘想把你在家里多留几年,你不会怪娘吧?”

要知道闺女大了。留来留去可是留成仇的……

盛思颜眼前一亮,“真的?娘?我可不可以一辈子不嫁人?就在盛国公府,行吗?”

王氏语塞,嗔了她一眼,将她揽在怀里,笑着道:“你放心,爹和娘一定有法子,让我们的小思颜嫁得如意郎君!”说着,还对她眨了眨眼。

盛思颜听着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多问,笑着起身道:“那我就听娘的话,好好待着了。”

两人说笑着,等小枸杞洗完澡出来,盛思颜带他去卧梅轩住。

王氏现在精力不济,盛思颜希望燕誉堂这边的丫鬟婆子全力照顾王氏就行了。

她将小枸杞的奶娘丫鬟和婆子都带到卧梅轩住着,方便照顾。

小枸杞在山上两个月,都是跟盛思颜一起睡,养成了习惯。

到了晚上,困了起来,揉着眼睛要“大姊”。

盛思颜想了想,就在她内室隔间的碧纱橱里给小枸杞安了一张小小的填牙床,铺上厚厚的褥子,又放上一床新做的棉被,让他睡在那里。

他的奶娘就在碧纱橱对面的炕上睡。

值夜的丫鬟当然是在碧纱橱前面的地上打地铺。

屋里屋外都是人,挤得满满当当,小枸杞终于不害怕了,握着盛思颜的手,沉沉睡去。

盛思颜等他睡了,才将手轻轻抽出来,回自己的房里去了。

木槿和薏仁给她浓熏绣被,又用汤婆子放在被子里,将里面捂得暖暖和和的。

盛思颜脱了鞋,躺在自己以前的床上,累得话都说不出来,很快就睡了过去。

……

神将府里,周怀轩一回去,看门的门子就将这消息送到了内院。

不过周怀轩没有马上回内院,他径直去了周老爷子在外院的书房。

“回来了?”周老爷子还在书房看书,听了书童的回报,放下书本,笑着跟周怀轩打招呼。

周怀轩点点头,在周老爷子面前一撂袍子,坐了下来。

他今日在外面做的事,周老爷子已经都知道了。

“你今天做得不错,特别是在昌远侯府门口,逼得他们自断其臂,算是给我们神将府终于扳回一点脸面。”周老爷子笑着夸他。

周怀轩没有被周老爷子的夸赞冲昏头脑,他不为所动地看着周老爷子,“……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周老爷子装傻。

周怀轩挑了挑眉,“我想戒棋。”

“你这个臭小子!居然用下棋来威胁你祖父!”周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用力敲着桌子。

周怀轩定定地看着周老爷子,并不言语。

周老爷子瞪了他许久,才悻悻地道:“……你说哪一件?”

“一件一件来。”周怀轩敲了敲桌子,“首先,盛家送了帖子过来,您为何视而不见?盛七爷有多危险,您不是看不出来吧?”

周老爷子靠回太师椅上,淡笑道:“帖子?什么帖子?我可没见着。”

“您就算没见着帖子,可是神将府的门房每天都会将大门口发生的事,出现的人,向您回报。而且是三个人背靠背回报。如果有人隐瞒,或者捏造,很容易就会被拆穿。这样的严密,您说您不知道?真的不想下棋了是吧?”周怀轩眯了眼睛,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在威胁自己的祖父。

周老爷子却不以为忤,眉开眼笑道:“轩儿啊,这么多年,你还是头一次跟祖父说这么长的句子,祖父感动得要哭了哦!”说着,还作势擦了擦眼泪。

周怀轩径直站起来:“不说算了。”转身就要走。

“哎!你这孩子,把这里当军营了你!说一不二啊你!你给我站住!我……我……我说还不行嘛……”周老爷子忙将周怀轩叫住说道。

周怀轩停步回身,抱起双臂看着周老爷子。

周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他,“是,我是知道盛大姑娘给咱们家送了帖子,她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说着,故意顿了顿,观察周怀轩的反应。

周怀轩脸上的表情一贯都是淡淡的,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表露。

周老爷子看了他半天,也没有看出诸如“惊喜”、“激动”、或者“话痨”之类的情绪反应,又怀疑自己是看错了,狐疑着道:“你不关心吗?你不是刚刚将盛夫人和盛大姑娘,还有那个小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小枸杞。”

“对对对,小枸杞。这名字真是好听……”周老爷子笑嘻嘻说道,“你不是刚刚将他们接下山?连自己家门都没进,就去接人家了,啧啧……”

周怀轩躬身上前,又敲了敲桌子,“盛国公夫人有孕在身,盛家又一次面临灭门的惨剧,这样的时刻,您却忙着考验别人。——祖父,您太让我失望了。”

周老爷子见周怀轩这么说,也收了嘻容,正色说道:“是,我是在考验盛大姑娘。你要知道,要清清楚楚看明白一个人,不仅要看她在人前如何,还要看她在背着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要看她在顺境的时候如何自处,更要看她在逆境的时候如何挣扎求存。我虽然是考验她,但是我也不是完全放手不管。若不是我派人护着她们一家三口,她们怎么可能在药山毫发无损地住上两个月?”

这一瞬间,周怀轩想到了他雪夜上山,从狼群中救出盛思颜的情景,眼前一黯,心中突然遽痛无比。他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那股突然而来的遽痛才慢慢褪去。

好险,真是好险……

※※※※※※※※※

第二更四千字,粉红350加更送到。晚上七点还一次四千字加更。亲们么么哒~~~o(n_n)o。提醒一下推荐票表忘了。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