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震雄听得脸上越来越黑沉,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推门出去,站在台阶上厉声道:“住嘴!”

那念口供的神将府军士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念着。

周怀轩轻轻咳嗽一声,那军士才停了下来。

文震雄的脸色更黑。

周显白笑嘻嘻地道:“哟,文大爷,您终于舍得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们要一辈子做缩头乌龟呢!”

“你嘴里放干净点儿!”文震雄厉喝一声,然后道:“你们神将府是非不分,被盛家人利用,将我爹剁去双手,这笔账,我们一定要跟盛家算个清楚!还请你们回去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被人利用,做了别人的刀,还不自知!”

周怀轩闭目养神,懒得听文震雄胡说。

周显白叉着腰,指着文震雄道:“才是嘴巴放干净些!谁被人利用?!你才是别人的刀!你们全家都是别人的刀!我跟你说,我们神将府,就是帮定盛国公府了!你别以为胡乱说几句瞎话,就能脱罪!”

文震雄见神将府居然不顺着梯子往下爬,也是面色一沉,道:“这么说,你们是有意剁我爹的手了?你可知道,我爹是二品侯爵,二品辅国大将军。你家大公子,不过是三品威烈将军。这样以下犯上,可是罪名不小呢!”

周显白下意识看了周怀轩一眼,见他双眸半阖,面无表情,对文震雄的话完全置若罔闻。

“别听他胡扯。”周怀轩唇角微抿。指了指前面跪着的那些昌远侯府派出来的下人。示意周显白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

周显白立时明白过来。大声对文震雄道:“文大爷你别操瞎心。我们今日造访,也只是问你们这些人是不是你们府上派到盛家做内应偷东西的!--你说吧,是还是不是?!不要跟我说剁手,那是另外一回事,别想着剁了手,就可以不还钱了!我跟你说,没门儿!”

围观的群众顿时哄笑起来。

因为大夏皇朝的律例有一条,就是盗人钱财屡教不改者。确实有剁手一说,并不是周怀轩有意欺压昌远侯府。

文震雄本以为已经将神将府的人说动了,结果绕了一圈,又绕了回来,十分恼怒,拂袖道:“胡说八道,这些人当然跟我们没有关系。”

“哦?这就是说,这些人不是你们昌远侯府的下人?”周显白微微躬身,笑容满面地问道。

“当然不是。”文震雄觉得周显白问得很蠢。就算是,他们这会子也不会承认……

“不是?”周显白用手掏了掏耳朵。“那就是说,你们没有他们的卖身契?”

文震雄愣了一愣。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但是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只是不再说话了,冷着脸看着周显白。

“这些人的卖身契,根本就不在盛国公府。但是他们去了盛国公府当差。嘿嘿,文大爷,您不要说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哦?”周显白得意洋洋说道。

“……本来就不关我们的事。”文震雄咬了咬牙,一口否认。

周怀轩听了半天,才驱马上前,悠然道:“那好。--来人!”

“末将在。”

“去户部,调这些人的户籍档,看看到底是谁家的下人,竟然敢去盛国公府撒野。”周怀轩的声音慢条斯理地传过来,却听得台阶上的文震雄冷汗淋漓。

他总算想起来为什么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这些人的归属问题,他光否认是没用的!

大夏皇朝的卖身契都是一式三份,主人家一份,卖家一份,还有一份要在户部上档存档,才决定人身归属。

户部也要靠着这些户籍档案来清查天下人口和计算各种人头税。

所以就算昌远侯府一口否认这些人是昌远侯府的下人,并且拒不拿出这些人的卖身契,但是只要去户部一对档,他们就立刻理亏露陷了。

户部的存档也都有手印画押,是做不得假的。

周怀轩吩咐完,那名军士转身就走。

文震雄大急,忙从台阶上下来,急匆匆地对那个军士道:“慢着!慢着!”

但是那名军士充耳不闻,一径往户部那边去了。

文震雄对周怀轩跺脚道:“周大公子,你们家的军士,可是不听使唤!这样不听军令的兵,要来何用?”

周怀轩懒得理他。

周显白跳过来道:“得了吧你!他要是听了你的声音就停下来,才是不听使唤!你算老几?也来使唤我们神将府的军士?难道你也不把我们神将府不放在眼里,想要取而代之不成?”

这个帽子扣得太大了。

文震雄吓得面如土色,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不是不是!真不是这个意思!”

“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家欺侮盛国公府没人,就把盛七爷抓到牢里关起来,又把人家母子逼走,好吞并人家的家产地位!现在吃到甜头了,又来要我们神将府的强!把我们神将府的人当成你们的人指手画脚!我跟你说,我们神将府可不是软柿子,容得你们随便捏!”周显白抡起袖子,满嘴唾沫横飞,直喷到文震雄脸上。

“这位小哥,你真的误会了。”文震雄苦笑,“神将府威名赫赫,我们哪里敢?”

“哦?那我们神将府没人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就敢了?我看你们是狼子野心,早就看我们四大国公府不顺眼了,是也不是?!”论胡搅蛮缠,周显白也是一把好手。

终于说到这一点了。

文震雄正要反驳。

周怀轩淡淡道:“就算是,他们也不会承认的,不要白费口舌。”

文震雄瞠目结舌地看着周怀轩。这可让他如何回答?!

不管答是与不是。都是被诳到坑里……

周显白大乐。对他来说。大公子的毒舌只要是用到别人身上。那就是最愉快的时刻!

“当然啦!大公子高见!这些人的户籍档子等下取来了,看他们怎么说!”

文震雄无计可施,这才咬了咬牙,道:“这些人是我们家的下人!但是他们是逃奴!他们说的话,不能作为证据!他们是对我们怀恨在心,存心污蔑主家!”

周怀轩皱了皱眉,很是不耐烦。

他早就等着文家人自己跳出来说这些人是逃奴。

结果没想到等了这么久才说,实在是让他太失望了。

高估对手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周怀轩懒洋洋地点点头。淡淡地说:“那好,既然是逃奴,逃奴当斩,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们除去后患。”说着,看了周显白一眼。

周显白会意,对那些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下人道:“你们听好了,是你们的主家说你们是逃奴,跟我们神将府无关。逃奴是什么罪,你们都晓得吧?不仅你们活不下去。你们的家人,也要一并被流放。这,都是你们主子的意思。你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到了九泉之下,要怪,也怪你们跟错了主子!”

地上跪着的那些下人顿时哭成一片,对文震雄大声哭喊着道:“大爷您不能这样!明明是侯爷命我们去盛国公府偷运财物,怎能推到我们头上?我们不是逃奴,不是……”

围观的群众更加哗然。

“哇,原来是真的!”

“真的派下人去别人家偷东西!”

“啧啧啧啧,吃相太难看了。怎么着也等盛家真的死绝了再动手吧?”

“就是就是!想当年,太皇太后将盛家满门抄斩后,可是快二十年,都没敢抄盛家的国公府。太皇太后的娘家倒是做到了,嘿嘿嘿嘿……”

大家都用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文家。

文震雄听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厉声道:“来人,将这些无法无天污蔑主子的逃奴给我尽皆砍了!”

只听呼啦啦一声,从昌远侯府里跑出数百兵士,冲到场院对面,手提大斧,往那些被绑住双手,跪在昌远侯府前面场院里的下人冲过去。

周怀轩勒着马,往后退了两步。

神将府的军士不约而同围在他周围,也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他们后退的这一刻,昌远侯府的军士已经举起大斧,往那些下人头上砍去!

一时间,昌远侯府前面人头滚滚,鲜血从没了头的腔子里喷了出来,洒得那些军士身上和场院里一片血红。

围观群众的鼓噪声一下子停住了。

昌远侯府前顿时鸦雀无声。

血色残阳洒下最后一丝余光,将昌远侯府门前照得更是红彤彤一片,映着堆在院墙根的白雪,青色石板地面上淋漓的鲜血,交织成一派人间地狱的景象。

周怀轩唇角露出一丝笑意,缓缓点头,“看见了,这就是做昌远侯府狗腿的下场。”说着,勒马转身,离开了昌远侯府。

周显白呆呆地站在那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来他还以为要他们亲自动手砍头呢,结果没想到,昌远侯府的人自己就忍不住先动手了……

“你们死前都看见了,是你们的主子昌远侯府不让你们活,亲自动手杀你们的,可跟我们神将府没有半分关联。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若是不服气,也要找昌远侯府报仇,不要找错人了。——阿弥陀佛!”周显白双手合什,在那些扑倒在地上的无头尸体喃喃说道。

文震雄在旁边听见,脸都气白了,“你……!”

“我怎么了我?我可没有动他们一根手指头!都是你们自己杀的!啧啧,真是太心狠了,一个都不放过。枉他们还给你们搬了盛家无数东西回去,你们就这样对待自己的有功之臣。呵呵……”周显白摇着头,哈哈笑着离开昌远侯府门口。

文震雄站在那里,看着一地的无头尸体,恼道:“收殓了葬到乱葬岗!”说着,拂袖而去。

围观的群众津津有味看完这场戏,心满意足回家了。

昌远侯夫人和文宜室本来换了大衣裳,要坐了轿子进宫去求见太皇太后。

谁知她们等了半天,却等来太皇太后身子不适的消息,让她们不要进宫了,说太皇太后不见外顶点小说。

文震雄又进来说,外面都是血,这两天暂时不要出门。

当文宜室听说自己的爹在门口斩了那些他们派去盛国公府的下人,虽然吓了一跳,但还是安慰她爹,“爹,您别生气。这些人,死了比活着好。其实,您也不算是太冲动了。您想,是死人能保守秘密,还是活人?”

文震雄一愣,“你是说……?”

文宜室点点头,笑道:“其实,这些人一死,他们的口供就没有效用了。我估摸着,这是周小将军帮我们的忙,给我们台阶下呢。周小将军在别人的挑唆下,剁了祖父的手,现在肯定悔上来了,所以主动把这些人给我们送过来,让我们自己收拾。您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你是说,这样一来,死无对证?那些东西,我们就能留下了?”文震雄又惊又喜,摸着后脑勺道:“哈哈,还是宜室你聪慧,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文宜室微微地笑,和她爹一起往他们家的院子走去。

父女在抄手游廊上慢慢走着,一边低声说话。

“爹,祖父的伤势如何?”

“还好,血止住了。只是没了双手,注定是废人了。”文震雄叹口气,摇了摇头。

文宜室眼神闪烁,轻轻嗯了一声。

……

周怀轩带着神将府的军士离开昌远侯府的时候,天已经渐渐黑了。

周显白从后面赶上来,见周怀轩的方向,好像还是要回盛国公府,便匆匆说道:“大公子,要不,还是先回神将府一趟吧?家里人都知道您回来了。再说已经天黑了,咱们总不能在盛家过夜吧?她们也才回家,家里正乱着呢。”

周怀轩默然半晌,道:“也好。你去盛国公府,跟盛大姑娘和盛国公夫人说一声,我先回去了。”说着,勒转马头,往神将府的方向去了。

周显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抹了一把汗,翻身上马,到盛国公府去报信。

※※※※※※※※※

第一更四千字,含粉红250加更。下午还有粉红大章加更。感谢亲们昨天的粉红票,俺很感动。|o^_^o|为了答谢大家的盛情,咱们今天三更一万二千字!o(n_n)o。下午一点,晚上七点。不见不散~~推荐票表忘了。如果看得高兴,粉红票也表忘了。←_←

。(未完待续。。)

ps:感谢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两块和氏璧和平安符。感谢书香永久长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nono1977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感谢亲们的粉红票。|o^_^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