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爷子说完先起身走了,去自己的棋室下棋。

周承宗站了一会儿,才低头liqu,回自己在外的房去了。

他叮嘱自己的小厮,看着大门口,大公子一回来,就赶紧给他报信。

小厮应了,专门去大门口候着。

和周承宗在宫外的大路上分手之后,昌远侯迅速回到昌远侯府,飞快点齐了五百军士,让自己最得力的两个副将文五和文六带着,往西城门赶过去。

他一定要先下手为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盛家三个人抓起来为好!

有了周承宗作保,昌远侯笃定周怀轩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可能跟他爹神将大人对着干。

文五、文六去西城门的时候,又听了昌远侯的吩咐,顺道拐去盛国公府,将盛宁松叫了出来,跟他们一起去西城门等候王氏、小枸杞和盛思颜她们回来。

盛宁松听说终于抓到了王氏她们,也是大喜,叫了管事跟他一起出去。

但是盛家的管事都推脱不已,不肯跟着他去。

最后还是昌远侯府派来的一个管事zhudong站出来,跟他一起去。

……

周怀轩他们一行人正走在下山的路上。

因王氏有身孕,又是刚扫出来的山道,还要防备路上极细小的冰碴子,下山的轿子走得极慢,生怕颠着她。

从上午一直走到下午,才到了山脚。

到了山脚,周怀轩上马回头。看见他们下来的山道又被严严实实填满了积雪。微微点头。

他的小厮周显白忙招呼道:“大家慢些。前面的雪是扫过了。但是天寒地冻,小心路滑。”

抬轿子的都是彪悍的军士,军容整齐,走得极稳。

盛思颜大病初愈,抱着小枸杞坐在里面,实在撑不住了,昏昏欲睡。

小枸杞早伏在她怀里睡着了。

等到了大夏京城西城门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盛思颜睁开眼。掀开轿帘,看着西边的彩霞,微微笑了笑。

她瞥了一眼城门,发现那上面通缉他们三人的告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宣称谁杀盛家一人,威烈将军就要灭他满门的告示!

那小厮果然说得没错……

盛思颜心中暖暖的,她低头亲了亲小枸杞的面颊,低声道:“小枸杞,咱们回家了。”

小枸杞才两岁多。在山上住了两个多月,已经记不清以前的家了。只是跟着盛思颜点头,一边憨憨地笑。

盛思颜觉得有趣,又低头亲了亲他。

轿子正好停了下来,周怀轩过来掀开轿帘,看见盛思颜低头亲小枸杞。

周怀轩眯了眼睛看向小枸杞。

小枸杞看见是周怀轩,忙用手捂住眼睛,不去看他冷冰冰的面容。

盛思颜笑着对周怀轩点点头,“周大哥,是要下轿子吗?”

周怀轩摇摇头,“没事。进城吧。”说着,将轿帘唰地一下放huiqu,力度大得整个轿子都抖了抖,吓得小枸杞两眼又含住泪,但是没敢哭。

盛思颜低头摩挲着小枸杞的头发,笑了笑,盘算着回府之后,要如何整治府里头,不能让上一次这样的再次事情发生。

咣啷!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铜锣的巨响。

然后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叫道:“盛国公夫人回京!威烈将军回京!闲人退避!”

接着又是几声咣啷咣啷的铜锣声,惊得城墙上栖息的寒鸦乌啦啦飞起一片。

“盛家人回来!”

“盛家人?是前yizhen子被通缉的盛家人?!——不是说畏罪潜逃了?怎地又大模大样地回来了?”

“谁知道呢……你看那城门口的告示还变了呢!”

“变了?哦,你是说周小神将的告示啊?”

“你瞎了眼不成?不是周小神将,还有谁这样厉害!——嘿嘿,谁杀盛家人,我灭他满门!嘿嘿,要是我也能这样说就好了……隔壁的三秃子可等好了,敢惹我,我灭他满门!”

“得了吧你!做美梦呢!你有人家周小神将的家世?本事?还是有人家的样貌?你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给别人的小厮提鞋都不配!”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在大夏京城的西城门聚集起来。

盛宁松和昌远侯府的兵将站在一起,听见围观群众的大声喧哗说笑,气得脸色yizhen红,yizhen白,忍不住回头对那些人吼叫道:“你们这些贱人!胡说八道什么!再多嘴!让侯爷抓你们去坐牢!”

他这两个月在盛国公府当家,养尊处优,也有了那么点子气势。

一开口,倒是将那些围观的闲人吓住了。

神将府混在人群中的人见状,互相交换一个眼神。

跟盛宁松出来的昌远侯府管事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袖,道:“盛大公子,别跟这些泥腿子较劲儿。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把盛家那三个人抓起来!”

盛宁松回过神,朝人群中哼了一声,放下一句狠话,“你们等着瞧!”然后跟着那管事走到文家的副将文五、文六身边,并排站在一起。

他才十二岁,但是自幼在乡间长大,个子高大粗壮,看上去足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根本就看不出来才十二岁。

周怀轩骑在马上,跟在王氏的轿子旁边缓缓进了西城门。

盛宁松垫着脚,伸长了脖子,不停地问:“人呢?人呢?在哪儿?”

那管事指着周怀轩旁边的轿子,道:“那轿子是国公夫人的制式,应该是在那里面。”

一听说王氏应该在那顶轿子里面,盛宁松顿时激dong得热血沸腾。

他终于要给zhege不可一世的嫡母一点颜色看看了!

惹恼了他盛宁松。可没有那么好相与!

盛宁松忙对旁边的文五副将道:“五将军。您快去抓她!她激ushi盛七的夫人。我可以作证!”

盛宁松现在根本就不认盛七爷是他爹,只一心攀附昌远侯府。

只要王氏和小枸杞都死了,盛七爷也死了,这盛国公的爵位,激ushi他的了!

文五和文六对视一眼,将手扶在腰刀上,往前走了一步,拦住周怀轩他们的去路。拱手道:“威烈将军,卑职有公务在身,请行个方便。”

周怀轩两眼平视前方,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激xu纵马前行,往他们两人身上踏过去,当没有看见马前有两个人一样。

文五和文六没料到周怀轩完全不搭理他们,一愣之下,就看那匹高头大马往他们身上一头撞了过来,吓出一身冷汗。忙各自往zuoyou两边就地一滚,才躲过周怀轩所骑的骏马的践踏……

两个人面如土色地被手下扶了起来。

刚才的生死一线。实在是太吓人了。

周怀轩的小厮周显白纵马上前,皱着眉头道:“你们是谁?做什么要挡住我们大公子的路?”

文五和文六苦笑不已,气势更低,点头哈腰地对周显白道:“那个……这位小哥,我们是执行公务,执行公务,还请您高抬贵手,不要为难卑职。”

周显白打鼻子里哼了一声,傲慢地道:“执行公务?难道你的公务是要拦着我家大公子不许走路?”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文五忙道。

“绝对不敢!绝对不敢!”文六跟着解释。

“那激ushi了,你们执行公务,关我们屁事!趁早让开,别挡我们神将府的道!”周显白趾高气扬地说完,手里的马鞭凌空抽了一记,嗖地一声脆响,炸的人耳朵都快聋了。

文五和文六见这小厮oyang的人将“神将府”的名头都搬出来了,心里都有些打鼓。

可是侯爷吩咐下来的命令,他们不敢不从。

想到侯爷对他们说过的话,这两人对视一眼,咬了咬牙,再次上前拱手道:“对不住了。卑职执行公务,今儿一定要抓这几人去复命!”

周怀轩回头冷冷看了他们一眼,“抓谁?”

文五鼓足勇气,指着王氏的轿子道:“激ushi畏罪潜逃的盛家三口人!”

“畏罪潜逃?”周怀轩皱起眉头,“拿刑部的传票看看。”

盛宁松跟着站出来,大声道:“要什么刑部的传票?我可以作证!那轿子里的三个人,激ushi畏罪潜逃的盛家人!她们有罪!快抓她们!”

周怀轩抬眸瞅了他一眼,“你是谁?”

周显白忙道:“大公子,这激ushi盛宁松。盛家的……庶长子,不过,听说其实不是盛七爷的种,而是盛七爷在乡下纳的妾侍偷人生的野种!”

盛宁松和盛宁芳的身世,因为王氏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隐瞒,盛国公府的丫鬟婆子都知道,自然别的府里都知道了。

神将府更不例外。

盛宁松涨得满脸通红,挥舞着手臂道:“谁是野种?胡说八道!你才是野种!”

“原来是你。”周怀轩点点头。他记起来,在山上小石屋的时候,王氏和盛思颜对他说过,都是拜zhege吃里扒外的家伙所赐,她们才匆匆逃离盛国公府,躲到药山去。

“是我又怎样?她们就要被定罪了,识相的快点把她们交出来!”盛宁松只知道昌远侯府厉害,对一直低调cheno的神将府不是很了解,一下子冲到周怀轩的马前,冲他挥舞着拳头。

“盛国公府这两个月,都是这盛宁松在掌管。”周显白凑到周怀轩身边,又说了一句,还做了个“妙手空空”的手势,表示盛宁松手脚不干净。

周怀轩眯了眯眼,纵马上前,手里的马鞭闪电般挥出,一鞭抽在盛宁松的naodai上,如同duifu的山间的野狼一样,将他打得脑浆迸裂,当场身亡。

“杀人了!杀人了!”人群鼓噪起来,有人四下奔逃,也有人依然不怕死地在一旁看热闹。

周显白在一旁冷笑道:“杀人?这就叫杀人?真是没见过世面!这人冲撞我大夏皇朝堂堂三品威烈将军,理当军法处置,死得活该!”

盛思颜在轿子里听见外面的声音,忙将小枸杞的耳朵捂住,继而脸上又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她真没想到,一回城,周怀轩就帮她们解决了内贼的问题。

这盛宁松,早就该死了!

周怀轩一鞭子抽死盛宁松,并不放在心上,若无其事地转头,激xu追问,“刑部的传票?还是大理寺的公文?”

没这些东西,凭什么通缉别人?!

“呃……”文五和文六又互相看了看,从怀里掏出昌远侯府以前通缉盛家人的告示,“在这里。”

周怀轩没有接。

周显白上前从他们手里夺过来瞧了瞧,一把撕碎了扔在地上,“zhege东西早就作废了。”然后拿马鞭指着城门口的告示,道:“那才是新告示!你们没长眼睛?怎么当差的这是!”

城门口的告示,正是昨日周怀轩让城门口的守军重新贴的一张,声称谁敢杀盛家一人,他就要灭谁满门的告示。

虽然刚才周怀轩杀盛宁松立威的手段果断狠辣,一下子将昌远侯府的人都震住了。

但是文五、文六也知道,侯爷已经找这周小将军的爹神将大人周承宗谈过了,神将大人亲口说过,这是小孩子不懂事,让他们侯爷不要放在心上。

况且盛宁松一个妾侍生的野种,也能跟他们相提并论?

想到有神将大人站在他们这一边,这两人直起腰来,看着周显白淡笑道:“这位小哥,说这种话不怕闪了大牙!谁杀了盛家一人,你们大公子就要灭人家满门。啧啧,真是好神气!好威风!——可是,你们真的敢吗?这是当咱们大夏皇朝的朝廷、大理寺,还有刑部,都是吃素的吧?你们想杀谁,就杀谁,想灭谁的门,就灭谁的门?”

脸上满是讥诮之意,就连他们带来的昌远侯府军士都跟着hehe地笑。

周显白大怒,道:“谁忒么想杀谁就杀谁了!你不识字吗?这里明明说是谁杀了盛家人,我们大公子才会灭凶手的门!”

“你敢!”文五和文六一齐喝道,带着兵士有往qian激n了一步。

盛思颜在轿子里听得无语。人家说要杀的是敢对盛国公府动手的人,这些人跑来说什么“你敢”?!

这是昌远侯府的人公开承认他们激ushi要杀盛家人了?!——真是一群猪……

周怀轩勒着马,骑在马上缓缓掉头,看着这两个副将,认真说道:“我有什么不敢?”

※※※※※※※※※

第二更四千字,粉红00加更送到。那个粉红热烈不?这一章是定时发布的。俺现在在睡觉,等睡醒了再来看……晚上七点还要不要看第三更四千字《剁手???⊙o⊙)。点娘卡得太**鸟。t_t。今天整整登了两个小时才登进作者后台……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