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真的是轩儿做的?!”冯氏吓得一下子变了脸,蹭蹭蹭蹭地往后退了两步,靠在背后的廊柱上,心里怦怦直跳,待看见吴云姬神色中闪过的一丝得意,冯氏回过神,like反驳道:“轩儿一向行事很有分寸,怎会做这样的事?一定是弄错了。<>

她别过头,看着周老夫人的庭,不去看吴云姬那张风韵犹存的俏脸。

吴云姬带着怜悯看着她,“大嫂,你不信也得信。这事儿,连老爷子都晓得了,正叫了管事去问话呢。可惜大爷一大早就进了宫,不知道晓不晓得这回事。”

连老爷子都晓得了?!

冯氏失魂落魄地离开周老夫人的正,往自己的子行去。

一路上,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心里着急得很,但是又害怕周老爷子,不敢去外询问,只是一个人躲在房里哭。

神将大人周承宗一大早去上朝,结果出宫的时候,跟昌远侯文贤昌碰上了。

昌远侯阴着脸将周怀轩让人贴在他家大门上的告示给周承宗看,冷声道:“神将大人,请问令郎是什么意思?!——我文贤昌虽然不如神将大人,但也是为大夏洒过热血,受过重伤的。如果我没有记错,令郎的官职,比我还低上一级,只是三品,凭什么对我zhege二品大将军指手画脚?!”

周承宗还不晓得出了什么事,接过那告示瞧了瞧,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用手顺手将那告示揉成一团。扔得远远地。道:“小孩子不懂事,冲动一些是有的。昌远侯用不着大惊小怪,小题大做吧?”

听周承宗这样说,昌远侯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还真怕周怀轩那小子不管不顾,真的动手……

周怀轩在西北对抗蛮族的时候,那可是手段残忍毒辣,不留一丝情面。杀得他们这些大夏朝的人都看不过去了。

朝里议功的时候,他激ushi抓住这一点,大加批驳。不然的话,这二十来岁的小子,就要跟他zhege六十多的老头子一个品级了,岂不是怄死他?!

“那好。神将大人教子有方,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年轻人冲动是好事,不然年纪大了,想冲动都冲动不了了,岂不悲哉?”昌远侯haha大笑。心情十分舒畅。

周承宗点点头,“轩儿顽劣。还请昌远侯不要放在心上。”

“好说!好说!”昌远侯笑得真心欢畅,知道不会有事了,顿时大松一口气。

两人说说笑笑,往宫外行去。

结果在宫门口,又遇到神将府和昌远侯府派出来寻他们的下人。

“什么事?”周承宗走到一旁问道。

神将府的下人神情紧张地道:“大爷,大公子带着盛家人从城外回来了,现在正要进城门呢。”

“什么?!令郎抓住盛家的逃犯了?”昌远侯做出惊喜的样子,一把抓住周承宗的手,“神将大人,您可一定要跟我一起去城门口迎接令郎回城。他立下这样大的功劳,实在是神将府之福啊!——我昌远侯府十万两白银的赏钱,等下就差人送到贵府上。”

周承宗摇摇头,“不必。轩儿大概也没这意思。我们神将府也不差钱。”

他也不是傻子。

自己儿子弄出那样的告示,摆明了是要给盛家人撑腰,怎么会愿意把盛家人交出来?

再说,他也知道,盛家除了盛七爷,剩下都是妇孺,还这样急吼吼地不放过人家……他看不起昌远侯那副吃相太难看的嘴脸。

昌远侯面色一变,“神将大人,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刚才是怎么说的?”周承宗面色沉了下来。

这昌远侯好好说话也就罢了,想要要挟他周承宗?——真是打错了算盘。

能威胁他神将大人周承宗的人,还没有生出来……

“您明明刚才说是小孩子不懂事……”昌远侯也变了脸。

“小孩子不懂事,跟把盛家人交给你,是一回事吗?你不要想太多。”周承宗沉声说道,翻身上了马,对神将府的来人道:“回府。”

周承宗不想,也不能掺合这件事,因为他被周老爷子警告过……

骑在马上,周承宗想到二十多年前,盛家老爷子落难的时候,他因一时犹豫,导致盛家满门被杀,也后悔得紧。

而这一次,他爹周老爷子临时将他调出去,也是danxin他会和上一次一样,插手盛国公府的事吧?

其实他爹也想多了,他从来没有插过手,他只是按兵不动、袖手旁观而已。

盛家人虽然重要,但是比不过神将府的人重要。

素馨说得对,大夏皇室的人,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四大国公府坐大。如果他们四大国公府不知道自律,放纵自己,最终会成为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会对他们除之而后快。

四大国公府再大,也是臣,不是君。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所以他们三大国公府,这二十多年来,真的是夹着尾巴做人,循规蹈矩,不敢出一点差错。

轩儿这一次,实在是太放肆了。

敢这样跟昌远侯这样有后台的人叫板,简直是不知所谓!

可惜他zhege做爹的,已经管不了了。

除了周老爷子,整个神将府没人管得了周怀轩。

周承宗一边想着,唇角居然露出一丝笑意。

骑着马转过街角,他跟一顶青顶蓝面的四人抬轿子打了个照面。

“停轿。”从轿子传来一声极文弱的声音,正是郑大奶奶郑素馨的声音。

周承宗也勒住了马,立在街角默默地看着那顶轿子。

郑素馨撂开轿帘。冲着周承宗虚弱地笑了笑。

她面色蜡黄。从轿子里伸出来的手。骨瘦如柴。手腕上套着两支极细的绞丝镯子,差一点就要掉下来了。

只不过才过了两个月,她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周承宗大吃一惊,禁不住打马上前,来到郑素馨的轿边,弯腰低声问道:“你怎么啦?看了大夫没有?怎地瘦成这样?”

郑素馨看着他笑了笑,气喘吁吁地道:“承宗,我惦记你。所以特意赶来跟你说句话。”

“你都病成zhege样子了,就少操点心吧。”周承宗觉得自己的心隐隐作痛,“你zhege样子……”可是这里这么多人,他也说不下去了。

郑素馨又笑了笑,拿帕子捂着嘴,一顿猛烈地咳嗽,咳得整个人钗横鬓乱,歪在轿子里,喘息许久才平静下来。

周承宗心痛看着她,心如刀绞。恨不得以身代之。

郑素馨闭着眼,断断续续地道:“我……要去吴家庄养病了。听说了你大公子的事。你听我一句劝。——对盛家,能不管就别管。不然惹了麻烦上身,第一个倒霉的激ushi你们神将府。上面正愁找不到借口和机会呢,你家大公子就这样撞到人家枪口上。你想想,盛七爷的案子,是陛下亲自定的调,谁敢推翻?——谁推翻,激ushi跟陛下过不去。你还是赶紧去把你大公子领回家,不要跟盛家人来往了。”

周承宗一怔,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一直是这样。

只要郑素馨说,他就会去做。

从没有过例外。

郑素馨微微一笑,睁开双眸,凝视着周承宗,“多谢周大哥。我女儿婵娟也跟我去吴家庄住yizhen子,不知道我上次问周大哥的事,有没有眉目了?”

郑素馨问的是吴婵娟的亲事。她向周承宗暗示过,想把女儿嫁给他儿子。

周承宗跟家里人提过一次,但是周老爷子和冯氏都反对,他也没法子,只好含含糊糊地道:“轩儿一直不在家,这事还没提过。”

郑素馨有些失望,她听得出周承宗话语中的敷衍为难之意,低下头道:“周大哥,我从没有为自己的事求过你。这一次,我求你,求你为我试一试。帮帮我的娟儿。”顿了顿,又凄然地道:“周大哥,其实,我是有私心的。”

“私心?”周承宗一愣,“什么私心?素馨,你向来仁善,凡事只知道自己吃亏,你要有私心,这世上也没有圣人了。”

郑素馨心里一动,伏在轿栏上喘气,“周大哥,也就你把我想得这么好。其实,我真的有私心。我想我没有做到的事,能让我女儿做到。”说着,又深深看了周承宗一眼,才对自己的轿夫道:“起轿。”

那些轿夫完全听不懂这两人在说什么,木讷地抬起轿子,激aobu轻快地往南门去了。

周承宗骑在马上,怔怔地看着郑素馨的轿子消失的方向站了许久,才勒马转头,回神将府。

回到神将府,他径直去见周老爷子,道:“爹,轩儿这一次太放肆了,咱们不能由得他给神将府招祸。”

“招祸?”周老爷子从手上拿的一本兵上抬起头,看了周承宗一眼,“招什么祸?”

“他这样摆明了给盛家出头,岂不是将昌远侯府、陛下和太皇太后一起得罪了?”周承宗不满地道,“这孩子还是太年轻了,行事不知道分寸。”

“分寸?”周老爷子嗤笑一声,索性也不看兵了,将本阖上,往案上一扔,“你知道分寸?你知道分寸,就不会当街跟有夫之妇隔着轿子说得难舍难分。你知道分寸,就不会这么多年挂念别人的老婆。你知道分寸,就应该知道什么才是为我们四大国公府好,什么,是为别人抬轿子!”

周承宗语塞,过了许久,皱眉道:“至少,有我在,没人敢动神将府。”

“哼。现在是没敢动。可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四大国公府能存在这么久,自然有它的道理。你有没有想过,盛家,为何能跻身四大国公府之一?难道真的凭盛家先祖救了大夏的开国皇帝一命,就能保他们一家子公侯万代?!”周老爷子明显对周承宗不满很久了。

周承宗皱了皱眉头,“我一直想知道,爹也不说给我听。”

“zhege原因,只有国公才能知道。你还不是国公,用不着知道。”周老爷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知道了也没用。”

周承宗知道,这是端茶送顶点小说的意思,让他下去。

“爹,那我去城门口瞧一瞧。”周承宗还是不放心。一想起周怀轩在西北战场的无情杀戮,连他zhege做老子的,同样经历无数征伐的神将大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周老爷子却不许周承宗出去,他摇摇头,“不用。你就在家里待着,哪里都不许去。等轩儿回来再说话。”

“可是……盛家人……到底是通缉犯。”周承宗想到昌远侯刚才嚣张的态度,心知他应该是得到陛下和太皇太后的全力支持,才敢这样做。

而郑素馨多次劝过他,让他不要跟皇室做对,还暗示过他,说大夏皇室不会永远容忍四大家族的超然地位。她是为他好,才跟他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想到郑素馨柔情似水的双眸,周承宗觉得心头暖洋洋地。

“通缉犯?!”周老爷子火了,将手里的四季春冰瓷薄胎盖碗茶杯往地上一扔,那茶杯极薄,顿时在红木地板上砸得粉碎,“谁说她们是通缉犯?!大理寺?刑部?还是京兆尹?陛下?!”

周承宗一愣,“那通缉盛家人的告示是昌远侯府发出来的。”

昌远侯的妹妹是太皇太后,孙女是太子妃,虽然错了辈份,但是太皇太后本来就不是先帝的生母,也就无所谓了。

再说皇家里面本来就不讲辈份,只论血缘。姐妹、姑侄共侍一夫的情形都多得是。

周老爷子简直被周承宗气得差一点说不出话来,他颓然地坐回太师椅上,抚着太阳穴,喃喃地道:“你比我强,你生了个好儿子。我的儿子,远没有你的儿子明白……”

周承宗听了这话,脸上简直火辣辣地,如同被人扇了一耳光一样,忙对着周老爷子跪了下来,“爹,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既然昌远侯府敢发通缉告示,应该是陛下默许的。”

“默许?再默许,能容忍昌远侯越俎代庖?就算陛下能忍,大理寺不能忍,刑部也不能忍。你看着吧,这件事,昌远侯的算盘可是打错了。”周老爷子冷笑,“你下去吧,你在这里,让我堵得慌。”

※※※※※※※※※

第一更四千字送到,含九月粉红300加更。亲们难道已经木有粉红票了?都投完了?呜呜呜呜~~~~>_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