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了处处碰壁,被许多人鄙视羞辱的几个月之后,头一次,有一个人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在乎,默默地站出来帮助她们,盛思颜百感交集。

她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王氏索性用帕子捂着脸,无声地哭泣起来。

小枸杞看了看娘亲,又看了看大姊,小嘴一瘪,也要嚎啕大哭的样子。

周怀轩对着小枸杞摇了摇头,淡然道:“不许哭。”

小枸杞只好把哭声咽了下去,小嘴不断地哆嗦着,瘪了又瘪,眼里滴溜溜转着的泪水愣是不敢流下来。

盛思颜这才看见小枸杞和周怀轩之间的“对峙”,忍不住又笑了,擦着眼泪对周怀轩嗔道:“周大哥你做什么吓唬小枸杞?小孩子经不起吓的。”

叫了这么多次的“周大哥”,已经越来越熟稔和亲近了。

小枸杞听到大姊维护他,感动地扑到盛思颜怀里,搂着她的脖子哇哇大哭。

盛思颜忙拍着他的背,在他耳边轻声劝哄。

周怀轩见了小枸杞这幅样子实在碍眼,虽然小枸杞只有两岁多……

他忍了又忍,才没有将小枸杞如同昨夜一样倒提起来,便索性站起来,在小石屋里走了几步,淡然问道:“昌远侯府做什么要通缉你们?”

“谁知道呢?也许是太子,哦,不对,现在已经是皇帝了。”盛思颜将小枸杞搂在怀里轻拍,眼珠转了转,“也许是昌远侯看我们一家大小不顺眼。周大哥……”她顿了顿。“总之。我爹就拜托你了。”

周怀轩点点头。“义不容辞。”

盛思颜凝神看了他一眼,见他也看了过来,飞快地垂眸,两排黑长的睫毛颤动如蝴蝶的翅膀,盖在她粗糙发黄的肌肤上,显得极不协调。

周怀轩移回目光,淡淡地道:“上次的老山参,你用完了吗?”

盛思颜愕然:老山参?

她要想一想。才想起来是上一次她在宫里的寒潭落水之后,周怀轩送她用来切片泡澡的老山参,忙道:“还有呢。等回去可要好好用一用。”

周怀轩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王氏拭了泪,挺着肚子起身,要给周怀轩行礼谢他。

周怀轩忙让开,“不必。”

“锦上添花人人会,雪中送炭才是最难得。”盛思颜跟着站起来,扶着王氏感慨道。

王氏深有同感,“二十多年前。盛老爷子因给先帝‘吃错药’,导致一家大小都被太后处斩。那时候。盛家的姻亲都不敢出声,深怕惹祸上身被株连。这么多年,就像从来没有盛家这个亲戚一样。”

盛家的那些姻亲故旧,敢出声的很少,大部分人能在年节时分偷偷祭祀一番,就很不容易了。

后来盛七归来复爵,这些姻亲也不好意思上门。

盛思颜默然半晌,道:“其实也不怪他们。太后娘娘说斩就斩,不听半分解释,人家也是一家大小上百口,总不能为了盛家就都不活了。”

“是啊。”王氏唏嘘,“人之常情。”

盛家嫁出去的女儿,就不是盛家人了,也不能太过苛责她们。

“盛家的女儿,从来都是低嫁。她们想帮也帮不上啊。”王氏好不容易说了句公道话。

其实四大国公府中,最弱的一环就是盛家。

他们世世代代只不过是郎中,虽然掌管太医坊和天下药房,其实一点实权都没有。

比诗礼传家的郑家都差多了。

盛思颜了然,她现在可是明白,权势有多厉害了。

“……几个月前,在大理寺大堂,我说了三条理由,证明我爹无罪,太子殿下却一口否认。最后我没法子了,只好求他们略等一等,等周大哥你回来之后,再定分晓。”盛思颜将她在大理寺正堂做的证供又说了一遍,求肯地看着周怀轩。

周怀轩听得十分专心,末了眉头微皱,“这样也不行?”他觉得盛思颜说得非常有道理,很是意外地又看了她一眼。居然还挺能干……

盛思颜摊手,苦笑道:“有道理也没用。官大一级压死人。说你对,你就对,不对也对。说你不对,你就不对,对也不对。总之官字两个口,说好说歹都从那里来。我们这样的人家,人丁稀少,又没有人在朝里做大官,注定就是这个下场。”

盛国公虽然品级高,但是没有实权的官职的话,也就是个摆设。

三个人坐在地窠的火堆旁谈谈讲讲,总算把这几个月的事情都与周怀轩细细说了。

她们指着周怀轩去大理寺为盛七爷作证,因此尽可能详细地给他说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

盛七爷这样信任周怀轩,她们也只得信任他,而且只能信任他。

盛思颜坐到周怀轩身边的小板凳上,离他很近。

一双凤眸更是专注地看着他。

周怀轩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只聚精会神听王氏说话,尽量离盛思颜远些,只怕自己按捺不住那股甜香的吸引,就当着王氏的面,一头往盛思颜那边扑上去了……

盛思颜察觉到周怀轩的意思,眸光黯了黯,想退却,但是想到盛家人的安危,还有盛家的血海深仇,她又鼓足勇气,定定地坐在那里,并不避开,只是不敢再看周怀轩,而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地窠里面的火焰出神。

周怀轩心不在焉地听着王氏说话,心里到底扛不住那股甜香,过了一会儿,不由自主又将身子移了过来,尽量离盛思颜近些,好能解一解他的渴……

盛思颜半垂着头,嘴角微微翘起,心情好了许多。

王氏将这两人的情形看在眼里。皱了皱眉头。

如果思颜的身世没人知道。她和周怀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现在。王氏自己都不确定,能否过得了周老爷子那一关。

这个老人,可是神将府的“定海神针”,不是神将大人周承宗能比的。

盛思颜想嫁给周怀轩,可是比当年郑素馨要嫁给吴长阁难多了。

……

一席话说到快下午的时分,小石屋的门上突然传来两声敲门声。

盛思颜和王氏都吓了一跳,两人惴惴不安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有些疑惑。

外面还是冰天雪地。两尺深的积雪,而且这还是山上,哪里来的人?

如果有,也是跟周怀轩一样厉害的人吧?

盛思颜站了起来,下意识将小枸杞紧紧抱在怀里。

王氏跟着不知所措地站起来。

周怀轩侧耳听了听,一丝笑意在他脸上转瞬即逝。

他刚侧一侧头,就听门外又传来一声彬彬有礼的声音:“大公子?大公子你在里面吗?”

原来是神将府来人接周怀轩下山了。

王氏和盛思颜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盈盈笑意,只看着周怀轩。

周怀轩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对盛思颜道:“收拾东西。下山。”

王氏和盛思颜都是一愣。

就算神将府来人了,她们这一家三口也不好下山吧?

退一万步说。就算盛思颜和小枸杞能跟他们下去,王氏这大腹便便的样子,可是走不得山路的。

特别是山路上还积雪成堆,山高路滑,实在是不适合孕妇行走。

盛思颜也反应过来,马上道:“周大哥,你先回去吧。我要在这里陪着娘,等雪化了再走。”

周怀轩眉头皱了皱,“收拾东西下山,别废话。”

盛思颜:“……”。

王氏:“……”。

小枸杞从盛思颜怀里挣下来,抱着她的大腿仰望周怀轩,一幅“死也不离开大姊”的样子。

小刺猬阿财缩在盛思颜的另一边,虽然有些害怕周怀轩,但是依然“勇敢”地朝周怀轩呲着尖尖的小牙。

周怀轩对这一小人一小兽已经熟视无睹。

他大步走向门口,哗啦一声拉开小石屋的大门。

“见过威烈将军!”

只听门外传来一阵整齐的跪拜声,还有些许盔甲碰撞的声音。

盛思颜好奇地从周怀轩背后探出头去。

这一看之下,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她们门前的小路上,早上还是两尺深的积雪,现在已经挖得干干净净。

一条两尺深的通道出现在小石屋门口,通道两边堆着高高的雪堆,衬得这通道更加深邃。

通道里,跪着许多黑衣黑甲的兵士,手里都握着长铲,单膝下跪,低头俯身,对周怀轩十分恭敬的样子。

那些兵士的人数那么多,盛思颜粗粗数了一下,总得有数百人那么多。

“这是……?”盛思颜忍不住出声问道。

刚才叫门的人正是周怀轩的小厮周显白。他昨夜跟周怀轩在城门口分开。

周怀轩跟着灰衣人来到药山寻找盛思颜他们,小厮周显白回神将府。

他跟了周怀轩好几年,算是很能体会周怀轩的心思,知道周怀轩想做些什么。

周显白听见盛思颜的声音,心里一动,头也不抬地道:“大公子,从山下到山上的路都挖出来了。还有两顶软轿稍后就到,可以请盛国公夫人和盛大姑娘、盛三公子上轿。”

盛思颜倒抽一口凉气。

乖乖隆得咚!

一夜之间,这些人居然把两尺深的雪都铲了,将那条从山脚到半山腰足有十来里的山路生生挖了出来!

这效率!这能耐!

啧啧!

这神将府真不是白叫的!

盛思颜脸上露出赞叹的神色,更加下定决心,要紧紧抱住神将府的大腿。

周怀轩似乎知道盛思颜在想什么,慢悠悠地道:“……这不算什么。如果连这点雪都能难倒他们,他们也不会从西北蛮族战场上活着回来了。”

这些人应该是神将府类似现代工兵的兵士,专门负责架桥铺路,为大军行军做准备。

一想到人家是专业人士里面的精英,盛思颜也释然了。她笑着从周怀轩身后转出来,想向这些兵士行礼致谢。

周怀轩却上前一步,挡在她面前,目光在她身上打了个转,低声道:“进去。”不知道是不让她行礼,还是不想她让人瞧见。

盛思颜看了看自己身上长大的貂裘,突然明白过来,脸上腾起两片红云,忙往后退了几步,避开外面的视线。

其实外面的人,除了周怀轩的小厮周显白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别的军士都是低着头,并没有一人擅自抬头,军容十分整齐。

周怀轩回头,对自己的小厮道:“轿子呢?”

周显白忙道:“那边呢。”回身指了一下。

周怀轩点点头,又问:“有多少人知道?”

周显白知道周怀轩的意思,是问他有多少人知道他回来了,并且要接盛家母女下山。

“大公子放心,小的已经在京城渲染得尽人皆知。”周显白笑嘻嘻地道,不过想起神将府里的老夫人和各位奶奶、公子爷和姑娘们,又有些头疼,对周怀轩眨了眨眼。

周怀轩微微点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做得好。”

周怀轩很少这样直白地夸人。这一次算是破天荒头一次。

也不枉他费尽心思为大公子周全了……

周显白一听顿时大喜,神情更加放肆,活脱脱一幅豪门作威作福狗腿的模样。

周怀轩一向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

但是这一次,周怀轩就是需要大肆张扬和显摆。

“嗯,你的名字不错。”周怀轩又说了一句,“进来吧。”说着,关上小石屋的大门。

小厮周显白在门口傻乐了一会,才明白周怀轩的意思,一时笑容尽敛,咬牙切齿地瞪了小石屋的大门一眼,跟着低头进来了。——大公子太可恶了!不气人会死嘛!!!

小石屋里面,王氏忙道:“既然有轿子,咱们就下山吧。”

盛思颜还有些担心昌远侯府。

虽然周怀轩是回来了,可是人家能一天到晚守在你家门口么?

万一昌远侯府趁周怀轩不在的时候,还是对她们下手怎么办?

“娘,您真的现在就想回去?如果昌远侯府还整妖蛾子的话,我们可招架不住。家里都是女人,小枸杞才两岁多……”盛思颜吞吞吐吐的道,不敢看周怀轩的眼睛。

其实她的意思很明显,希望周怀轩能看出她们的难处,帮她们一把,至少,先护着她们,让王氏顺利生下第二胎才好。

周怀轩看了她一眼,转头淡淡地道:“他不敢。”

※※※※※※※※※※

第二更四千字送到。九月粉红1100+。提醒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哦。o(n_n)o。大家忍一忍,等双倍结束了,俺就不每天求粉红票了。(←_←众亲们:信你才怪!)

。(未完待续。。)

ps:相信俺,后面会越来越精彩。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