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的北风终于停了下来。

夜色更深,大雪依然在纷纷扬扬地下。

月亮又钻到云层里,隔着盖了大雪的树枝,那些星星也看不见了。

盛思颜发现,山林里突然安静下来。

先前那些此起彼伏的狼嚎、虎啸,还有猿猴尖利的嘶鸣,夜枭凄厉地叫喊,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除了大雪簌簌落下的声音,和他们在雪地上行走的咯吱声,以及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她听不见别的声音。

周怀轩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往小石屋的方向行去。

似乎是撑不住了,盛思颜的身子在僵硬了一阵子之后,终于轻轻将脑袋靠在周怀轩肩上。

让她歇一歇吧……她真的好累了……

盛思颜闭上眼,清浅的呼吸一起一伏在周怀轩颈窝处轻轻拂动。

周怀轩的唇抿得更紧。那股甜香近在咫尺,如同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他快按捺不住了……

深深的渴望折磨得他全身快要崩裂。

只要一低头,他就能吮吸那无上的甘甜。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

他只有忍,忍无可忍,重新再忍。

深深地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然后迫不及待地再吸一口。

周怀轩的胳膊轻轻往里拢了拢。

一路上,两人一直没有说话,却极有默契。

周怀轩抬一抬眸,盛思颜就从貂裘里探出手臂,往前面指一指路。

这路本来就没多远。虽然周怀轩刻意放慢了脚步。他们还是到了。

来到了小石屋前。周怀轩抱着盛思颜一直走到小石屋门口,用脚踹了踹门。

盛思颜忙叫了一声,“娘,是我!”顿了顿,又道:“还有周……小将军。”

“伯母,怀轩冒昧来访。”周怀轩沉声说道,破天荒说了一句很合礼仪的话。

盛思颜:“……”转头盯着他,心底愕然:这家伙居然有不毒舌的时候?!

周怀轩冲她挑了挑眉。唇角慢慢溢出一个极浅极淡的笑,虽然转瞬即逝,却清清楚楚看在盛思颜眼里。

狭长的眸子里有星光跳跃闪烁。

盛思颜看得目不转睛,连小嘴都微微张开,露出两小颗晶莹贝齿的前端。

周怀轩别过头,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

盛思颜怔了一下,脸上缓缓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王氏一晚上都惴惴不安。小石屋外的狼嚎声她隐约听见了,着急地不得了,无数次后悔让盛思颜在大雪的夜里冲出门去找东西吃。可是她又身怀六甲,身边还有个两岁的孩子。也不能不顾一切地冲出去……

现在听见盛思颜的声音,王氏心里一喜。扶着腰快步走过去,哗地一下将小石屋的门拉开,脸上一片欣喜,“思颜,你终于回来了……”

外面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一只手抱着盛思颜,另一只手拎着两只野兔和山鸡,正是冰雕般俊美的周怀轩。

王氏看见周怀轩抱着盛思颜的样子,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周怀轩似乎一点都不觉得不妥,只是道:“雪太深。”勉强算是解释。

王氏“哦”了一声,挺着大肚子,艰难地往旁边让了让。

周怀轩臂弯里托着盛思颜,低头弯腰,迈进了小石屋里面。

王氏忙跟在他们后面吱呀一声关上门。

小枸杞饿了好几天肚子,到底睡得不实沉。

听见关门的声音,他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正好看见周怀轩弯腰将盛思颜放下来。

“大姊!大姊!”小枸杞忙忙跑过去,抱住盛思颜的腿,“我饿……”

小刺猬阿财也来到盛思颜脚边,冲着周怀轩呲了呲牙。

周怀轩像是没有看见,但是从盛思颜身边走过的时候,却一脚将阿财踹到床底下去了。

盛思颜弯腰对小枸杞道:“小枸杞乖,大姊这就给你炖野鸡崽子汤。”

小枸杞口水不由自主流了下来,大眼圆睁:“要吃肉……”

周怀轩长臂一伸,将小枸杞拎了起来瞧了瞧。

看起来,小枸杞长高了不少,不算瘦,但是有些蔫蔫儿地,精神头不太好。

周怀轩想了想,将小枸杞放下,手掌一翻,一个裹着油纸的小包袱出现在他手上,递到小枸杞面前。

小枸杞虽然饿得很,但是还记得娘和大姊的教导: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

他摇摇头,表示不要,然后将脑袋扎到盛思颜大棉裤的另一边。

周怀轩慢条斯理地解开外面包着的油纸。

一股奶香夹着肉香的好闻气味飘了出来。

就连盛思颜都不由自主咽了下口水。

小枸杞唰地一下回过头,愣愣地看着周怀轩手里解开油纸的小包袱。

那里有两块蛋黄色松软油腻带着奶香的肉松小糕点!

就连两岁的小枸杞都看得出来,这糕点极为细致精细,而且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了。

口水滴答答地流出来,顺着下巴一直流到他银鼠皮的小袍子上。

周怀轩注意到小枸杞身上穿的衣裳,又看了看王氏身上的皮毛大氅,再看看盛思颜身上灰扑扑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大棉袄,眸中闪过一丝不明意味地光芒。

盛思颜没有看周怀轩,她笑着对小枸杞道:“吃吧,周大哥给你吃的,可以吃。”

一声“周大哥”,叫得周怀轩有些紧绷的姿势彻底轻松下来。

王氏轻轻叹口气,看着小枸杞飞快地从周怀轩手里抓过肉松小糕点,马上放进嘴里,狠狠咬了一大口。差一点被噎着。

盛思颜忙给他拍着后背。让他把那口糕点吐出来。

小枸杞饿了两三天了。怎么可能吐出来?小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死活不肯,最后还是周怀轩拿了桌上的一杯水过来,捏了小枸杞的鼻子,迫他张嘴,给他顺着喉咙灌下去,那口糕点才咽了下去。

这一口肉松小点吃下肚,小枸杞才长长地吁一口气。然后小口地小口地捧着肉松小蛋糕,细嚼慢咽起来。

盛思颜松了一口气,一直起腰,顿时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一只手往自己额前探了探,才发现自己的额头热得烫手。

她发高烧了……

这是盛思颜晕过去之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思颜!”王氏看见盛思颜软软地往后倒,不由惊叫一声。

周怀轩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往前探出,已经将软倒的盛思颜抱在臂弯。

王氏扶着腰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担忧地道:“……她病了,高热。”

周怀轩看了看这小石屋。除了他们刚带回来的野兔和山鸡,确实一粒粮食都没有。

几天没吃饭,刚才在外头又遇到狼群袭击,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她……

周怀轩突然一阵后怕。

他这辈子从来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今天,他却有种颤栗到灵魂深处的惶恐……

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回来……

王氏看着周怀轩单手横抱着盛思颜在臂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些尴尬地道:“周小将军,麻烦你帮我把思颜放到那边的床上。我身子不便……”

王氏的话,将周怀轩的思绪唤了回来。

周怀轩举步,抱着盛思颜走到王氏指着的那张床铺边上。

那是一张很简朴的木板床。

床上放着两个一看就是从集市里买来的荞麦枕头,灰色的铺盖。

一床华贵的薄毯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脚。这是唯一看上去跟这小石屋不和谐的东西,也是唯一能看出来她们三人出身的东西。

周怀轩将盛思颜放到床铺上,动作轻柔得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王氏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周怀轩直起腰,回头看着王氏道:“伯母也病了?”

王氏愕然,摇头道:“没有啊。为何这么问?”

“伯母一直叹气。”周怀轩淡淡说道,让到一旁,让王氏来给盛思颜诊治。

王氏语塞,坐到盛思颜床边给她仔细诊脉,反复查验,最后道:“没有别的病,就是累到极点,又没有吃饱。”

周怀轩点点头,“高热呢?”

王氏知道他是在问高热如何退。

“先让她出身汗,等发过汗就好了。如果一直不发汗,就用湿手巾冰她的额头。”王氏说着,起身去取了自己的药箱过来,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瓷瓶,递到周怀轩手里,“这是柴胡,如果一直不退,给她吃一丸发汗。”

周怀轩接过来,放到盛思颜枕头边,又接过王氏递过来的手巾,“我去吧。”

王氏行动不便,而且她也是饿了两天的人,肚子里还有个孩子,现在也快撑不住了,也不跟周怀轩顶点小说气,说了声劳驾,就回到自己床上歪着歇息去了。

盛思颜回来了,王氏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而且周怀轩也回来了,更是意外之喜。

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王氏倦极而眠,很快睡了过去。

周怀轩拿着手巾打开门,用手巾包了点积雪,放到屋里的桌上。

看了看屋外依然在纷纷扬扬搓棉扯絮般下着大雪的夜空,周怀轩拎着两只野兔出了门。

他来到离小石屋不远的地方,踹了两下脚,将那一处的积雪踹得横飞,露出底下的黄土地。

他的运气不错,随便踹开的雪堆里,居然有两只肥胖的松鸡正躲在雪堆里避寒。

看见有人来,这两只松鸡也不知道跑,将脑袋死死压在自己肥大的翅膀底下。

周怀轩面无表情,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土疙瘩弹了过去,嗖嗖将两只松鸡打死。

冬季的松鸡最好熬汤,加上黑松露和猴头菇,最是大补。

周怀轩拿刀将两只松鸡和早已死去的野兔放了血,剔除内脏,拿雪全身内外擦净了。

他刀法娴熟,刷刷几刀将松鸡拔了毛,再斩成八块,用雪包裹。野兔没有拔毛,但是用地上的黄色淤泥包裹起来。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他已经收拾好两只松鸡和两只野兔,用袋子拎着回到小石屋,另一只手抱着一捆他刚刚在外面随手折的柴禾。

屋里的小枸杞吃完了糕点,在屋角的小盆里洗了手,趴在门边等着他。

周怀轩推开门,低头看着没有他小腿高的小枸杞,严肃地道:“进去。”

两岁的小枸杞往旁边让了让,揉了揉眼睛,“我困了。”

“睡觉。”周怀轩简单地道,指了指床铺的位置。

小枸杞使劲儿仰头看他,看得眼都晕了,可怜兮兮地伸出胳膊:“脱衣衣……”

周怀轩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目不斜视地进了屋,顺手带上门,“自己脱。”

小枸杞的嘴瘪了瘪,努力和胸前的系绳做斗争,结果将小袍子上的系绳扭成死结。

他偷偷看了周怀轩一眼,索性不脱了,蹭到和大姊一起睡的床边,脱了鞋,往床上爬。

爬了一半,他就被人倒提起来。

周怀轩拎着他的腿,想将他放到王氏床上,可是想起王氏的大肚子,又踌躇起来。

自然是不能让小枸杞睡在王氏那里的。

盛思颜生病了,也不能让小枸杞跟她睡。

嗯,就算没病,也不能睡。

周怀轩面无表情地想,垂眸看了看被他倒提起来,正在他手上努力挣扎的小枸杞。

在屋里扫了一眼,周怀轩有了主意。

他将桌上已经被雪水浸湿的毛巾拿走,从盛思颜床上拿了小枸杞的枕头,还有那个貂皮薄毯,铺在桌上,给小枸杞半铺半盖。

盛思颜身上,便盖上周怀轩的貂裘。

小枸杞看着自己不能睡床,只能睡桌子,很是不高兴,不知不觉唆啦起大拇指。

周怀轩看见了,严厉地道:“不许。”

小枸杞忙将大拇指从嘴里抽出来,小手背在身后,张嘴打了个哈欠,又道:“要擦牙……”

以前都是盛思颜睡前给他拿青盐擦牙的。

周怀轩单手将他一拎,放到桌上,“不擦。”然后一只手指试着解小枸杞袍子上的系绳,发现已被小枸杞扭成死结。

周怀轩也没有费神解开死结,他直接用单手一拉,将那系绳拽断了,小袍子自然就解开了。

“可是不擦牙,牙牙会坏掉。”小枸杞一边伸出胳膊,被周怀轩“拽下”身上的小袍子,一边坚持说道。他听大姊的话,要做好宝宝,养成好习惯。

“坏掉就坏掉。”周怀轩毫不犹豫地道,将那小袍子扔到一旁,再敲敲桌子,冷冷地道:“睡觉”。

※※※※※※※※

第二更四千字九月粉红加更到960。今天也是万字更新了。亲们晚安。明天早上起来看新章。o(n_n)o。看看票夹吧,还有没有粉红票呢?谢谢亲!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