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怀轩的语气平平,但是这种话,说得越是平淡,听起来就越吓人。

那守军吓得一哆嗦,直挺挺地在城门口就给周怀轩跪下了。

“快去写!我们大公子从不说笑!”周怀轩身边的小厮跟着他走南闯北,深谙他的心思,马上跳出来警告那看城门的守军。

那守军磕头不止,“马上写!马上写!”说着,起身奔回守门人的小屋,飞快地让那里会写字的人写了一张告示,贴到城门口。

“再贴一张告示去昌远侯府大门上。——谁敢撕下来,剁谁的手。”周怀轩又淡淡吩咐一声,往空中抽了一下鞭子,转身策马,对那几个灰衣人道:“带路!”

从这些人刚才的陈述中,他知道王氏、盛思颜和小枸杞三个人躲到药山之上。

这几个灰衣人,便是周老爷子暗中派出来,保护盛家三个妇孺的人手。

那几个灰衣人忙道:“大公子,今日大雪封山,没人上得去,咱们还是过几天再去吧。”

“带路!”周怀轩怒道,眼里的氤氲血气越来越浓。

他心急如焚,大雪封山,山上的人如果没有准备吃得怎么办……

他顾不得再跟这些人聒噪,从马上跳下来,往前方纵跃而去。

玄色大氅在刚又被白雪覆盖的官道上翻飞,周怀轩脚步轻快,如同在雪上飘浮,一眨眼就只剩下一个黑色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大公子上山了!”这几个灰衣人没法子,还是转头跟了上去。

周怀轩的小厮想了想。策马入城。回神将府报信去了。

剩下那几匹马散放在城门口。并没有人敢去打它们的主意。

因为这是神将府的军马。

……

一行人来到药山山脚,天已经渐渐黑了。

周怀轩背着手站在山脚的一块大石头上,眯着眼寻找上山的路。

鹅毛大雪落在他翻飞的玄色貂皮大氅和貂皮暖帽上,并不融化,渐渐地盖了薄薄地一层。

几个灰衣人好不容易追了过来,气喘吁吁对周怀轩道:“大公子,这边。我们经常是从这边上去的。”

周怀轩斜睨他们一眼,“你们是如何知道的?”

这些人被周怀轩的眼看得心里发颤。低头不敢跟他对视,“是……是老爷子吩咐我们在后面偷偷照应的……”

周怀轩深吸一口气,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印堂,淡淡地道:“爹糊涂,没想到老爷子也糊涂了。”说完便腾身而起,往山上纵跃而去。

那几个灰衣人硬着头皮跟上,却看见周怀轩在空中轻轻一个转折,往另一个方向纵跃去了。

“大公子!错了错了!这边!这边!是这边啊!”这些人急了,眼睁睁看着周怀轩走错了方向。

他们急忙跟了上去,但是哪里有周怀轩的速度?转瞬就看不见他的背影了。

周怀轩一上山。灵敏无比的鼻子就闻到那股让他熏然欲醉的甜香,如同极大的磁石一样。吸引着他的方向。

他不假思索地转了个弯,循着那股芳香的味道追踪而去。

他听见下面的人着急地叫他,说他弄错了方向,但是他没有改变路线,因为他相信自己,远远多过这些不相干的旁人……

……

盛思颜躲在一丛灌木背后,紧紧地将自己蜷成一个球,将冻僵了的双手放入腰上挂的野兔背上取暖。

面前有一块小小的空地,是她刚刚清理出来的。

空地上摆着小小的松枝和树干,被她用打火石点燃了,拢成一个小小的火堆。

她身上没有穿皮裘,只是穿着她从山下买来的大棉袄。

她从盛国公府带出来的一件皮裘和大氅,都给王氏穿了,还有一件给小枸杞晚上盖在身上。

在小石屋的时候,一直有火,她还不冷。

但是从小石屋出来,来到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待了一会儿,她才发现自己大意了,所以她收拾出这块地方,给自己燃了一个小小的火堆。

大雪纷飞的时候,她能找到的能点燃的东西不多。

在这背风的小山坡下,她用几根大枯枝在头上搭了个架子,挡住了天上源源不断的雪花,给自己盖了一个小小的雪房子。

面前的火堆能够让她胸前保持暖意。

但是刺骨的寒冷依然穿透那臃肿的棉袄,沁入她背后的肌肤。

真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了。

盛思颜咬牙将自己蜷得更紧,默默等着天上的北斗星出来的时候。

就在这时……

呼哧!呼哧!呼哧!

一股带着浓重腥味儿和恶臭的呼吸声突然出现在盛思颜对面。

盛思颜一怔,极力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慢慢抬头,往前看去。

只见一只狰狞的野狼从山路上走了过来,一双绿油油的狼眼贪婪地盯着她,似乎看见无上的美食,硕大的狼嘴微张,流下一滴口水。

居然是药山上的狼!

盛思颜在山上久了,并没有多害怕,她右手紧紧扣着一柄匕首,瞪着一双圆亮的凤眼看着那只野狼。

她知道自己面前有火,那野狼怕火,不敢冲过来。

她的手因为紧张,瑟瑟发抖,抓着匕首的五指几乎僵硬。

手背上的冻疮因了这番大力,竟然破了,冒出了几粒血珠。

那血气的味道让对面的野狼更加骚动不安。

它的一只前爪在雪地上猛刨,溅起片片雪雾,往盛思颜那边的火堆溅过去。

盛思颜猛然发现,这野狼企图用地上的雪灭她面前的小火堆!

真是太无耻了!

盛思颜在心里咒骂着,一边极力用身体护住那一小堆火。不让那野狼的卑鄙得逞。

可是那野狼一边刨着雪。一边低低地嘶叫。从喉咙里发出阵阵狼啸,像在呼朋唤友一般,很快召集了更多的野狼过来,呈半圆形包围着盛思颜所在地方。

它们冷冷地看着她,绿油油的狼眼在夜色里如同一簇簇鬼火,贪婪地看着她,只等那火堆熄灭,它们就会一拥而上。将她啃得渣都不剩!

盛思颜不怕自己被杀,可是也知道,如果自己死在这里,小石屋里的王氏和小枸杞,肯定也活不下去了。

而且王氏肚子里还有一个差一个月就足月的孩子!

不,她不能死在这里!

盛思颜抬头,看见北斗星终于出现了,她默默算了一下方位,便找到了回去的方向。

她从火堆里拣起两根正在燃烧的松枝,站起来。往前走去。

群狼看见火光,嗷嗷低叫着。忙往后退却。

盛思颜挥舞着燃烧的火把,跌跌撞撞在齐膝深的雪地艰难地行走,往小石屋那边挣扎过去。

群狼在她身后紧紧跟随,想扑上去,却又忌惮她手里的火把,只得低低咆哮,不紧不慢地散开包围圈,渐渐将盛思颜围了起来。

盛思颜在这危难之中,内心深处居然迸发出一股悍勇之气。

她一手举着燃烧的松枝,一手挥舞着匕首,深一脚,浅一脚,蹒跚地往前行走。

转过一个弯,她已经看见了熟悉的景象。

小石屋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

盛思颜大喜,正要加快脚步,可是她身后的狼群却等不及了。

再加上一路行来,天上纷飞的雪花渐渐打湿了盛思颜手里燃烧的松枝,那火焰越来越小,黑烟越来越浓,很快就要熄灭了。

盛思颜转身,看见自己已经陷入了狼群的包围之中。

它们正逐步缩小包围圈,一步步地向在中心的她逼紧了。

盛思颜看了看不远处的小石屋,一只手将匕首别入腰间,然后解下腰间挂着的一只野兔,用尽全身力气,往远处扔去。

啪!

那野兔就在她身前不远的地方掉了下来。——不过扔了两尺的距离……

盛思颜真是欲哭无泪。

她恨死自己没有力气了!

这个时候,她想把腰间的那两只野兔和山鸡扔到小石屋门前,这样就算自己死了,王氏他们以后开门,也能看到吃的……

但是又担心这样做,会将狼群吸引过去,反而给开门的王氏和小枸杞带来杀身之祸!

到底要怎么办呢?

一瞬间,盛思颜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却没有一个念头能让她解困!

她抬头看了看黑沉沉的夜空,还有从夜空上依然飘飘洒洒的大片雪花,显得那样静美恢弘。

可是这样的美景,她也许再也看不到了。

盛思颜想,这一次,她大概要毙命于此了吧?

两世为人,无论如何,她这一世还是比上一世收获要多。

……

周怀轩飞速地在药山上穿行,如同大海上的一叶扁舟,向着那股芳香滑翔而去。

那股香味越来越浓,越来越近,周怀轩眼底的氤氲血色也越来越厚重。

因为他闻出来,伴随着那股甜香,还有一些令人人闻之欲呕的腥臭,从同一个方向飘过来!

他的身形更快,在黑暗的山间形同鬼魅般几次纵跃闪落。

不远的前方,他看见了一簇火星,正在慢慢地前移。

……

嗤!

盛思颜手中的火把终于熄灭了,燃起一股青烟,还有一股浓厚的松香味道,呛得盛思颜咳嗽起来。

嗷呜!

兴奋的狼群狂叫一声,终于发起了攻击!

盛思颜瞪着那些野狼,小脸恼得红彤彤的,一只手上重新抓起匕首,另一只手挥舞着已经熄灭了的松枝,要跟这些野狼同归于尽!

就在这时,盛思颜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些朝她扑过来的野狼突然噌噌蹭蹭如同被人踹了一脚一样,几乎是一齐往后跌落。

盛思颜愕然着僵在那里,突然发现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有人一手紧紧将她揽在怀里。另一只手长鞭尽出。如同妖娆的金蛇。又如同夜空中的闪电,往那些野狼身上狠狠抽去。

虽然只是鞭子,但是抽在那些野狼身上,却一鞭子将它们的脑袋都抽碎了……

脑浆迸裂,鲜血横流。

转眼间十来只野狼便伏尸在他们面前。

一阵劲风划过,刮起一阵雪雾,树上的积雪也簌簌往下落,很快掩埋了一部分狼尸。

后面的狼群见到这样的狠角色。唔唔地叫了两声,灰溜溜夹着尾巴跑了。

这时候,月亮从云层里钻了出来,洒下万千月辉,从树梢透过,在雪地的映照下,将这一片山间林地照得银辉一片。

盛思颜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紧紧抓着对方的衣襟领口处,很不好意思地缩回手,抬眼看着那人。

玄色貂裘。深棕色貂皮暖帽,身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雪花。并没有融化。

那人精致的下颌紧绷,使得下颌处隐隐浮现一个小小的圆涡。薄唇轻抿,淡淡的血色。高挺的鼻梁上方,是一双如鹰隼般凌厉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前方的狼群。——居然是周怀轩!

盛思颜一下子觉得喉头哽咽起来。

她们一家人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他回来了!

周怀轩察觉到怀里人儿的异样,斜睨了她一眼,正好看见她眸中的盈盈泪光,不由一怔,将她放开,往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她。

一根长长的大辫子从脑后绕过来,落在胸前。

灰色臃肿的大棉袄,腰间挂着几只野兔和大山鸡,冻得青紫的面容,嘴唇煞白,毫无血色,脸上的皮肤粗糙,耳朵和脸上都有冻伤。

再低头,看见她的一双手。

一只手拿着已经熄灭的松枝,另一只手还握着匕首。

可是那双他记忆里温软白嫩的小手上,已经满是红黑的伤痕,夹杂着裂开大口子的冻疮,特别是她的右手虎口处,还有血珠渗出来。

周怀轩眉间一紧,不假思索抓起盛思颜的右手,夺去她手中的匕首,然后俯首贴了上去。

薄唇在她手背上轻轻贴了贴,顺着手背的方向移到她出血的右手虎口处。

他的舌头伸出来,在她的伤口处轻轻舔舐,如同沙漠中饥渴的旅人遇到甘泉,又像是饿了几天几夜的老饕遇到美食,完全不能抗拒,也像情人的吻,炙热中带着缠绵,一遍遍,舍不得放手,来不及言语,吮吸来去,眷恋不已。

盛思颜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现在被周怀轩的手一抓,更是动弹不得。

她的心里跳得特别厉害。

因为周怀轩吮吸她右手虎口处伤口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就像是那一次,她在皇宫里寒潭处被人吸出蛇毒的感觉……

虽然霸道,但是并不粗鲁,而且非常地小心翼翼,唯恐弄疼了她,但是又舍不得放弃,总是进一步,然后退两步,再进一步,再退两步。

就是这种踟蹰彷徨,又不离不弃进退两难的感觉,让她觉得有种深深地,被眷宠的感觉。

这种感觉,同王氏和盛七爷给她的宠爱的感觉很不一样。

她说不清到底有什么不同,但是这种感觉让她头晕目眩,身子里的暖意渐渐聚集,从她胸口往四肢蔓延,热得双颊泛起红晕,手上不住颤抖。

盛思颜低低地叫了一声。

周怀轩的吮吸戛然而止。

他抬头,隔着近处看盛思颜以前圆鼓鼓苹果般细致滑腻的小脸已经彻底瘦了下去,可能是最近吃得不太好,面上很是憔悴,冻得青紫交加的脸上,只有一双圆亮的凤眸还是他记忆中熟悉的样子。

两人隔着这么近,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到。

如同一把能扇出暖风的小扇子,在彼此的面上堆积暖意。

盛思颜瞪大眼睛,看着周怀轩眸子里怒气渐渐聚集,心头暗自镇定,轻轻叫了他一声,“周小将军,多谢你。”

盛思颜有一把极柔极嫩的好嗓子,特别是她放软声音说话的时候,更能痒到人心里去。

那声音如同一根极细的丝线。直直地从周怀轩耳里。一直穿到他心里。

周怀轩放开她的手。直起腰,将自己头上的貂裘暖帽摘下来,戴在盛思颜头上,正好盖住她生了冻疮的耳朵。然后解下自己的貂裘,披在盛思颜身上。

那貂裘太过长大,盛思颜太过娇小。

这样一披,整整有三分之一的貂裘是拖到了雪地上。

盛思颜腰间挂着的野兔和山鸡直愣愣地将长大的貂裘支起一个圆圈。

周怀轩抿着唇,一只手探入她腰间。将她挂在腰间的粗绳子只轻轻一拉,那绳子便落入他的手里,还有粗绳子上挂着的两只野兔和山鸡,都在他指间晃动。

盛思颜见周怀轩一脸嫌恶的表情,像是嫌这野兔和山鸡脏了他的手,忙抢上去道:“别扔!这是我们这些天的粮食!没有它们,我和娘、小枸杞都要饿死了!”说着舔了舔干渴起皮的下唇,“我们已经两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周怀轩手指一紧,眸光暗了暗。

“你们……住在哪里?”周怀轩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极为低沉。是很悦耳的男低音,如同秋日的大提琴。就这样一句短短的询问,便有如泣如诉回肠荡气的感觉。

盛思颜深深看了周怀轩一眼,回身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道:“就在那边?你看见没有?”

周怀轩眼力很好,很快就看见那边的一个雪堆里似乎有昏黄的灯火映出来。

可是虽然能看得见,但是从这里到那边的距离,还是不近。

特别是下着这样大的雪,地上的雪有一尺多深,几乎能将盛思颜的整条小腿都埋进去。

而盛思颜,周怀轩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的精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盛思颜这会子正把自己紧紧缩在貂裘里,让那股暖意温暖自己。她全身上下几乎冻得麻木了……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解下貂裘,对周怀轩道:“该你了,你穿上吧。不然会冻坏的。”

居然想跟他轮流穿这件貂裘……

周怀轩心里更加异样。

他看了盛思颜一眼,接过貂裘,默默地披上,然后将那貂裘展开一抖,却将盛思颜整个人裹了进去,再伸出一只手臂,横过盛思颜的腰间,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最后一颠,盛思颜发现她已经稳稳地坐在周怀轩的胳臂上。——就如同她以前单手托着抱小枸杞抱一样。

虽然周怀轩的身子确实特别高大,盛思颜也比较娇小,可是他们的距离,到底不像大人和小孩子那么大。

盛思颜被周怀轩这样抱着,不由大窘,忙推着他道:“放我下去,我能走。”

“别闹,咱们回家。”周怀轩淡淡地道。

他一只手抱稳了盛思颜,另一只手拎着那些野兔和山鸡。

虽然语气清淡,但是动作出奇的温和。

盛思颜心里一动。

她仰头看他,俊美如天神般的侧脸,难描难画的精致下颌,高大的身躯,无双的武力……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背后的神将府!

盛思颜早就想明白了,要救盛家仅存的这些人,除了神将府,没有别人能够做到!

想到她先前在神将府受到的冷遇,在这一瞬间,盛思颜做了一个决定:她需要这个男人,来帮助他们盛家。

王氏、盛七爷、小枸杞,还有王氏肚子里的孩子,他们是她今生今世的家人,也是在她最弱小的时候,给了她庇护的人。

她也只有求面前这个男人,才能护卫她这一世最想守护的这些人。

盛思颜看得清清楚楚,盛家,作为四大国公府里最弱的一环,是如何首先遭受“灭门”的噩运……

大夏皇室的那些人敢这样对待周家吗?敢这样对待吴家吗?甚至敢这样对待郑家吗?!

都不敢。

但是他们就敢一夜之间将盛家杀得干干净净!

说什么彼此之间有“血誓”,还不是照杀不误!

也没见大夏皇室因此遭受什么噩运和反噬!

盛思颜默默地伸出胳膊,揽住周怀轩的脖子,看着他不费吹灰之力在大雪上走着,只留下浅浅的痕迹,似乎他不是在松软的雪堆上行走,而是在硬实的草地上行走。

只有脚底一直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才让她感觉到他们是走在雪地上。

她能拥有这个沉默寡言、阴晴不定的男人吗?

她能让他心甘情愿地庇护盛家吗?

盛思颜茫然地往四周看去,到处是白茫茫的大雪。

让人油然而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慨。

下着大雪的山林里,一个高大的男子沉默地在雪地上穿行,臂弯里紧紧揽住一个更加沉默的少女。

※※※※※※※※※※

大家昨天的粉票太给力了,六千字大章再次献上!含九月粉红900加更。现在还是粉红双倍期间,希望亲们有粉红票的现在就投哈,不要再等了。过了国庆七天就木有双倍了。今天的第二更在晚上六点。第二更还要大章不?o(n_n)o。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未完待续。。)

ps:感谢cadyss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灵宠缘,感谢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霁鱼儿亲昨天打赏的财神钱罐、和氏璧和桃花扇。感谢hzmin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各位亲每天打赏平安符。感谢馨餇妹纸的提醒,用苹果iphone顶点小说户端看文的妹纸,可以用手机上的浏览器登陆起点女生网的账号,这样也可以投粉红票,不用换电脑登陆。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