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从漏窗里看着盛宁芳三姐弟走出燕誉堂的大门,摇摇头,道:“辛苦娘了。若是他们能消停一些,我们也不至于把他们赶出去。”

王氏笑着抚了抚她的面颊,道:“我知道。你如今家里外头一把抓,娘是不会把这两人留在家里给你添乱的。再说,你没看见涂大郎的面相吗?眉尖眼竖,赤目方腮,气横人急,乃是豺獐之相。咱们家现在运势正是低谷,不能容这种人在家里生事。”

盛思颜忙点头,笑道:“想不到娘还会相面。”

王氏避而不谈,指着小枸杞道:“今儿你带小枸杞吧。他有些咳嗽。”

盛思颜应了,拉着小枸杞的手,回自己的卧梅轩,给小枸杞诊脉煎药去了。

小枸杞十分喜爱盛思颜,在她这里很是听话。哪怕喝苦药,他也皱着眉头乖乖喝下。

盛国公府的外院里,盛宁柏给两位兄姐践行,命外院的小厨房准备了酒菜,招待他们一起吃喝。

盛宁松闷头喝酒,不知所措。

这件事实在太过突然。

转眼之间,盛宁松不再是盛国公府的庶长子,就连侯府嫡女这样的婚事都泡汤了,他实在是不甘心。

但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呢?

盛宁松喝完酒,就回去睡了。

而盛国公府里这件事,因王氏并没有瞒着人,连下人都在旁边听着,因此很快传到了外院,又从外院传到了昌远侯府的守将耳朵里。

盛国公府的下人本是为了恶心恶心昌远侯府的守军。才故意让他们知晓。

跟他们昌远侯府嫡女定亲的。并不是盛国公府的庶长子。而是涂氏这个妾室生的野种!

昌远侯府的守将立刻把这件事报回了昌远侯府。

昌远侯听见这个消息,一点都不恼怒,反而哈哈大笑,连声道:“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将那回报消息的守将吓了一跳。

一般人听见这种形同“骗婚”的消息,肯定要气得七窍生烟,可是侯爷却哈哈大笑,那高兴的神情一点都不像做假。

守将摇了摇头,暗道侯爷的心思他不懂。他这辈子大概都只是做门将的命,他还是乖乖回盛国公府门前守门吧……

结果昌远侯却叫住他,道:“我派人跟你一起去盛国公府。”

守将精神一振,“侯爷是要找他们算账?”

昌远侯笑而不语,派了自己的心腹管事跟他一起来到盛国公府门前。

那管事坐在车里并没有下来,只是道:“劳烦将军进去把盛宁松叫出来。”

那守将便去传话。

盛国公府的门子以为昌远侯府是来兴师问罪的,便赶忙去把在外院盛宁柏那里歇息的盛宁松叫了出来,笑嘻嘻地道:“涂大爷,你的亲家来寻你了。”

听了这话,盛宁松的酒醒了一大半。他惴惴不安地穿好衣裳,从盛国公府的角门出来。看见昌远侯府的马车,还踌躇了一番。

昌远侯的心腹管事见他出来了,忙对他招手,让他过来。

盛宁松一步三挪地走过来,期期艾艾地问了一声,“侯爷呢?”正眼都不敢看那管事一眼。

那管事笑着让他上车,温和地道:“盛大公子,你别多心。我家既然跟你定了亲,就不在乎你的身世。”

盛宁松猛地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那管事,连嘴都张成一个圆形,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您……您都知道了?”盛宁松结结巴巴地问道。

“当然知道了。”那管事点点头,“我是奉了侯爷的命来的。你上车,咱们说说话。”

盛宁松咬咬牙,上了昌远侯府的车。

那管事命车夫将车赶出去,在京城的大街小巷逛了一圈,他在车里跟盛宁松说话。

这一去,就到了天黑宵禁的时候,他们才从外面逛回来。

盛宁松有些恍惚地从昌远侯府的车上下来,耳边满是那管事对他循循善诱的声音。

“……我知道你不是盛七的儿子。你这样的身份,跟我们昌远侯府的嫡孙女成亲,确实配不上她。不过,我们侯爷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你反正不是盛家的种,盛家人对你和你姐姐也没什么好的。你若是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侯爷不但依然把嫡孙女嫁给你,还给你姐姐寻一门好亲事。就连你同母异父的弟弟,我们侯府都一并照应,如何?”

“事情很简单,三天之后,你只要悄悄做内应,打开角门,别的事你通不用管……以后这盛国公府,保证是你亲弟弟的,如何?”

……

这些声音,如同魔鬼的诱惑一般,在盛宁松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他记得他对那管事说:“……这盛国公府是我的,不是我弟弟的。——这样我就帮你。”

王氏那样对他和他姐姐,他早就对她恨之入骨。

再说这件事虽然凶险,但是他没有什么可失去的,铤而走险一番,说不定还能绝处逢生。

富贵险中求。不冒险,怎能得到大富贵?!

两人达成交易之后,那管事马上就将盛国公府门前看守的昌远侯府的军士都撤走了。

盛宁柏见自己的大哥跟昌远侯府的人出去一趟,昌远侯府就撤走了守军,很是惊讶,悄悄问他大哥,“怎么啦?”

盛宁松看着盛宁柏,将他拉到内室,轻声道:“二弟,我们一母同胞,你不会眼睁睁看着兄姐被赶回乡下吧?你难道就能一个人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看着我们在乡间受苦?”

盛宁柏忙道:“哥,我一定跟你们多寄银子。我这里攒了二十多两银子,你都拿回去吧。”

“谁要你的银子!”盛宁松勃然变色。脸上的神情很是难看。

盛宁柏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哥……”

盛宁松自知失态,忙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道:“我是吓住了。刚才昌远侯府的人倒是没有怪我,可是……他们如果知道我要回乡下,就不肯把孙女嫁给我了。”顿了顿,又百般哀求,“二弟,好二弟。我不会拖累你的。那人说了,只要我帮他做件事,就会依然把侯府的嫡孙女嫁给我。——那是昌远侯府的嫡女!太后的娘家姑娘啊!”声音里有几分狂热。

盛宁柏死活不肯,就是不松口。

盛宁松没辙了,最后折衷道:“那这样,我多留一天,只一天,怎样?”

他们约好的时间,是三天后的深夜。

盛宁松只要待到第四天早上,就万事大吉了……

盛宁柏很是心软。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再去求求母亲和大姊。”

“不要!”盛宁松立时反对,“这事不能跟她们说。母亲的手段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让母亲知道了,我们就没有活路了!刚才我还被打了五板子,到现在屁股都火辣辣地疼呢!”

盛宁柏见大哥可怜,低下头,背着手用脚在地上蹭了蹭,低声道:“那你不能再惹事了,也不要跟母亲和大姊做对。——只多留一天。我只能帮你留一天。”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盛宁松眉开眼笑,将盛宁柏安置住了。

盛宁松的年纪不大,才十二岁,昌远侯当然不会将这件事完全托付给他。

为了达成目的,昌远侯又派了几个心腹手下,装成货郎,偷偷跟盛宁松联络,为了三天后的事情做准备。

盛宁柏虽然仁善,但是并不蠢。

盛宁松这两天鬼鬼祟祟跟外面的人接触,终于让他发现不妥。

他多了个心眼,悄悄跟着盛宁松,不小心听见了他们的说话,顿时吓了一跳。

等那些人走了,盛宁松回到房里,看见盛宁柏脸色铁青地坐在他房里,一见他进来,就扑上来揍了他一拳,恼道:“大哥!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这样,她们还活不活了?!”

盛宁松见盛宁柏知道了,也不再瞒他了,大摇大摆地道:“是啊,我就是算计她们,怎样?哼,王氏那个贱人害了我们的娘亲,又生了个小兔崽子要抢我的位置,我岂能容她?!”

“大哥,你不能这么做!”盛宁柏对盛宁松深深地失望,他将盛宁松一推,气冲冲往外跑,“我不管了,我要去告诉娘亲……”

咣当!

一声巨响传来。

盛宁松手持沉重的砚台,往盛宁柏后脑勺砸去。

盛宁松砸得那样狠,盛宁柏哼都没哼一声,就倒下了。

盛宁松扔了砚台,往地上啐了一口,还是将盛宁柏抱到床上,冷冷地道:“你给我好生待着,别坏我大事!”说着,便走出去到外间喝酒,只等明天晚上放那些人进来……

从主子到下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盛宁松喝着酒,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主意大逆不道。

盛思颜这两天都没有看见盛宁柏,又想起来明日盛宁芳和盛宁松姐弟就要离开京城了,便将早早打点好的两百两银子,两个包袱都拿了出来,命人去外院吩咐外院管事,帮这两人准备一辆骡车。

盛国公府门口昌远侯府的军士两天前撤走了,盛思颜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深究。

※※※※※※※※

第三更粉红640加更送到。明天就是十一了,先祝大家国庆快乐!另外,预告一下,明天三更一万二千字,迎国庆兼庆祝周小将军回归了。大家的保底粉红票准备好了没?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