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睁开眼睛,正好看见盛思颜对她眨眼,想到自己的爹就是大理寺丞王之全,王氏也笑了,嗔道:“你这个鬼灵精,倒是跑得挺快。”说完有些累了,疲乏地道:“嗯,你去吧,我要歇着了。”

盛思颜应了,带着丫鬟婆子回自己的卧梅轩,特意将整件事想了一下,知道现在只要在周怀轩回来之前,她爹没事就行。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盛宁柏带着盛宁松从外院进来。

盛宁松已经恢复过来,对盛思颜不满地道:“我二姊呢?怎地不见她?”

盛思颜将盛宁芳关在绿玉馆。她现在实在没有精力再去应付这姐弟俩,便摇头道:“娘说给宁芳禁足呢。你要见宁芳,自己去跟娘说。”

盛宁松一听王氏,立刻泄了气,但是想到如今爹如今在牢里,家里只有自己最大,盛思颜又不是亲生的,便鼓足几分勇气,道:“你别拿娘出来吓唬我!你又不是我爹亲生的,装什么大头蒜!哪有这样的规矩!盛家正正经经的大小姐倒被关起来,成了二姑娘,你这个野种倒是鸠占鹊巢,成了大姑娘,你羞也不羞!惹恼了我,打一顿棍子将你赶出去!”

盛宁柏听得满脸通红,忙大声道:“大哥!你不要胡说八道!大姊是上了族谱的!是我们的亲大姊!”

“上了族谱又怎样?你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说的!”盛宁松将心里的恐惧和不安都宣泄出来,用极恶毒的话辱骂盛思颜。

盛思颜倒是不在意,可是她的丫鬟婆子听不下去了。悄悄去了王氏的燕誉堂。回报了盛思颜这边的情形。

王氏听说了。面色一沉,忙让丫鬟将她放到小软轿上,抬着来到盛思颜的卧梅轩。

在门外的回廊就听见盛宁松污言秽语骂个不停,全是乡间那些愚夫愚妇骂人的话,不堪入耳。

王氏皱了皱眉,在门外道:“这种话也是人说的?!”一边吩咐:“来人,将涂大郎拖出去,先打五大板子!”

几个婆子立即冲进去。将盛宁松拽了出来,摁到卧梅轩的院子里,噼里啪啦抡起板子打起来。

盛宁柏和盛思颜一起从屋里出来,给王氏行礼。

盛宁柏见了王氏,满脸通红,有心想为盛宁松求情,但是又觉得刚才自己大哥确实太过份,怎么能那样骂长姊呢?确实应该受到惩罚……

他矛盾的神情落在王氏眼里,倒是让王氏暗暗点头。——这孩子心地仁善,确实和另外两个人不同。

五板子很快打完。盛宁松被两个婆子拽过来给王氏磕头。

王氏皱着眉头道:“也罢,带他去燕誉堂。还有涂大丫,也一并带过去。”

盛宁松被打了五板子,其实并不是算特别疼,但是这种当众被打板子的情形,实在是太丢人了。他一边在心里咒骂盛思颜,一边想起王氏先前是叫他“涂大郎”,这会子说盛宁芳是“涂大丫”,都是他们以前在乡间时候的名字,不由十分诧异,不知王氏怎地不叫他们的大名,而且他们也不姓涂啊……

王氏扶着丫鬟的手转身要走,想了想,又对盛思颜和盛宁柏道:“你们也来吧。今儿就把话说清楚。”

盛思颜心里一动,明白王氏是要挑明这两人的真实身世了。

想想觉得这样也好,免得这两人以为自己就是真的大少爷、大小姐,成天给她添乱。

她现在忙里忙外,可不想再应付这两个脑子不清楚,又爱犯浑的浑人。

跟着王氏来到燕誉堂,盛思颜坐在王氏身边,盛宁柏站在她身旁。

小枸杞带着小刺猬阿财跑过来,偎在盛思颜腿边,笑眯眯地将大胖脑袋在她手边拱了拱。

盛思颜将小枸杞抱在腿上,揽在胸前,听王氏说话。

盛宁芳被带了过来,满脸惊恐,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她一见盛宁松,立刻跑过去拉着他的胳膊,哇地一声哭了,抽抽噎噎地道:“二弟你可回来了……”

王氏静静地等盛宁芳哭完了,才道:“好了,今儿我们就把话说清楚。涂大丫,老爷出事之前,已经验过你的血脉,证实你不是老爷的女儿,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说盛宁芳不是盛七爷的女儿,那盛宁松肯定也不是盛七爷的儿子,因为盛宁芳和盛宁松是双生子……

盛宁芳的哭声立刻停了下来。她紧紧抓着盛宁松的胳膊,将头别过去,不看王氏那边,身子微微发抖,并没有出言反驳。

这话一说,盛宁松和盛宁柏都愣了。

堂上的丫鬟婆子也吃了一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对着盛宁芳和盛宁松露出几分鄙夷的神色。

盛思颜笑着低下头,和小枸杞一起抚弄阿财身上的软刺。

盛宁芳的头垂得更低。

很显然,她是知道的,盛七爷亲口对她说过,所以她一点都没有反驳。

盛宁松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大叫:“你骗人!我要去问爹!你这个恶毒的婆娘,不要趁着我爹不在,就收拾我们!”

“收拾你们?你也配?”王氏不屑地阖上手上的茶杯盖,轻轻放到身边的方几上,“你当你是嫡长子呢?你姨娘是老爷几两银子买来的,卖身契还在我这里。再说盛家现在失了势,我会不会这么好心,为了你们两个贱人的性命,特意做出圈套赶你们走?我其实巴不得你们是姓盛呢……”

这话让盛宁松无从反驳,他脸上神情立时变得灰白,如丧考妣一般,刚才在盛思颜的卧梅轩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样儿完全不见了。

他这才明白,王氏为何唤他“涂大郎”,唤盛宁芳“涂大丫”!

他全身哆嗦起来,竟比先前知道盛七爷犯下“弑君”大罪还要恐惧。

他本来是担心爹犯了大罪,自己会被连坐。但是回来之后,发现家里没事,只有盛七爷一个人被关在牢里,而且从昌远侯那里,知道了盛家有三大国公府担保,不会有事,所以早就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可是现在知道他不是盛七爷的儿子,那昌远侯府的那桩亲事,岂不是泡汤了?!

没有了昌远侯府的婚事,他又不是盛国公府的庶长子,那他还有什么混头?难道要回到当初的那个小山村?!

盛宁松脸上神情变幻,都看在王氏眼里。

王氏淡淡地道:“如今我们府里遭了难,我也不留你们。给你们点儿银子,你们回老家寻亲去吧。”又对盛宁芳道:“你和你远房表姨家定了亲,正好去他们家投亲也好。”

“不!”盛宁芳和盛宁松异口同声地表示反对。

王氏抿了抿唇,看了他们一会儿,笑道:“你们凭什么在我面前说‘不’字?这涂氏生了你们的身子,忘了给你们生脑子了吗?”

盛宁芳不忿地指着坐在王氏身边的盛思颜道:“她也不是爹的女儿,她为何能住在盛家做大姑娘?”

王氏挑了挑眉,“我的话,不说二遍。”竟是连解释都不屑。

盛宁松好歹是在外面读了两年书,于人情世故上,比盛宁芳强一点点。

他很快回过神,拽了盛宁芳一把,拉着她一起给王氏跪下,道:“母亲,我不知道爹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如何验宁芳的血脉,但是如今咱们盛家有难,我和二姊还是想留下来,跟盛家共进退。求您成全!”又道:“母亲,我和昌远侯家的三姑娘有婚约,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多个朋友,而不是再跟昌远侯府结仇。”

言下之意,是如果昌远侯府知道他不是盛家的庶子,说不定就要告他们骗婚了……

这不就是结仇吗?

王氏笑了笑,道:“你有这份心是好的。但是你先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叫我如何相信你?”

如果盛宁松一回来,就摆出这幅甘苦与共的姿态,王氏也许就混着不说了。

就像她一直认为的,盛宁松只是庶子,就算娶了昌远侯府嫡女,也翻不出浪花。

但是如今盛七爷入狱,生死未卜,盛国公府里小的小,嫩的嫩,她可是不能太过大意,便不为所动,道:“这不关你的事。你的亲事,是昌远侯府主动提的,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你不是老爷的儿子,这也怪不了我们。要怪,就怪你那个偷人的姨娘……”

盛宁柏的脑袋垂得更低,也有无地自容之感。

涂氏也是他的生母,而且涂氏确实偷人了,他想为她说句话都说不出来。

盛宁松还想再求情,王氏已经端了茶,道:“我乏了,你们下去吧。也罢,这事太过突然,就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收拾收拾东西,三天之后再启程吧。”说着,又吩咐盛思颜,“给他们两百两银子,再送一辆骡车。”还对盛宁柏道:“他们是你同母异父的兄姐,你去送送他们也行。”

盛宁柏不知所措地应了,闷闷地走到盛宁松和盛宁芳身边,道:“哥,姐,咱们先出去吧。”说着,带了他们去外院。

盛家的下人知道这俩不是盛七爷的种,都在心里暗暗嗤笑,对他们再也没有了恭敬之心。

※※※※※※※※※※

第二更,粉红590加更送到。双倍结束以后,还是粉红30加更。晚上还有第三更……哭,看看大家还有木有粉红票吧。(⊙o⊙)。周小将军表示鸭梨山大……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