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堂下陷入一片死寂的沉默。

盛七爷跪在大堂中央,脸上如古井无波,一句话给自己分辨的话都没有说,反而让大家对他更为关切、痛惜。

蓝天上偶尔划过几声清亮的鸽哨,听在众人耳里格外分明。

就在这一片静寂当中,从大理寺正堂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然后一队军士走了进来。

跟在他们背后的,就是昌远侯文贤昌。

他一身盔甲俨然,先对周老爷子行了军礼,然后正色对太子道:‘太子殿下,国不可一日无君!请太子殿下赶紧回宫,即日登基!‘

太子站了起来,对他笑了笑,“文将军,你来了。”

文贤昌微微躬身,看了堂上一眼。

文贤昌一来,太子的人似乎就有了底气。

太子手下的幕僚站了出来,对盛思颜道:“盛大姑娘,你的口才不错,但是可惜,你说的这些话,目前都是你的猜测而已,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你说的话。”

盛思颜面色一沉,指着桌上那些她用来做实验的瓶瓶罐罐,还有王之全从宫里带出来的证物,道:“你也瞎了眼吗?这些东西难道不是证据?”

那人脸色一变,拂袖道:“盛大姑娘,你嘴巴放干净点儿!谁瞎了眼?我看你是昧着良心说话才是!——明明是你爹给先帝吃错药,误杀了先帝,你居然巧舌如簧,企图给你爹脱罪!——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先帝在天有灵。也当欣慰我们为他找到害他身亡的凶手!”

盛思颜气得胸脯一起一伏。面颊红得如同天边的朝霞。“什么叫昧着良心说话?难道我刚才指出的不是疑点?这些东西不是证据?!我看你才是昧着良心说话!不仅昧着良心,还睁着眼睛说瞎话!”

盛思颜万万没有想到,她费尽心机想出来的三条帮盛七爷脱罪的法子,居然在这人眼里一点用都没有!

盛思颜看向太子,“太子殿下,请您说句公道话。”

太子看都不看盛思颜,笑着道:“这件事,确实很难断定。盛大姑娘。孤知道你为了给你义父脱罪,什么都肯说,什么都肯做。可是律法就是律法,不能徇私舞弊,更不能法外容情。很遗憾,孤无能为力,不管你如何舌绽莲花,这些人却是亲眼看见你义父的药,让我父皇吐血身亡。这一点,毫无疑义。”

“明明是有人先给先帝喂了药!这人才是真正的凶手!怎能将所有事情推在我爹头上!”盛思颜快要急哭了。一股有理说不清的感觉油然而生,很是难过和无助。

太子轻笑一声。回头看了盛思颜一眼。

大理寺丞王之全从堂上走下来,脱下头上的乌纱,抱在手上,对太子道:“太子殿下,老臣相信盛大姑娘所言。此案确实疑点甚多,不能草率定罪。”

代表太后过来听审的姚女官也站起来道:“这件事确实很难下决断。我还要向太后娘娘通报一声。”

三位国公跟着一起点头。

太子的幕僚见状,忙和稀泥,对王之全和三位国公爷拱手道:“王大人、周国公、吴国公、郑国公,这件案子,不如押后再审。等太子登基之后再说如何?”

周老爷子眉头微皱:“也不是不行。反正我孙儿还没有回来。等他回来,一切自见分晓。”

太子点点头,“那就这样吧。”说着,带着人匆匆离去。

昌远侯回头看了跪在地上的盛七爷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自始至终,盛七爷都木木呆呆地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盛思颜看着盛七爷的样子,咬了咬牙,上前安慰他:“爹,您别伤心,一切都会好的。王大人和三位国公爷都晓得爹不是凶手。”

王之全叹口气,回堂上坐下,又拍了一下惊堂木,道:“今日审结到此。等太子登基,周小将军回来之后,再行审理。——将罪嫌押下去吧。”

盛思颜和盛宁柏眼泪汪汪地看着盛七爷。

盛七爷站了起来,他伸出手,抚了抚盛思颜的面颊,低声道:“好好照看你娘,还有小枸杞。”

“爹……娘和小枸杞最想是要爹在他们身边!我也是女儿家,一个人撑不了家的!”盛思颜急忙说道,只希望让盛七爷能恢复一点斗志,不要这样万念俱灰的样子。他自己都生无可恋了,别人要怎么救他呢?

盛七爷叹口气,转身蹒跚地走向大理寺后堂。

盛思颜目送着盛七爷的背影消失在后堂的入口,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

王之全看了看她,到底没有说话,说了一声“退堂”,便带着人下去了。

周老爷子一直不动声色地观察盛思颜,见她到这个时候依然不放弃,微微点头,但是也没有跟她说话,就带着自己神将府的人走了。

吴老爷子想了想,上前问盛思颜,“家里是不是缺银子?你不用去钱庄取,我等下回家,让人给你送一车银子。”

盛思颜摇头,对吴老爷子道:“吴国公,谢谢您。我家里的银子,暂时还能用。只是不知道以后还需不需要……”

吴老爷子抬头看向大理寺堂上的“明镜高悬”,低声道:“……还是多准备些碎银子在身边吧……”说完转身就走了。

郑老爷子摇摇头,一句话都没有说,跟着吴老爷子走了。

盛思颜和盛宁柏姐弟俩站在堂上,直到周围人都走光了,他们才慢慢走向盛家的马车。

盛家的随从和婆子都在车旁等着,对盛思颜极是恭敬。

盛思颜却一句话都不想说。

她抿着唇爬上马车,坐到最里面。将头靠在车壁上。怔怔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是头一次。她深深觉得,在这个世间,还是权势最能说话。

什么推理、逻辑,什么证据、动机,在权势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太子一句话,就能抹杀她的一切努力,让她爹一直关在牢里。

当年太后一句话。就斩杀了盛家上下三百多口。

盛宁柏见盛思颜一直闷闷地不说话,有些不安。

他没话找话,“大姊,你真厉害!在堂上说得真好!那些人都被你震住了!”他用崇拜的目光看着盛思颜。

盛思颜苦笑,“说得好又什么用?爹还是被关在牢里……”

“大姊,你不要气馁啊。虽然爹没有马上放出来,但是……但是……至少已经说服很多人,爹不是弑君的罪嫌!弑君之人,另有其人!”连盛宁柏都听出来盛思颜的意思。

盛思颜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要振作起来。

两人在车上恢复了说话。等到下车的时候,盛思颜已经恢复常态。

……

太后的安和宫里。姚女官恭恭敬敬走进来,凑到太后的耳边,轻声道:“盛七的案子暂时搁置了,说等太子殿下登基之后,周小将军回来再审……”

太后坐在妆台前对镜梳妆。

听了姚女官的话,太后点点头,若无其事地将玉梳放下,道:“盛大姑娘说得有道理,这也是个好的,可惜了。这件事,哀家也不信是盛七所为。”

“哦?太后娘娘?何以见得?”姚女官站到太后身后,拿着靶镜让太后看刚梳的头。

太后笑了笑,“上一次哀家见……皇帝那个样子,一时急怒攻心,懿旨下得急了一些,再加上,盛家那些人都是硬骨头,吃软不吃硬,两相一对上……”

姚女官忙道:“那一次就连盛老爷子都无计可施,您就不用自责了。”

太后对着镜子皱了皱眉,“错了就是错了,哀家也不是自责。”她在姚女官面前当然不会说真心话。

她那时候确实是“急怒攻心”,但是以她的性子,倒不至于真的是莽撞下旨。那时候的举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盛老爷子也是不识相,不然……

太后眼里闪过一丝寒光。

……

盛思颜带着盛宁柏从车上下来,板着脸进了盛国公府,看也不看那些昌远侯府的守将一眼。

盛思颜先去王氏住的燕誉堂,跟她说今天的情形。

她说得绘声绘色,王氏听了欢喜,道:“那你爹什么时候能放出来?”

盛思颜含含糊糊地道:“等太子登基之后,周小将军回来之时就可以了。”

“唉,能不能给周小将军去一封信呢?让他早点回来就好了。”王氏叹息道。

盛思颜点点头,“我等下去神将府打听打听,看看他们有没有法子联系到周小将军。”

盛思颜从王氏的燕誉堂离开之后,就又带着盛宁柏往神将府去。

神将府的门子不让他们进去,说他们没有帖子。

盛思颜只好将准备好的帖子送上去。

那门子收了帖子,让他们回去等消息。

等盛思颜他们走后,那门子将盛家的帖子,和别的女眷的帖子一起,给内院主持神将府中馈的吴三奶奶送了过去。

吴三奶奶带着这些帖子去问周老夫人。

“娘,您说,这些帖子我该怎么回呢?”

周老夫人瞧了瞧,笑道:“这些人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你这丫头,笑着跟我装憨!”

※※※※※※※

第三更粉红540加更送到。双倍之前大家投的粉红票都加更完了。明天为大家双倍时候投的粉红加更。因为是双倍,俺们就50加更一章行不?其实比以前的30一章还少5票,实际上是25一加更。这个月加不完,下个月接着还,可想而知,大家在双倍期间都投给某寒的话,下个月会有很多三更可看(⊙o⊙)。双倍一直到下个月7号。o(n_n)o。俺知道亲们殷切期待着周小将军的回归。他一定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时候粗线!~\\(≧▽≦)/~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