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昨天太给力了,今天还是三更求粉红票,还有推荐票。下午一点,晚上七点。亲们表让俺失望哦。o(n_n)o。※

**************************



盛思颜想问宁姑姑的话,王之全只好摇头,“宁春前天晚上死在宫里。”

“啊?怎么死的?”盛思颜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掉到井里淹死了。”王之全道,“你要不要看她的尸首?”

“啊?不了不了!”盛思颜急忙摆手。开什么玩笑,她可不会学法医宋慈验尸……

盛思颜想,她虽然不能亲自去验尸,但是她可以提供几种她前世看过的《洗冤录》上的可能,供王之全参考。

“王大人,您确信她是掉井里淹死的?不是先被人杀人灭口,然后才被扔到井里?”盛思颜提示道。

她记得,直接掉入井里淹死,和先被杀死,后扔到井里,会在验尸上有很大不同。

王之全点头,“确实是掉井里淹死的。”

“那她为何会掉井里淹死?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还是被人推下去的,还是自己有意跳下去的?”盛思颜接二连三地问道。

她不信就这么巧,在夏明帝薨逝的前一晚,一直照顾夏明帝饮食起居的宁春姑姑突然想不开就跳井了。

王之全叹息,“宁姑姑的死,确实是一个疑点。”

那当然。盛思颜暗道。那天晚上发生的所有的事都是疑点。就算不是疑点。她也要拗成疑点……

王之全又道:“我盘问过所有跟宁姑姑有关的人。她们都说,那一天晚上,她们都睡得很沉。宁姑姑一向睡得晚,所以宁姑姑是什么时候离开屋子,走到院子里跳井的,她们完全不晓得。”

盛思颜正要失望,就听王之全又道:“不过,我们在宁姑姑的手里。拣到一小块黑绸布。”说着,他命人将那块证物拿上来给盛思颜看。

盛思颜看了看,见是一块黑色的软绸布,是市面上随便就能买到的大路货,完全没有什么线索。

“这块黑布,还有宁姑姑手腕上的瘀伤,说明她是被人推下井的。推搡之前,他们似乎有过短暂的争斗。”王之全淡淡地道,看了一眼那些跟宁姑姑住一个院子的宫女。

那些宫女顿时嚎哭起来,纷纷给王之全磕头。“王大人,真不是我们害的宁姑姑!大人明鉴啊!”

盛思颜用手捻了捻那块黑绸布。又看了一眼那些宫女,道:“不是她们做的。”

“哦?何以见得?”王之全饶有兴味地听盛思颜说话。

“正因为这绸布在市面上太常见,在宫里反而是稀罕物儿。您想,宫里用的东西,都是仔细采买的贡品,怎会用这种大路货?据我所知,入宫的女子,不能从宫外带东西进宫,就连刚进宫时候穿的衣裳鞋子,都会脱下来送走。”盛思颜指着那块黑绸布分析,“而这块宁姑姑手上的黑绸布,是从某个人身上扯下来的。所以这个人,应该是从宫外进来的人,不是这些跟宁姑姑住一个院子的宫女。如果您不信,可以去搜一搜她们住的地儿,看看能不能藏这样大的一件衣裳。”

大夏皇宫的宫女都是没有**的。每个月她们的屋子都要被搜检一次,想藏什么从宫外弄进来的东西,完全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说,那天晚上,有外人进宫?”盛思颜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大人不知有没有看过把守宫门的侍卫们的记录?看看都有谁晚上进宫了?”

王之全伏在案头,身子微微前倾,看着盛思颜,“查过了,那天晚上没有人进宫。而且第二天事发很早,太子殿下及时封闭了宫门,也没有别人出宫。”

盛思颜愕然,“没有进宫的记录,也没有出宫的记录,那人难道会飞不成?!”

王之全莞尔,“就算会飞,也会被人看见。你当皇宫的侍卫只看地上,不看天上吗?”

“那可不一定。”盛思颜笑了笑,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又问阮同,“既然是宁姑姑照看先帝的饮食,我爹照看先帝的病情,那你是做什么的?”

阮同低头道:“我是值夜的。”

“值夜?那你跟我说说,那一天晚上到天亮都发生了什么事?”

阮同默然不语。

王之全道:“我也问过了。他们都睡着了。”说着,唏嘘一声,很是寂寥。

“专门值夜的人都睡着了,真是尽忠职守……”盛思颜奚落了一句,又道:“这样说,如果那天晚上先帝的寝宫里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知道了?”

阮同心里一动,他想起来那天晚上,他们也跟宁姑姑院子里的人一样,睡得比平时都熟,他甚至都错过了早上起身的时辰,还是盛七爷将他叫醒的。

“王大人,小人想起一事……”阮同抬起头,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王之全正好将夏明帝寝宫里的熏笼和外殿的香炉都搬来了,闻言忙派人去查验。

过了一会儿,查验的人过来回报,道:“香炉和熏笼里都有梦甜香的残迹。”

“梦甜香?!”阮同大惊,“这种破玩意儿,我们宫里怎会用?!”

梦甜香是市面上一种很常见的熏香,香质粗糙,但是很有催眠作用,不过对身子不大好。

所以别说是宫里给皇帝用,就算一般的中等人家,也不会用这种廉价的熏香。

“这就是说,那天晚上,也有人进了先帝的寝宫,但是你们都不知道,因为你们睡着了。而且睡得比往日都熟。因这梦甜香的关系。”盛思颜指了指那些搁在纸上的梦甜香残迹。

这样一说。连三位国公爷和太子都皱了眉头。

太子咳嗽一声,“安和殿防卫森严,是不可能有人晚上摸进去的。”这一点太子确实可以担保,因为他用了很多法子,都进不去安和殿。

太后一直将安和殿守得铁桶一般。太子那天早上能闯进去,是昌远侯突然过来给他送了一封宁姑姑的信。

昌远侯文贤昌临阵倒戈,太子才能直闯安和殿……

想起这一切,太子只能感叹运气好。不然的话,太后肯定会将父皇身死的消息秘而不发的。

“那这梦甜香如何解释?难道是自己飞进去的?”盛思颜淡淡嘲弄道,“如果没有别的解释,那肯定就是有人进去,不过没人发现罢了。”

盛思颜记得前世有一句著名的谚语,说如果一个东西长得像鸭子,叫声像鸭子,走路也像鸭子,那它就是一只鸭子。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原因再不可思议。那也是事实。

事实就是,那天晚上就是有人进了宫。但是奇怪的是,宫里宫外这么多人,居然没人见到这个从宫外进来的人……

“太子殿下,你难道不害怕吗?——有这样一个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穿过重重的守卫和阻碍,于夜深人静的时候进了宫,并且来到先帝的寝宫,燃起梦甜香,对先帝动了些手脚,先帝第二天就暴毙身亡。”盛思颜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周围人的反应。

太子忡然变色,显然是被盛思颜说的这个可能吓住了。

三位国公爷倒是更加老练一些,连眼皮都没抬,只在默默沉思。

上首的王之全更是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他的心思。

盛思颜笑了笑,又道:“其实,这件事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如果这样想,宫里有人做了这个人的内应,将他放进宫,是不是更好理解一些?”

王之全不由自主点头,“这个可能性更大。”

王之全是读书人,不喜欢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他一向认为,很多表面上看起来很匪夷所思,难以理解的事情,其实都是有自己内在的逻辑的,而且背后都有着一般人想不到的盲点存在。

比如他曾经复审过一个案子。

一家的男主人去了一趟庙里,据说对庙里的菩萨有不敬的行为,第二天他就死了。

身上完全没有伤痕,肚子里也没有毒物的残迹,更没有暗疾脏病,就这样睡在床上,一觉没有醒过来。

当时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不敬菩萨,被神灵惩罚而死。

王之全却从开始就不信这话。

后来在他和仵作反复勘验之下,在这男人头顶的百会穴,发现了一根细长的长钉。

那长钉直接从他头顶的头发缝隙钉入百会穴,直至没顶。

不小心仔细的查验,完全看不出端倪。

那件案子后来证明是那人的兄弟为了谋夺家产,故布的疑阵。

王之全这辈子最遗憾的,是当年盛老爷子给夏明帝吃错药的案子,他也用尽了心思,却完全没有查到任何疑点。

不像这一次,有宁姑姑的尸首,手里的绸布,还有香炉里的梦甜香,等等诸多证据表明,陛下这一次的暴毙,不是盛七爷一个人所为。

“不过,就算能证明有人那天晚上进了先帝的寝宫,还是不能证明先帝暴毙,跟盛七无关。”王之全看了看卷宗,眉头拧了起来。

这也是他的为难之处。

盛思颜微笑。她的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为了给盛七爷脱罪,她第一要做的,就是引入另外一个嫌疑人,让大家相信,盛七爷并非是唯一的嫌疑犯。至于是不是盛七爷做的,那是她后面要说的话。

。(未完待续。。)

ps:感谢js79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霁鱼儿昨天打赏的两个财神钱罐。感谢karllkking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和氏璧。盛宠又多了一位盟主。恭喜karllkking盟主大人!

周一了吧,提醒大家的推荐票,还有粉红票。双倍啊,想催更某寒,粉红票是最好的途经哦!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