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以前了。”二皇子叹口气,“现在他们是跟太子交好。”

王毅兴:“……”。

那该怎么办?

王毅兴回到自己房里,呆呆地坐了一夜,想起自己和盛家,还有盛思颜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心里很难过。

他想,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救她。

……

京城的盛国公府外头,昌远侯府的军士盔甲俨然,一动不动地守在盛国公府门口。

盛思颜昨夜一夜没睡,一直在琢磨整个案情,又仔细想了前因后果,和她想帮盛七爷脱罪的关键所在,并且做了许多实验,就打算今日到大理寺为她爹盛七爷伸冤。

她相信大理寺丞王之全,于公于私,这个人都一定会努力帮助她。

但是她不能坐等别人为他们家出力,她自己也要出最大的一份力。

为了先声夺人,引起众人的同情,盛思颜特意挑了豆绿色织锦缎琵琶扣对襟上襦,系着月白色软缎长裙,看着很是娇弱。

她带着两个丫鬟和四个膀大腰圆的男仆从盛国公府的大门里走出来。

她手里有周老爷子送给她的神将府的令牌,出入盛国公府的时候,昌远侯府的军士都不敢阻拦她。

而且他们见她虽然白日里出去,但是到下午就回来了,也就没有多加阻拦,只是派人跟在他们后头。

跟她一起出来的,还有盛宁柏。

如今王氏卧床养胎,还要分心照顾小枸杞。

盛思颜就带着盛宁柏一直在外面奔走。

好在盛宁柏跟他两个兄姐不一样。对盛思颜言听计从。而且他是男孩子。在外面行走的时候,确实帮了她不少忙。

今天,他们要去大理寺听审。

盛国公盛七弑君一案,今日正式公开审理。

全京城的人都涌向大理寺,恨不得亲眼目睹这一盛况。

盛思颜作为犯人家属,有大理寺的衙差专门引领,还是和盛宁柏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堂上。

大理寺前面真是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

大理寺丞王之全在堂上正襟危坐。大红的官袍,映着他背后“明镜高悬”的黑底烫金大红字的牌匾,显得格外威严庄重。

下面坐着五个人,三个是三位国公爷:周老爷子、吴老爷子和郑老爷子,还有一位是太子,以及代表太后来听审的姚女官。

盛七爷穿着一身灰白的囚服,脖子上带着重枷,脚上带着铁镣,拖得脚脖子上都破皮出血。

只一个晚上,他的形容就变得十分憔悴。

盛思颜怔怔地看着盛七爷。轻声叫道:“爹,您别怕。我会帮您的。”

盛七爷回头,看见盛思颜,微微笑了笑,道:“思颜,你来这地方做什么?快回去吧。好好照顾你娘,还有你弟弟……”

盛宁柏一下子红了眼圈,他用袖子抹了一把泪,哽咽着道:“爹,您别放弃。大姊说会想法子的。”

盛七爷看见盛宁柏,微微动容,点头道:“你要听话,听你母亲的话,还有你大姊的话。盛家,就靠你们了。”

盛思颜见盛七爷已经有了赴死的打算,情急之下,轻声道:“爹……娘的身子有些不妥,我治不了,还等着爹回去救娘呢,还有娘肚子里的弟弟。”

盛七爷面色一凝,“不好?怎么啦?”

“怎么啦?”盛思颜苦笑,“您出了这样的事,还能指望娘亲会好端端地没事?”

盛七爷又是感动,又是酸涩,低了头,不再说话,被衙差推到大堂中央跪下。

盛七爷出来之后,陆陆续续又有王之全从宫里带出来的那些宫人被衙差推了出来,统统跪在大堂之上。

盛思颜退到一旁,听大理寺的堂官开始诉说案情的始末。

她这时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爹一早进宫,给夏明帝吃药的时候,夏明帝突然吐血身亡,而及时赶来的太子带着人控制了局面,将盛七爷本来是要马上处斩的,但是到底碍着四大国公府的颜面,还有某种特殊的理由,没有马上动手。

然后大理寺丞王之全及时赶到,才将盛七爷和这些宫人一起从宫里带了回来。

盛思颜忍不住想抹一把冷汗。

若不是那一天她马上去找大理寺丞,央求他入宫,还有求另外三位国公爷入宫说情,她爹盛七爷可能已经不明不白死在天牢了!

幸好幸好!

堂官说完案情始末,太子身后站着的一个内侍便拱手道:“这盛七罪证确凿,请王大人立即判他斩立决!”

盛思颜听了这话,真是被气得要笑起来!

“这位内侍,你只是来听审的,别以为自己能越俎代庖。”盛思颜不满地在旁边说了一句。还罪证确凿……就那些所谓的证据,盛思颜马上就能给举出一千个反例,证明罪证不确凿,不成立!王之全当然对盛思颜特别照顾,给她在堂上安了个座儿,就在周老爷子下首,盛宁柏就站在她身后。

太子看向盛思颜,他认得她,对她点点头,“盛大姑娘,你也是来听审的。”意思是,你也不该说话。

盛思颜低下头,听见王之全开始问那些证人的话。

问了一圈,这些人都一口咬定,是盛七爷亲手喂药,夏明帝吃了药就吐血,所以一定是他弑君。

“……王大人,自从盛七接手先帝的病情之后,整个安和殿的偏殿收卫森严,外人一律不能进。先帝吃的东西,都要由盛七过目才能吃。药也是他亲手喂的。您说,这不是他杀的,还是谁杀的?”夏明帝以前的内侍总管阮同恨恨地说道。“请王大人放我们回宫。我们跟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

王之全又交叉盘问了几个别的人。包括太医院的太医。还有太后身边的姑姑,都是众口一词。

听上去无懈可击,似乎完全没有问题。

这件事,似乎就是盛七做的。

王之全凝视着阮同,一时没有说话。

堂上静悄悄的,就连外面听审的老百姓都屏住呼吸,想看看被称为“王青天”的王大人如何明镜高悬,找出其中的破绽之处。

过了一会儿。王之全道:“按照大夏律法,谋杀必有动念和手段。盛七有手段,但是不具有动念,不具备谋杀的条件。”也就是说,盛七没有谋杀皇帝的动机,所以不能判谋杀。

更深一层的意思,是谋杀不能判,误杀肯定是要判的,照样是个死罪,但是就不会罪及妻儿了。

如果真的是谋杀成立。谋杀皇帝,可是要族株的大罪。

误杀的话。还可以网开一面。

毕竟盛家已经为夏明帝付出过三百多条人命的代价。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太子和三位国公妥协的结果,早就私下里商量好了。

三位国公第一要紧的,是保住盛家剩下的人。第二才是保住盛七的命。这一点比较困难,他们一时想不出法子,只好使个“拖字诀”,等先脱了“谋杀”的罪名再说。

盛思颜扬了扬眉。她可是连误杀都不想让她爹背上的。

盛思颜站了出来,对着王之全福了一福,道:“王大人,我想再看一看您拿回来的证物。”

王之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呈上来。”命衙差将那些证物呈上来给盛思颜细看。

王之全不愧是办案的老手。他从宫里带出来的证物十分齐全,就差一点把夏明帝住的偏殿里面的器物都搬回来了。

这里面当然包括夏明帝吐脏了的衣裳和被褥,还有吐在人身上和铜盆里的秽物,以及那一天吃的药渣、煎药的罐子、盛药的碗、调羹、以及给他擦嘴的帕子,都一一摆在盛思颜面前。

盛思颜不顾那些东西污秽的气味,弯下腰,仔细一样样查看,又在脑海里跟王氏给她的那些药丸相比较。

那些药丸,便是盛七爷跟王氏一起研制出来,治疗夏明帝的药丸,里面药材的成分和比重盛思颜都熟记在心。

她昨晚在房里想了一夜,甚至弄了两只兔子做实验,给它们吃药,再让它们吐出来,看看是什么样的结果。

最后一次,她自己甚至吃了一遍药,然后自己呕了出来,来和兔子呕出来的东西对比。

有了昨晚的实验打底,今日一看这些夏明帝呕出来的秽物,盛思颜眼底闪过一丝了然的光芒,但是她面上依然不动声色,一样样仔细查看下去,就连那擦嘴的帕子都看了好一会儿。

仔细查了一炷香的功夫,她总算是把这些东西都看完了。

王之全还没有说话,那跪在地上的阮同已经不屑地道:“这些东西是先帝当着我们的面吐出来的,难道还有假?”

“没有假,当然没有假。”盛思颜直起腰,看着阮同问道:“你记不记得,先帝薨逝的前一晚上,到底吃了些什么东西?”

阮同皱眉,嗤笑道:“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你当你是堂官啊?”

“阮同,回答盛大姑娘的问题。”王之全在上首威严地道。

阮同被大理寺丞当面打脸,一时涨得面皮紫涨,支吾半天,才道:“……先帝的吃食,都是宁姑姑料理的。我不知道……我只是那天晚上在先帝床边值夜。”

盛思颜挑了挑眉,转身问王之全,“王大人,我可否问宁姑姑几句话?”

※※※

粉红480加更送到。第三更求粉红票。大家粉红给力的话,俺明天继续三更!顺便提醒推荐票。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