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秀妍的丫鬟便去明瑟前张了张,对门口的婆子道:“我们二奶奶来看大奶奶了。<>

她们听说是吴大爷将大奶奶从老爷子的至乐堂打横抱出来的,好像是大奶奶晕过去了……

明瑟的婆子迟疑一下,道:“你们等一等,我去问一问。”说着,她忙去明瑟门口通传道:“大爷、大奶奶,二奶奶说来看大奶奶了。”

郑素馨已经醒了,脸色白得可怕,正靠在榻上对着吴长阁垂泪。

听见尹秀妍来看她,她的哭声停了一下,带着浓重的鼻音对吴长阁道:“既然她有心,就让她进来吧。”

吴长阁danxin地道:“可是你的身子,能撑得住吗?”

“没事的。”郑素馨用帕子拭了拭泪。

激ushi这样柔弱中带着几分刚强的oyang,让吴长阁极为痴迷。

“那好,我回避一下吧。”吴长阁起身去了东次间。

尹秀妍跟着郑素馨的丫鬟走了进来。

看见郑素馨的眼睛都哭红了,尹秀妍故作诧异地道:“大奶奶,这是怎么啦?可是在哭这主持中馈的事儿?——大奶奶放心,我把这些对牌给你还回来了,快别哭了!”

郑素馨笑了笑,轻声道:“让二弟妹见笑了。我出了点儿错,爹罚我呢。二弟妹先帮着管一管,等以后爹消了气,我再接过来。”

“嗯,大奶奶您是zhege家的嫡长媳,也是世子媳妇。zhege家。别人当都不能名正言顺呢。”尹秀妍掩袖而笑。“我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还望大奶奶不吝赐教。”

“二弟妹过谦了。你出身江左尹氏大族,也是从小庭训,知识礼的嫡长女。——你当家,我放心得很。”郑素馨好脾气地笑着,像在看一个闹别扭的后辈。

尹秀妍被郑素馨这幅老神在在的oyang气得不轻,她嗤笑一声,站起来道:“大奶奶这样看得起我。我真是感激涕零。不过呢,我这人有个习惯,不是自己的东西,从来不贪。所以这主持中馈的事儿,您还是赶紧哄得老爷子欢喜了,拿huiqu吧。我是不会管多少事的。”说着,笑眯眯地转身liqu。

吴长阁从东次间出来,背着手,皱眉看着尹秀妍远去的背影,道:“二弟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又anei郑素馨。“爹是一时生气,等气消了就没事了。你……”

“呕……”郑素馨突然身子往前探出。吐出一口黑血,将吴长阁的前襟染得血迹斑斑。

“啊?素馨!你怎么啦!”吴长阁吓了一跳,忙扶住郑素馨。

郑素馨却一口接一口地吐着黑血,直到吐得苦胆汁都出来了,才气息奄奄地道:“扶我去屋里,给我把我的药箱拿过来。”又断断续续地道:“我这是气急攻心,血不归经,没事的,养yizhen子就好了。这内的中馈,你去拜托二弟妹好生照看。跟她说,zhege家,也是她的家,她不能撒手不管。”

“素馨,你激ushi太好心了。”吴长阁心酸得都要哭了,“你都这样了,还记挂着zhege家!我去跟我爹说!”

“不用!”郑素馨忙拽住吴长阁的衣领,“你听我说,我……我……真的要歇了……”说完她已经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郑素馨身边的管事媳妇忙走过来道:“大爷,让奴婢来伺候吧。大爷您忘了?那一年大奶奶在咱们家庄子上呕心沥血给二姑娘治眼疾,二姑娘病好,大奶奶却生了重病,都是奴婢照料的,过了半年就好了,不是什么大事。”

因郑素馨叮嘱不用请大夫,再加上整个大夏皇朝最好的大夫盛七爷已经被关到大理寺了。吴长阁也没有多事,只是跟着她们进了里屋,看着郑素馨的管事媳妇从药箱里面拿出一个暗红色的药丸,用水化开了,服侍郑素馨喝了下去。

郑素馨吃完那暗红色的药丸,到底把吐血给止住了,只是依然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而且手脚酸软无力,坐都坐不起来了。

吴长阁略微松了口气,想了想,依然穿着那被吐脏了袍子径直去外的至乐堂,对吴老爷子道:“爹,素馨刚才气得吐了血。您不说看在我面上,只看在娟儿面上,给素馨留几分脸面吧。”

吴老爷子一愣,看见吴长阁身上血迹斑斑的袍子,眯了眯眼,道:“这是你媳妇刚才吐的血?”

“爹,这也能骗您?您不信,让吴总管去内打听打听就知道了。这会子,娘大概已经去看素馨了。素馨这一次被气得真是不轻。这么多年,我就没见她虚弱到zhege地步。那一年在吴家庄子上,她终于治好了娟儿的眼疾,累成那样,得了一场大病,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吴长阁叹息着摇头。

吴老爷子有些不自在地咳嗽一声,讪讪地道:“我不过是说她两句而已,居然就吐血给我看。哼……”

吴长阁苦笑,“爹,谁能guyi吐血啊?才刚她不许我打搅您,连大夫都不用请,就吃了她自己做的药丸,这会子已经睡了。”

吴老爷子凝神想了一会儿,道:“不请大夫也是不行的。谁知道会不会落下病根呢?”说着,他对外面叫了一声,“吴允!去拿我的帖子,请太医最好的太医过来。”

吴允在外面应了一声,嘟哝道:“最好的太医?最好的太医已经被关在大理寺了……”

“你zhege死老头子,请别的太医也行啊!万一不行,咱们再去大理寺……”吴老爷子恼道。

吴允去了,半天带了太医的副判回来,也是除了盛七爷以外,太医最好的大夫。

太医的副判给沉睡的郑素馨诊了脉,摇头道:“确实很虚弱,五脏六腑都有衰竭之相。如果不是服药及时,怕是要吐血身亡了。不过就算这样,也要动弹不得,在床上躺上几个月了。”又问:“郑大奶奶刚才服的是什么药?效用恁地好……”

郑素馨的管事媳妇微微笑道:“是我们大奶奶自己做的药丸。”

“哦。”那副判了然地笑了笑,“郑大奶奶果然不愧是盛老爷子的关门弟子,这份本事,似是不比盛判差呢。”

盛判已经被关进大牢,以后的医术第一,就又要回到郑大奶奶头上了。

郑素馨的下人脸上露出与有荣焉的骄矜之色,就连吴长阁都有几分得意。

吴老爷子知道了郑素馨的病情,倒是没有再赶吴长阁和郑素馨走了,只是一边忙着解决吴家钱庄被挤兑的事儿,一边让二儿媳妇尹秀妍打理内中馈,对人只说郑大奶奶得了急病,需要休养。

……

皇帝薨逝的消息传到江南,一起传到江南的,还有盛七爷和盛国公府的消息。

二皇子看了信,不动声色地对王毅兴道:“毅兴,情况有变。”说着,把信给他看。

王毅兴脸色遽变,吃惊地道:“这……这……这……陛下居然就这么死了?”

二皇子目中含泪,遥望着京城的方向,伤感地道:“父皇这么多年,其实是生不如死。这话说来不孝,但是现下终于去了,我知道父皇终于解脱了……”闭上眼,流下几行泪水。

王毅兴定了定神,想了想也是,夏明帝作为“活死人”,缠绵病榻二十多年,真的是生不如死。

“不过,姐夫,陛下突然死了,咱们的事……”王毅兴有些焦急,一时不知所措。

二皇子胸有成竹地笑了笑,“这本来就不是容易的事。不过,凡事不破不立。父皇这一下撒手去了,咱们的大业,才正式开始呢!”说着,用力拍了拍王毅兴的肩膀。

王毅兴默然半晌,摇头道:“这不是更难了吗?”

夏明帝突然去世,太子理所当然登基,是下一任皇帝。

一登基,二皇子还有什么筹码跟已经做了皇帝的太子斗呢?

二皇子hehe地笑,“放心。皇祖母还在京城呢。还有四大国公府,你道他的eizhi有那么稳吗?”

说起四大国公府,王毅兴一下子想到盛七爷,有些着急地道:“这上面还说盛国公弑君!不可能啊!盛国公怎会弑君?——一定有问题!盛国公府如今怎样了?”

二皇子淡淡地道:“盛国公为什么不会弑君?你看这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是吃了他的药之后,父皇才吐血而亡。”

“……那也不算是弑君。最多……最多……是没有治好病……”王毅兴一想到盛家有可能被拖累,顿时脸色都变了,“姐夫,求求你,救救盛国公!救救盛家吧!”王毅兴给二皇子跪了下来。

二皇子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王毅兴道:“你真的想救盛家?不计任何代价?”

“只要能救盛家,我无论怎样都行!”王毅兴坚定地道。他不能想象盛思颜被处斩的情景,更不能想象她被流放、被人糟蹋的情形……

二皇子点点头,“跟我来,咱们商议一下。你看,现在看守盛家的,是昌远侯府,我以前跟他们还有几分交情。”

王毅兴站了起来,忙道:“昌远侯府是太后娘娘的娘家,他们一向跟姐夫交好。”

※※※※※※

粉红50加更送到。晚上七点有第三更。亲们,双倍粉红开始了,大家有粉红票可以投啦。on_n)o……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