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们,双倍粉红开始了,今天三更求粉红票。亲们给力点,俺会尽量多更!※

********************************

吴婵娟见吴老爷子是真的生了气,不敢再劝,只好告辞离去。

吴老爷子不想空等,亲自派人去宫里找郑素馨回家,一边训斥他儿子,“她是你媳妇,做什么成天往外跑,你还不知道!你是怎么做男人的!”

吴长阁很不以为然,但是唯唯诺诺,并不敢跟吴老爷子犟嘴。

吴家的人找了一大圈,才在东宫找到郑素馨的踪迹,忙托人进去通传,“家里老爷子请大奶奶赶紧回家,听说是钱庄出了事。”

郑素馨本来正在跟太子说着登基之后的一些官员人选,一听吴老爷子找她,还说钱庄出了事,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不以为然,只当是吴老爷子的一个借口,对太子笑道:“那臣妇就提前恭祝陛下登基大礼。——臣妇告退。”

太子点点头,命人送她出去。

一路上,郑素馨听说了真是钱庄出了问题,心里一动,命车夫绕道,去附近的吴家钱庄瞧一瞧。

结果刚一拐角,她就看见如长龙般的队伍,绕着街口拐了好几道弯,排在他们吴家钱庄前面。

郑素馨顿时黑了脸,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苦笑道:“这就是了。都在挤兑呢,咱们钱庄的底银不够,放出去的帐一时又收不回来。所以大家越发恐慌……”

郑素馨立刻明白了。皱眉道:“怎会如此?最先是如何开始的?”

那人道:“您先回家。老爷正等着您说话呢。”

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已经有人报到吴老爷子那里去了。

待听见整件事是因为盛家人去取银子,被吴家钱庄赶了出来,不许他们提取,才遭到民众对吴家钱庄的质疑,担心他们钱庄的银钱不够,鲸吞存户的财产,才产生了挤兑风波。

吴老爷子听见自己家的钱庄居然不肯让盛家人取银子。顿时臊得老脸通红,拍着桌子,咬牙切齿地道:“是哪个王八蛋下的命令,不许盛家人取银子的?!——把他给我揪出来!我要亲手剁了他!”

他前脚刚和另外两位国公爷商议了救盛家的事情,转头他自己家的钱庄就对盛家落井下石了,这事要传出去,他这张老脸真是没处放了!

结果那家盛思颜去取钱的钱庄掌柜亲自过来说,“是郑大奶奶早上亲自吩咐的。说盛家如今官司缠身,让我们不要给盛家提银子,先观望一阵子。等事情了结之后再说。”

“放屁!盛家有没有官司,跟他们能不能取银子。怎能混为一谈?咱们是开钱庄的,又不是开公堂的!谁管他们家是有罪还是无罪?!只要他们在我们钱庄存过银子,我们就应该让别人取出来!——这点道理你都不明白,你白做二十年掌柜了!给我滚!你不再是我吴家钱庄的掌柜!给我通令天下钱庄,不许用这个人进钱庄!”吴老爷子不由迁怒。

那掌柜很快就被人赶出去吴国公府。

他在吴家钱庄二十多年,这一下不仅丢了吴家钱庄的美差,就连别的钱庄也不能收他,如丧考妣,在吴国公府门口蹲着不肯走,哭得十分伤心。

结果在吴国公府门口遇到刚从外面回来的郑素馨。

掌柜扑向她的大车,在车下攀着车辕,向她哭诉,希望她能帮着说说情。

郑素馨淡淡地道:“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待我回去见了老爷再说。”

来到吴老爷子见顶点小说理事的至乐堂,郑素馨忙问道:“爹、长阁,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吴老爷子阴着脸,指了指地上撒了一地的求救信,道:“你问我,我问谁?——盛家人取银子,你为什么拦在里头?人家能存,就能取!”

郑素馨听说是这事,松了一口气,笑道:“爹,是这样的。我寻思盛七爷弑君这样大的事,太子殿下和太后娘娘肯定是饶不了盛家。咱们要是任凭他们取银子上下打点,又或是想拿了钱跑路,咱们不就是助纣为虐了?所以媳妇吩咐……”

“你闭嘴!”吴老爷子从书案后头跳了起来,恼道:“你这么会断案,你干脆去做大理寺丞算了,我们吴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座大菩萨,请你自便吧!”居然出口要赶人。

郑素馨脸色唰地一下子白了,嘴唇翕合着,不知所措地看着吴老爷子,“爹……您这是什么意思?”

吴老爷子长叹一声,看着门外长条形院子里窄小的天空,喃喃地道:“周大哥,我确实不如你。我算是明白了,当初你为何不许承宗……”

郑素馨一听吴老爷子又说起当年她出嫁时候的事情,整个人气得直发抖,一口气接不上来,一股剧痛突然从五脏六腑传来,眼前一黑,整个人软软地倒在地上。

吴长阁在旁边正为郑素馨打抱不平,一见郑素馨晕了,忙过去抱起她,对吴老爷子道:“爹!素馨哪里不好了!这件事是意料之外,但是也不能说素馨做得不对!”

“行了行了,你们走吧,让我静一静。”吴老爷子见郑素馨居然晕过去了,也有些无语,挥了挥手,想了想,又道:“你媳妇暂时不要主持中馈了,把内院的对牌交给老二媳妇吧。”

这是要剥夺郑素馨管家的权利了。

作为嫡长媳和世子的正室妻子,居然不能管家,这可是莫大的羞辱。

吴长阁也白了脸,但是看见郑素馨晕过去的样子,还是忍了又忍。道:“爹。我先送她回去。”说着。抱着郑素馨回他们的明瑟院。

吴老爷子马上命人去明瑟院取了当家的对牌,送到二房住的攸宁堂,给他的二儿媳妇尹秀妍暂理家务。

周家二房的原配嫡妻尹秀妍出身尹氏大族,也是嫡长女,当年本是要说与神将府的神将大人周承宗,后来却阴差阳错,只配了吴家的嫡次子。

尹秀妍坐在自己的房里,看着面前托盘上放着数十根包了黄色绒布的紫竹对牌。轻轻叹了口气,用手揉了揉太阳穴,问那送对牌过来的人,“大奶奶怎么啦?我这是暂时接管呢,还是……”

送对牌来的人是吴老爷子身边的老管事吴允,他躬身答道:“大奶奶出了错,老爷子说,暂时让二奶奶代管。”

尹秀妍轻笑出声,“……原来是代管。”不过她还是挥了挥手,“我去向老爷子行个礼。”

吴允忙道:“老爷子正忙呢。二奶奶不用去了。老奴告退。”一边说,一边退了出去。

尹秀妍便叫了自己的婆子过来。问道:“可知出了什么事?大奶奶犯了什么事?”

那婆子也是刚听到的消息,便走近了,附在尹秀妍身边低声道:“……听说是外面的钱庄被挤兑得关门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冲过去要取银子,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尹秀妍一愣,“是外面的事?那关大奶奶什么事?”

“二奶奶有所不知。外面的钱庄本是给大爷管的。但是您也知道,大爷什么都听大奶奶的,所以这钱庄出事,听说是大奶奶的责任。”

具体的缘由,这婆子也不是很清楚。

尹秀妍蹙眉在房里想了一会儿,还是命人抱起对牌,跟她去见吴老夫人。

吴婵娟正好在吴老夫人那里凑趣儿。

她刚被吴老爷子从至乐堂遣走,就赶忙来到吴老夫人这里候着,想着如果爹娘有事,她也可以求祖母。

结果等来的却是二婶婶尹氏。

吴婵娟站起来给她行礼。

尹秀妍笑着对她点点头,然后对吴老夫人行了礼,又命人把那些对牌给吴老夫人看,一脸为难地道:“老夫人,老爷子刚说要媳妇管家,暂时主持内院的中馈,媳妇又不知大奶奶到底是怎么啦。——是不是生病了?老夫人,这暂管,到底要怎么管啊?”

吴老夫人眉头一皱,“是老爷子说的?”

“是呢。是老爷子身边的吴总管专门送来对牌的。”尹秀妍微微颔首行礼。

吴婵娟大吃一惊。她是知道这些内院规矩的。

她娘郑素馨是嫡长媳,她爹是世子,祖母又不管事了,这内院主持中馈的权利,理当是她娘郑素馨的。

可是祖父却把这权利夺了过来,交给二婶婶尹秀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刚才祖父在至乐堂发脾气那件事吗?跟娘又有什么关系呢?

吴婵娟心乱如麻,怔怔地站在一旁,垂眸盯着手上的墨玉斗出神。

吴老夫人听说是吴老爷子身边的吴允送的对牌,松开皱起来的眉头,笑着道:“既然是吴总管送来的对牌,你就暂且先管事吧。等晚上老爷回来,我问问是怎么回事。”

尹秀妍笑着应了声是,带着自己的丫鬟婆子出去了。

她来吴老夫人这里,也不过是向吴老夫人报个备,过个明路,表示现在内院中馈的权利,在她尹秀妍手里。

“二奶奶,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大奶奶?”尹秀妍的丫鬟悄悄问道。

尹秀妍抬眼见她们正从大房的明瑟院旁边路过,笑了笑,朝那边扬了扬下颌,“也好,咱们去看看大奶奶吧。”

※※※

第二更下午一点,第三更晚上七点。表忘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未完待续。。)

ps:感谢karlkking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晓驷君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小的花朵昨天打赏的香囊。今天三更求粉红票啊,双倍开始了!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