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盛思颜的计划当中,很重要的一步激ushi首先要将那些有可能从中作梗的人隔离起来。

比如郑大奶奶郑素馨。她既是郑国公府的嫡长女,又是吴国公府的嫡长媳,以前还是盛国公府盛老爷子的关门弟子,而神将府周国公家,盛思颜也知道了她与周大将军夫人的亲戚guanxi。

这样一个人,和四大国公府都有重要关联,还被太子和太后同时倚重,而且又用自己的身世威胁过盛七爷,实在是太可怕了。

盛思颜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跟郑素馨正面对抗,因此她只能迂回曲折地给郑素馨点儿颜色看看。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郑素馨的破绽不是没有,只是没有人像盛思颜这样关注她、注意她罢了。

盛思颜既然决意要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将盛七爷救出来。

第一步,当然是先发制人,将最可能挡路的绊脚石用绳子圈起来。

而她对郑素馨使的法子,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吴家钱庄是目前来说最好钳制郑素馨,也最能由外到内打击她的。

当初盛思颜听郑玉儿说过,说她zhege姑姑十分厉害,不仅在吴国公府当家,主持内的中馈,而且帮着姑父打理吴家的钱庄,听说十分能干,做得极好,就连先前颇有微词的吴老爷子后来都睁只眼闭只眼,让她私下里帮她的夫婿吴长阁打理钱庄的事宜。

据盛思颜所知,吴家钱庄,是除了想容女学以外。郑大***又一处chanye。当然。吴家钱庄对郑大奶奶来说,比想容女学重要多了。

所以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将郑大奶奶束缚住,盛思颜第一个选了吴家钱庄入手。

……

牛小叶和牛大朋听说了盛家的事,赶紧坐上大车,匆匆忙忙来到盛国公府。

一看门前都是杀气腾腾的兵将,他们也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盛七爷真的‘弑君’?!”牛大朋掀开车帘一看,唬了一大跳,忙放下车帘。不安地道:“不行!我得赶紧给毅兴还有二皇子写信。”

牛小叶咬了咬下唇,低声道:“大哥,这事儿,你以为二皇子他们不知道么?”

“就算知道,可是他们不知道如今盛家的状况啊!”牛大朋着急地道,对外面的车夫道:“快huiqu!快huiqu!”

牛家的大车前脚在盛国公府门前转了一圈,就huiqu了,和后脚出了盛国公府的盛思颜正好错开。

“你们做什么去?!——不许离开zhege大门一步!”昌远侯府的守将拦住了盛思颜和盛宁柏。

盛思颜出去办事,都是带着盛宁柏一起。

盛思颜拧着眉头道:“这是我家的地方,请你们离开此地。如要站岗。请去街对面。那里不是我家的地方。”

“你说什么?”那守将见盛思颜是个娇弱的小姑娘,dasuan大声吓唬她。将她吓huiqu了事。

盛思颜却跟他较上真,“请问这位大人,你是有太子的手谕,还是大理寺的传票?抑或是刑部的案禀?”

那守将愣了愣,“关你什么事?”

“真好笑!你们堵在我家门口,居然问关我什么事!我告诉你,我们盛家,还没有倒台,你告诉你背后的主子,别gaoxing地太早!”盛思颜手一伸,将周老爷子给他的神将府令牌拿了出来,“看见没有!还不快滚!”

那守将一见这神将府的令牌,顿时熄了火。他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想起刚才被神将府军士一个照面就伤了手腕的同僚,还有周老爷子临走的时候撂下的那句狠话,不由摸了摸后脑勺,回身让开一条道儿,然后抬头看天,看也不看盛思颜姐弟一眼。

盛思颜也知道光是令牌,大概不足以吓退这些昌远侯府的兵士,但是可以保证他们出入平安。

对于目前来说,就够了。

盛思颜带着盛宁柏,还有四个随从,以及四个婆子,若无其事地上了盛家的大车,往吴家钱庄去了。

来到吴家钱庄,盛思颜拿出信物,要求取出盛家在这里存的银子。

没想到吴家钱庄这样配合盛思颜。

那掌柜的看了信物,先就冷笑一声,“……盛国公府?真是可笑!盛国公犯了弑君之罪,哪里还有什么盛国公府?!还不与我将这两个骗子打出去!”那钱庄本是吴家的本钱,现在却翻脸不认人了。

盛思颜在心里暗笑,like明白这是郑大奶奶干的好事,肯定是她为了防备盛家人取钱出来为盛七爷打点,所以下令不许盛家从这里取银子。——居然比她想的还要落井下石!

不过也好,倒也不用让她真的出手了。她本来是dasuan多次大批量提取,直到挤兑得zhege吴家钱庄无银可提……

刚离开他们家不久的吴老爷子肯定不知道他家嫡长媳做的好事。

盛思颜暗自庆幸自己找准了方向,先桎梏住郑大奶奶,不然的话,他们盛家的事,恐怕会更麻烦。

她并不清楚郑素馨为何一定要跟盛家过不去,但是从郑素馨一定要揭穿她“养女”的身份那一天开始,盛思颜就对郑素馨真正警醒起来。

“好啊,你们吴家钱庄居然想鲸吞我们盛家的银子?!——你们这样做生意,你们家老爷子知道吗?”盛思颜气恼道,狠狠剜了他们一眼,却被吴家钱庄的女知顶点小说推推搡搡赶出了吴家钱庄的大门。

盛宁柏跟着大声道:“你推我大姊做什么?我们在你们这里存的钱,你们居然敢吞了?!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还是数百年的老店,真不要脸!”

看着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盛思颜索性对这些围观的人说:“各位街坊邻居。你们可不要在吴家钱庄存钱了。店大欺顶点小说不说。最关键是翻脸不认人。看我们家有了麻烦,连银子都不许我们取出来了。——这样做生意,你们不怕你们一旦有事,这吴家钱庄就把你们的银子黑着心昧下来了?”

围观的人看见盛思颜一个小姑娘,被吴家钱庄的女知顶点小说又推又搡,加上刚知道盛家又被“弑君”了,顿时群情激奋。

“各位好心的大叔、大婶、哥哥、姐姐们,多谢你们为我们盛家仗义执言。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你们还是赶紧先把自己存在吴家钱庄的银子取出来吧。我敢担保,吴家钱庄已经没有那么多银子了,所以他们guyi找茬,不许我们来提盛家的银子。”盛思颜眨了眨眼,一脸诚恳地劝说那些围观的人。

这些街坊邻居确实是把银子存在吴家钱庄,一来是因为吴家钱庄确实是老字号,大店铺。二来嘛,也是贪图那不断提高的利息。

吴家钱庄的利息以往不是最高的,但是近来却比别的钱庄利息要高,再加上一向最稳当。所以到吴家钱庄存银子的越来越多。

但是如今听说盛家人的钱都取不出来,这些人也yihuo了。

“大家如果不信。可以先取出来,然后再存进去呗。”盛思颜轻轻松松一张嘴,就给吴家钱庄制造了“挤兑”风波。

盛思颜知道,大夏皇朝的钱庄,虽然跟现代的银行制度不能比,但是已经有了一定的相关度。

都是收了储户的钱,然后拿出去放贷,收取存款和贷款之间的利息差。

所以钱庄里面留的现银肯定不多。

如果有很多人同时提取,会对他们造成一定的威胁。

盛思颜不清楚吴家钱庄到底留有多少底银,所以她极力怂恿围观的众人一传十、十传百,来吴家钱庄挤兑。

等越来越多的人在吴家钱庄门口排上长队,很多人都忘了整个挤兑是如何开始的,只danxin吴家钱庄真的钱银不足,一门心思要把自己存的银子取出来。

吴家钱庄本来是财大气粗,仗着名声好,又加上大爷吴长阁接手后,都是大奶奶郑素馨在背后帮他出主意,留存的底银不多,很快就被挤兑一空。

盛思颜带着盛宁柏站在一旁,看着来提银子的人数,还有每个人大概提取的数目,心算出吴家钱庄大概的存银数,又派了几个下人去别处的吴家钱庄散布消息,说吴家钱庄银钱快被提光了,让在吴家钱庄存了银子的人赶紧去取钱。

小老baixing就这么点儿激uing的银子,闻言赶紧去取银子。

被挤兑光了那个吴家钱庄本想到别的钱庄紧急调用一些银子,但是别的吴家钱庄此时也面临着挤兑风波,腾不出手来给别的钱庄支援。

吴家本钱虽厚,架不住所有人一起提取,顿时很多钱庄的底银告罄,慌忙赶顶点小说出门,关上店门,同时派人去吴国公府求救。

吴老爷子此时刚好不在家,而是跟周老爷子和郑老爷子一起进宫,面见太子,为盛七求情去了。

“……要在大理寺给盛七公开审案?”太子有些为难,“这不好吧?宫里的事,怎能让那些老baixing知晓?而且弄得大家面上都不好看,何必呢?”

“此事事关重大。太后已经将盛家‘满门抄斩’过一次,如果这一次依然含含糊糊,不仅盛家不答应,我们也看不过去了。”周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

下午一点有加更。各位亲把粉红票zhunbei好了,明天激ushi双倍开始了,一张顶两张哦。加更肯定也会更多的。明天开始三更。另外,喜欢zhege文,想让作者君看见亲的意见和想法的,可以加盛宠qq普通群:6933。这是最快也是最方便,让作者君看见大家反馈的法子。起点评区发帖当然也行,但是起点服务器最近抽得厉害,俺打开网页,经常只能打开上面的一半,下面的评区死活不显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未完待续……)

ps:感谢晓驷君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感谢各位正版订阅,还有投粉红票的亲们。么么哒!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