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叶听说了盛思颜的真实身份,如获至宝,急忙给告假回了江南的王毅兴写了一封信,将整件事完完整整叙述了一遍,并且催促她哥牛大朋也给二皇子亲自写了一封信,阐明此事的重要性。

王毅兴回到江南后,一直用尽水磨功夫,要说服二皇子同意他向盛家提亲,可是二皇子之前就不太愿意,后来听说盛思颜身世的问题,更加犹豫。

等收到牛大朋的信,二皇子已经打定了主意。

“青眉,你跟毅兴说说,盛家的亲事,就此作罢吧。反正我们也没有提亲,对盛家姑娘也没有损失。”二皇子随便说了一声,便去外院了。

王毅兴的大姐王青眉知道了这个消息,感慨了一番,摸了摸自己又鼓起来的肚子。

这是她的第二胎了,希望这一个是男胎,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产了,她紧张得不得了。

幸亏王毅兴从京城回来,给她多了几分底气。

来到王毅兴住的屋子,王青眉扶着丫鬟的手坐下。

王毅兴亲自送来一杯清茶。

王青眉挥挥手,让丫鬟都下去了,上下打量王毅兴。

王毅兴这阵子确实不好过,脸色憔悴,眼里尽是红血丝,下颌也生出淡淡的青色胡茬。

“二弟,辛苦你了。”王青眉招手让他坐到跟前。

王毅兴苦笑道:“大姐,我这么多年也没有求过你什么事,这一次,我求你成全我。”

王青眉叹息道:“思颜那个小姑娘。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人品样貌没得说。王大娘也对我们家有恩。可是……”她顿了顿。“你姐夫觉得不好,你还是听你姐夫的话吧。”

“思颜现在这个样子,我怎能抛下她呢?”王毅兴忧心忡忡地道,“现在全京城的世家大族大概都知道她的身世了。”

不再是盛国公府的嫡长女,而是一个爹娘都不知道的小孤女,只是恰好被王氏拣到,当做嫡长女养了这么多年而已。

“知道又怎样呢?她好歹也是在盛国公家里了。当初在王家村,她还是寡妇的女儿呢。家里精穷,不一样过来了?”王青眉有些不以为然,苦口婆心地劝她弟弟:“二弟,你是大夏皇朝千年以来第二个三元及第的状元郎,你有大好的前程,可是如果娶了思颜,她只会成为你的拖累!”

王毅兴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走着,心事重重地道:“……我不在乎,我只想娶她。我不娶她。不知她会落到什么样的烂人手里。如今她已经不是盛国公府的嫡长女,愿意娶她的人。肯定都是居心叵测之人。”

“断断不行!我不能让我最有出息的弟弟被这种人拖累!”王青眉很是紧张地抓着裙角的如意丝绦,“二弟,你听你姐夫的话吧。这些年来,他哪一次害过你?我们全家都欠他的人情!”

王毅兴坐了下来,脸上很是不忍,“我知道,我知道我们欠了姐夫的人情,可是思颜……”

一想到他要跟盛思颜分开,王毅兴又一次感受到那种心如刀绞的痛苦。他捂住胸口,眉头紧蹙。

王青眉看着王毅兴这样痛苦的样子,十分同情他,也很怜惜盛思颜那个小姑娘,想了想,便提议道:“这样吧,她身世不明,做正室肯定是不够格,但是你可以纳她为妾。”

“让她做妾?!”王毅兴马上摇头,“不行不行!她怎能为妾?”

“呵呵,难道你以为还有什么正经人家能娶她为妻吗?”王青眉不以为然地道,“你纳她为妾,还能一辈子疼惜她,不让别人糟蹋她。难道不好吗?再说以她的身份,就算给你做妾都是高攀,她一定求之不得,你也不要太强人所难了。”

王青眉说完就走了,王毅兴一个人在屋里坐了许久。

二皇子听了王毅兴的反应,叹口气道:“也是个性情中人啊。”想了想,他亲自去跟王毅兴说,“你大姐就快生产了,你略等一等,等你大姐生了孩子再回京城,行不行?”

王毅兴看得出来,二皇子是要使个拖字诀,暂时将他拖在江南,静观其变。

他心乱如麻,一时拿不定主意,也想再劝一劝二皇子,便答应暂时在江南住下,等他大姐生了之后再说。

……

京城盛国公府内院的绿玉馆内,盛宁芳笑得前仰后合,拍着手道:“哟,我道是什么了不起的嫡长女!原来是个野种!——我呸!也敢在我面前仗腰子,摆她嫡长女的气派!”

盛宁芳说着,不顾丫鬟婆子们的阻拦,一个人兴冲冲地来到盛思颜的卧梅轩,一脚踹开她的大门,趾高气昂地走进去,看见盛思颜穿着家常衣裳,伏在流云榻上的四足矮几旁教小枸杞识字。

“小枸杞,过来!跟野种混什么混!让姐姐我带你出去玩!”盛宁芳对着小枸杞叫道。

小枸杞翻了个白眼,问盛思颜,“大姊,你有没有听见有狗在汪汪叫?”

这是盛思颜以前跟小枸杞玩闹的时候经常开的玩笑,居然被小枸杞用到盛宁芳身上了,盛思颜不由嗔了小枸杞一眼。

盛宁芳大怒,叉着腰指着盛思颜道:“你别给我装嫡长女!不过是个野种!看不顺眼了,我让下人将你卖到窑子里去!”

盛思颜忙捂住小枸杞的耳朵,转头斥道:“涂大丫,你别信口雌黄!再胡说八道,神仙也救不了你!”

盛宁芳冷笑,“你说我姓涂?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人把你赶出去!你连爹娘都不知道是谁,也来要我的强!我就知道我姨娘没有说错!你根本就比不上我!——哼,鹰愁涧出来的小杂种……”

盛思颜眯了眼,点头道:“原来真是你说的。”

盛宁芳自悔失言。忙道:“你管是谁说的。反正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这个……”

盛思颜不再姑息,沉了脸道:“掌嘴!”

木槿不假思索地走上前,一巴掌往盛宁芳脸色扇去。

盛宁芳被木槿打得一骨碌摔倒在地上,捂着脸大叫:“你敢打我?你知道她是什么东西?你还护着她?不怕我爹回来了,将你们统统都卖了!”

除了木槿和薏仁,卧梅轩别的下人都缩了缩脖子,躲到一边去了。

盛宁芳从地上爬起来,对着自己带来的丫鬟婆子一招手。“你们给我把这个贱人抓起来!”

两个婆子对视一眼,迟疑着走上前,要对盛思颜动手。

这些下人如今也知道盛思颜的身世,确实不能跟盛宁芳比了,但是夫人和老爷没有说过话,她们也不敢太放肆,所以都在模棱两可之间。

小枸杞瞪着眼睛看着两个姐姐争吵,见盛宁芳这个讨厌的二姊要人抓他最喜爱的大姊,顿时恼了,叫道:“滚!统统给我滚!”

小枸杞可不同一般人。他是盛国公府实实在在的嫡长子!

他一发话。盛宁芳带来的丫鬟婆子立刻离开了卧梅轩,躲到外面的回廊上去了。

木槿和薏仁护在盛思颜身前。不许这些人靠近她。

盛宁芳从地上爬起来,十分气恼,对小枸杞道:“你别胳膊肘儿往外拐,我才是你姐姐!她不过是母亲从外面拣来的野种!”

“住嘴!”

从卧梅轩门口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

盛宁芳一回头,见是盛七爷和王氏都来了,站在门口怒视着她,心里一颤。

但是想到她才是盛七爷的亲生女儿,忙走过去对盛七爷行礼道:“爹……”

啪!

盛七爷抬起胳膊,也给了她一个耳光,怒道:“我不是你爹!我没这么好福气,有你们兄妹这样的好儿女!”

盛宁芳一下子又被打倒在地上,顿时做了滚地葫芦,骨碌碌滚到墙角,撞到墙角的酸枝木大红盆景架子上,硌得她呲牙咧嘴地叫唤。

王氏扶着腰走了进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朝盛宁芳那边努了努嘴。

跟着盛宁芳出来的丫鬟婆子一脸惶恐地过来跪下,道:“回禀夫人,二姑娘说她要来跟大姑娘说几句话……”

“她说要干什么,就干什么?那还要我这个当家做什么?是不是让她做当家算了。”王氏淡淡地道,“我说了要给她禁足,你们居然拦不住她。”

那些丫鬟婆子低了头,不是拦不住,是最近府里发生太多事,她们也惶恐了。

不知道盛宁芳是不是会重新抖起来。

毕竟以前的嫡长女盛思颜已经被证明是个假货了……

对于大部分下人来说,跟红顶白是常事。

有义气有忠心有人情的人是少数。

所以盛宁芳往外闯的时候,她们没有真的阻拦她。

“也罢,你们有你们的考较,但是你们的考较,让我很不舒服,所以对不住了。——来人!”王氏对外面叫了一声。

一个婆子在门口问道:“夫人有何吩咐?”

“去把这些人带到人牙子那里卖了。我们府里养不起这些不听使唤的下人。——记住,跟人牙子说清楚了,这些人是因为不听使唤,所以被卖掉的。”王氏走到盛思颜身边,揽住她细弱的肩膀。

※※※※※※

第一更送到。下午有打赏加更。亲们可以把粉红票留到月底最后三天再投哦。翻倍呢。o(n_n)o。但是推荐票还是每天都要求的。亲们举手之劳,却能让某寒多一份鼓励码字。

。(未完待续。。)

ps:感谢霁鱼儿昨天打赏的两个金猪。感谢书友140617221658228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樱舞漂泊昨天打赏的香囊。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多谢大家的订阅、粉红票、打赏和推荐票。么么哒!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