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七爷倒是对郑素馨插手的原因心知肚明,因为刚才他拒绝了郑素馨的交换条件,所以郑素馨用盛思颜的事来威胁他了。——这件事明显被太子一帮人利用来作为他们要挟他的条件了。

王氏看着郑素馨的神情,还有盛七爷突然阴沉的脸色,心里知道有事发生了。

郑素馨为何会插手这件事,王氏一时来不及想,正要反唇相讥,盛思颜却已经站起来,对郑素馨笑着道:“郑大奶奶,感谢您这样关心我们盛国公府的事。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您这样贤惠大度,怎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郑素馨也站了起来,“再说四大家族的血脉,不容混淆。”

“谁也没想混淆。我是我娘从小收养过继的女儿,难道不可以吗?大夏皇朝有禁止收养过继的律例吗?四大家族有禁止收养过继的家规吗?”盛思颜决定自己处理这件事。

王氏和盛七爷在这件事上太过顾忌她的感受,太过小心翼翼,反而束手束脚,处处被动。

对于盛思颜来说,她反而觉得把这件事公开挺好的。

若是有人知道她不是王氏的亲生女,只是养女,就因此看低她,那正好让她看清一些人的真面目。

这不是她的损失,这是她的收获。

席上有片刻的静谧。

大家都没有料到,盛思颜居然自己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

盛七爷着急地道:“你这孩子,这种事关别人家什么事?你何必……”

郑老爷子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不过还是道:“正是呢。我们大夏没有律例禁止收养过继。四大家族里面。也只是收养过继的男孩不能承爵而已。至于女子过继,完全没有任何约束。”

盛思颜笑了笑,道:“这就是了。既然没有关系,也不违背律法,更不违背家规祖训,我请问郑大奶奶和善大奶奶,你们这样在席间故意捕风捉影,抹黑我爹娘的名声。是什么意思呢?”

吴老爷子咳嗽一声,对吴长阁道:“你管管你媳妇。这里虽然是她娘家,可是这样做……”

王氏站了起来,对郑老爷子和郑老夫人行礼道:“今儿是老夫人您的生辰,不来实在不行。不过我身子不舒服,就此告辞了,还望您不要见怪。”

席上的人都知道,这是盛家不满了,用退席抗议呢。

盛七爷也跟着站起来,牵了小枸杞的手。对盛思颜道:“咱们回去吧。”

盛思颜点点头,上前扶了王氏的胳膊。一起往外走。

郑素馨盯着盛思颜的背影,脸色渐渐变了,她冷冷地道:“是,大夏的律法不禁收养过继,但是收养过继的孩子,必须要有完整的家族谱系可以上查。——请问盛大姑娘的生身父母是谁?祖籍何处?”

王氏和盛七爷都是一愣,两人对视一眼,不由额头和背上冷汗直冒。

他们把盛思颜当做是收养过继,却忘了这一条律法!

按照大夏律法,正式收养过继上了族谱的子女,必须有亲生爹娘的家族谱系传承收录在案。

这是为了避免后世子嗣伦理血脉混乱的问题。

就算是收养过继改了姓,也要知道亲生爹娘是谁,原籍何处。

这样以后孩子长大议亲的时候,一查这些祖宗八代的事儿,才好知道双方不是直系血亲关系,才能做得亲。

如果没有这些亲生爹娘和原家族谱系,是不能当正式的子女上族谱的。

当然,一般老百姓没那么讲究,有时候拣个孩子就当自己亲生孩子,或者直接上册子说是收养的。

但是越上层的家族,对此要求就越严格。

比如四大家族这样的家族,就是严中之严了。

盛七爷和王氏百密一疏,忘了这一茬,但是郑素馨一说,他们也想起来了。

世家大族也曾经有人专门收养那些被人抛弃的孤儿孤女,养在家里,当做义子、义女。但是这种义子、义女,听着好像是跟正式收养的子女一样,其实不然,差别大着呢。

义子、义女是真正的有名无实,他们也很难跟好人家的孩子结亲。

因为不知道爹娘是谁,别人就要冒着逆伦的危险跟他们结亲。

所以体面的要脸面的人家,是绝对不会选不知父母籍贯的孤儿做结亲的对象。

只有最低层的破落户,才不在乎这些。

王氏和盛七爷当初给盛思颜在族谱上只是加了一笔备注,说是收养,其余有关她的爹娘原籍等内容完全没有头绪。

郑素馨这个当口叫出这个条件,确实是戳中盛家的死穴。

盛思颜有些疑惑,她察觉到爹娘的脸色有些微的变化,而郑素馨唇边的笑容是如此刺眼,似乎拿捏住了盛七爷和王氏。

席上的气氛更加紧张。

郑老爷子、周老爷子和吴老爷子互相看了看,欲言又止,一齐看向盛七爷,看他如何作答。

其余的人,不是好奇地看着盛家一家人,就是同情地看着盛家一家人。

盛思颜心念电转,知道自己必须要说些什么,给爹娘解围,便做出一副倔强的样子,冷笑道:“我亲生爹娘是谁,不劳郑大奶奶关心,横竖又不是你,干卿底事?!”

郑素馨被盛思颜说得心头一颤,两眼眯了一眯,眸中寒光一闪,已经颤声道:“盛大姑娘,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管得太宽了。我爹娘自然知道我亲生父母是谁,但是,他们有必要向你报备吗?你是何人?可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盛思颜扶着王氏就要往外走。

“站住!”郑素馨还想给盛七爷多加些压力。好让他回心转意。将夏明帝的情形透露出来。“四大国公府的血脉……”

“够了!”吴老爷子的眉头皱了又皱,终于出声呵止她,“你又没儿子,查人家的祖宗八代做什么?!”

郑素馨的脸唰地一下子红了,嘴唇翕合着,一脸受伤的神情。

吴老爷子是她公公,此时又把她生不出儿子的事情拿出来当众说,简直是响当当的一巴掌拍在脸上。

盛思颜回头做了个鬼脸。笑道:“正是呢。就算郑大奶奶现在马上生个儿子出来,我也等不了这么久。——您就收收心,在家里相夫教子吧。您主办的想容女学教出了那么多贤妻良母,怎地不见您好好身体力行呢?啧啧,可不要丈八灯台,照得见别人,照不见自己啊!”

盛思颜确实抓住了郑素馨举动中的一个漏洞。就是盛思颜的亲生爹娘和原籍等问题,只有要跟她议亲的人才有资格查问。

郑素馨没有亲生儿子,只有一个养在膝下的庶长子充作嫡子,比盛思颜小六岁。不可能跟她结亲。

看见郑素馨被自己的爹说得面红耳赤,当着众人的面削了面子。郑素馨的夫君吴长阁有些不满,在心里埋怨他爹太过份了,想了想,站起来打圆场,“爹,素馨也是一番好意,她是为了外甥的事,也不算是她多管闲事。”又说郑素馨,“你啊,就是太热心了,总想帮别人。”

吴老爷子打鼻子里哼了一声,倒是没有再说话了,也算是给郑素馨留些面子。

吴长阁对着盛七爷的背影道:“盛国公,确实不是内子多事,是我外甥有心想向令爱提亲,内子才想着帮他们问一问。”

这话一说,在座周家三房的周三爷和他夫人吴云姬顿时恼了。——这吴长阁为了讨好他夫人,居然就把妹妹、妹夫一家给卖了!

周三爷和吴云姬的儿子周怀礼确实有意向盛思颜提亲,但是这件事还只是个意向,怎么就能这样大咧咧的说出来?

再说盛思颜现在证明了身份不明,他们怎么可能还会想向她提亲呢?!——动动脑子行不行!

吴云姬怒视着她娘家大哥,一字一句恨恨地道:“……大哥,不劳您和大嫂操心!你们外甥的亲事。我们自有打算!”

一句话如同一巴掌一样,也扇了吴长阁一个耳光。

盛七爷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冷笑一声,拱了拱手,“我们盛国公府不敢高攀!”说着,毅然转身离去。

郑老夫人康氏默默地低下头。

郑老爷子不虞地道:“长阁、素馨,今日你们也算是半个主宾,这样做,实在太失礼了。等散席了,你们要亲自去盛国公府赔礼,听见没有?”

郑老爷子是郑素馨的亲爹,也是吴长阁的岳父,他一发话,吴长阁和郑素馨不听都不行。

两人只好讪讪地躬了躬身,应了声是。

盛家人走了之后,大家的筵席吃得索然无味,很快就散席了。

本来只有四大国公府参与的寿宴,可是在寿宴结束之后,有关盛思颜身世的事,再一次在京城不胫而走。

这一次,确认了盛思颜不是盛国公女儿的消息,而且还增添了新的劲爆内容,原来她也不是盛国公夫人的女儿!而是收养的义女!

连养女都不是,而是不知爹娘亲族籍贯的义女!

这个消息,可是让盛思颜的地位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下。

※※※※※※※※※

第二更,为cadyss盟主大人八月份打赏的灵宠缘第十次加更送到。那个,粉红票好像月底三天有双倍,就是一张粉红票当两张算。亲们能把粉红票攒到月底28、29、30号再投吗?一本书一个月最多只能投五张粉红。有多余粉红的,可以双倍的时候投给俺的旧书《原配宝典》。o(n_n)o。提醒一下推荐票吧。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