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淡淡地道:“这些事情,你越理会,那些人越是跳得厉害。你不理他们,过些日子就没事了。”

这谣言传了一阵子了,王氏和盛七爷一直都置若罔闻。

除了盛七爷狠狠揍了那个冲到他面前质问的堂官以外,他们并没有别的反应。

而且那个堂官也被盛七爷抖出自己内院见不得人的阴私,现在一家子都成了京城的笑料。

监国的太子知道后,就把那堂官连降三级,发到外地为官去了。

这之后,再没有人敢当面在盛七爷和王氏面前说三道四。

这谣言来得蹊跷,但是至今并没有确凿的证据。

可是也没有停息。

“怎会没事?!”王毅兴有些着急,“我姐夫和姐姐在江南都听说了,还特意写信过来问我。”

“你姐夫?你是说二皇子?”王氏看了他一眼,“他们也听说了?呵呵,二皇子关心的事还挺多。”

“因为这事跟我有关,他们才格外关注的。”王毅兴定了定神,“我是知道你们家的,我绝对不信思颜不是盛国公的女儿。有人散布这样的谣言,其心可诛!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让这些谣言伤害思颜!”

“谣言止于智者。”王氏淡淡地道,“想信的人,不管我们怎么驳斥,他们都会信。不相信的人,就算我们亲口承认,也不会信。你着的哪门子急呢?你告诉我,你是信,还是不信?”

王毅兴一窒。他想起那个跟他在王家村一起成长起来的小盲女。后来那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还有跟他心意相通的刹那。都让他无法割舍,无法放手。

“我信不信不重要,关键是要我姐夫相信你们。”王毅兴诚恳地道。

“你姐夫?”王氏挑了挑眉,面色越发平静。

“我已经往家里写过好几封信,一直在努力说服我姐夫。我知道,你们对于我迟迟不来提亲,很有意见。但是我不想勉强行事,将来思颜纵然嫁给我了。我家里人还是不喜欢她,她的日子也过得艰难。因此我想先说服家里人,等他们愿意接纳思颜,我再来提亲,岂不是更好?还有,王夫人,我一向钦佩您的本事,不如您修书一封,给我姐夫,向他说明真相。帮我劝一劝他?”王毅兴努力劝说王氏,希望她能助他一臂之力。

王氏听了这话。勃然大怒,她双手紧紧握着拳,缩在袖子里,嘴里嗤笑一声,“让我给你姐夫写信?求你们家接纳我女儿做媳妇?——你是烧昏了头,说胡话么?”

王毅兴皱了皱眉,脸色也变得淡然,“王夫人,我以为,思颜是您的亲生女儿。但是为了您亲生女儿的终身幸福,您居然连一封信都不肯写……”

“我若是写了这封信,思颜才是一辈子在你家抬不起头,一辈子不幸福!再说了,是你求我们将女儿嫁给你,不是我们死乞白赖要把女儿嫁与你。这其中的因果,你不要弄反了。”王氏正色说道,说完就端了茶,“我乏了,你有空再来吧。”直接下了逐顶点小说令。

王毅兴有些难堪地站起来。自从他来到京城,这还是头一次受到这样无礼的待遇,他抿了抿唇,道:“王夫人,确实是我冒昧打扰了,但是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是不能回避的。您不说话,很多人就认为是真的,不仅让思颜难堪,更是给盛国公丢人。——我言尽于此,告辞!”说着,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王氏气得发抖,但是一激动,肚子里的孩子就乱动弹起来。

她只好深吸两口气,让丫鬟扶着她进里屋歇息。

王毅兴从王氏的燕誉堂出来,居然兜头就看见盛思颜带着丫鬟婆子过来了。

“思颜,我有话跟你说。”王毅兴叫住了盛思颜。

盛思颜对他福了一福,“王二哥,有事吗?”

王毅兴背着手,和她站在燕誉堂白色的溜墙底下,低声道:“如今外面传得沸沸扬扬,为了你自己的名声着想,你也该劝你娘出去辟谣。”

“什么辟谣?”盛思颜莫名其妙。她这些天确实身子有些不适,一直在卧梅轩静养,闲暇时候只跟小枸杞在一起待着,或者带他写字画画,或者带他去花园游玩,教他认各种药草植物和动物。

“你还不知道?”王毅兴很是惊讶,但是转而想到盛国公府深宅大院,王氏又是个能干人,她不想盛思颜知道这件事,盛思颜大概就无从得知,不由对王氏当家理事的本事更是叹服。

不过这件事实在是太过重大,他不弄清楚不行。

“思颜,我从来不瞒,也不骗你。我觉得这件事,你应该知道,而且应该去跟你爹娘说一声。女孩子的名声何其尊贵,怎能让人在外面随便践踏?”王毅兴打算把这件事说与盛思颜听。

“什么事啊?是跟我爹娘有关吗?”盛思颜心里一紧,还以为是王氏当初私奔的事被别人知道了,顿时如临大敌般握紧拳头,定定地看着王毅兴。

王毅兴低声道:“……外面都在传,你不是你爹的女儿……”

盛思颜:“……”这句话怎么听得如此奇怪?

她不是她爹的女儿,就是说,她娘跟别人生的她?也就是说,她娘偷人,跟她爹戴了绿帽子?而她是野种?!

“王二哥,你听谁说的?”盛思颜眯了眯眼。

“外面都在传。”

“外面都在传?那你具体是听谁说的?”

“不止一个人。”王毅兴觉得盛思颜有些搞不清重点,叹口气,想让她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

“不止一个人?呵呵,那王二哥你是如何应对的?”盛思颜一双妙目一动不动地盯着王毅兴。

“应对?我当然是说。我不知道。我要来问一问。”王毅兴顿了顿。“还有我姐夫,也很关心这件事,特意写信过来,让我弄清楚真相。”

“真是恶毒。这种话,一句话就毁了我们家三个人的名声!——王二哥,你居然还信了,还来我家质问我娘!”盛思颜立时板起小脸,往后退了一步。一字一句地道,脸上因生了气,露出两片淡淡的红晕,如同温润至极的玉器,越发温婉动人。

王毅兴一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不由涨红了脸,讪讪地道:“你不能怪我,我是关心则乱,一时没有顾虑周全。”

盛思颜冷笑一声。“王公子一向与人为善,说话行事滴水不漏。居然还有没有顾虑周全的时候?我要说是我们的荣幸呢,还是我们的不幸?”不知不觉间,她居然用上了周怀轩上一次说王毅兴的话。

“思颜,你这是什么话?我在你面前,从来都是坦坦荡荡,不把你当外人。我在外人面前不得不小心行事,周全应付,难道我在你面前也要一句话想了又想才说出口?——我对你是真心的。说的话,做的事,也都是真心的。我是真的关心你,才方寸大乱。难道你想让我对你如同对那些不相干的人一样,说话做事都隔着层纱才好?”王毅兴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间,很是疲累的样子。

“不敢不敢。如果亲近的人就能随意说话,不顾对方的想法和感受,我说,咱们还是做陌生人吧。——这样的亲近,我们实在受不起。”盛思颜绷起小脸,拎起裙子微微屈膝行礼致意,然后绕过王毅兴,往燕誉堂的大门行去。

“思颜!”王毅兴大急,一把抓住盛思颜的胳膊,“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不关心你的感受,只是这件事……这件事……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定亲!”

盛思颜缓缓回头,轻轻吐出两个字:“放手。”

王毅兴目光恻然,脸上神情悲戚,整个人僵在那里,心里的痛楚难以言表。

这一瞬间,他发现盛思颜已经离他越来越远,远到他快够不着的地步。

可是他不能没有她!

“……你别生气,我马上回江南,向我姐夫亲自解释这件事。然后我就带了家人和聘礼来你家提亲!”王毅兴下了决心。他隐隐觉得,如果他再不做点什么,盛思颜大概就真的离他而去了。

盛思颜笑了笑,“不用了。强扭的瓜不甜,你不用勉强你的家人。”

她缓缓走过王毅兴身边,月白色的裙琚从王毅兴脚背上掠过,如一片云,渐渐远离。

来到王氏的燕誉堂,盛思颜在外面坐了一会儿,听了管事婆子和丫鬟们的回话,又看了看账本,摇头道:“娘的精力大不如前了,这些帐有问题。”说着,命人拿来纸笔,手挥目送,将那些错漏的账目一一撕掳清楚。

堂上的丫鬟婆子带着敬意看着盛思颜处理账本。

她连算盘都不用,纯靠心算,就能把这一个月府里头的流水账盘点得清清楚楚。

一直做了一个半时辰,她才处理好账目,交给管事媳妇下去打理。

王氏已经醒了,在月洞门前看了她一会儿。

“娘?您醒了。”盛思颜忙笑着跑过来,扶了王氏坐到堂上的太师椅上。

为了让王氏坐得舒服,那太师椅上铺了厚厚的褥子。

王氏笑了笑,跟盛思颜说了几句话,就道:“思颜,你跟我进来。”

盛思颜笑着跟了进去。

“先前王毅兴出去的时候,遇到你了?”王氏醒了也有一会儿了,自然有人给她通报了王毅兴在燕誉堂外遇到盛思颜,跟她说了一会儿话的事。

盛思颜也不瞒着王氏,“娘,遇到了。王公子这件事可真做得不地道,在外面听见谣言,不说主动帮我们辟谣,反而来质问我们,真是太过份了。”

“你听说了?”王氏心情复杂地看着盛思颜。

“听说什么?”

“那个谣言啊?”

“哦,说我不是爹的女儿?”盛思颜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是谁跟我们有深仇大恨,居然造出这种谣言。一句话就羞辱我们一家三口,实在是太过恶毒了。”

王氏笑了笑,拉着盛思颜坐在身边,拍拍她的手,叹息道:“是娘不好,这件事,应该早就跟你说,不该一味瞒着你。”

“娘。这种谣言有什么好说的?您就算说给我听,我也不想听的。”盛思颜俏皮地道,抱着王氏的胳膊撒娇。

王氏窒了窒,看着盛思颜越来越娇艳的小脸,伸手抚了抚她的面颊,低声道:“其实,这谣言是真的……”

“呃……”盛思颜囧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娘真的……

太惊悚了。

“你也不是我亲生的女儿。”王氏这几天翻来覆去地想了几天,终于决定还是应该对盛思颜说清楚。毕竟这件事已经被有心人知道了。

现在是放出谣言,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

他们一家人还是赶紧达成一致比较好。

吁!

盛思颜大松一口气。原来不是王氏对不起盛七爷!

对于她来说,其实她本来就不是王氏和盛七爷的女儿。她是来自异世的一缕魂魄而已……

但是王氏的意思是,她这具身体,也不是他们的女儿?

但是这么些年,王氏对她,可是跟亲生女儿没有两样,该疼的疼,该骂的骂,该管的管,完全不像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

盛思颜想了想,将头靠在王氏肩上,“娘,您就别多想了。您把我养了这么大,生恩不及养恩大,我不会钻牛角尖的。”

这样豁达随和,完全不认为这个消息是晴天噩耗,甚至连一丝伤感震惊都没有。——难道是打击太大,把她吓傻了?

王氏有些不适应了,她低头看了看盛思颜,再问一句,“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吗?——你既不是你爹的女儿,也不是我的女儿。”

盛思颜其实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才对这个消息没有这些人反应大。

但是看见王氏的愕然,盛思颜马上明白是自己反应太过平静,接受得太过自然,反而过犹不及,让王氏起疑心了,只好用力点点头,“娘,其实,我心里难受着呢,只是不好意思给娘添乱。娘您的身子重,就不要为我操心了。”

※※※※※※※※

第三更四千字,含粉红420提前加更了哈。今天一万二千字爆发!么么哒!求粉红票和推荐票!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