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家本来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就是一般的小户人家,出了牛大朋这个经商奇才,才发达起来。

因此家里也没有什么规矩。

牛小叶虽然是未嫁的姑娘,但是有牛大朋撑腰,她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连她爹都不敢管束她。

没过两天,牛小叶便带着随从和丫鬟婆子上了路,悄悄往京城西面两百里路的鹰愁涧那边去了。

鹰愁涧是两处高高的断崖,从两山中间劈出来的一块狭长的平地,平地上有个小小的村子,没有名字,一般说鹰愁涧那边的村子,附近的人都晓得是哪里。

两山中间有条小小的河水,从断崖下淌过。

河水清澈,看得见小鱼在水里游来游去,岸边长满长长的芦苇。

牛小叶他们的大车不能进到鹰愁涧狭窄的小路里,只好弃车换了青骡子。

进到村子里,牛小叶和随从都十分好奇。

这里民风淳朴,待人热忱,但是家家户户都有弓箭刀枪,既能防山上的野兽,也能防山外的敌人。

看见有陌生人进村,穿得还不错的样子,鹰愁涧的村长赶了过来,问牛小叶一行人,“请问贵顶点小说远道而来,是不是迷路了?”

他们这地方太偏僻,也没什么好东西,一般有陌生人无意中闯进来,十有**是迷路了。

牛小叶笑着福了一福,道:“我是京师人士,出来游玩。偶尔见你们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很是倾慕,所以特意过来瞅瞅。”说着,命人送上厚礼。

牛小叶家有的是银子,牛大朋也知道出门在外,礼多人不怪,多带些银子总是没错的,就给牛小叶准备了很多东西。

那村长见了厚礼,也很欢喜。邀请牛小叶去他家坐一坐。

牛小叶带着六个膀大腰圆的随从,又有丫鬟婆子簇拥着,她身上也带了防身的利器,因此并不害怕,高高兴兴跟村长去他家歇脚,顺便打听这村子里的情形。

鹰愁涧的村长是世世代代在这里住的,对村子里的事情特别熟悉。

牛小叶算是找对了人。

寒暄之后,牛小叶就透露出找人的意思。

“……我想向村子打听一下,十几年前,这里有没有住过一户姓盛的人家?男人是个郎中。女人姓王,好像还有个小女儿?”牛小叶不动声色地打听。

那村子凝神想了想。道:“好像是有一家,但是没有小女儿。只有小夫妇俩。男人姓盛,生得很是清俊,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都喜欢他。女人姓王,也很漂亮,待人极是和气。村子里的女人家生了病,都是找她看的。两人就住在村东头的土墙屋里。”

牛小叶一听大喜。——盛宁芳果然没有说谎!

盛七爷和王氏确实是在这里住过!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十五六年前吧。后来,唉……”那村子叹了口气,“好好的小俩口,结果遇上祸事,一日里那男人进了山,就再也没有回来。那女人找了他一个月……后来就跳进咱们村子前面的小鹰河,跟男人走了,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村长脸色哀戚,拿烟袋敲了敲鞋底的梆子,然后指着村东头的方向,“那边是胡婆,当初跟那一家子挺熟的,很喜欢那和气的王娘子。王娘子没了,她还哭了一场,在河边给王娘子和盛小哥建了个衣冠冢。”

牛小叶一听就傻了。

这是怎么回事?

盛思颜有问题也就罢了,难道她娘王氏也是有问题的?

盛七爷不会有问题吧?!

那盛家医术可是做不了假的!

牛小叶有些心慌意乱,隐隐觉得自己打开了一个盒子,将盒子里的妖魔鬼怪都要放出来了。

她还要不要继续查下去呢?

牛小叶去小鹰河边慢慢走着,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还有两岸高耸入云的山峰,偶尔有两只老鹰从崖顶飞过,在峰顶的白云间盘桓翱翔。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背着背篓从她身边走过,走了两步,又倒回来好意提醒她,“大姑娘,这里河水看上去浅,其实深着呢,别一时脚滑,溜进去就找不回来了。”

牛小叶笑了笑,谢过那老妇人,道:“我就是看看。这里的景色真美。”

“景色?”那老妇人摇了摇头,“有什么好看的。都看几十年了,再好看也看絮烦了。”

牛小叶看着那背着背篓的老妇人逐渐走远,忍不住叫了一声,“老人家留步!”

那婆子停住脚,回头问道:“你有事吗?”

“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听村长说,胡婆就住在这附近?”

“哈哈,你真是好运气。我就是胡婆,你找我有什么事?”那老妇人居然就是村长说跟盛七和王氏都很熟的胡婆!

牛小叶喜不自胜,忙过来挽住胡婆的胳膊,亲亲热热地道:“原来您就是胡婆!真是太巧了!”心里暗暗觉得是天助我也,也不纠结了,跟着胡婆往她家那边走。

“胡婆,我听村长说,您跟以前住在这里的盛小哥和王娘子很熟悉?”

胡婆一听,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她抹了抹眼角,指着不远处一处隆起的土包,道:“那里就是他们的衣冠冢了。”说着,带着牛小叶往那边走去。

来到那坟包前面,牛小叶看着前面立的一块小小的木牌,有些无语。

这也太粗糙了……

那坟包旁边还有一个更小的土包。

“这里是什么?”牛小叶漫不经心地指了指衣冠冢旁边的小土包。

“这是他们没有出世就死了的孩子。”胡婆又抹了一把眼泪。

“什么?!”牛小叶听得这句话,只觉得晴空一个炸雷,炸得她半天喘不过气来……

幸福来得太快了。她有些承受不住!

“胡……胡婆。您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牛小叶一把抓住胡婆的胳膊,因太激动,她的手劲特别大,抓得胡婆都有些痛了。

“哟,你放松点儿啊。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打听他们?”胡婆这时觉得有些不对劲,狐疑地看着牛小叶,不想再说了。

牛小叶急得要死。好不容易打听到一些端倪,如果就此放过。实在是太可惜了!

她定了定神,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想好了一篇说辞。

“不瞒您说,这家人是我们的一户远房亲戚。我们一直在寻他们,刚有些眉目了,您却又说他们已经去世了。”牛小叶叹了口气,“盛小哥名叫盛七,是吧?”

胡婆见牛小叶知道盛家男人的名字,顿时信了她,忙点头道:“正是呢。他们两人斯斯文文的。跟咱们村子里的人都不同。那一年,他们两人带着两个包袱过来。说是投亲,但是找错了路,就在这里住下了。其实啊,我们也都知道,这两人应该是私奔逃婚出来的,怕家里人知道,因此隐姓埋名,住到我们这偏僻的地方。我们山里人,不在乎这些。好好的小两口,恁地般配,他们家里人真是瞎了眼,挫磨两个可怜的孩子,不肯让他们好好地成亲……”

胡婆唠唠叨叨说着,听得牛小叶十分无语。

她倒不觉得王氏跟盛七爷是私奔的,她只知道那时候盛家人还在被通缉,王氏和盛七不可能跟人说他们的真实身份,也不可能住到别的地方,当然只有往这人迹罕至的小山村里躲。

“那后来呢?”牛小叶不关心盛七爷和王氏是怎样过日子的,她只关心盛思颜,关心王氏和盛七爷的女儿。

“后来?后来王娘子有了身孕,小两口更加欢喜。男人见天上山采药,在家里鼓捣各种药丸。王娘子里里外外一把手,将家里打理得妥妥当当。”胡婆脸上露出笑容,对那一段记忆十分深刻。

“那一年,我生了重病,是王娘子和盛小哥不眠不休地给我医治,将我救了回来,而且没有要一文钱的诊费。我们一家大小都感激他们。可惜,这么好的人,却不长命!”胡婆狠狠地啐了一口,指着老天骂了一句,“贼老天!就知道欺软怕硬!”

牛小叶心里怦怦乱跳,知道就要入正题了,忙又追问一句,“后来呢?他们是如何去世的?”

“这里面的事情,别人不清楚,我胡婆是最清楚的。我还记得,那一天,是快要到腊月了。盛小哥上山采药,结果那一次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以前也有在山上困上一两天的情形,但是这一次,四五天了都没有音讯。王娘子急了,托了我家的大儿上山找一找,结果什么都没有找到。”

“没有找到?”

“是的。鹰愁涧两边的山很高很大,但是采药的地方就那么一两个,应该很好找,但是他们没有看见盛小哥。后来王娘子亲自去找。她有身孕,两边的山都爬遍了,过了两三个月,她终于找到盛小哥用来包药材的一个蓝布包袱,挂在林间树丛当中,周围还有些野兽的骨头,看上去十分骇人。”胡婆抹了抹眼泪。

“啊?这是?被野兽吃了?”牛小叶胆战心惊地得出这个结论。

“当然啊!怎么可能有别的结果?这两边的高山本来就很少有人来,再说盛小哥这个人又没有仇家,谁会来把他害了呢?一定是野兽!”胡婆很是相信当初的判断。

“王娘子抱着那蓝布包袱,一下子晕了过去。等她醒的时候,她……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耽不住了。”胡婆叹息道,“那一天,是我给她接生的。她费了一天一夜的功夫,生下来一个死孩子,还是我给埋起来的,就在那旁边的小坟包里。”胡婆指了指那小坟包。

牛小叶深吸一口气,赶紧又追问,“那孩子是女儿还是儿子?”

“女儿。还未足月呢。”胡婆正了正背篓。摇头道:“真是太可惜了。王娘子先丧夫。再丧女,她一个女人家,实在捱不过了。坐完月子,她就投了河。”

“呃?投河?您怎么知道她投了河?”牛小叶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盛七和王氏当时两个人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十有**这两人其实没死。是这些村人以为他们死了。

“我去她家照顾她,一到她家门口,见大门敞着,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她给孩子准备的小衣服也都不见了,只是洒了些零碎的东西在地上。我顺着那些零碎一路追到河边,只看见一双鞋子整整齐齐摆在那里,还有,我给她孩子做的坟茔也被挖开了,里面的孩子也不见了。”胡婆抹了抹眼泪。

牛小叶一颗心都要跳出喉咙了,“为什么?!她为什么要把孩子的坟包挖开?!”

“唉。大姑娘,你是没做过娘。这做娘的。就算去死,也舍不得把自己的孩子扔下的。她大概是抱着自己的孩子投了河,要跟孩子死在一处。”胡婆倒是很理解王氏的做法。换做是她,如果孩子没了,她也活不下去了,也会抱着孩子一起去死的。

牛小叶刚刚欣喜无比的心,又沉到谷底。

“孩子生下来,你确定是死的?”牛小叶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

“当然是死的。才八个月。七活八不活你知不知道?我胡婆一直是做稳婆的,那孩子确实是死了,我亲手埋的。后来王娘子抱着孩子投河的时候,都埋了一个多月了。”胡婆很是斩钉截铁地道。

那就是说,盛思颜绝对不可能是那个死去的女婴……

牛小叶松了一口气,有些明白了,不由大喜!

既然王氏的女儿早就早产夭折了,那盛思颜肯定就是假货!

所以涂氏说,盛思颜的身份连盛宁芳都不如!

不知道那个山旮旯钻出来的土妞儿,也敢乌鸡变凤凰!

牛小叶心头大畅,对胡婆道:“胡婆,说实话,我在京城好像见到王娘子和盛七爷了,但是又不敢断定是不是他们一家人。您要是方便,跟我走一趟,认一认是不是他们?”

胡婆大吃一惊,一把抓住牛小叶的手:“你说真的?他们还没死?真的没死?!”说着,双手合什,对着老天祷告:“多谢老天爷!多谢老天爷!刚才是我不好,错怪老天爷了!”

牛小叶又给了胡家很多银子,顺顺当当将胡婆接到了京城牛家住的车水胡同。

牛大朋听说牛小叶带来一个婆子,很是惊讶,过来问她,这婆子是谁。

牛小叶想了想,瞒着牛大朋道:“大哥,我有点事,等办完了再跟大哥说。”

牛大朋皱眉道:“你是大姑娘了,行事要知道分寸,不要太过份。”

“大哥,我什么时候不知道分寸了?我在京城的世家高门里跟那些姑娘们结交,为你办了多少事,帮了多少忙,你现在说我不知道分寸?”牛小叶撇了撇嘴。

在大哥面前,她向来是很放松,有话就说的。

牛大朋觉得也对,笑道:“好吧,你心里有数就好。”说着,暂时丢下此事,出去办事了。

牛小叶便找了机会,带着胡婆去盛国公府门前不远的地方候着。

等了两天,终于等到盛七爷从宫里回来。

他从车里下来,回到盛国公府的时候,被胡婆看见了。

“啊,那人好像是盛七!过了十几年了,他变得不多,就是留起了几缕胡子。除此以外,跟当初一模一样!”胡婆很是惊喜,“他没死啊!”

牛小叶笑了笑,“您别急,再看看盛夫人吧。”

她们又等了两天,等到王氏带着盛思颜出来,去天下药房查帐。

王氏的肚子又大了,倒是跟当初她在鹰愁涧怀孕的时候有些像,一下子勾起了胡婆的思绪。

她紧紧盯着王氏的一举一动,直到她上了车,将车帘放下了,胡婆才感慨地拿帕子抹了抹泪,点头道:“那就是王娘子,想不到她也没死,还找到了盛七。两人又和和美美地过日子了。你看。她又有身孕了。真好……”

牛小叶确定了当年在鹰愁涧住过的盛小哥和王娘子正是盛七和王氏,心头大定。

为了怕王氏看见胡婆,牛小叶一直小心翼翼地将胡婆藏在车里,不让人看见。

胡婆见当年的盛小哥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神农府盛国公的后人,如今的国公爷,也有些害怕怯上,根本就不敢亲自去见他们,因此就在牛家住了下来。

牛小叶带着胡婆回到家。叮嘱她不要对别人说这件事,然后跟着大哥牛大朋去吴国公府恭喜吴家大姑娘出阁之喜。

吴家大姑娘吴婵莹前几年就定了亲,不过等到今年才出阁。

牛小叶和自己熟悉的几个姑娘坐在一起,东张西望了一番,见没有看见盛思颜,好奇问道:“盛家大姑娘怎地没有来?”

“听说是病了,没法出来。”一个姑娘漫不经心地道,“生了病可不应该在家养着么,出来过给别人就不好了。”

牛小叶笑了笑,看见吴家二姑娘重瞳女吴婵娟跟吏部尚书家大姑娘李栀娘坐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你的事情怎样了?”李栀娘悄悄地问。

“不晓得。他又出京去了。唉……”吴婵娟叹口气,更加没精打采。她日盼夜盼。盼着神将府来吴家提亲,但是直到现在都了无音讯。她娘让她别太着急,别上赶着,可是她就是害怕,一直担心这件事。

“你就别垂头丧气了。你看那盛大姑娘,满京城都以为她要嫁给状元郎,可是状元郎到现在都没去提亲……”李栀娘嘻嘻地笑。

牛小叶听在心里,更如吃了定心丸。——到现在都还没提亲,两个多月了,往江南去两个来回都够了,可见是王公子家里不同意吧……

吴婵娟惊讶,“啊?我还以为他们早就定亲了。”

旁边的周雁丽是神将府的庶女,她现在一出来做顶点小说,吴婵娟就对她好得不得了,做什么事情都拉着她,根本就不顾京城世家贵女泾渭分明的嫡庶圈子。

当然,也是她的地位够高。

当你的地位高到一定程度,你不管做什么,都会得到世人认可。

你遵从习俗,是世人典范。

你打破规矩,是推陈出新。

反之,如果地位不够高。

那么,你遵从习俗,是人云亦云。你打破规矩,则是离经叛道。

这世上的习俗规矩,本来就是看人下菜碟,充满了势利眼。

因此吴婵娟带着周雁丽一起出入,众人反而赞她大气娴淑。

周雁丽跟吴婵娟熟了,说话也不那么拘束。她抿嘴笑道:“其实盛家大姑娘人不错,想娶她的人多着呢。状元郎再不提亲,小心被人捷足先登了。”

吴婵娟和李栀娘都来了兴趣,拉着周雁丽的手道:“快说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谁有兴趣?”

牛小叶的眸光黯了黯,心里的不平渐渐增多了。——凭什么?一个假货!还真当自己是国公府的嫡长女呢!

周雁丽羞涩地笑道,“其实我也只是听三婶婶提过一次,说是我们家的四哥哥,有意想向盛国公府提亲呢!”

“啊?是表哥吗?”吴婵娟又惊又喜。

周国公府三房的正室夫人,是吴婵娟的姑姑吴云姬。

周雁丽说的四哥哥,就是四公子周怀礼。

原本周怀轩一直病着,整个神将府的希望都是落在周怀礼身上。

周怀礼从小是当神将府的继承人培养长大的,还曾经跟着神将大人周承宗还出征过。

周雁丽点点头,“正是呢。”

……

此时周神将府里,神将大人周承宗带着冯氏去见周老爷子,还把周老夫人也叫了过来。

“有事吗?”周老爷子专心看着棋谱,头也不抬地问道。

周承宗笑着道:“今日把爹娘,还有秋娴都叫来,是想跟你们商议一件事。”

“嗯,说吧。”周老爷子放下棋谱,伸手捧过热茶抿了一口。

“是这样的,轩儿的亲事,我有了些眉目。”

“哦?”周老爷子一对寿眉高高挑起。

慈眉善目的周老夫人侧耳倾听。

冯氏却有些不安地捏了捏帕子,轻声道:“……谁呢?”

“你们也都认得的。那姑娘出身不用说,人品样貌礼仪都是无懈可击。最难得还生有重瞳……”周承宗笑着道。他很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觉得只有最好的女儿才能配得上他。

而最好的女儿。肯定是最好的女人生的。

生有重瞳?

那肯定是吴国公府的二姑娘吴婵娟了。

“不行!”

“不行!”

这一次,周老爷子居然和冯氏一起出言反对。

周承宗诧异地看了看周老爷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妻子,不解地道:“……不行?这是为何?她是家世配不上,还是人品配不上?还是她做了什么事,让你们对她有偏见?”

这还没嫁进来呢,就觉得自己这个做婆母的对她有偏见……

冯氏只觉得心头堵了一团火,烧得她口干舌燥。

周老爷子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道:“轩儿不在家,这件事以后再说。”

“轩儿的婚事,靠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他在家做什么?”周承宗不以为然地道。

周老爷子笑了笑,抚了抚自己的额头,道:“当初你的婚事,你可遵循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周承宗一窒,飞快地看了冯氏一眼。

冯氏有些难堪地低下头。

他们的亲事,不是遵循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那人”的一句话……

周承宗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并且说服了周老爷子和周老夫人,将她这个破落户出身的女子娶到威名赫赫的神将府。

那时候,她是多么地高兴,以为这一辈子得遇良人。

后来才知道,她不过是拣得别人的漏。

别人不要了,随手抛给她,她就跟狗一样,摇着尾巴上来了。

“不说话了?你也不想想,吴二姑娘生有重瞳,她的亲事怎会这般容易?而太后娘娘,又怎会允许她嫁到神将府?”周老爷子叹口气,摆手道:“给轩儿谈亲事可以,但是吴婵娟,没有这个可能!”

真是笑话!

当初郑素馨将他儿子迷得三迷五道,却又吊着他,不肯嫁到神将府,现在想把女儿嫁到神将府?!——做梦!

周承宗低下头。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所以他才跟他爹娘提一提,打算让爹出面,去太后那里说情,允许吴婵娟嫁给他儿子。

结果周老爷子一口回绝,根本就没有商榷的余地。

冯氏很是高兴,但是并不敢抬头,也不敢露出喜色,只是道:“我只是听轩儿的。他说娶谁就娶谁。不过吴家姑娘,他向来看不上眼……”

这话说得周承宗很是不快,他瞪了冯氏一眼,“那小子看得上谁?!昌远侯府的大姑娘,太后最看重的娘家侄孙女,却被他嫌弃人家配不上他,差点让人家姑娘活不下去。再说吴国公府的吴二姑娘何等样人?!——他可才是真真配不上!”

周承宗的话,一下子将冯氏的欣喜搅得干干净净,她忍不住抬头道:“说我儿子配不上别家姑娘?大爷,你别忘了,轩儿也是你儿子!”

※※※※※

七千字,含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九月份打赏的第一二块和氏璧的加更。啊啊啊,其实好想叫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也很想三更啊。可惜那天多更了一次,就整得起点服务器崩溃了。╮(╯▽╰)╭嘿嘿,开个玩笑,表当真。还是那句话,粉红390就三更了哦。如果冲到粉红420,俺也来一次日更一万二。咔咔咔咔~~~么么哒!俺一向很有信誉的。各位放心,在更新上木有食言过。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粉红票、推荐票表忘了(⊙o⊙)哦。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