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兴从昌远侯府回到自己的宅子,一进角门就问门子,“有从江南来的人没有?”

他写信回去,询问向盛家提亲的事宜,也有快一个月了,却一直没有听到回音,心里很是不安。

门子给他行了礼,叫他“二爷回来了”,又摇摇头,“没有,还没有人从江南来呢。”

王毅兴跟江南的二皇子府联络,是有专人来往送信的。

王毅兴心神不宁地回到自己家坐了坐,心情有些低沉,习惯性地又走到厨房,做了几样盛思颜喜欢吃的小菜。

拿食盒装菜的时候,他想起来自己有意落在盛国公府的那个大红鸳鸯漆盒,心里一动,不知道盛思颜这些天有没有想过他……

屈指一数,他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去过盛国公府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忙碌中,虽然很想见思颜,但是重任在身,他不想让二皇子失望。

王毅兴便又拿了一个食盒将菜装起来,拎着食盒去了盛国公府。

不料在门口的时候,那门子却不再放他进去了,对他道:“王公子,您的帖子呢?”

“帖子?”

“是啊。您投了拜帖,然后我们老爷回帖,约好时间,然后小的才能放您进去。”

王毅兴愕然,“你不是搞错了吧?”以前他明明可以长驱而入,连二门都可以不用通传就进去。

那门子当然是得到王氏的特别叮嘱。他讪笑着弯了弯腰,道:“王大人,这是府里头的规矩。我们做下人的。不敢自专。您若不信。等你见了我们夫人,自己问一问就知道了。”

“我自然知道这些规矩。但是你也不是新来的,以前我能进去,现在怎地又不可以了?”王毅兴收了笑容,心里有些不快。

但是门子虽然陪笑,但是依然态度坚决。

王毅兴想了想,还是道:“既然这样,你帮我去你们大姑娘的丫鬟豆蔻那里说一声。就说我的食盒落在大姑娘那里,让她帮我拿出来就可以了。”又加了一句,“这样总行吧?——不用跟你们夫人说了。”

那门子挠了挠头,也十分为难。

他们这些盛国公府的下人,本来都是将王毅兴当做是盛家的乘龙快婿了,现在夫人又特别吩咐要一视同仁。

如果放他进去,夫人会生气。但是不放的话,以后大姑娘嫁了他,他们这些下人岂不是得罪了大姑爷?!

想了想,那门子悄声道:“王大人。那您略等一等,等小的去问一问豆蔻姐姐。若是她说没事。小的就将食盒给您拿出来。”

王毅兴容色稍霁,点了点头,“你去问吧。我就在这里候着。”说着,转身走到自家大车旁边,将食盒放在上面,背着手,抬头看天不语。

那门子关上角门,叫来另外两个守门人在这里候着,自己一溜烟跑到二门上,求看二门的婆子把豆蔻叫来说话,说是外门上有人找豆蔻。

豆蔻是盛思颜身边的丫鬟,虽然还不算贴身的大丫鬟,但也是二等,在内院很有几分脸面,又只是在二门上说话,那婆子便卖了她一个人情,让一个刚留头的小丫鬟去盛思颜的卧梅轩找豆蔻。

豆蔻近来越发轻闲了,盛思颜身边的事,大部分都让木槿带着薏仁去做了,豆蔻慢慢地落了单。她倒是还不觉得,只觉得能偷一会懒挺好的,正坐在自己屋里做针线。

“豆蔻姐姐,外门上的门子说有事找姐姐。”小丫鬟笑嘻嘻地过来说了一声。

豆蔻应了,放下手里的针线,跟着小丫鬟来到二门上,见了那门子,问道:“谁啊?谁找我?”

那门子笑嘻嘻地道:“是王公子,他说有一个食盒落在大姑娘这里了,说豆蔻姐姐知道在哪里。”

豆蔻听说是王毅兴,心里一喜,笑着连连点头,“正是呢。”又探头看着那门子身后,“王公子呢?怎么不进来?”

门子苦了脸,两手一摊,“王公子没有提前送帖子上门,不能进来。”

“啊?你好大的狗胆子!居然敢将王公子拦在外头!”豆蔻顿时竖起眉毛,轻叱一声,又道:“快去放人进来,别在这里竭竭嗷嗷的。”

那门子叫起撞天屈,“哎哟喂我的豆蔻姑奶奶!这可不是小的不让他进!这是夫人的吩咐!不论是谁,现在都不能随便进出了!”

豆蔻疑惑地偏了头,“是吗?有这回事?”

门子使劲儿点头,“这么重要的事,我哪里刚诳豆蔻姐姐!”

豆蔻眼珠转了转,道:“你等着,我去去就来。”说着,转身回卧梅轩。

回到卧梅轩,她径直去盛思颜待的上房,问守在门口的小丫鬟,“大姑娘呢?”

小丫鬟朝屋里指了指,“大姑娘在教小枸杞识字呢。”

豆蔻忙扬声道:“大姑娘,王公子在外门上要拿他的食盒回去!”

盛思颜在屋里听了,忙让木槿看着小枸杞,出来问道:“怎么回事?王二哥为什么不进来?”以前都是不用通传,就直接进二门的。

豆蔻朝王氏的燕誉堂那边努了努嘴,“夫人说,没有帖子,不能随便进出。别说内院,就连外门上王公子都没进来呢。——在门口等。”

盛思颜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进来?”

“夫人的吩咐,说都要帖子,没有例外。”豆蔻忙道,“也可能夫人忘了提醒门子,王公子应该例外。”

盛思颜却知道她娘不会这样没理由地吩咐门子,一时低头不语,又想到王毅兴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来过盛家了,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们略等一等,我去问问娘。”盛思颜转头问小枸杞。“要不要去娘那里?”

小构杞摇头。“姐姐去。我在这里等。”做出一副很乖的样子,眼睛却不断往盛思颜放在多宝阁上的那对大阿福瞟去。

盛思颜莞尔,她知道小构杞眼馋那对大阿福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把这十个字都认全了,等姐姐回来,就把大阿福给你玩。”盛思颜看了看那多宝阁上的大阿福,下了决心。

小构杞欢呼一声,从座位上倒转身子爬下来,抱住盛思颜的腿。用胖胖的脑袋在她腿上蹭了蹭。

蹭得盛思颜心都化了,她蹲下来,和小构杞贴了贴脸,又拧了一把他圆苹果一样的双颊,才站起身往外走。

豆蔻一看急了,拽住盛思颜的衣襟道:“大姑娘,咱们悄悄出去见一见王公子就行了,何必惊动夫人呢?”

盛思颜笑了笑,淡淡地道:“放手。”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颇有威严。跟往日的好脾气有些不一样。

豆蔻怔了怔,手里还是拉着盛思颜的衣襟。并没有放手。

木槿忙将豆蔻拽开,斥道:“姑娘的吩咐你都敢驳?”又不断给她使眼色,心里有些着急。

豆蔻醒悟过来,慌忙放了手,陪笑道:“奴婢陪大姑娘去见夫人。”

盛思颜甩了甩袖子,看了豆蔻一眼,道:“你在这里歇着,我带薏仁去就行了。”说着,带着薏仁去了王氏的燕誉堂。

来到燕誉堂,盛思颜进了里屋,开口就道:“娘,王二哥来了,外门上的门子不让他进来。”不解地看着王氏。

王氏背靠在长榻上看一本医书,见她来问,头也不抬地道:“他可有帖子?你爹可回了帖子?”

当然是没有。

盛思颜讪讪地道:“以前都没有过……”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王氏翻了一页书,“他救了你,我们自是感激。你爹已经给他准备了厚礼,并不亏欠他。”

盛思颜眨了眨眼,怎么跟以前的说法不一样了?不是打算把她嫁给王二哥吗?

王氏半晌没有听见盛思颜出声,抬头见她一脸疑惑的样子,叹口气,招手让她坐到跟前。

“你是不是不明白娘的态度为何变了?”

盛思颜点点头。以前王毅兴可以长驱直入盛国公内院,不用通传。现在却连进大门都需要帖子,这差别忒大了。

“那我问你,现在王毅兴,跟咱们是什么关系?”王氏放下医书,跟盛思颜说话。

亲戚?不是。未婚夫婿?还没定亲……

盛思颜有些明白了,怔怔地咬住了下唇。

王氏又问她,“你怎么知道王毅兴来了?我都还不晓得呢……”

盛思颜想了想,道“是豆蔻告诉我的。”又道:“她是去二门听见的。”

“豆蔻为何去二门?”王氏又问。

“听说是外门上的门子传话与她……”盛思颜的脸色渐渐有些变了。

“外门上的门子又为何要传话与豆蔻?”王氏再进一步问道。

豆蔻是个丫鬟,有顶点小说上门,为何不找主人,偏找丫鬟?

虽然王氏不在场,却直接从结果推出了由头。

“难道是……王二哥?”盛思颜更加疑惑。为何王二哥要拿漆盒,是传话与豆蔻,不是直接传话与她?

“也许王二哥是在顾忌我的名声,所以传话给丫鬟……”盛思颜强笑道,不愿相信王二哥对她用心机。

“那为何专挑豆蔻,不是别的丫鬟婆子?”王氏定定地看着盛思颜,一步紧似一步地问下去。

※※※※※※※※※※

这一更大改过。昨天正好起点后头故障,很多亲们没有看见这一章。今天趁机大修了一下。这一章不看,下面一章接不上来的。今天的新更正在写。大概9点左右会发上来。么么哒。求几张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