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宜室抬头看了一眼王毅兴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

她本来以为,自己是要嫁给这个大夏皇朝千年以来第二个三元及第的状元郎。

结果阴差阳错,要跟他失之交臂了。

“盛国公府的大姑娘好福气……”文宜室对着王毅兴的背影含笑说了一句。

王毅兴的背影似乎僵了一僵,回头对她拱了拱手,然后就匆匆忙忙去了。

文宜室回到自己屋里一通忙乱,找了衣裳找首饰,又去找人准备一些好吃的点心和茶叶,打算去松竹庵给神将夫人亲手砌一杯茶。

第二天天气有些阴阴的,但是并没有下雨的意思。

太阳被乌云遮了起来,只在乌云边上撒上一道金边。

神将府里,周怀轩被冯氏叫了过来,问他,“今天娘要去万仞山的松竹庵礼佛,你爹说有事不能陪娘去,让你陪娘一起去。”

冯氏身边还带着一脸怯生生的庶女周雁丽。

周雁丽本来是跟着姨娘长大的。但是最近周老夫人说她要议亲了,还是跟着嫡母多学些规矩,就让她住在冯氏院子旁边的小跨院里。

冯氏这些年跟神将大人周承宗是分房而居,根本就不住在一个院子里,因此无事。

周怀轩点点头。

周承宗前几天就跟他说了,他反正这几天在家无事,而且渴望去外面的山里走走,因此答应下来。

“去吧,你的东西都让沉香和连翘收拾了。一起带上山。”冯氏吩咐道。“看这天阴阴的。最好早去早回,要是赶上下雨可就糟了。”

周怀轩道:“不会。”

“你知道什么?你这孩子,总是说不了半句话。”冯氏嗔了他一眼,让他吃了早饭就过来一起出去。

他们一行人走得很快。

辰时就到了万仞山的松竹庵。

进去的时候,发现居然他们不是唯一的顶点小说人。

昌远侯夫人带着两个孙女,居然也来礼佛。

冯氏有些意外,看着昌远侯夫人笑着走过来,对她行礼道:“冯夫人。”

冯氏是一品国公夫人。比昌远侯夫人要高两级。

昌远侯夫人虽然年岁大,还是要先向冯氏行礼。

冯氏倒也不张狂,笑着还了半礼,道:“昌远侯夫人真是好兴致,也来礼佛?”她心里有些不高兴。礼佛这件事,就是要心诚。两家一起来,诚意就打了折扣了,她担心佛祖怪罪。

说着话,松竹庵的主持师太出来了,对冯氏和昌远侯夫人双手合什道:“相请不如偶遇。两人都是有缘人,才能一起在佛前论经。”

冯氏这才释然。和昌远侯夫人含笑点头。

昌远侯夫人将自己的两个孙女叫到前面,让她们给冯氏行礼。

“这是我的大孙女,也是太后娘娘的心肝宝贝。这是我的三孙女,她就是爱笑,您别见怪。”昌远侯文家不愧是太后娘娘,家里的姑娘确实个个貌美如花,而且知书识礼懂进退,一看就是大家风范。

冯氏见了心里一动,拉着两个姑娘的手细细地看,对那大姑娘文宜室越看越满意,又知道她是太后最疼的娘家姑娘,更是看她不一般。

“你们家的姑娘都是好的,我是越看越爱,都不知道要夸哪一个。”冯氏笑着说道,转身想叫自己的儿子周怀轩过来见礼,却没有看见他的人影,顿时有些讪讪地,硬生生转回头,只好又将文家两个姑娘夸了一遍。

昌远侯夫人目光闪烁地道:“冯夫人难道是一个人来万仞山的?周大将军呢?”

冯氏身旁的婆子道:“回昌远侯夫人的话,我们大将军事忙,抽不开身,是让我们大公子陪着夫人来的。”

“哦?你们大公子也来了?不如请他进来一见!”昌远侯夫人似乎十分欣喜,紧着往冯氏身后看。

文宜室虽然半垂着头,眼光也不断往门口睃,想看看周怀轩在哪里。

结果没有看见周怀轩,却听见一个银铃般的声音道:“我来迟了,两位可等一等我。”

这是谁?放肆如此?

文宜室在心里嘀咕,见周围的人都回头张望,她也大着胆子抬头看了看。

只见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一个神仙妃子似的人物走了进来。

那女子头戴八宝攒珠髻,当中一支孔雀步摇,一颗龙眼大的明珠从靛蓝青金石的孔雀嘴里垂下来,在额头正中的地方闪耀。身穿海棠红暗金丝富贵牡丹窄裉短襦,蜜合色流云缎八幅湘裙,一双锦缎滚珠鞋,鞋头镶着两颗小指头大的明珠,鞋底有香粉,一走就在地上留下一个小巧香粉的脚印,所谓步步生莲,香气盈腮,说不尽的富贵风流。

正是吴国公家的郑大奶奶郑素馨。

那松竹庵的主持师太看直了眼。

只有吴国公家,才能供得起这样的豪奢啊……

“是郑大奶奶!今儿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说怎么一大早喜鹊就在树头一直叫啊叫的,原来是应在今日。三位夫人一起光临鄙庵,真是蓬荜生辉。”松竹庵的主持师太好口才,将冯氏、郑大奶奶和昌远侯夫人三个人奉承得滴水不漏,一个都不落下。

郑素馨笑了笑,先对冯氏行了一礼,道:“表姐。”又回身指了指庵外,道:“刚才我在外面遇到怀轩了,他说要去山里逛一逛,让表姐您在这里候着他,等他回来了再走。”

冯氏虽然对郑素馨有心结,但是在外面的面子情还是要顾的,更何况郑素馨头一次在外人面前叫她“表姐”,就冲这个称呼,她也不能将心里的情绪摆在脸上。

冯氏嗐了一声,似笑非笑地道:“是啊,这是尼姑庵,轩儿他进来也不方便。”

昌远侯夫人没想到郑大奶奶居然来了,拿不准是巧遇呢,还是跟自己一样,有备而来……

“郑大奶奶真是稀顶点小说。这些年,从来没有听说郑大奶奶出府礼佛,今儿倒是头一遭。”昌远侯夫人拿帕子掩着嘴笑道。

郑素馨拉着冯氏的手,看了昌远侯夫人一眼,垂眸笑道:“礼佛这种事,当然是心诚则灵。大张旗鼓吵嚷得人人都知道,就不是真心礼佛了,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暗示昌远侯夫人今日来松竹庵才是居心叵测。

文宜室一听就涨红了脸,忙轻轻扯了扯昌远侯夫人的衣襟。

昌远侯夫人吃了个排头,脸上有些过不去,待要还嘴,可是文宜室的动作提醒了她,现在不好跟郑素馨打嘴仗,便转了话题道:“正是呢。大家都是来礼佛的,只要心诚,自然心到神知。”

郑素馨携着冯氏的手跟着主持师太往佛堂处走去,一边笑道:“这样最好。不过今日我从京城来的时候,听见满城里都在说,昌远侯夫人和神将夫人一起去松竹庵礼佛,真是好大的阵仗呢。”

冯氏听了诧异地道:“咦?怎么大家都晓得了?”她来礼佛是常事了,虽然不是每个月都来,但是一年四次是少不了的。每次换季的时候,她都要找个庵堂寺庙拜一拜的。

以前是为了儿子周怀轩的病,她这些年吃了常斋,只要儿子能够病好,她一辈子吃素都行。

现在儿子病好了,她依然保持了礼佛的习惯,为了将这份好运延续下去。

昌远侯夫人心里一沉,知道这次大概没有那么顺畅了,只好对自己的婆子使了个眼色。

那婆子忙悄悄出去了。

郑素馨看在眼里,打鼻子里哼了一声,再看了看跟在昌远侯夫人身边亦步亦趋的文家两个姑娘,那气派确实难得,竟像是四大国公府里的姑娘一样,比别的世家硬是要高一点点。

松竹庵的主持师太当没看见这三位夫人间的江潮暗涌,笑嘻嘻地带她们来到佛堂,指着堂上供着的佛像道:“这是大光明菩萨,有万千化身,能保家宅平安,儿女顺遂。”说着,又给她们看信女们在佛前点的海灯。

那些海灯有大有小,大的如水缸,小的如家常油灯,香油气和檀香的气味交织在一起,有一股奇异地平静心神的力量。

郑素馨、冯氏和昌远侯夫人,还有文宜室、文宜顺都双手合什,在大光明菩萨前祝祷了一会儿,然后放下赏钱,点上海灯,挂上写有自己名字的条幅。

主持师太看着这三位夫人的大手笔,笑得见牙不见眼,领着她们去后面的禅房,道:“给大家准备了一桌素菜,既然来了,不如随喜随喜。”

冯氏道:“松竹庵的斋菜是出了名的。头几年太后吃斋,都命人从松竹庵请了做斋菜的老尼去宫里掌勺。”她吃素多年,对于京城里的斋菜了如指掌。

郑素馨笑着跟着夸了两句,随便夹了两筷子沾了沾唇,就算是吃过了,等冯氏吃完了,才道:“表姐,咱们去禅房歇一歇吧。”

冯氏知道她是有话说,点头道:“咱们去了,就只有昌远侯夫人一个人了。”

昌远侯夫人十分尴尬。有心想跟去,但是郑素馨在旁边,有话她也不好说,只好道:“郑大奶奶有事,先说吧。等下我有些小事,要同冯夫人说一说呢。”

郑素馨笑着对冯氏挤了挤眼,“表姐,你现在可成了香饽饽了,走到哪里都被人敬着呢!”

※※※

第三更,粉红270家更送到。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粉红票哈。下一次三更就是粉红330。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