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奶奶回头,招手让盛思颜进来,“盛大姑娘快来,让我看看你的伤怎样了。”

盛思颜笑着进屋,并不扭捏,大大方方站在王氏身边,“郑大奶奶有心了。我爹的医术通神,早就好了。”

郑素馨留神打量盛思颜,见她额头光洁,眉间开朗,并没有中毒之人惯有的那股郁结的黑气,忍不住走过去给她诊脉。

两人面对面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一簇阳光从屋外斜斜照进来,将两人的影子在墨绿嵌花的地砖上拉得长长的。

郑素馨比较高挑,盛思颜娇小,只到她肩膀左右。

神情都是一样的温婉柔顺,但是盛思颜因年纪小,眉目更加清明。

郑素馨见盛思颜脉搏跳动沉稳有力,浑不像大病初愈的人,很是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王氏走过去,将盛思颜从郑素馨身边拉开,笑着道:“郑大奶奶这是不信内子的医术?”

郑素馨怔了怔,忙笑道:“盛夫人说哪里话!盛七爷医术通神,我佩服得很呢!”又扭头对盛七爷道:“虽然你在庙里长大,但是我师父着实疼爱你。这些医术,连你大哥他们都未必学全了呢。”

盛七爷笑了笑,背着手道:“我爹自然是疼我的,但是更疼家里的兄长。不然也不会将我一个人送到庙里。”

郑素馨掩袖笑道:“若不是将你送到庙里,你也没这么大福气了。有这盛国公的爵位……”

“如果能用这个爵位换来我父母亲长和兄弟姐妹的性命,我一定毫不犹豫拿它去换!”盛七爷走到盛思颜和王氏身边。护着她们娘儿俩。

吴老爷子在旁皱眉道:“盛七的人品我们都信得过。”又道:“老大媳妇。你女儿呢?”这是表示他对郑素馨刚才说话的不满。

郑素馨低下头。温顺地道:“先前盛夫人送她过来了。”

盛思颜忙道:“她们在我房里呢。”一边说,一边走到里屋,对屋里的几个姑娘道:“都是熟人,你们出来吧。”

郑玉儿、郑月儿、周雁丽和吴婵娟都走了出来,对堂上的人行礼。

郑月儿和郑玉儿自然走到郑老夫人康氏身边站着。

吴婵娟去到她娘郑素馨身边。

周雁丽犹豫了一会儿,也来到周老爷子身边,福了一福,低声道:“祖父。大哥呢?”

周老爷子摇摇头,“你大哥向来行事随心所欲,这会子大概已经走了吧。”

盛思颜这才想起来,忙陪笑道:“周国公、周三姑娘,周大公子刚说有事,先走一步了。”

周老爷子嗐了一声,对周雁丽道:“没事,他走了,有我老头子呢,你还怕丢了不成?”

“当然不是。”周雁丽忙陪笑道。她素来怕这个祖父,不敢多说话。默默地站在一旁。

王毅兴笑道:“几位老爷子真是对思颜关怀备至,我代思颜谢谢各位老爷子。”说着,抱拳团团一揖。

周老爷子耷拉着脸,点点头,站起来道:“好了,看见盛大姑娘没事,我就放心了。”对郑老爷子和吴老爷子道:“怎么样?咱们来也来了,人也看了,茶也喝了,是不是该顶点小说走主人安了?”

王毅兴一愣,忙问道:“各位不吃顿便饭再走?”

王氏咳嗽一声,笑道:“三位老爷子都是大忙人,哪里有空吃饭呢?”

再说他们家有病人,一般人也忌讳,特别是老年人,不肯在这种人家吃饭的。

周老爷子、吴老爷子和郑老爷子虽然不在乎这个,但是他们确实只是来说说话的,该说的都说了,现在人多了,再说别的也没功夫,就都道:“盛夫人言重了。等你们府上好事临近,我们还是会来的。——这一顿饭,你们是逃不了的!哈哈哈哈……”

王氏莞尔,和盛七爷、盛思颜一起颔身行礼,送他们出去。

郑老夫人和郑老爷子走在最后。

临出二门的时候,郑老夫人回头看了盛思颜一眼。

盛思颜忙对她笑了笑。

郑老夫人愣了愣,又自失地一笑,摇头跟郑老爷子出去了。

顶点小说人都走了之后,王毅兴问盛思颜,“这三位老爷子很少一起出来的。今儿来你们府上,是有什么事吗?”

盛思颜知道肯定是有事,但是她并不知道是什么事,便摇摇头,“不晓得。”说着,走到桌边坐下,将那大红鸳鸯漆盒打开,笑道:“好香的蛋炒饭,刚才我差一点忍不住了。”

王毅兴陪她坐下,又问道:“小枸杞呢?你不是说他挺喜欢吃的?我也给他做了一碗芙蓉蛋。”一边说,一边将漆盒下面的几层都打开,将饭菜拿出来摆在桌上。

盛思颜让豆蔻去把小枸杞接来。

不多会儿,小枸杞呼啸着来了,爬过门槛就跳到王毅兴身上,大叫“举高高!大哥举高高!”

王毅兴便拖着他的咯吱窝,将他举起来,迎空转了两圈。

小枸杞乐得哈哈大笑。

玩够了,才下来坐到盛思颜身边,跟她一起吃东西。

王毅兴坐了一会儿,见王氏和盛七爷都没有再过来,想了想,对盛思颜道:“你先吃,我有事要跟你娘说。”

“你去吧,别管我了。”盛思颜忙道,又让自己的大丫鬟木槿送他去见王氏。

木槿正好在屋里收拾东西,豆蔻跳出来道:“大姑娘,奴婢送王公子去吧。”

盛思颜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好吧,你去吧。”

王毅兴将盛思颜的眼色看在眼里,笑着摇摇头,拍拍她的头,让她不要多心。便跟豆蔻往王氏的燕誉堂那边去了。

一路上。王毅兴不动声色地问豆蔻。“今儿你们家里顶点小说来得挺齐全的。是下了帖子吗?”

豆蔻摇摇头,“不晓得,大概是吧。奴婢是内院伺候大姑娘的,夫人那边的情形知道得不多。”

王毅兴“哦”了一声,“今天就来了这些顶点小说人?听周老爷子的口气,周小将军好像也来了,你见到他没有?”

豆蔻嘻嘻一笑,道:“王公子你别担心。周小将军那个人阴阳怪气的,我们都不喜欢他。大姑娘更是对他敬而远之呢!”

王毅兴有些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他问有关周怀轩的事,其实半点都没有想到他会跟盛思颜有什么瓜葛。他问豆蔻,是想知道周怀轩这人到盛国公府是不是跟宫里的事情有关,推断他到底是站在太子和皇后那边,还是站在太后这边。

“呵呵,思颜是好姑娘,我自然晓得。我只是纳闷。这周小将军自从归来之后,从来没有听说他去别家串过门。你们盛国公府。好像是他走动的第一家。——他经常来找你们国公爷吗?”王毅兴知道周怀轩以前有病,是盛老爷子给他医治的。后来别人带走治病去了,再回来似乎就病愈了。

但是现在开始跟盛七爷套近乎,难道是因为他的病其实还没好?

王毅兴受了二皇子的嘱托,在京城为他暗暗打点。

当然,现在以他的身份,能做的事情很少,他也没有想过现在就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目前来说,他还是以熟悉京城的各大世家高门错综复杂的关系为主要任务。

等他和思颜成了亲,身份不同了,想必就更容易一些。

王毅兴打起精神,又向豆蔻打听盛国公府里的情形。

没想到豆蔻虽然对他很有好感,但是说话还是很有分寸,不该说的话,一句都不肯多说,倒让王毅兴很是惊讶,忍不住道:“盛夫人真是理家的能手,思颜有她教导,以后一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王毅兴知道自己不是世家出身,而且为了二皇子的事情奔走,非常需要一个长袖善舞的贤内助。

他心悦盛思颜,更相信盛思颜娘亲王氏的手段和能力。

有盛思颜为妻,他这辈子都不需要为家里的事情操心。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豆蔻抿嘴笑,暗道王公子是不知道夫人的手段,这府里的丫鬟婆子,说话不知轻重的早不知打发到哪里去了!谁还敢乱说话?!

豆蔻将王毅兴送到燕誉堂门口,对看门的婆子道:“王公子求见夫人,您帮通传一下。”

那婆子忙去燕誉堂回话。

王氏有孕在身,已经有些乏了,但是想到王毅兴是盛思颜以后的夫婿,对他格外高看几分,就道:“让他进来吧。”

王毅兴来到燕誉堂,对王氏躬身行礼,笑着道:“伯母,以后若是家里要请顶点小说,可以命人给我送个信,我来给您帮忙。您现在身子不舒服,小枸杞还小,思颜也是姑娘家,有些场合不好出来。我是伯母看着长大的,就算不跟思颜定亲,街坊邻居有事还能帮把手呢,更何况我马上就要写信给我爹娘,让他们来京城提亲了。”

王氏听他说完,笑眯眯地问了一句,“你爹娘好像不识字……你写信回去,谁念给他们听呢?”

王毅兴被问得汗都流出来了,陪笑道:“其实是写给我姐夫。他会跟我爹娘转述的。”

也就是说,王毅兴的亲事,拿主意的是二皇子,不是他爹娘。

跟王氏预想的差不多。

※※※※

第二更,为cadyss八月份打赏的灵宠缘第一次加更送到。提醒一下粉红票和推荐票(⊙o⊙)哦!!

。(未完待续。。)

ps:明天周一了,大家记得投推荐票啊!!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