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盛七爷的声音,那回廊上的男子不经意地回头,眼波从窗子里的盛思颜面上掠过,微微侧头一颔首,高大如神砥的身躯在她面前弯了弯,似在跟她打招呼。

有种“山不来就我,我就来就山”的亲密无间,却又像是隔着山高水远,只能让人远远地眺望。

盛思颜面上一红,好像偷窥的时候被人抓个正着,有种慌慌张张的不知所措。她别过头,从窗边离开,往月洞门走去。

内室的郑玉儿、郑月儿、吴婵娟和周雁丽听见外面盛七爷的声音,知道是来顶点小说了,个个屏息凝气,不敢出声,坐着一动不动。

周怀轩再抬眸的时候,发现那窗子里那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已经走远,心下顿时觉得空荡荡的,他淡然回头,看着院子里的梅树出神。

他不晓得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一看见她,总是做出跟自己本性不合的事。以他的年龄,这样很不持重。可是他很难控制自己。

算了。他低头喟叹,他是一辈子不会成亲的,还是不要耽搁人家了……

吴老爷子、郑老爷子和周老爷子这时才慢慢从回廊的另一头踱了过来,笑着道:“我们到底是老了,走不动了,被你们俩落在后头。”

周怀轩往旁边让了一步,“三位老当益壮,胜过万马千军。”展臂如同主人一样请他们进去。

周老爷子笑着看了他一眼,第一个踏进盛思颜卧梅轩中堂的门槛。

后面跟着微笑着的郑老爷子和挤眉弄眼的吴老爷子。

来到堂上,盛思颜已经候在盛七爷身边。

见三位祖父级的大人物过来看她。盛思颜有些紧张地福了一福。“见过周国公、郑国公、吴国公。”

“免礼免礼。”周老爷子先抬了抬手。“我们和你祖父平辈,你若不弃嫌,叫我们一声老爷子就好。”

“那怎么敢?”盛思颜定了定神,笑容满面,“既是跟思颜的祖父平辈,更是长辈了,怎敢轻忽?”一边说,一边亲自请他们上座。又命丫鬟捧茶,她一一奉到众人手里。

门外回廊上的周怀轩依然背手而立,青衫磊落,气宇轩昂,没有进来的意思。

有他在的地方,总是如同一幅水墨山水画,他却是那水墨山水里的一笔浓墨重彩,将周遭衬得越发黑白苍劲。盛思颜看了看他的背影,又看了看堂上坐着的周老爷子,欲言又止。

像是觉察到盛思颜凝视着他的背影。周怀轩若无其事地往回廊另一边走去,离开卧梅轩中堂的门口。隔绝了众人的视线。

盛思颜一窒。

周老爷子见了她的神色,笑嘻嘻地道:“你别管他。他的脾气怪着呢。”但是又不高兴别人误解他孙子,接着道:“他就是脾气怪点,人不坏,心肠好着呢……”

盛思颜想到那一对雌雄人形老山参的重礼,觉得就这样若无其事将人家晾在门口太不过情理,笑着点点头,“我晓得。”说完亲自去耳房的茶窠里亲手砌了一盏茶,特意挑了支千峰翠色的秘瓷茶盏,放在茶盘里,托着从耳房的小门里出来,正好看见周怀轩站在离耳房不远的地方,依然背手而立。

“威烈将军……”盛思颜踌躇半晌,还是唤了他的官名。

周怀轩似是全身一震,周遭的气息霎时如冰封大地。

盛思颜顿时打了个寒战,手一抖,那翠玉托盘和秘瓷茶盏叮当碰触,发出金石之声。

周怀轩缓缓转身,看见盛思颜托着一盏茶站在他面前,正仰头看他。

她的小脸雪白,像是重伤初愈的样子,但是雪白中又有一丝粉腻。

在周怀轩凝眸的注视中,盛思颜那两颊上的粉腻越来越浓,连眉梢眼角都染上了胭脂粉。

周怀轩微微一笑,伸手要从盛思颜手里接过托盘,闲闲地说:“幸亏我回来的早,不然真的要去你坟前上香了。”

他说的是他们三年前在城门口分别的时候说的话,暗示的是盛思颜数天前在宫里遇到的险情。

盛思颜没有多想,窘色稍缓,笑道:“托福托福,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又皱眉道:“你喝茶就行,拿我的托盘做什么?”

“托盘太重,你拿不动。”周怀轩淡淡地道,从她手里终究还是接过翠玉托盘和秘瓷茶盏,放到回廊外围的坐栏边上。

接过托盘的时候,两人的手指不可避免地碰在一起。

周怀轩的手指冷得如同寒冰。

盛思颜一刹那间,居然想到那一天在寒潭水底的那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跟这种感觉好像。

察觉到盛思颜的怔忡之色,周怀轩的眸色黯了黯,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站到回廊柱子的阴影里。

一道阳光正好斜斜地透过林间树梢照过来,将回廊上的盛思颜笼在光里。

盛思颜顿时觉得又暖和了,春回大地,阳光普照,刚才的那股冰寒似乎只是她的错觉。

周怀轩双手垂在身子两侧,眯着眼睛看她。

是很美,但是还没有到美绝尘寰的地步,但是却如一股沁入人心的温泉,让他无法割舍,总是贪恋那一抹温暖和煦。

盛思颜想了想,低声道:“多谢你送我的老山参。”想到刚才周怀轩冰寒刺骨的手指,又道:“我看你的身子好像受了寒,你那里老山参多,是不是寻来给自己补身的?”

周怀轩没有说话,还是静静地凝视着她。

“我的身子其实没有大碍,用不着这样好的老山参。不过你送我的那一对,我娘想拿来做药。等做好了,我送你一瓶。”盛思颜说着。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白玉瓷瓶。“这里是我娘以前给我做的人参养荣丸。最是驱寒补气。就是用的人参没有你送来的好,等用那雌雄老山参做的药丸好了,我再送你一瓶。”

周怀轩本不想接,但是看见盛思颜的小手伸过来,白玉般的手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白玉瓷瓶,白得几乎分不清哪里是手,哪里是瓶。

“多谢。”周怀轩还是伸手接过,用力握了握。放到自己的袖袋。

盛思颜微笑,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白占别人的人情。

“……你的病,都好了吗?”盛思颜想起那一年在山上,周怀轩发病时候的情景,关切地问道。

周怀轩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继而想起盛七爷是她爹,大概跟她说过自己的情形,沉默地一点头,“好了。”

盛思颜咯咯笑了一声,想说当年你发病的时候还咬了我一口呢。但是又觉得太过轻佻。若是她依然是五岁幼童,这样做无可厚非。也不会让周怀轩有反感。

现在她已经十四岁了,还要这样做,简直就是在挑逗。

正经男子都看不起轻佻的女子。

那句话在她嘴里打了个转,就变成:“周国公他们都来了,你不进去坐坐吗?”

周怀轩再次摇头,“我在这里站一站就好。”

盛思颜正要说话,却见豆蔻从院门口匆匆忙忙走来,看见盛思颜和一个男子站在回廊下面,忙过来回道:“大姑娘,夫人带着郑老夫人、郑大奶奶过这边来了。”顿了顿,飞快地睃了站在廊柱后头的青衫男子一眼,又对盛思颜道:“……嗯,还有王公子,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盛思颜眼前一亮,“是王二哥来了?”拎着裙子高高兴兴从周怀轩面前跑开,和豆蔻一起去院门口迎接。

她再一回头,看见回廊上已经没有了周怀轩的身影,不知到哪里去了。——也许是进屋里跟他祖父坐一起去了?

盛思颜寻思着,在院门口眺首张望。

王氏笑容满面地带着郑大奶奶和郑老夫人一起往卧梅轩走。

王毅兴穿着一身暗红色贡缎长衫,轻袍缓带,面如冠玉,手里拎着一个大红鸳鸯漆盒,正是盛思颜熟悉的食盒。

每次里面都装着她垂涎欲滴的好东西。

盛思颜笑着快走过去,对王氏、郑大奶奶、郑老夫人行了礼,又叫了声“王公子”。

在人前,盛思颜一向对王毅兴很顶点小说气,从来不叫他“王二哥”。

王毅兴点点头,笑道:“不知道你们今日有顶点小说,我唐突了。”又将漆盒递给盛思颜,“这是今天的饭菜,都是你爱吃的。”

里面的东西似乎有很多,盛思颜的胳膊不由一沉。

王氏笑道:“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吧。都不是外人。”

语气亲昵,当王毅兴是子侄辈。

郑大奶奶一笑,道:“状元郎原来还做得一手好菜,更加难得了。”又夸王氏眼光好,挑得好女婿。

盛思颜面上更红了,往旁边让了一步,道:“爹带着三位国公爷都在堂上坐着呢。”

王氏一听,忙道:“那得赶快过去,不然太失礼了。”

四大国公府都是世交,又是长辈,郑大奶奶和王氏都不用回避。郑老夫人更不用回避。

王氏带着郑大奶奶和郑老夫人快步往堂上走去。

王毅兴看了看前面,似乎也想跟过去。

盛思颜眼珠转了转,轻声道:“豆蔻,带王公子去见几位国公爷。”

豆蔻激动得脸都红了,福了一福,“王公子这边走。”

王毅兴看了盛思颜一眼,见她面上露出了然的微笑,轻轻咳嗽一下,“我以后跟你解释。”说着,跟着豆蔻往前面去了。

不用解释,盛思颜完全明白。

王毅兴是二皇子的人,对四大国公府的动向当然是很关注的。

四大国公突然齐聚一堂,肯定不是为了真的来探病……

除了王毅兴,盛思颜敢说,太子和皇后那边也极注意这边的动静。

只是盛国公府最近跟昌远侯府有了咀唔,他们才静观其变。

漆盒有些沉,盛思颜将漆盒从右手换到左手。

突然她觉得手边一轻,有人轻轻搭在她的漆盒之上,从她手里接了过去。

盛思颜抬头,见是周怀轩站在她身边,从她手里接过漆盒。

“咦?你怎么过来的?我怎么没看见你?”盛思颜大奇,一边抖了抖手腕,轻轻揉了揉。

周怀轩没有回答,拎着漆盒跟在她身边,问道:“你的丫鬟呢?”

这些事,不用别人吩咐,应该是丫鬟做的。

豆蔻是有些见了王毅兴眼里就没别人,更看不见活儿。

但是盛思颜不想让别人知道。

她微笑道:“这是王二哥做的饭菜,我不想让丫鬟拎。”

周怀轩侧头看了她一眼,轻轻哼了一声,跟着她一直走到院门口,才将漆盒递给守门的婆子,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正要转身,卧梅轩堂上盛七爷爽朗的笑声穿云破雾,从远处传来,“这是王毅兴,大家都认得。今年的新科状元。”

王毅兴的声音也极清亮,“见过几位国公爷。”

“人家家里有顶点小说,你来做什么?”说话的是周国公,语气很是不善。

王毅兴道:“盛大姑娘受了伤,胃口不好,我做了些她爱吃的小菜,每日送过来。”又道:“我已经修书回江南,请爹娘不日上京提亲。”

盛思颜晕生双颊。

院门口的婆子喜得连声向盛思颜道喜,“大姑娘有了这样一个如意郎君,以后嫁过去一定和和美美,早生贵子!”

盛国公府的下人早就把状元郎看做是他们家的女婿了,但是自己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别人是不是有意思是另一回事。

如今王毅兴当着四个国公爷的面说出来,这件事应该就是板上钉钉了。

周怀轩唇角刚刚显露的笑容一下子凝住了,他深深地看了盛思颜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盛思颜拎着裙子往院门口的台阶走去,刚要进门的时候,回过头又看了一眼,见门前的小路上空无一人,周怀轩走得竟那样快,一眨眼就看不见人影了。

盛思颜问那看门的婆子,“周大公子往那边去了?”

那婆子探头看了看,“往二门上去了吧?那边拐个弯就看不见了。”

盛思颜有些怅然地看了一眼那条落满花瓣的小径,转身进屋去了。

屋子里,郑大奶奶正高兴道:“盛国公府要办喜事了。师父若是晓得,不知有多高兴!”

盛七爷点头:“等定亲之后,必要向我爹焚香告之。”

※※※※※※

第一更四千字,含为猪头的520七月打赏的灵宠缘第十次加更。吁!终于加完了。下午继续打赏加更,还欠着(⊙o⊙)。提醒一下大家的粉红票和推荐票。

。(未完待续。。)

ps:感谢karllkking大人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和送的月饼。下午有加更。提醒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