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_wz_txt;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cnzi玉an.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盛国公府外院书房的里间,四个国公爷分坐在四个方向的太师椅上,手里端着清茶,寒暄了几句。

神将府的周老爷子抿了一口茶,夸道:“真不愧是盛国公府的茶,茶里都带着药味儿。”

盛七爷瞪大眼睛,也喝了一口,品了品,“没有啊?我喝着还是茶味儿。”

周老爷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长叹一声道:“真没想到,盛家最后的爵位居然落到你这个小和尚头上。当年你那几个嫡长兄,哪一个不比你强?哪一个不比你伶俐聪明?结果呢,人还是挣不过命啊……”说完有些意兴阑珊地放下茶杯,闭目养神。

周怀轩坐在周老爷子旁边的锦杌上,一双胳膊交叉抱在胸前,背靠在身后的书房板壁上,本是一脸淡漠的神情听了他祖父周老爷子的话,周怀轩嘴角露出几分讥诮。

“……命?那个给我批命的‘高僧’,明明是拿人钱财,替人铺路。”周怀轩淡淡地道。

那个所谓的“高僧”曾经在周怀轩很小的时候就预言他活不过十八岁。

后来,这位“高僧”被活过十八岁的周怀轩从庙里拖出来一顿暴打,扔到衙门里招供了很多世家豪门的后院**。

奇怪的是,那位高僧居然没有招出神将府的人。

这件事,周老爷子一直觉得很奇怪。

如果是他们神将府内部的人觊觎国公的位置,因而暗算周怀轩,他觉得还能理解。

可是最后查出来,根本就不是神将府的人使的黑招。

这就有些让他坐立不安了。

这样一来,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神将府的威胁来自外部,是有别的力量想要他们神将府倒台。

还有一种可能是,神将府的威胁还是在内部,但是隐藏得特别深。行事也特别周密,因此就连那位“高僧”都不知道那委托人的真实身份。这两种可能不管哪一种,都让周老爷子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当年高僧给周怀轩“批命”后。盛老爷子亲自出面,帮病弱的周怀轩诊治,眼看就要恢复了,结果在周怀轩五岁的时候,也就是明历十年的时候,发生了盛家的惨案,盛家满门被斩,盛老爷子更是被盛怒的太后下令凌迟处死。

盛老爷子一死,周怀轩的情况急转直下,没有继续好转。而是开始恶化。

这之后过了五年,轮到了郑国公府。

明历十五年,郑国公的嫡幼女,也是大文豪郑想容跟二皇子相恋的事情东窗事发,郑想容病逝。二皇子遁入空门。

从明历十五年到现在明历二十九年,十四年过去,他们四大国公府似乎走过了一个轮回。

“……就吴国公府一直安然无恙。”周怀轩看向吴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吴老爷子本来一直笑嘻嘻地盯着周怀轩,此时见周怀轩一句话扔过来,简直要置他于死地一样,忙从座位上跳起来。冲着周怀轩一挥拳头,大声道:“小兔崽子,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谁说我们府里一直安然无恙?你忘了我的嫡长孙女出生的时候,天生又瞎又傻吗!”

周怀轩面无表情地低下头,并不接话。

但是他的表情很明显。完全是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

是的,和周、盛、郑这三家相比,吴家这个所谓的“挫折”,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更何况吴婵娟的瞎眼治好后,更是显露出重瞳之相。对于吴国公府来说,完全是锦上添花。

周老爷子、郑老爷子和盛七爷一齐默默地看着站起来的吴老爷子。

吴老爷子被他们看得缩了缩脖子,坐回太师椅上,讪讪地道:“好吧好吧,算是我们占了便宜,但是便宜不好占啊。你们看现在我们的儿子孙子们,没一个有出息的!唯一一个像点样子的,还是个孙女儿!——我家后继无人,这样打平了吧?”

“哼,说得好像你多吃亏一样!”另外三位国公一起鄙夷他。

周怀轩看了看盛七爷,突然问道:“七爷,当初你也是被人批命,说十八岁有生死劫,所以你不到三岁,盛老爷子就送你去出家。——你可知道,给你批命的人是谁?”

周老爷子睁开鹰隼般的利眼,看了盛七爷一眼,缓缓点头道:“正是。当初这件事,只有你爹、郑老、吴老和我,我们四个老家伙知道,盛家有个嫡幼子出了家。你能活到现在回来复爵,足以证明这些事,跟我们三个老家伙没有关系。”

当然,跟盛老爷子也没关系。

盛老爷子本人已经死了,而且死得那样惨……

盛七爷一想到他爹惨死的情形,就忍不住捂脸嚎啕大哭。

吴老爷子很不自在地在椅子上转了转,皱着眉头道:“哭?哭有什么用?大家今日就是来想办法,找原因的。光知道哭,能做什么用?”

半晌没有作声的郑老爷子倒是很理解盛七爷,他瞪了吴老爷子一眼,“父母亲长,兄弟姐妹都死于非命,他哭一哭怎么了?我看你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连人之常情都不放在眼里。”

吴老爷子哼了一声,端起茶吃了一口,嘟哝道:“……居然是大红袍,太靡费了,太奢侈了……”喝完放下茶杯,对这书房里的人道:“哪天我送你们一些‘一匹罐’,一两片叶子就够冲一壶了,只用泥土烧制的土茶壶冲泡最好。茶壶不能含彩釉,光壶里热水的热气就够了。”

周老爷子嗤笑一声,拱拱手道:“免了免了。你那什么‘一匹罐’,不过是海棠叶子晒干了哄人罢了,我可是敬谢不敏。”

“哼,你们就知道胡吃海喝……”吴老爷子一边嘀咕,一边已经转了话题,对盛七爷道:“你也别难过,你爹那么厉害,怎么会真的被人凌迟那么惨?据我所知,他被‘凌迟’的时候。早就自尽了。”言下之意,凌迟的时候已经是死人,自然感觉不到疼痛。

太后愤而下令“凌迟”,也是因为盛老爷子居然抢先一步在天牢自缢!

盛七爷觉得好受些。擦了眼泪,道:“我也知道大男人流血不流泪。但是我心里一直堵得慌,各位长辈让我哭一次,以后再不哭了。”说着,团团抱拳一揖。

周老爷子笑了笑,捻须道:“这样算来,对于我们四大国公府来说,这些噩运应该是从盛七出生的时候就开始了。”

盛七其实算是第一个。从有人给他推命,说他十八岁有生死劫开始。

他十八岁的时候,正是盛家遭逢大难。全家被满门抄斩的时候。

可惜,他躲过了生死劫,代价却是全家的性命。

盛七爷一时钻了牛角尖,怔怔地问:“若是我没有出家,会不会我家只有我一个去死。别人就不会了?”他突然觉得十分内疚,一股自己将噩运转嫁给别人的感觉。

郑老爷子头一个摇头,“当然不是。如果你没有出家,只会跟大家一起死。你们盛家,也就真的绝后了。”

如果盛七当时也死了,盛国公的爵位就会正式成为历史,大夏皇朝世袭罔替的国公府。就此断绝了。

就算后来再找盛家的旁系别支来承爵,按照当初的血誓,这些旁系别支,就不能再世袭罔替了,只能降等而袭。

也就是说,如果盛七爷死了。不管怎样,盛家国公爵,五世之后就将完全消失。

“先是盛家,然后是周家,再是郑家。最后……”郑老爷子看向吴老爷子,“就是吴家。”

四个国公悚然而惊,顿起不寒而栗之感。

这些事情看上去不着边际,而且散乱在时间的洪流中,前前后后一共有三十七年时间,却渐渐将一张大网编好了,往四大国公府头上撒去。

那网上的绳子正一步步勒紧,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窒息,最后消亡。

“谁会花这么多时间,布下这样一个局?目的是什么?谁会得到最大好处?”周怀轩淡然问道,对于四个国公脸上露出的惨痛表情不以为然。

他虽然是神将府的嫡长孙,也是周国公的继承人,但是他对于家族的存续完全不放在心上。

过了这么些年,盛七爷虽然成功复爵,但是对于另外三家国公来说,这些谜题依然存在。

有一股看不见的危险,依然在众人头上盘旋。

盛七爷脸色阴沉下来,将茶杯重重往身边的小茶几上一顿。茶杯盖儿噌地一声跳了跳,差一点掉落下来。

“我家的事,还没完。”盛七爷想起盛家的血债,根本就不想苟且偷生。

吴老爷子咕地一笑,眯了眼道:“没完又怎样?人家都要把女儿嫁到你家了。”

“啊?你什么意思?”吴老爷子的话题转换得太快,盛七爷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愣愣地看着吴老爷子,手里的茶杯不小心倾斜,茶水眼看就要流出来,只见周怀轩身形一动,就已经来到盛七爷身边,伸手将他手里的茶杯接了过来,放到一旁的小茶几上。

周怀轩的身影实在是太快了,屋里没一个人看出来他是什么时候从屋子的另一边来到盛七爷身前的。

吴老爷子眨了眨小眼睛,又咂咂嘴,对周老爷子叹息道:“老周啊,你这是怎么养得出这样一个好孙子的?我拿我那重瞳孙女跟你换,行不行啊?”

听见吴老爷子说起他的重瞳孙女吴婵娟,郑老爷子面含微笑,道:“重瞳现,圣人出。——老吴,你真的愿意用圣人换老周的孙子?”

周老爷子哈哈大笑,拊掌道:“没错没错!你要换,那就换吧!”

“啊呸!”吴老爷子恨恨地啐了他们一口,又对郑老爷子道:“那也是你的外孙女!”说完这句话,吴老爷子的脸色突然有些奇怪,他伸出右手,掐指算了几下,愣愣地问郑老爷子,“你那大姑娘郑素馨,就是我家大儿媳妇,是哪一年出生的?”

郑老爷子一怔,也低头想了想,道:“昌历四十年,还是先帝在位的时候出生的。”

盛七爷忙道:“咦,我也是昌历四十年出生的。”

原来郑素馨跟盛七爷一样,都有三十七岁了。

“那一年,真是有不少有大气运的人出生呢。”吴老爷子意味深长地说道。

郑老爷子默然半晌,摇头道:“素馨虽然自小丧母,但是从来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从来没有像小孩子一样撒过娇,闹过脾气,一直是个识大体,懂进退的好孩子。这样的孩子,我和她继母都偏疼她几分。”甚至乖到让人心疼的地步,完全不像郑想容小时候,又调皮,又闹腾。

郑老爷子的言下之意,就是郑素馨不算是什么好运气的人。

光是丧妇长女一项,就差一点让她一辈子不得翻身。

吴老爷子想了想,这话好像又绕到自己身上了。当初自己可是拿“丧妇长女不为宗妇”这一条大道理,反对自己的嫡长子吴长阁娶郑素馨的。

要不是郑想容突然崭露头角,成为大夏皇朝冉冉升起的一颗文坛巨星,吴老爷子也不会松口,同意吴长阁娶郑素馨。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郑想容文名在外之后,居然被二皇子看上了,两个人偷偷相恋……

“咱们四大国公府的人不能跟大夏皇室结亲家,这是铁律,咱们就不多说了。这许多年来,也没有皇后娘家,或者太后娘家的女儿嫁到过我们四大国公府。为什么?就是因为坐在那个位置上的皇帝不会允许后族坐大。结果呢,现在皇帝不管事了,两个后族都在蠢蠢欲动。”周老爷子早就把神将一职给了他的嫡长子周承宗,自己就在家里修心养性,以炼丹修道为名不问世事。

盛七爷还在想着刚才吴老爷子说的话,闻言更觉得疑惑,追问道:“谁要把女儿嫁到我家了?”

“你还不知道?”吴老爷子愕然。

“我一直在家照顾思颜的病情,没有出去过。”盛七爷老实地道。

“我听说,太后娘家,也就是昌远侯府,正在琢磨要把自家一个嫡女,嫁与你的庶长子为妻,说是要跟你们修复关系,不想跟你们家结仇。”

※※※※※

第一更,含为猪头的520七月打赏的灵宠缘的第八次加更。再提醒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哦。下午有加更。咱们到粉红270就三更。o(n_n)o





ps:

感谢enigmayanxi盟主大人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各位亲昨天打赏的平安符。弱弱地问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还有不?下午有加更(⊙o⊙)哦!read3();bdshare();

uservote();←→addbookcase();read4();

新书推荐:、、、、、、、、、、、、、、

footer();mark();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