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王氏斜睨着盛思颜。

见她小脸绯红,眼里却是一片清明,笑得倒是甜滋滋的,跟偷吃了糖果忘了擦嘴的小猫似的。

“……真是个孩子。”王氏看见盛思颜这幅样儿,笑着摇摇头,觉得盛思颜在男女感情上应该是还没开窍。

盛思颜攀着王氏的肩膀,吞吞吐吐地道:“娘,真的要十八岁再嫁?”

让王毅兴一个人过到二十八岁?

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

“咦?这就心疼了?”王氏笑着调侃,故意道:“他以前的二十多年没有女人也过过来了,如今再多等四年又怎么了?如果等不了,就不要想娶我的女儿!”

盛思颜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想要替王二哥说话。

但是张了张嘴,她马上发现王氏眼里戏谑的眼神,明白王氏在逗她,哇地叫了一声,扑到王氏怀里不依地道:“娘——!您怎么可以这样嘛!”

嗲嗲的声音,柔柔的神情,软软的身子,看得王氏都怦然心动。

她伸手抚了抚盛思颜的额发,对她无限怜惜。

……

过了几天,就是盛家请京城的另外三大国公府上门做顶点小说的日子,也是他们约好要来探望盛思颜的日子。

神将府周家来的最早,来了三个人,周老爷子带着他的嫡长孙周怀轩,以及周怀轩的庶妹周雁丽。

盛思颜跟周雁丽还算是熟悉,因此她一来,王氏就遣人送她去盛思颜的卧梅轩说话去了。

王氏不知道周怀轩为什么会来。但是既然来了。上门都是顶点小说。更何况别人也是携了重礼来的。

这一次周家、吴家和郑家送的礼物中,就数周家送的最为贵重。

别的倒也罢了,单是一对装在礼盒里上好的老山参,拿出来的时候,连盛七爷这样什么珍奇药材都司空见惯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是两支已经长成人形的人参,参须雪白,根根分明。

而且看得出来,一支是雌性。一支是雄性,正是最贵重的雌雄人形老山参。

盛七爷倒吸一口凉气,跟王氏面面相觑。

这样的厚礼,他们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去还。

特别是他们跟神将府交情一般……唔,除了周怀轩。

盛七爷跟周怀轩比跟神将府别的人都熟。

王氏想了想,道:“你去跟周小将军说一声,问问他们家送这么重的礼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一般的重礼。这样的药材,拿十万银子都没处买去。

盛七爷应了,悄悄命人将周怀轩叫了出来,问他道:“……这样的厚礼。令尊是什么意思?还是周老爷子?”

周怀轩摇摇头,淡淡地道:“我送的。”意思是跟他祖父周老爷子和父亲周大将军都没关系。

“是你?!”盛七爷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没事送这么重的礼做什么?”狐疑着绕着周怀轩转了两圈,“你有什么要求我的?”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嘛。

“难道是你的病还没好?——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你的病,我确实是无能为力,是那些人的功劳,跟我无关。”盛七爷马上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从来不占别人的功劳。

周怀轩精致的唇角似乎有一点点上弯的弧度。但是很快便平复下来,若无其事地道:“不算重礼。”顿了顿,转身离开的时候,轻描淡写扔下一句,“山参性热,寒潭水凉,用参片煮水沐浴可祛寒气。——等用完我再送些过来。”

盛七爷闻言如同被五雷轰顶,打得他从头到尾一片焦黑。

他愣愣地转身,脚步飘忽地回到燕誉堂,对王氏如同梦游般道:“……这原来是怀轩给思颜,切片煮水泡澡用的。”然后又愣愣地转身,脚步飘忽地回到中堂,招待周老爷子和周怀轩。

王氏在里屋也愣了,捧着老山参盒子的手哆哆嗦嗦,良久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

“……太太太过份了!”

雌雄人形老山参切片煮水泡澡!

无数人倾家荡产也只为了喝一口那满含药味的洗澡水吊命啊!

一澡盆老山参水能救多少人命!

这败家死小子!

王氏恨不得破口大骂。

如果是她儿子小枸杞这样做,她铁定要扇死他!

家里老山参多是吧?

可以用老山参砸人玩是吧?!——有本事多砸点儿!有多少砸多少!

和盛七爷一样,精通药理,知道这雌雄人形老山参有多贵重的王氏也陷入梦游般的状态,脚步飘忽地来到盛思颜的卧梅轩,将那装着一对雌雄人形老山参的锦盒塞到她手里。

盛思颜不知何事,笑着接过来,打开瞧了瞧。

里面是两颗雪白已经长成人形的人参。

“咦,看这参须根根分明,我记得娘说过这样的人参就是上好的。”

盛思颜一直在偷偷跟着王氏学医。本来盛家医术是传媳不传女,但是盛思颜这样聪慧,对医术似乎有些天分,就连盛七爷都觉得她不学医可惜了,因此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当不知道。

“何止上好。你看都成人形了,下面连脉络都能看到。——这是无价之宝。”王氏说着,撇了撇嘴,盯着盛思颜看了一眼,道:“这是周小将军送你……切片煮水泡澡的。”

拿拿拿……雌雄人形老山参煮水……洗澡?!——难道这是萝卜?不是老山参?!

周大将军,你家原来是种萝卜的!——你造吗?!

盛思颜整个人也呆住了。

手里捧着的锦盒就像是有火一样,烧得她坐卧不宁。

“娘,快还回去吧。”盛思颜回过神来。“无功不受禄。这样的厚礼。我们受不起。”

王氏抚了抚盒子,恋恋不舍,“不还。”

盛思颜:”……”然后苦口婆心劝王氏,“娘,这东西是无价之宝。您常跟我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不还。周怀轩说他有很多……”王氏爱抚着那锦盒,是一个医者见到绝世灵药不肯放弃的眼神。

盛思颜彻底卡壳了。

还有很多。

……很多。

……多。

好吧。她被“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完全想象不出有“很多”这样百年不遇的雌雄人形老山参是什么样子……

“他怎么会有很多?”盛思颜狐疑着将那老山参拿出来细看,“不会是芦须和萝卜假冒的吧?”

“怎么会?”王氏瞪眼,“听说是周小将军从西北带回来的战利品。”

“怎么不会!他又不懂医。人家拿萝卜糊弄他也是有可能的。娘您想,他在西北杀人如麻,人家起坏心骗一骗他也是有可能的。”盛思颜说着说着,恨不得将那老山参放嘴里咬两口,能吃出萝卜味儿就是假的!

王氏见盛思颜说得振振有词,横了她一眼,“真是胡说八道。娘教过你如何辨认药材。就算周小将军不认识。你爹和你娘我两个人四双眼睛也能出错?!”

盛思颜其实这会子已经看出来了,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老山参。

“……要不真的试试煮水泡澡?”盛思颜眼神飘忽着道。让她也“土豪”一把吧……

王氏白了她一眼,但是依然点了点头,“你在寒潭受过凉,确实用这老山参祛祛寒气是好的。这样才能万无一失……”说着做了决定,“两个都切半,一半煮水泡澡,一半做成人参养荣丸,你带在身边,小日子来的时候吃两颗。”

盛思颜点头赞好,拿着锦盒进去了。

王氏出去招待女眷。

周雁丽坐在盛思颜的里间屋子里,捧着一杯茶坐得端端正正,并不乜斜着眼睛乱看。

盛思颜将锦盒放好了,跟周雁丽对坐说话,“……你家人参多么?”

周雁丽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怔怔地道:“人参?那是药堂里才有的吧?我祖母去年想配几味药,需要人参,还是拿着银子到你们盛家的天下药房现买的。”

盛思颜:“……”不敢再提这个话头,转了话题笑道:“你衣裳上绣的是什么花?好漂亮!”

周雁丽伸出胳膊,大大方方给盛思颜看她袖子上的缠枝花,“这是攒心梅花。”又道:“盛大姑娘,我看你院子里的梅花树挺多呢。”

盛思颜笑着道:“难怪这么美。我这院子叫卧梅轩,当然梅花多。”

两个姑娘凑在一起,说着衣裳首饰,还有看过的书,见过的事,十分投契。

王氏回到燕誉堂,看见吴国公和郑国公家的女眷都来了。

郑大奶奶正跟郑国公夫人康氏说话。旁边坐着三个女孩儿,正是郑玉儿、郑月儿和吴婵娟

康氏是郑大奶奶的继母,但是将郑大奶奶从小抚养长大,据说两人跟亲母女一样亲近。

吴国公府今日来的是吴老爷子,吴老夫人并没有来。

郑大奶奶不算吴家的帖子里的,她是单请。

郑国公府来的就是郑老爷子和老夫人康氏,还带着郑玉儿和郑月儿。

郑老爷子和吴老爷子都在外院跟盛七爷,还有周老爷子说话。

王氏想了想,专门派了几个妥当人去伺候。

她就知道,这三个老爷子专门到他们盛国公府,绝对不是只探望盛思颜的病情那么简单。

如今在外院外书房的,就是四大国公府的国公爷,还加上一个周怀轩。

※※※

第二更。为猪头的520七月打赏的灵宠缘第七次加更送到。今天双更哦。各位的推荐票快快投出!当然,如果有粉红票也顺手投了吧o(n_n)o哈!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