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是管着盛思颜的首饰头面的。

听盛思颜问到那支金丝钻半月簪,木槿皱了眉头道:“大姑娘那天进宫的时候只戴了那支金丝钻半月簪,后来……从水里被救起来的时候发髻都散了,簪子……也不见了。”

那就是说,掉在宫里飞来亭下面的水潭里了?

盛思颜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垂眸道:“好吧,以后再说。”

那水潭又深又冰冷,她可不想为了一支簪子,就劳师动众,让下人去给她捞簪子。

简直是跟大海捞针一样,根本就捞不起来的。

想起那天她刚醒来的晚上,在院墙外面那株白果树的枝叶里惊鸿一瞥,好似她的金丝钻半月簪在月色下熠熠生光……

盛思颜在心里幽幽地叹息一声,觉得自己大概是眼花了,根本不可能是那支簪子。

第二天,盛思颜醒得很早,但是懒怠起床,就赖在床上跟木槿和豆蔻说笑。

到了吃早饭的时辰,盛思颜还是不想起来。

木槿正笑着劝她,就听见薏仁在外面笑嘻嘻地道:“木槿姐姐,你出来一下。”

木槿对盛思颜笑了笑,“大姑娘,奴婢先出去一下,你还是快快起来了吧。说不定等下小枸杞就跑来了。”

盛思颜笑着道:“你先出去,如果小枸杞来了,让他进来玩就是了。”

木槿笑着摇摇头,出去问薏仁有什么事。

薏仁笑得脸都红了,指了指外间堂上的八仙桌。道:“王公子给大姑娘送吃的来了。”

“啊?”木槿吃了一惊。

她抬头。看见王毅兴背着手站在门口的回廊下。逗着门廊上挂着的鸟笼里面的黄鹂鸟。

“王公子费心了。”木槿忙过去行礼。

王毅兴回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们大姑娘呢?”

木槿犹豫了一瞬,还是道:“大姑娘身子还没有好利索……”

言下之意就是盛思颜不是有意赖床,而是病还没有完全好。

王毅兴丝毫没有起疑。

盛思颜中了蛇毒,还从山顶被瀑布冲到水潭,这样大的波折,一般人不死也要脱层皮,怎么可能马上就活蹦乱跳呢?

王毅兴表示理解。

“是要好好养养。昨天我看她吃什么东西没有胃口。虽然你们家不缺吃的,也不缺补品,但是那些东西总不能当饭吃。”王毅兴顿了顿,回身指了堂上的八仙桌,“我就给她做了些吃的,等她起来之后,你们拨给她吃吧。”

木槿听得有些不好意思,忙道:“王公子有心了,奴婢这就去跟大姑娘说一声。”

“不用了。天还早,让她多睡会儿。”王毅兴要拦着木槿。

木槿却已经快步走到屋里。悄声对盛思颜道:“大姑娘,您看。王公子都给您送早饭来了,还不起来?”

“啊?”盛思颜吃了一惊,“真的?”说着马上手忙脚乱起身,让木槿给她找衣裳穿,又胡乱绾了个鬏儿,就从里屋跑出来。

王毅兴本想走了,但是抬头见盛思颜从月洞门里掀了帘子出来,一头秀发只胡乱绾了绾,不少鬓发纷纷乱乱垂在耳边,倒是更妩媚了。肤色白腻中透着嫣红,就像是上好的冰瓷斜斜画上的一笔粉嫩。

双眸灿灿如星,看着他,满心欢喜。

王毅兴禁不住露出一个微笑,回身跨过门槛,拉着盛思颜的手,一起往八仙桌那边走。

八仙桌上,整整齐齐摆着三个碟子和一个小碗,还有一个粗陶沙煲。

王毅兴指着桌上摆的吃食,道:“这些都是我做的,你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韭菜合子,香煎小银鱼,鸡汤豆腐皮儿,还有柴鱼蛇羹粥。”

盛思颜一一看过去。

一个碟子里面放着四个叠在一起的烙得金灿灿的韭菜合子,合子从中间切成三角形,露出里面青绿的韭菜、黄澄澄的鸡蛋、红红白白的鲜虾仁,一看就很好吃。

第二个碟子里放着香煎小银鱼,那鱼拿鸡蛋和面粉裹了再过油炸,放一点点椒盐沾着吃,外面的鱼皮炸得焦脆咸香,里面包裹的鱼肉嫩软鲜甜。

第三个碟子里就是码得整整齐齐的鸡汤豆腐皮儿。这碟看上去其貌不扬,没有什么出奇,但是最考功夫。

鸡汤得是用一年生母鸡,太小不够汁浓,太大肉又太柴,影响了汤的质量。剥了皮扔到汤煲里,只加姜,和浅浅的一锅泉水做引子,将鸡肉熬得都化在这水里,就成了上好的浓汤。再放一点点火腿提鲜,最后把豆腐皮放进去,小火煨,熬到汤汁都干了,捞起来晾着,等凉了切片装盘就可以吃。

而盛思颜面前的小碗里面,就是熬得发绵的柴鱼蛇羹粥,还冒着丝丝的热气。

看着这些熟悉的饭菜,盛思颜眼角都湿了。

她飞快地扭了头,拿手背在脸上抹了一下,才回头含笑对王毅兴道:“王二哥,多谢你。”

“那你可以吃了吧?”王毅兴忙道,“我今天要开始去吏部轮值,不能一直盯着你,你若是不喜欢这些饭菜,我下次再做别的。”

盛思颜忙道:“这些尽够了,我怎么会不吃呢?”一边说,一边坐下来,拿调羹吃了一勺柴鱼蛇羹粥,又拿筷子夹了切开的半个合子吃。

吃得匆匆忙忙,嘴角上沾了一点蛇羹粥里面的米粒儿。

王毅兴伸手给她擦了,含笑道:“别着急,慢慢吃。”说着,转身要走。

走到门口,又转身看她一眼。

盛思颜也正抬头看他。

两人四目交回,都有些不好意思。

王毅兴慌慌张张扭头回来,却没料到已经到了门口。不提防一头就撞在门框上。额头上霎时就红了一块。

盛思颜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忙放下手里的筷子和调羹,拎着裙子快步走过来,道:“有没有撞伤?”又叫豆蔻,“去把抹撞伤的膏子拿过来!”

王毅兴臊了大红脸,忙摆着手“没事!没事!”,一边飞快地走远了。

盛思颜看看王毅兴的背影,又回头看看桌上的饭菜,昨天那一点点不安都烟消云散了。

盛思颜这一天没有吃别的东西。就把王毅兴送来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

当然,还有小枸杞。

他到盛思颜这里来玩,闻到食物的香味儿,闹着要吃。

盛思颜给他喂了一碗柴鱼蛇羹粥,又给他吃了一个韭菜合子,再加一个香煎小银鱼,吃得这小子食髓知味,吃午饭的时候都不肯好好吃,专门留了肚子到盛思颜这边加餐。

到了晚上,王毅兴居然又拎着食盒来了。

这一次。是给盛思颜送晚饭来了。

还是三菜一汤,加一锅煲得浓浓的海参淮山奶白浓汤。

盛思颜闻着那香味就胃口大开。吃得肚子溜圆,瘫在椅子上差点走不动路了。

王氏笑道:“这么爱吃人家的菜,不知道人家的茶吃不吃……”

吃茶礼,就是要嫁女儿的意思。

盛思颜听了双颊绯红,悄悄地瞥了王毅兴一眼,站起来拉着小枸杞去外面的院子消食去了。

她的丫鬟木槿和豆蔻忙跟了出来。

见盛思颜不在屋里了,王氏和盛七爷顺便把屋里的丫鬟婆子也都遣出去了,将王毅兴叫到暖阁说话。

王毅兴虽然在吏部被使唤了一天,很是劳累,但是听见王氏的暗示,马上精神一振,拱手道:“如若伯父伯母不弃嫌,我这就修书一封,让我爹娘来京城提亲。”

盛七爷哈哈大笑,道:“要得要得!”又问他,“如果你爹娘上京了,可有地方住?我们家地方大,让令尊令堂来我们家住也行!”

王氏和盛思颜听了,都是哭笑不得。

王毅兴就算是给人做上门女婿,也没有把自己爹娘也带过来住的理儿!

再说王家现在在江南也算是豪富,早已不是当年的捕蛇人了。

王氏咳嗽一声,笑眯眯地道:“不急不急。思颜还没好利索,还要养一养。”

王毅兴点点头,“伯母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反正要给家里写信,这件事是一定要提的。只是上京的日子,还望伯父伯母与我拿个主意。”

盛七爷见王氏和盛思颜都瞪了他一眼,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点都不生气,笑呵呵地道:“都行都行!就算现在定亲,也要过一两年才成亲,不急,不急!”

王氏摇头,“过一两年怎么行?我是想把思颜留到十八岁再嫁人的。”

但是如果把盛思颜留到十八岁,王毅兴就二十八了……

盛七爷觉得有些不妥。

王毅兴却一点都没有反对的意思,忙道:“思颜是还有些小,不合适马上成亲。但是我真心想娶思颜为妻,请伯父伯母成全。先定亲,等四年之后再出嫁,可否?”

愿意等思颜四年时间,确实够诚意。

王氏很是满意,又道:“不过,你也知道的,我们虽然现在是国公府,但是思颜一直跟我在乡间长大,看不惯大户人家的三妻四妾。你若是想娶思颜为妻,必须答应永不纳妾!”

王毅兴不加思索地点头道:“没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纳妾。”

答应得这样爽快,王氏有些愕然,又加了一句,“纵然四十无子,也不能纳妾的。你能做到吗?”

王毅兴笑了笑道:“我不是嫡长子,有没有子,跟我没关系。”他还有一个大哥,早就成亲生子了,家里的弟弟也成亲有子了,就他一个人还没成亲。

话说到这份上,王氏和盛七爷反而面面相觑,不知道再怎么说下去了。

他们俩其实是打着“漫天要价”的主意,看看王毅兴的反应,等他“坐地还钱”而已。

没想到王毅兴二话不说,将他们这样苛刻的条件都答应下来了。

真是太好了。

好得不像真的。

王毅兴走了之后,王氏去盛思颜的卧梅轩说话。

“……依娘看,王毅兴确实是个难得的。最难得是跟咱们知根知底。他是娘看着长大的,这份人品错不了。”王氏细细跟盛思颜叙说,将先前盛思颜带着小枸杞出去之后,他们在暖阁说的话都说与盛思颜听。

盛思颜听了也很感动,特别是王毅兴二话不说,就答应永不纳妾。

就这份心意,就已经很难得了。

盛思颜趴在王氏腿上,枕着自己的胳膊,一面听着娘亲温柔的声音,一面看着墙角半人高的美人觚出神。

美人觚里插着大朵大朵深紫和浅粉的荷花,还有几支满天星,像是夜空里的繁星,就差一轮月亮……

“这男人的话呢,其实听听就好了,有这份心意是难得的。”王氏说完王毅兴的好处,开始话锋一转,说起男人共有的劣根性。

盛思颜笑了笑,右手不由自主握成一个小小的拳头,将那虎口处的伤痕轻轻在下颌磨蹭,就像那天在水潭里,王二哥给她吸出毒血那时候的感觉……

“娘,我晓得的。男人的话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但是也不能因为担心以后的事,就怀疑王二哥现在的诚意。”盛思颜微笑着说道,“我相信王二哥现在说的话,是真心的。”

至于以后会不会变心,两人的感情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差,那是以后的事。

她只要这一刻,无条件的信任他。

如果连这一点把握都没有,她还是洗洗睡吧,不要嫁人了……

王氏没想到盛思颜想得这样清楚透彻,又一次让她吃惊。

这个女儿,在别的事情上,似乎都是孩子气十足。

唯独在感情上,看似温顺软和,其实很是看得穿,就像……就像那些庙里的高僧一样,似乎已经穿透了生死,明悟了过去未来,非常坦然。

像是很有信心,其实是不抱任何希望。

因为期望值越低,能得到的惊喜就越多。

“……思颜,你告诉娘,你心里有没有王二哥?”虽然这话不该做娘的问出口,但是王氏还是问了。

她比谁都希望盛思颜有个美满的人生,甚至比盛思颜自己都更希望。

而对于女人来说,美满人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有一个心爱的人在身边。

盛思颜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偏头笑道:“有,当然有。”

※※※※※

第一更四千字,含为猪头的520七月打赏的灵宠缘第六次加更。下午还有打赏加更。今天双更哦。大喊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捏!!!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和送的月饼。提醒一下推荐票哦。当然还有每日必念的粉红票。(*^__^*)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