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思颜看着王毅兴呆呆的样子,十分惊讶。

在她印象里,王二哥一直是镇定自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

但是现在她看见王二哥居然脸红了……

盛思颜有些困惑地歪着头看他。

目光清澈如水。

王毅兴别过头,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很疼吗?是我的错,不知轻重,以后不会了。”他歉意地道,伸出手想帮她揉揉握疼她的地方,但是想到刚才正是自己的手将她弄疼的,又讪讪地缩了回去。

这般复杂辗转的心情,在这晴朗的初夏正午,如同水晶一样,透明地摆在盛思颜面前。

盛思颜也察觉到什么,有些慌乱,但是也觉得有趣。

偏了头看着王毅兴,唇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王二哥,你怎么了?”她故意问道,唇角翘得高高的,如同一支嫣红的菱角。

王毅兴终于找回自己的理智,伸出手,想探触盛思颜的额头,但是快到的时候,又觉得不妥,换了个方向,将她前额几缕细碎的散发拨开了,露出她光洁莹润的额头。

“……思颜。”他轻轻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嗯。”

“……思颜。”他又叫了一声。

盛思颜跟着脸红,在正午的蓝天下,她的笑容比皎洁的阳光还要夺目。

王二哥一直是个好人,而且是对她很好的人。

从小看着她长大,他们对彼此都知根知底。

更重要的是。盛思颜现在知道。王二哥心里也是有她的。

不再是以前那像兄妹一样纯粹的感情。

而是开始夹杂了男女之情。

这样的王二哥。才能让她放心托付终身。

她可不想嫁了王二哥许多年之后,然后有一天,王二哥突然发现对她只是责任、照顾,只是兄妹之情,又有另外的女子来到王二哥身边,让他老房子着了火,又发现了“真爱”……

她的终身大事,会听爹娘的安排。但是这种安排里面,如果有着对方对她真心的喜爱,她会嫁得更安心。

婚姻这种事,她前世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身边朋友家人亲戚经历多了,她也悟出点儿门道。

“思颜,我一定会对你好。”王毅兴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

盛思颜想笑,但是又觉得暖暖地,她温言道:“嗯。我信你。那你能答应我,不跟别的女人说话吗?”王毅兴这人性子特别温和。对女人说话总是那样彬彬有礼的态度,很容易让别的女人想入非非,以为他对她们有意思。

就算是谦谦君子,也得学会对别的女人说“不”。

王毅兴却很愕然,“一句话都不说?如果是你娘问我话呢?”

一听这话,盛思颜简直想跪了……

大哥,要不要这样钻牛角尖?你难道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些女人吗?

比如,牛小叶……还有,盛宁芳!

盛思颜咳嗽一声,“嗯,应该说,不理会那些别有用心的女人。”

这样说,王毅兴倒是听明白了。

他想起自己刚才对盛宁芳的态度,难道让她不舒服了?

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啊?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真是个小醋坛子!

但是却醋得让他熏熏然,陶陶然。

“我有分寸的。”王毅兴背起手,跟盛思颜一起继续往前走。

“你有分寸,我怕别人没有分寸。”盛思颜轻声细语地道,“比如刚才……”

王毅兴想了想,觉得盛思颜说得也有道理。

毕竟他不坚定一点,遇到盛宁芳那样的人,是很容易蹬鼻子上脸的。

“我会注意。”他又保证了一句。

好吧,一步一步来。

盛思颜点点头,见好就收,没有逼着王毅兴马上答应。

两人一直走到小路的尽头。

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是一弯活水,从外面的小河通过一个水闸流进来。

水边有一个八角亭。

登上那里的八角亭,两人坐在那里说话。

凉风带着水汽吹到亭子里,撞得亭子八个角上挂着的风铃叮当响个不停。

盛思颜和王毅兴对面而坐。

王毅兴对着池水,盛思颜却是面对着他们过来的那条林间小道。

没过多久,在他们过来的林间小道上,有红影一闪,像是有只红色的大鸟在林间一闪而过,正好落入盛思颜眼里。

盛思颜眯了眯眼,心神不宁地看过去,那红色“大鸟”的样子,看着有些眼熟呢……

……

这边盛宁柏拉了盛宁芳去找瞿大娘说话,却扑了个空。

盛宁芳被一路拉回来那么远,也懒得再回去了,啐了盛宁柏一口,回了自己的绿玉馆歪了下来,满脑子都是王毅兴俊朗温润的样子,便暗自盘算起来。

瞿大娘这时坐在王氏的房里,正跟她谈着盛宁芳的婚事。

“……盛夫人,宁芳这丫头还是她小时候我见过几次,没想到她有这么大福气,居然能做盛国公府的姑娘。”瞿大娘很是趋奉王氏。

王氏淡笑道:“是她的福气,也是你们家的福气。”

瞿大娘一听这话,就知道有戏了,暗忖如果娶了盛宁芳做儿媳妇,她就真正跟盛国公府联了姻,他们涂家,可就真正抖起来了。

涂氏她爹那一房的人前几年突然染了重病,没几天就都死光了。

如今这门亲戚,可便宜了他们这些涂氏旁支。

瞿大娘很是欢喜,打点精神说道:“盛夫人,您真的愿意把宁芳给我做媳妇?”又道:“您既然把我找了来,我家的底细您向来也知道了。我家男人早年伤了腿。一直做不了重活。家里就靠三个儿子撑着。如今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已经成亲。只有小三子。他今年十六,比宁芳大四岁。”

这些情况,王氏当然早就知道了。而且是挑中瞿大娘家有适龄的儿子,才请她过来的。

“这些我当然知道。你家老三的庚帖带来了吗?如果带了,我们可以拿去请高僧合一下八字。如果八字相合,这门亲还是做得的。”王氏笑着说道,一边把盛宁芳的庚帖也拿了出来

瞿大娘大喜过望。

连庚帖都拿出来了,这门亲一定是妥妥的!

瞿大娘也是早有准备。将自家三儿子的庚帖也拿了出来,犹豫着问道:“您家国公爷,也同意吗?”

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嫡母将庶女低嫁,大半是看这个女儿不顺眼,这一点,瞿大娘是懂的。

但是只要嫁了,这门亲戚就是板上钉钉的。

王氏不可能嫁了盛宁芳,就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瞿大娘知道,她只要将盛宁芳拿捏住了,王氏还要感谢她呢!好处肯定少不了!

作为婆母。要拿捏儿媳妇,简直是分分钟的事。

瞿大娘盼着这门亲事成功的心情。比王氏强多了。

王氏将盛宁芳嫁得远远的,就是想眼不见为净。

而且瞿大娘贫穷偏远,瞿大娘这个人又极为精明。

只要盛宁芳嫁了,这辈子就要好好伺候这个婆母了。

王氏作为嫡母,要拿捏盛宁芳一个庶女,也是分分钟的事。

只可惜从小到大,没有人教过盛宁芳嫡庶的规矩。

“我们老爷当然是乐见其成的。你们家,还是我们一起挑的。”王氏笑着将瞿大娘三儿子的庚帖收了起来,命人拿去合八字。

到了晚间,两张庚帖就送回来了,说是上上大吉,天作之合。

瞿大娘更加欢喜,很快跟王氏交换了信物,就将盛宁芳的终身大事定了下来。

定了之后,王氏特意带着盛七爷去盛宁芳的绿玉馆,对她笑着道:“二姑娘,与你道喜了。”

“什么喜?”盛宁芳一边命丫鬟看座,一边狐疑问道。

盛七爷咳嗽一声,道:“是这样的,为父给你挑了一门亲事。”

“是谁?”盛宁芳更加疑惑。难道是状元爷?可是……那不是大姊看上的吗?难道爹会说给自己?!

王氏冷眼看着盛宁芳脸色变幻,淡淡地道:“你爹给你挑的,是你姨娘家的亲戚,亲上加亲,不是正好?”

“亲戚?”盛宁芳更加疑惑,“谁啊?”

“就是瞿大娘的三公子。”王氏笑着弹了弹指甲,将手里的茶杯放下,一口都没有喝。

盛宁芳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说笑吧?我是国公府的姑娘,怎么可能嫁给这种人家?”然后哭丧着脸,对她爹盛七爷道:“爹,您忍心把我嫁给这种人家吗?那瞿大娘,衣服上还打着补丁呢!”

“住口!”盛七爷十分恼怒,“穷怎么了?你爹我当初也穷过!你居然敢嫌贫爱富!”

“可是……”盛宁芳跺了跺脚,觉得极不公平,捂着脸哭道:“大姊为何就能嫁状元郎,我却要嫁给穷家小户?!你们偏心!你们太偏心了!”

今日王毅兴温和地与她说话,终于让她觉得自己能够和盛思颜平起平坐了,也暗暗存了要跟她一争长短的心思。

谁知没想到就半天时间,她的美梦就碎成一片片了。

这叫她怎么接受得了!

“我不嫁!如果你们再逼我,我……我就剪了头发做姑子去!”盛宁芳跺着脚,泪流满面说道。

盛七爷有一丝不忍,到底是他的亲骨肉。他看了看王氏。

※※※

第三更粉红150加更送到。今天三更哦,提醒一声粉红票和推荐票。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