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大娘对盛宁芳十分满意,笑眯眯地道:“不错,不错……”因席上人太多,盛宁芳坐在这里,还有个外人,瞿大娘也没有多说什么。

王氏笑着点点头,对盛宁芳道:“瞿大娘是你姨娘家的亲戚,你好生照应着。”

盛宁芳自从上次在王氏生小枸杞的时候找盛思颜闹过一场之后,就一直被关在她住的绿玉馆里,再也不能出来,哪怕是逢年过节。

那一次,王氏坐完月子之后,才晓得在她生产的那一天,盛宁芳还闹过这样一场。

王氏不是个赶尽杀绝的人,但是也不是一个软弱可欺之以方的人。

对于盛宁芳,她本来还存着教养之心,只想等自己生完孩子之后,再好好教教她,她是姑娘家,如果听说的话,比儿子好管教。

不过在她听说盛宁芳企图对盛思颜下手,借机一石二鸟的时候,王氏已经彻底厌恶盛宁芳,不肯再给她机会了。

她给她的机会不少了。

初次见面,盛宁芳就将盛思颜从马车上推下来。

后来涂氏还活着的时候,盛宁芳就想着跟盛思颜这个嫡长女攀比,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到了那一次,居然借着冲撞盛思颜的机会,更要害自己心神不宁,影响生育……

这最后一次的心机,实在是太歹毒了。

王氏不打算再姑息下去。

因此她坐完月子之后,就以让二姑娘好好守孝为名,封了她住的绿玉馆。除了每天倒马桶的小丫鬟可以进出以外。别的人都不许进出。

绿玉馆里有水井。用来洗衣裳,打水洗漱是不成问题的。

饭菜都是从外面送进去,真正将盛宁芳拘了起来。

这一拘,就是一年半。

盛宁芳是一年半来,第一次从绿玉馆走出来,她看着外面的情形,件件都陌生。

当然最陌生的,是大姊盛思颜。

以前她就晓得盛思颜生得好看。但是那时候盛思颜年纪小,而且一直有些胖,纵然好看也有限。

哪像现在,一下子瘦了下来,虽然鼻子眼睛都没有变,但是给人的感觉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好看得让人想挠花她那张脸!

桌上的菜虽多,盛宁芳却一点胃口都没有,眼珠子一直在盛思颜和王毅兴脸上转来转去。

对面的王公子,生得可真是好,文质彬彬。举止都带着书香气。

偏偏盛七爷喝了几杯酒,特别爱显摆。

“宁柏。过来,给咱们今年的新科状元王公子敬杯酒!以后要多向王公子请教,他的学问是连郑老爷子都赞不绝口的。”盛七爷叫了自己的庶次子盛宁柏过来,让他给王毅兴敬酒。

盛宁柏一听是今年的新科状元,仰慕得不得了,忙拎了酒壶过来,亲自给王毅兴满上一杯,举过头顶,彬彬有礼地道:“宁柏敬王状元一杯!”

王毅兴笑着接过,一口抿了,道:“多谢盛二公子。”

“不敢当不敢当……”盛宁柏喃喃说道,脸上激动得红彤彤的。

走回座位上坐下的时候,他都是晕乎乎的。

涂氏的三个孩子当中,大儿子盛宁松被送到了松山学院附学。大女儿盛宁芳被禁足了一年半,只有这个小儿子盛宁柏跟两个哥哥姐姐都不同,听话,也聪慧一些,王氏和盛七爷对他是真当儿子教养的,不同另外两个孩子。

盛宁柏的性子也柔和一些,跟盛思颜处得极好。

这两年,因他亲哥哥亲姐姐跟他疏远了,他就跟盛思颜和小枸杞熟悉起来。

盛宁芳听说王毅兴是状元爷,也吃了一惊,瞪着眼睛上上下下又打量了王毅兴两眼,见王毅兴看了过来,她忙又低下头,避开他的眼神,自己暗暗琢磨。

她今年十二岁,也是到了要说亲的年纪了。

其实从她七八岁开始,涂氏就不断在她耳边念叨要给她找什么样的郎君,她心里早就存着这件事了。

以前,她喜欢村口的大哥哥,后来来了盛国公府,村口的大哥哥自然配不上她了,这眼前的状元爷,好像还不错……

盛宁芳用勺子在碗里划拉一遍,又偏头飞快地睃了王毅兴一眼。

王毅兴正给盛思颜夹菜。

“这金银蛇羹不错,补肾明睛。你眼疾虽然好了,但是也要好好保养,免得一个不慎,又伤了眼睛就不好了。”王毅兴是看着盛思颜从一个小小的盲女,长成为明眸善睐的小姑娘的。

以后就是大姑娘了……

王毅兴看着她的眼光越发柔和。

盛思颜勉强吃了一口,苦着脸道:“有点苦,还有些腥。”说完又讨好地道:“没有王二哥做的菜好吃。”

王毅兴笑道:“拍马屁也不行。来,把这吃了。”说着亲手夹了一块蛇肉,送到盛思颜嘴边。

“吃。”只说了一个字,态度却很坚决。

盛思颜躲不开了,只好一闭眼,张嘴将那蛇肉咬下,胡乱嚼了嚼,就咽了下去,然后赶紧喝了一大口清水,漱一漱蛇肉那股腥苦的味道。

王毅兴见盛思颜的小脸皱成这般模样,也尝了一口那金银蛇羹,慢慢咀嚼了半晌,也咽了下去,才道:“这蛇肉收拾的时候,蛇胆有些弄破了,沾了一点在蛇肉上,所以有一点点腥苦之味没有压下去。”

其实也是可以压的,比如做成极麻辣的烩蛇肉就行,包管一点腥苦味儿都吃不出来。

但是盛家人吃菜都喜欢清淡鲜甜的口味,不喜欢酸辣苦咸的重口味,所以这股蛇肉上的腥苦味道,竟然没有压下去。

当然。盛家的厨子也想了不少法子。甚至用了薄荷来去腥。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只不过盛思颜的舌头太刁了,又加上从小吃惯了蛇羹,对蛇羹的味道很敏感,因此这股一点点腥苦的味道,没有逃过她的味觉。

王氏听了,诧异道:“有这回事?厨房也太不小心了。”说着,命人将厨子叫来问话。

那厨子没有进来,只站在门口的回廊上回王氏的话。

“夫人。实是小人不小心,将那蛇胆挑出来的时候,挑破了一点点皮儿,溅了一两滴在蛇肉上……”那厨子满头大汗,真没想到,就这样一丁点岔子,已经被主人家发现了。他很惶恐,生怕因此被盛家赶出去了。

盛思颜在屋里听见那厨子战战兢兢的声音,有些不忍,笑着对王氏道:“娘。其实没什么,是我太挑了。不是他们的错。”主动帮厨子说情。

王氏倒是没有吃出来那蛇肉上的腥苦之味,只是听王毅兴说了,才叫厨子问一问,并不是什么大事,便让盛思颜做了这个人情。

“好吧,既然大姑娘为你们说情,这一次就饶了你们。下一次若再不小心当差,两罪并罚。”王氏对着门外说道,“下去吧。”

那厨子喜出望外地朝门里磕头,特别谢了盛思颜。

盛思颜倒是不好意思了,低头扒饭吃,不敢再挑剔。

盛宁芳撇了撇嘴,又看了王毅兴一眼,见他还在给盛思颜舀汤,觉得这男人恁地婆婆妈妈,又有些看不上他了。

盛宁柏没有注意自己二姊的眉眼官司,他四下看了看,没有见到小枸杞,就问了一声。

王氏见他还记挂着小枸杞,不像盛宁芳,问都没问过,当没有这个弟弟一样,对盛宁柏更高看几分,和颜悦色对他道:“小枸杞太小呢,刚出去跑了一大圈,热了,洗了个澡就睡下了。”

瞿大娘见过小枸杞一眼,知道他是王氏和盛七爷的嫡长子,虽然年岁最小,可是这盛国公府以后都是他的,因此着意夸了小枸杞几句。

王氏和盛七爷听了都笑眯眯地点头,十分顶点小说气。

吃完饭之后,盛七爷带着盛思颜、盛宁芳和盛宁柏去园子里逛逛消食,王毅兴当然也跟去了。

盛七爷和盛宁柏走在最前头,一边走,盛七爷一边考察盛宁柏的功课,两个人不知不觉往前走远了。

王毅兴和盛思颜走在中间,盛宁芳见状,从后面快走几步,走到王毅兴的另一边,和盛思颜一左一右跟在王毅兴身边。

王毅兴不以为意,对她有礼地点点头,说了声,“二姑娘可是出孝了。”

盛宁芳见王毅兴居然还知道自己刚刚服过孝,很是高兴,仰头看着王毅兴轮廓清晰的侧脸,道:“王公子记得我?”

盛思颜在旁边微微地笑。

她晓得王毅兴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盛家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他对盛宁芳问候一声,也是礼貌而已,盛二姑娘你明显是想多了……

王毅兴确实不晓得盛家内宅的事情,不过他晓得盛七爷的妾侍涂氏过世了,留下三个孩子,便道:“今儿在席上听盛伯母说了。”表示他不是记得,而是刚刚才知道。

盛宁芳却是个直肠子,而且性情急躁,根本听不出来这些话外之音,只是特别高兴有个玉树临风的状元爷将她记挂在心上,一高兴,便伸手攀住了王毅兴的胳膊,如同小妹妹那样娇憨的道:“王二哥,我也可以叫你王二哥吧?”她听见盛思颜是叫“王二哥”的。

※※※

亲们太给力了,粉红到了150,今天三更!o(n_n)o下午二更,晚上还有三更。亲们的粉红票和推荐票如果有,希望投给某寒~~~

。(未完待续。。)

ps:感谢karllkking昨天打赏的和氏璧。感谢浅笑轻纱昨天打赏的桂花酒。感谢给某寒送月饼的亲,可惜不知道是谁送的啊。在哪里可以看到呢?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还有,提醒大家粉红票和推荐票哦。这个推荐票为嘛这周这么少啊?桑心~~~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