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氏来到周怀轩屋子的时候,周怀轩正端坐在屏风后的流云榻上,手里拿着一块白布,细细擦拭一柄宝剑,不时眯眼打量一下。

那剑似乎还未开锋,但是剑身上却有隐隐的血痕,也不晓得是怎样染上去的。

有些昏暗的屋子里,只看得见他的侧脸莹白如玉,比那宝剑的剑身还要闪亮几分。

他的睫毛很长,垂眸的时候,在不见一丝血色的脸上投下长长的阴影,掩盖住他眼眸下的一片青黑。

冯氏说完,静静地候了半天,周怀轩始终一言不发,专心致志地擦拭着自己的宝剑。

“轩儿,娘问你话呢……”冯氏见周怀轩还不做声,便又追问了一句。

周怀轩抬头瞥了她一眼,目似寒星,昏暗的屋子里分外显眼。

冯氏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生得模样是无懈可击,以前一直病弱到十五岁,十五年来让她操碎了心,生怕他真的活不过十八岁。

她真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能看到自己的儿子不再病弱,而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轩儿,不管哪一家的姑娘,只要你看得上,哪怕是公主呢,娘也帮你娶回来!”冯氏就差拍胸脯打包票了。

周怀轩弯了弯唇,“不用。”

“不用?”冯氏愕然,“不用是什么意思?”

“我不成亲。”周怀轩简短说道,起身将那宝剑插入剑鞘,挂在墙上。

“不成亲?”冯氏更加不解。唠唠叨叨地道:“你也不小了。二十四岁了。别人这个年纪,孩子都抱好几个了,你还要爹娘等到什么时候?”

“永不成亲。”周怀轩又多说了几个字,一撂袍子坐下,拿起书架上的一本书随手翻阅起来。

“什么?!”冯氏惊了,“永永永……不成亲?!你是要娘的命是不是?”冯氏忍不住哭了起来。

周怀轩皱着眉头看着她,“哭什么?”

“你还问?你永不成亲,那爹娘什么时候抱孙子?还有。你是神将府的嫡长子、嫡长孙,你不成亲,你祖父、祖母就不会答应!”冯氏拿帕子拭了拭泪,“你别嘴硬了。你是不是看上了白婉公主?如果是的话,你别怕,娘一定帮你把她娶回来。公主怎么啦?又不是大夏的公主,你娶她没问题……”

说来说去,居然是看上白婉公主做儿媳妇。

周怀轩眉头皱得更紧,放下书本站起来,背着手道:“不是她。”

“不是她是谁?那你说你看上谁?娘一定帮你把她娶回来!”冯氏不肯放弃。跟在周怀轩背后问个不听。

周怀轩觉得有些烦,他用手揉了揉额头。摇头道:“我不成亲,这辈子都不会。”

“……”冯氏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琢磨半天,小心翼翼地问他,“……是你在外面有人了?她出身不好,你担心家里人不同意?”

周怀轩放下手,愕然看着冯氏,额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这都哪跟哪儿啊!

“我没人。”顿了顿,周怀轩又道:“就是不会成亲。”

冯氏在周怀轩屋里磨了一天,周怀轩就是不松口。

他不成亲,不想成亲,也没有任何女人,当然,他也不好男风。

基本上,冯氏觉得,周怀轩是讨厌跟人有任何接触。她这个做娘的,都只能碰一碰他的袖子……

冯氏无比怀念当年那个病弱的少年。虽然病得奄奄一息,但是至少有些人气。

现在他是病好了,可是比生病的时候要冰冷、冷酷和淡漠。

这到底是怎么啦?

冯氏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屋子,趴在床上呜呜地哭。

周承宗晚上回来,听说冯氏一直在哭,不知出了什么事,进去问她。

冯氏哽咽着道:“老爷,这可怎么办啊?轩儿说这辈子都不成亲!那……那老太爷和老夫人也不会同意啊!”

没想到周承宗听见这话,脸上却是露出奇怪的笑容。他想起来,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说过同样的话,说他一辈子都不会成亲!

当然,他是当着某个外人说的,并不是当着他娘的面说的。

而且后来,他还是成亲了,只因为那人让他成亲,所以他就成亲了……

他们周家,素来出痴情种子……

“我道是什么事呢。这么点子小事,也值得你哭。成亲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说不娶就不娶?!”周承宗哼了一声,“出来吃饭吧。”

冯氏顿时觉得有了主心骨,低低地应了一声,拿帕子拭了泪,有往脸上擦了点粉,才出来跟周承宗一起吃饭,吃完跟他去周老爷子、周老夫人那里请安。

他们在园子里碰见周怀轩,正从周老爷子那边出来,看起来也是刚去请过安。

周承宗的脸色舒缓一些,道:“明天你来我书房一趟。”

周怀轩点点头,侧身让爹娘过去,然后回了自己的听雨堂。

他的院子在靠南面的池塘旁边,池塘里种满了荷叶。

夏季残荷开过,满池萧索,雨声打在荷叶上,很有意境,池塘边的院子因此得名听雨堂。

这个院子因太偏僻,以前没有人住,只是有两个婆子打扫而已。

后来周怀轩病好,也大了,不能再跟他娘亲冯氏住一个院子。

他主动挑了听雨堂这个幽静的地方搬了过来。

这地方本来就没人住,自然没有人跟他抢。

回到自己的院子,他换了身衣裳,见天色还早,便走到后面的抱厦,盘腿坐在抱厦后头临水的露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池塘。

此时正是初夏时节。满池荷叶郁郁葱葱。如绿翡翠一般。映照得水里都是一片透绿。

周怀轩的大丫鬟连翘从屋里的漏窗里瞧见他盘腿坐在露台上,担心他着凉,便对另一个大丫鬟沉香道:“去拎一壶热茶给公子送过去。再拿一件袍子过来,给公子加件衣裳。”

沉香应了,亲自拎了青花薄瓷的茶壶,手臂上搭着一件长绒对襟袍子,往露台上走去。

她走到近处,周怀轩抬头看了她一眼。沉香陡然一惊,以为自己眼花了。

因为她看见公子的眸子居然是绿色的!

沉香忙眨了眨眼,再看了一遍,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是一双如夜空般藏蓝的黑眸。

刚才的绿色……沉香眯了眯眼,大概是这周围翠绿晶莹的荷叶映在了公子的眸子里。

“公子,喝杯热茶。”沉香走过来,将那茶壶放在周怀轩旁边的石地上,拿了茶杯过来,给他满上。又抖了抖袍子,要把袍子给他披上。

周怀轩身形一动。如同水上漂一样,已经离沉香三尺远,“不冷。”他淡淡地道,背着手抬头看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香没有在意,笑着道:“那喝杯热茶吧。”说着,她往后退了一步,离周怀轩远远的。

自从公子从西北战场回来之后,就更加沉默,更加孤僻,就连她们这些丫鬟都不能靠近他三尺之内。

沉香有些黯然地低下头,束着手侍立在一旁。

光洁的露台上,白衣公子长身而立,不远处紫衣小鬟垂眸待宣,对面荷叶田田,暮色渐起,远处水天一色,渐渐升起些薄雾,显得有些朦胧。

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天色全黑了,周怀轩才进到屋里,简单洗漱之后,便上床歇息了。

沉香带着两个小丫鬟在外面的隔间值夜。

她仔仔细细将周怀轩寝阁里面的窗帘掖得严严实实,不让一丝光露进来。

因周怀轩晚上经常失眠,只要有一丁点光芒,他就会烦躁不安,一宿一宿地睡不着。

她们这些下人等公子睡后,连油灯蜡烛都不敢用,全是摸黑在屋里干活儿。

开始的时候,很不习惯,经常磕着碰着,发出阵阵声响。

现在她们已经逐渐习惯了在黑暗里摸索,就算是一点光芒都没有,她们也不会碰到屋子里的东西。

许是太累了,一到晚上,她们就睡得格外沉。

本来说是值夜,但是周怀轩晚上根本就不叫人,因此倒也没有耽误过差事。

今天不知怎地,沉香她们睡得更沉。

外面还是星光满天,她们就已经开始扯起轻微的鼻息。

咯噔……

屋门外传来一声轻响,细不可闻。

本来好似正在闭目沉睡的周怀轩却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一声轻笑出现在他房里。

周怀轩坐了起来,看着那个突然出现在他房里的人,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屋里虽然非常地黑,但是这两人的眼睛,都在黑暗中亮闪闪地。

周怀轩起身,拉开了窗上的帘子。

漫天的星光倾斜进来,照得屋里明亮了许多。

“你来做什么?”周怀轩淡淡问道。

那人正是白婉公主。

但是她的样子跟白日里全然不同。

虽然同样是美绝尘寰,但是现在的她,带了更多的妖异之色。她的左颊有一滴淡蓝色的泪痣,这时才显现出来,眼角上挑得更加厉害,两片饱满的红唇,鲜红似血。

“我来做什么?——你天天躲在内院不出来见我,你问我来做什么?”白婉讥诮地一笑,“你不是后悔了吧?”

周怀轩没有看她,走到流云榻上坐下,伸手拎了榻边长几上的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白婉跟着不顶点小说气地坐在他对面,下颌微扬,将右手伸出来,右手虎口处的蝴蝶刺青栩栩如生,她斜睨着周怀轩道:“是我的血救了你,你不要忘了。——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们的事。”

周怀轩眉头微蹙,有些疑惑。

他脑子里确实有个印象,记得自己曾在混乱中咬过一个人,那人的血顺着他的咬痕流入他的身体里面……

但是,那好像是在他病好之前的事。

那些事如今想来,就像是隔了层面纱,朦朦胧胧,只留下一片恍惚的幻影。

他想不起来当初是怎样的情形,那些莫测的光影,就像是前生往事一样遥远,但他知道,其实不过才几年而已。

他端着酒杯,沉默地看着白婉。

自从他病好之后,关于那一夜的记忆就一直很模糊,但是他却很清楚地记得,在他最后一次发病的时候,曾经有过一股难以抗拒的芳香。

他从来没有在白婉身上闻到过这股味道。

他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

他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可是那群堕民,确实治好了他的病。

白婉,是堕民的公主,并不是夷族的公主。

“我是堕民,这辈子不会嫁人。你……是接受了我们堕民恩惠的人,这辈子,也不能娶妻。”白婉的脸色更加骄傲,似乎“堕民”两个字,代表的是荣耀,而不是耻辱。

“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娶妻生子。”周怀轩淡淡地道,“不用你提醒我。”

“是吗?”白婉妖媚地笑了笑,“你没想过?那你那天在外头跟那些小姑娘眉来眼去又是做什么?”

周怀轩静静地看着她,突然也展颜一笑,居然比白婉的笑容还要妖异蛊惑。

“你这么关心我?”周怀轩的声音细润,如同上好的丝绒,他侧了头,眉梢横斜,眼波如流。

白婉虽然见惯俊男美女,看见周怀轩如此逆天的笑容,此时也有些呼吸不畅。

“关心你不行吗?”白婉反问道。

“可惜我对你没兴趣。”周怀轩的声音如一道鞭子,抽得白婉的心都揪起来了。

白婉瞪着他,“你别太过份!”

周怀轩收起笑容,目光冰冷,屈起手掌,平伸出来,“我数到三,你赶快在我面前消失。不然地话……”

“我是公主,你胆敢对我不敬?”白婉大怒。

周怀轩以前虽然一向冷冰冰地,但是对她还算有礼,今儿不知道发什么邪火,居然把气撒到她头上了!

“一、二、三……”周怀轩三声数完,停也不停,整个人如箭一般往前窜出,右手握拳,照着仓惶转身的白婉背后猛击过去。

白婉身形一晃,从周怀轩面前消失了。

周怀轩收起拳头,看着白婉消失的方向,冷冷一笑。——想威胁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的血救了他?哼,多大张脸。她的气味腥臭无比,闻了就想吐!

※※※

第一更四千字。含为see_an盟主大人八月打赏的仙葩缘第一次加更。下午有加更。赶紧求求推荐票先。各位亲这周为什么投的推荐票这么少啊?难道是俺没有求推荐票的缘故?推荐票和粉红票都是要的。|o^_^o|

。(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140717080247524昨天打赏的桃花扇。感谢亲们打赏的平安符。求粉红票和推荐票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