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将府的大军走了之后,琼林苑的筵席继续热热闹闹地进行着。

一些人家已经暗暗看上了某些新科进士,打算等散席之后,就送帖子去新科进士的住处,邀请到家里做顶点小说,同时也派人去打探这些人底细。

盛思颜好奇地问郑玉儿,“都要打探什么情况啊?不是都写在履历册上面了吗?”

来应试的,查证身份是第一重要的事,以防有冒考的人。

郑玉儿悄悄道:“……是否婚配这个却是在履历册上没有的,所以要查验这方面的情况。”

盛思颜听了一怔,“如果看上的人已经成亲了呢?”

“那就找别人呗。人家的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了,何必要跟这些已经有了原配正室,却想攀龙附凤、人品不好的男子结亲呢?这是跟自己家的女儿有仇吧?”旁边御史家的女儿不屑地说道。

各家贵女纷纷表示赞同。

郑玉儿对盛思颜道:“那些已经成了亲,却有意隐瞒婚史,想要抛弃糟糠之妻的人,是会被人看不起的。咱们这种人家,女儿本来就不愁嫁,何必去搅那种浑水?”

“若是有人才高八斗,生得好得不得了呢?”盛思颜笑眯眯地道,故意跟郑玉儿抬杠。

郑玉儿斜了她一眼,“生得好看怎么啦?男人家顶天立地,最重要是人品和才干,生得好不好看,有什么打紧?”想了想,又凑到盛思颜耳边。悄声笑道:“难不成。你看上某位生得好得不得了的人了?难道是……”她眼珠转了转。“刚才那位周小神将?”

盛思颜白了她一眼,“你饶了我吧。我天生怕冷,在那种人身边。怕不是要冻死!”

郑玉儿想了想周怀轩冰山一样的气势,又想了想刚才他妖孽般的一笑,深思道:“也对。他那样儿,也就那位白婉公主可以配得上。你发现没有,他们俩都有那种相同的气势。”

盛思颜偏头想了想,摇头道:“没觉得。”说完有些心烦。转了话题道:“今年没成亲的新科进士不知道多不多……”

郑玉儿终身已定,淡定许多,她来这里,纯粹是陪妹妹郑月儿来的。

“不管多少,也不一定瞧得上的。不过是多看看而已。”郑玉儿一边笑,一边往四周看了看,突然奇道:“我说怎么好像少点什么,我吴家表妹居然没有来。”

盛思颜晓得郑玉儿说的“吴家表妹”,就是那位重瞳之女,郑素馨的女儿吴婵娟。

“是啊。这么热闹的地方,她怎么舍得错过呢?”盛思颜也暗暗纳罕。但是她没有说出来,只是道:“可能有事吧。”

吴婵娟确实有事。

她本来是打算来参加琼林筵的。但是临时听说神将府大军回城,便改了主意,带着下人,坐着大车,亲自去城外迎接大军去了。

在城外偷偷看了一眼见到周怀轩,见他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她带着下人,一直跟在神将府大军后头。

来到琼林苑前面,看着人群都走了,她才命人将车停在琼林苑前,跟着过来了。

郑玉儿和盛思颜刚在说着吴婵娟,就见她带着两个丫鬟走过来。

两个人相视而笑,悄悄向对方挤了挤眼。

吴婵娟交游广阔,一来就跟亭子里认得的贵女四处打着招呼。

一番寒暄之后,她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盛思颜和郑玉儿,笑着走过去,对她们道:“盛大姑娘、表姐,你们倒坐得逍遥。”

盛思颜和郑玉儿忙向她还礼,邀她坐下说话。

三个人还没有说上几句别来无恙,就听另一边桌上皇后娘家的姑娘正在说周怀轩。

“……听说周小将军在西北杀戮过重,人说他命带七煞,是天煞孤星的命。”

盛思颜皱了皱眉头,十分不喜这种说法。

吴婵娟更加不喜,已经站起来道:“你们说什么呢?什么天煞孤星?周小将军有父有母,祖父母健在,还有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你倒是说说,到哪里找这样四角俱全的天煞孤星?!”

盛思颜虽然不喜吴婵娟,但是也忍不住要给她点一个赞!——说得真好!

那皇后娘家的姑娘被吴婵娟呛得满脸通红,泪珠在眼底里直打转,一幅柔弱无依的样子,我见犹怜。

吴婵娟却还是不放过她,一扬眉,还要再刺她几句,郑玉儿忙在后面扯了扯她的袖子。

吴婵娟醒悟,只好不情愿地改了话题,道:“周小将军明明是为国效力,偏偏有人就是爱编排!”

“不是我编排,大家都晓得,这一次神将府太过火了,听说在西北真的是杀得血流成河,是真的成了血河……”那姑娘不服气地嘀咕道。

血河?!

盛思颜猛地抬起头,一下子想起了她做的那个梦!

吴婵娟还在跟那个姑娘拌嘴,“什么血河?!你真会说!我听说过,那是咱们神将府大军在西北打赢的最艰难的一仗。蛮子屠了我们一个镇子,将人头填满了护城渠。周小将军大怒,亲点五千将士,快马奔袭蛮子营地,尽歼十万蛮军,放干他们的血,染红了整条西北长河,从此那河被当地人叫做‘红河’,所有蛮子吓得不敢再战,束手就擒,尽皆臣服!”

“啊?真的是放干了血?染红了长河?!”

贵女们有的觉得激动振奋,有的却觉得太血腥恐怖,对周怀轩的印象,一下子复杂起来。

盛思颜恍惚起来。

血河……红河……

是巧合吧?

一直到散席之时,她都是心神恍惚的样子,心里似乎注满了阴霾。

从琼林苑的亭子里下来。王氏领着她往门口走去。

郑玉儿、郑月儿和吴婵娟都跟她道别。

盛思颜虽然还着礼。但是依然心不在焉。

走到门口处。她忘了那里有道门槛,正要一脚踹上去,一支手打斜里伸了过来,稳稳地扶住她的胳臂,“小心,走路怎地不看地上?”温润的声音如和煦的春风,驱散了盛思颜心头的阴霾。

盛思颜抬头,看见王毅兴阳光温暖的笑颜。一下子笑了起来。

“王二哥!”她高高兴兴把手放到他的掌心,让他牵着她走。

这个和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动作,让王毅兴也有瞬间的恍惚。不过他很快收敛心神,对站在旁边笑眯眯看着他的王氏行礼道:“盛夫人。”

“这么见外?叫我伯母就行了。”王氏越看王毅兴越满意,颇有点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盛思颜也道:“王二哥,你以前都叫我娘‘王大娘’哦!”

王毅兴很是高兴,忙改口道:“伯母,我送你们回去。”

虽然王氏和盛思颜出门,是带了很多丫鬟婆子侍卫随从的。但是王毅兴主动提出要送她们,她们也没有反对。

王氏更是有意跟王毅兴表示亲近。也是做给别人看的,是要向那些看上王毅兴的人表示,这是他们盛国公府看上的女婿人选。如果要跟他们争,先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再说。

太后娘家或许还能跟盛国公府争一争,皇后娘家根本想都别想。

盛思颜不知道就这样在琼林苑门口说说笑笑之间,她娘亲王氏已经不动声色击退了几家强敌了。

这一切,也落在不远处的牛家兄妹眼里。

牛大朋背着手,感慨地道:“想不到,盛国公府余威犹在呢……”

牛小叶抿了抿唇,低头笑道:“与其让别人嫁给王大哥,我更愿意是思颜嫁给他。”

“咦,这是想通了?”牛大朋笑吟吟地问道,着意观察她的脸色。

牛小叶坦然道:“想不通也要想通。形势比人强,胳膊拗不过大腿,我都懂的。”

“这就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别钻牛角尖才好。”牛大朋说着,带了牛小叶离开琼林苑门口的大街。

牛小叶回头好几次,看见王毅兴一直在跟盛思颜说话,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将盛思颜整个人都罩在他的身影下,一幅呵护备至的样子。

牛小叶从来没有在王毅兴脸上见过这样温柔的神情……

……

神将府的大门口,周大将军的夫人冯氏在门口等了一顿饭的功夫,才等到这父子俩回来了。

“我的儿,你可回来了!”冯氏一看见周怀轩,便泪眼淋漓地扑了过去。

周怀轩眉头微皱,往周大将军身后一躲,冯氏便一头栽到周大将军怀里。

“怀轩这孩子,还是这样胡闹……”冯氏抬头见是自己的丈夫,悄悄红了脸,白了周怀轩一眼。

周怀轩若无其事地点点头,“你们聊,我先进去了。”很是淡漠的样子,比出征之前更加淡漠。

冯氏很是不舍,快步走过去拉着周怀轩的袖子道:“轩儿,娘这么久没有见你了,你可还好?有没有受伤?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可是委屈我儿了……”一边说,一边呜呜地哭。

白婉在八宝香车里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唤她下来,只好自己下了车,对冯氏敛衽行礼,问道:“你是周郎的娘亲?”

冯氏突然看见一个绝色大美人冒出来,吓了一跳,后退几步问道:“你是谁?”说着,狐疑地看了周大将军一眼,疑心是他带回来的侍妾。

周大将军跟冯氏多年夫妻,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将头一扭,虎着脸道:“你别问我,问你儿子好了。”

“原来是轩儿的……”冯氏话没说完,周怀轩却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到大门里面去了,将那白婉主仆晾在门外。

“这是怎么回事?”冯氏见周怀轩这个样子,也不像是他的侍妾。

周怀轩可以一走了之,周大将军却不可以。

他恨恨地瞪了周怀轩的背影一眼,回头吩咐道:“把白婉公主安置在外院的倚玉楼住。”又对冯氏道:“去让三弟妹拨两个人过来服侍白婉公主。”

原来是公主。

公主不可能做妾的。冯氏松了一口气。

白婉眉梢轻挑,“咦,不是说让我住鸳鸯馆?”

“我们府里没有鸳鸯馆。轩儿离家太久,想是忘了。”周大将军面不改色地说道。

他们周家确实没有鸳鸯馆,只有鸳鸯轩……

所以他也没有撒谎。

冯氏明白了他的意思,忙招呼白婉公主进去住下,又使人去跟主持内院中馈的三弟妹吴云姬说了声,让她寻两个得力的丫鬟过来给公主使唤。

白婉公主只是西北夷族的公主,平日里吃住还不如大夏皇朝一般的大户人家呢,因此在神将府住得很舒服,只是根本见不到周怀轩,有些遗憾。

冯氏留心观察了白婉公主几天,见她待人热情,毫无公主的架子,便起了心思。

她去问周怀轩,“你年岁也不小了。娘想给你说一门亲事。你跟娘说说,有没有中意的姑娘?”

※※※

第二更三千五,为enigmayanxi大人八月份打赏的最后两块和氏璧加更送到。那个求粉红票和推荐票。粉红到150就可以三更了。么么哒~~~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