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

盛思颜看见周怀轩伸指划过他唇边的笑容,无语地啐了一口,后退一步,躲入人群中。

那些贵女这时也看见了周怀轩的动作,都捂着脸咯咯笑个不停。

就在大家的欢呼声、赞扬声和笑声当中,周大将军和周怀轩一起下马,对着太后站立的九曲凤銮拱手道:“托太后娘娘和陛下的洪福,神将府幸不辱命,大败蛮子于西北,并且将大夏国境往西北前推五百里!”

太后一向沉着端凝,此时也禁不住喜笑颜开,如繁花盛放,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好好好!你们扬我大夏国威,功在社稷!哀家当奏报我大夏皇室列祖列宗,告慰英灵!”太后扬手,“你们先带将士下去休整,三日之后,在乾元殿大宴,这次所有出征的将士都有份参与!”

神将府的将士们一齐拜倒,声震天际,“谢太后娘娘隆恩!”

四周观望的民众也跟着一齐拜倒,欢欣鼓舞。

这里除了太后和太子站立在琼林苑前面的空地上,就只有周怀轩身后的那辆八宝香车,显得分外突兀。

太后满脸笑容,手臂伸出,向前托了托,“众将士平身。”

只听场上传来铿锵叮咚的铁甲碰撞声,军士们纷纷站了起来。

太子笑容满面地道:“周神将和周小将军这一次真是给大夏皇朝立下莫大的功勋!”

周承宗和周怀轩一齐躬身,“太子殿下谬赞。”

太子笑了笑,指着周怀轩身后的八宝香车道:“这……是怎么回事?孤不记得。曾经让你们带八宝香车出征……”

太子问出了在场所有人脑子里都有的疑问。

盛思颜从姑娘们身后探出头。跟着往那辆八宝香车瞧过去。

那香车是上好的檀香木所造。工艺精湛、细腻,只上了一层清漆,露出木质的优良纹理。

香车上精雕细刻着象征吉祥的八宝,有宝伞、宝鱼、宝瓶、莲花、白海螺、吉祥结、胜利幢和金法轮,象征着眼、耳、鼻、音、心、身、意、藏等八种识智的感悟显像,是一切大吉祥和大幸运的美好祝愿。

用这样的八宝香车装载的东西,肯定是不同凡响,甚至有可能是一些绝世宝物!

众所周知。打仗其实是发财最快的手段之一,当然,前提是要能活着回来。

场上的人兴奋起来,除了神将府的将士们依然是一动不动,如同泥塑木雕一样,别的人都伸长脖子,垫着脚,恨不得站到最前面,沾沾八宝香车的福气,更看看里面有什么了不起的宝贝!

这样了不起的宝贝。肯定是周大将军带回来的战利品吧?

是要献给太后,或者太子的吧?!

就在众人将殷殷期盼的目光投向周大将军。希望他掀开车帘,给大家先睹为快的时候,周大将军的脸色却阴沉下来,他哼了一声,对着太子拱手道:“太子殿下,真是惭愧。这车是犬子的战利品……”

意思就是,这东西是周怀轩的,您要想看里面有什么,得问周怀轩。

太子笑容满面地又看向周怀轩,道:“想不到威烈将军军威赫赫,连周大将军都不敢挫其锋芒。——请问威烈将军,这车里到底是什么,可否让尔等开开眼界?”

周怀轩笑了笑,道:“太子有命,某将莫敢不从。这车里的人,在战场上曾救了某将一命,而且她是西北夷族族长的女儿,因仰慕我上国风光,特意在征战结束之后,跟来上国朝觐。”说着,往那八宝香车走去,对里面道:“白婉公主,我大夏的太子殿下和太后娘娘都在此地,你可以出来了。”

他话音刚落,那八宝香车的车帘荡起一阵涟漪,像是无风自动一般。

紧接着,一只玉白的小手从帘子里伸出,将那车帘往旁边撂开。

一个美貌的青衣女子从车里跳出来。她高鼻深目,眸子里隐隐有着碧色,看起来像是异域人士。

这就是夷族族长的女儿?

众人在愣神当中,那女子已经对着车帘里面伸出手,道:“公主,请下车。”

原来这是个丫鬟……

大家不由对里面的人更加期待。

就在众人的屏息凝气当中,从车帘里又伸出一只小手,搭在先前那青衣丫鬟的手上。

那只手指细若削葱根,指尖饱满浑圆,像是散发莹莹珠光。最奇特的,是那手的虎口处,纹着一只青色蝴蝶。

那蝴蝶纹得栩栩如生,就连蝶翅上的花纹,还有蝴蝶脑袋上的触须都看得清清楚楚。

繁琐而不臃肿,富丽但不俗气。

就这样一个将手搭在丫鬟手背上的动作,做起来都风情万种,让人忍不住想看更多……

一阵风吹来,八宝香车车帘晃动,往两边分开,一个身着彩锦的女子女子从车里探身出来,先是眯了眯眼,像是刚从黑暗的地方出来,还不习惯外面的光芒。

然后她看见了站在车旁的周怀轩,对他浅浅一笑。

容色如春回大地,居然比太后还要美!

连见惯美人的太子都有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这个女子,实在是太美了。

以太子所见,只有当初的郑想容可以和她抗衡一二。

而且郑想容去世的时候才十六岁,如同一朵刚刚绽放的花骨朵一般,纵然美不胜收,可是怎能比得过眼前这个女子如同盛放的牡丹一样灿烂到极致的容颜!

她站在周怀轩身边,对着太子和太后的方向敛衽一礼,“见过大夏太子殿下、太后娘娘,愿夏室如同常青树,万古长存……”

她的祝辞倒也别致。

太后笑着点点头。“白婉公主有礼。你可带有国书?”

西北夷族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但是自成一体。跟蛮族也是征战多年。

这一次,大夏皇朝的神将府将蛮族精锐几乎斩杀殆尽,并且将他们赶入西北大漠深处,对于夷族来说,确实是一件大好事。

所以夷族派了本族的公主跟着大军来大夏都城朝贺。

“自然带了国书。”白婉说着,从宽大的袖子里取出一封加了红漆的书信,给太后呈了上去。

太后并未亲自接过来,命身边的大总管阮同接下来。又吩咐道:“如今太子监国,你看着安置吧。”说完便走回九曲凤銮坐下。

姚女官放下九曲凤銮的帘子,叫了一声:“太后起驾!”

一群人忙躬身送了太后一行人走了。

再回头,就只看见夷族公主白婉笑着站在周怀轩身边,如同一对璧人一般。

确实,他们俩不仅年龄相近,就连浑身的气派都很接近。

而且周怀轩如同天人般俊美的样貌,似乎也只有身边的这个女子能相配一二。

琼林苑高台附近的亭子里站着的贵女们看着这位来自异国的白婉公主,神情各异,但是都沉默下来。

有人无意识地扯着自己的帕子。有人抠着亭子栏杆上一个小坑,还有人紧紧抓住同伴的手。捏得自己手心都出了红痕,奇怪地是,那被她捏的姑娘,也不觉得疼……

周怀轩身上披着玄色披风,一手握在自己的腰刀之上,一手背在身后,又往盛思颜站的那边看了一眼。

正好看见盛思颜对他微微鄙夷的眼神。

周怀轩眉梢跳了一下,眯了眯眼,收回目光,沉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太子便道:“白婉公主不远千里而来,孤一定给公主安排一个好居所。”

谁知白婉却头也不回地道:“我要跟着他住!”伸出手,只斜斜往身后一指,正好是周怀轩所站的方向。

可见她虽然没有回头,眼波却不知道多少次往那个方向扫过去了……

周怀轩半垂着眸,不置可否。

周大将军也当没听见,遥望着远处的天边。

场上有一种奇怪的静默。

太子见状,只好干笑两声道:“既然如此,周大将军,你们神将府可有顶点小说院?”

“回太子殿下,我神将府虽然有的是地儿,可是白婉公主身份不一般,住在舍下,恐怠慢了公主,引起两国纷争就不好了。”周大将军不卑不亢地婉拒了白婉公主的提议。

“周郎,你说句话吧……”白婉公主推了推周怀轩的胳膊,娇嗔说道。

盛思颜在亭子里听见这番话,全身都忍不住抖了抖,暗自腹诽:周郎?你该后悔自己起错了名字吧?叫什么白婉?应该叫小乔吧……

周怀轩似乎十分不喜被人碰触,他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正要出口拒绝,抬头却瞥见盛思颜正往这边专注地看着,突然展颜笑了,改口道:“既然白婉公主愿意,在下恭敬不如从命!——太子殿下,您让礼部的人去我家的鸳鸯馆听候白婉公主差遣。”

嚓!住就住吧,哪里不好住?偏要住鸳鸯馆?!

盛思颜彻底鄙视周怀轩,淡淡朝他斜睇一眼,便垂眸,退到亭子深处,将自己严严实实藏起来。

周怀轩唇边的笑容更盛,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让白婉公主上车。

太子只好呵呵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礼部的人就在这里。这白婉公主,就交给你们照应了。”

周大将军眉头皱得更紧,本想拒绝,但是太子的话说出了口,他再反对也无效了,只好瞪了周怀轩一眼,转身对太子道:“犬子胡闹,太子殿下宽宏大量,不与他一般见识。”

“周大将军言重了。依孤看,威烈将军行事极有分寸,而且能为大局着想,实乃我大夏之福。”太子笑着说道,又向周大将军和周怀轩介绍这里的新科进士。

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新科状元王毅兴。

周怀轩漠然地点点头,眸光横斜,居然看见先前躲起来的那个小人居然又从人群中探出头,看着王毅兴的方向笑得甜甜的,一幅与有荣焉的样子,好像是她自个儿考了状元一样……

周怀轩的眉头也和周大将军一样皱了起来。

太子介绍完之后,道:“两位爱卿先回去歇息吧。等休整三日之后,咱们再去乾元殿痛饮一场!”

虽然有三年不在京城,但是周大将军对京城的风云变幻并不陌生。

他晓得太后让权和太子监国的事儿。

周大将军拱手道:“谢太子殿下体恤!”说着,转身就走。

在场的大军排好队列,也跟着周大将军走出去。

“你走不走?”白婉公主看见周怀轩似乎心不在焉,又推了推他。

周怀轩往后又退了一步。

白婉公主的眼光飘向高台旁边的亭子,低声道:“你刚才到底在看哪里?”

周怀轩没有做声,再抬头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已经淡然无波。

太子招呼新科进士们再上高台,笑道:“今日与众卿不醉不归!”

新科进士们簇拥着太子,再次回到高台上。

那群先前在高台对面的亭子里打量这边情形的贵女们,目光立刻又回到那些新科进士身上。

盛思颜和郑玉儿坐在靠近栏杆的地方,和郑玉儿一起品评郑玉儿的未婚夫章茂言。

章茂言才二十出头,是新科三甲里面最年轻的,生得浓眉大眼,一表人才,只是有些稚嫩,但是目光湛然,嘴角一直微微含笑,又加上生得高大,穿着探花袍,头戴乌纱帽,帽端插着两支金花,非常醒目。

郑玉儿一边偷偷地看,一边红了脸,对盛思颜道:“也不晓得他人品如何……”

一般女子在郑玉儿这个年纪只知道看男人的样貌,她却还看重男人的人品,盛思颜立刻对郑玉儿刮目相看,跟她更加亲近。

“人品这东西,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总得让家里人多方面查访才能看出一二的。”盛思颜和她喁喁细语,坐在角落里。

皇后娘家的姑娘,还有太后娘家的姑娘坐在最显眼的地方,和家人一起仔细打量对面的新科进士。

周怀轩本想再待一会儿,可是他看见了这些新科进士上了高台,又看见了高台那边亭子的位置,突然明白那边怎么会有贵女了……

这都是要来选婿的吧……

不知不觉间,周怀轩的心里隐隐作痛。他强行克制着自己对那股芳香的渴望,转身大步追着八宝香车而去。

※※※

第一更四千字,二更合一了哈。含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八月份打赏的第六块和氏璧的加更。那啥,俺打滚求粉红票都没有到票数,好羞耻。~~o(>_<)o=""~~=""=""></)o>

。(未完待续。。)

ps:感谢亲们昨天打赏的平安符。感谢karllkking大人早上打赏的和氏璧。么么哒,求粉红票和推荐票支持。o(n_n)o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