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大朋远远望了一眼,看那些人的衣着打扮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姑娘,笑道:“公卿世家当然不一样了。哪里能跟咱们这些人家一样呢?”

所以她们能进去,她们在琼林苑里面有隐蔽的位置,不用像这些平民人家的姑娘一样在外面抛头露面……

纵然她跟那些世家高门的姑娘们都认得,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她是她,她们是她们,她们之间,原来隔着天壤之别。

牛小叶叹了口气,呆呆地往那边看了一会儿,又看向琼林苑上的高台,想了一会儿,问她大哥:“……今儿太子殿下和太后娘娘会不会来?”

牛大朋道:“听说会来的。”

牛小叶又打起精神,在高椅上站得直直的。

只要她站得够高,就能被人看见吧……

又等了一炷香的功夫,琼林苑前面的长街渐渐安静下来,有人敲着大铜锣叫道:“新科状元——南州王毅兴,到——!”

铜锣声刚定,只听见一阵得得儿的马蹄声从对面传来。

大家转过头,只见一匹游龙般的白色骏马从街的另一头慢跑着过来。

马上坐着一位穿着红袍的年轻人,头戴乌纱官帽,两边各插一支赤金官花,身着红色蟒袍,脚踏黑底皂靴,一手勒着马缰绳,微笑着往这边过来。

春日的阳光下,他的笑容比春风还要和煦,目光所到之处,每个人都觉得心头一暖。

他光华内敛。眉目潇然。如同在窑洞里经过烈火千锤百炼的瓷器一样温润如玉。

刹那间。牛小叶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怔怔地看着那匹马载着王毅兴往长街这头慢慢走过来,从她面前走过去,最后来到琼林苑门口。

他袍袖轻拂,如同谪仙一般优雅地从马上翻身而下,将马的缰绳扔到一旁的小内侍手里,自己闪身回头,冲着大叫“状元郎!状元郎!”的人群招了招手。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去,走入琼林苑的大门,往那高台上去了。

他的身影虽然消失了,但是他留下的那片和煦还在人们心头久久荡漾。

以至于后来过来的榜眼和探花都让大家提不起兴趣。

每个人都在谈论一个名字:王毅兴。

从他的出身,到他连中三元,从他的家世,到他的姐夫二皇子,满满地全是新鲜出炉的热料……

新科三甲都来了之后,太子登台。向大家表示祝贺,宣布琼林筵正式开始。

这是太子监国以来的第一次科举考试。刚过去的殿试就是太子主持的。也就是说。这些新科进士,实际上是太子的门生。

这些人会是他登基以后的重要班底。

太子对他们很是顶点小说气,包括二皇子的二舅子——新科状元王毅兴,都是太子极力笼络的对象。

王毅兴对太子十分恭敬,对答自如,不卑不亢,确实当得起连中三元的荣耀!

太子对他也十分满意。虽然他知道王毅兴是二皇子的人,但是那又怎样呢?

只要他是登上皇位的人,二皇子的人,终归会变成他的人,他一点都不着急。

就像他开始监国的时候,手下的人不全是太后的人?

但是当他监国两年之后,现在这些人全都听他的。

太子想得很透彻。只要这些人是忠于皇帝就行。

不管谁做皇帝,他们都会效忠,因为他们效忠的是皇帝这个位置,不是坐在位置上的那个人。

“琼林筵难得各位才子共聚一堂,来,咱们赋诗联句,共襄盛举!”太子一声提议,引来无数喝彩!

琼林苑高台下人头攒动,大都看得津津有味。

正在大家大展诗才的时候,突然有人从长街的另一端又大叫一声:“报——!”

琼林苑高台上的人都是一顿,目光不由自主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个穿着玄色军甲的兵士骑着快马,转眼间已经从长街的另一端来到琼林苑的高台下。

“吁!”他猛喝一声,勒紧缰绳,将那马硬生生勒住了,从马上一跃而下,满身彪悍之气扑面而来,十分震撼。

围观的民众纷纷向长街两边的街边退去,将整条大街空出来。

那兵士手握缰绳,对着高台单腿跪下,抱拳对高台上站立起来的太子道:“启禀太子殿下,神将府大军回城,末将先行来报!”

太子大喜,挥了挥手,道:“快快平身!”又问他,“内侍大总管阮同何在?”

本来太子和太后都派了阮同去城外迎接大军回城的。

那兵士回报道:“阮总管在后面伺候太后娘娘。”

“皇祖母?”太子愕然,“皇祖母如何去了城外?”

那兵士一脸骄傲地道:“太后娘娘体恤我们神将府的不容易,亲自去城外迎接周大将军和周小将军!”

太后居然亲自去迎接大军回城!却把他支使来主持琼林筵!

太子只觉得一口血要从胸腔里面喷出来……

他强忍着怒意,背着手,端立在高台上一动不动,笑着道:“皇祖母为社稷着想,是孤的楷模。”又道:“咱们都下去,迎接我大夏的胜利之师回城!”

新科进士们顿时觉得热血沸腾,齐声应喏,跟着太子站了起来。

王毅兴垂眸看着太子背在身后几乎要勒出筋来的右手,微微一笑,紧跟在太子背后走下琼林苑的高台。

来到琼林苑大门口,大家呈雁翅型站在太子左右。

这边刚刚站好,那边的大军已经看得见影子了,黑压压的一片肃杀之气缓缓袭来。将这春日的和煦似乎都驱散了几分。

盛思颜和那些姑娘坐在琼林苑高台对面的亭子里。将这边的情形听得清清楚楚。

这些姑娘们一个个都很好奇。跟着站起来,踮脚看着大军行来的方向。

盛思颜个子娇小,被挤在最前头,攀着亭子的栏杆探头看去。

大军最前头,是太后的九曲凤銮。

轻纱垂地,金黄色的銮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但是却盖不住那股无边的寒气。

一片乌云飘来,将太阳遮住了。在琼林苑前洒下一片阴影。

盛思颜打了个寒战。她感觉得到,这股寒气,跟周怀轩曾经给她的那种感觉十分相似……

但是很快,一阵微风吹来,将那片乌云吹散了。

太阳重新洒下万千金辉,照得大家精神一振。

就在这一遮一散间,太后的九曲凤銮已经停了下来,垂帘往两边分开,露出太后美艳如二十少妇的容颜。她微笑着,向大家招手示意。

周围的人纷纷拜伏在地。向太后请安。

太子忙带着人迎上去,站在太后的九曲凤銮旁边伺候。

神将府的大军也走了过来。

当先是神将大人周承宗。骑着一匹十分高大的乌骓马,四蹄踏雪,目光狰狞,虽然是马,看着却像是吃人的猛兽。

一般人跟它对上,都会被它吓得一哆嗦。

它一扬鼻,一跺蹄,整条大街都要抖上一抖。

真不愧是从战场上血战而归的骏马!

紧跟在神将大人身后,也是一匹高头大马。

那马通体纯黑,没有一根杂毛,看上去却有些没精打采,一直蔫蔫儿的。但是当它抬头的一刹那,盛思颜看见前面神将大人那匹不可一世的乌骓马居然有些瑟缩着往后退了几步!

一匹看上去不起眼的马,居然能将神将大人的骏马逼退!

盛思颜饶有兴味地翘了翘嘴角。

再看骑在那黑马上的人,正是周怀轩,如今的三品威烈将军,不过大家一般省事儿,都叫他周小神将。

盛思颜眯了眯眼。

上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是在三年前的城门口,大军出征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已经是寒气满身,似乎看你一眼,就能把你冻死一样。

如今的他,倒是感受不到那股让人冷到骨子里的寒气了,但是也感受不到什么热气。

现在的他给人的感觉,除了不变的冰冷,又增添了淡漠。淡漠到极点,淡漠到对什么事情都无动于衷,但是又目空一切的地步。

很奇异的感觉。

玄色头盔之下,周怀轩如天人般俊美的样貌增添了几分铁血的彪悍肃杀之意。

似乎刚才神将府大军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都是从他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一定杀了很多人……盛思颜默默地想着,往后退了一步,躲入人群中。

“周小神将生得……太好看了,我不能看了,喘不过气了……”一个姑娘捂着胸口喃喃说道,扶着栏杆柱子哆哆嗦嗦坐了下来。

盛思颜瞥了一眼,她吃惊地看见那姑娘果然嘴唇发紫,面色发虚,这是心惊症的来头!

盛思颜忙走过去,一手扣住她的脉搏,一手重击她的胸口处。

那姑娘被她打了两下,本想发怒,可是马上发现自己胸口那股涌堵欲呕的感觉消失了,顿时明白盛思颜是在救她,感激地对她一笑。

盛思颜忙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开口说话,又做了几个深呼吸的口型。

那姑娘明白过来,跟着盛思颜做。

等那姑娘的情况稳定了,盛思颜才听见身边有好多姑娘在窃窃私语。

“周小神将身后的那辆八宝香车是做什么的?里面好像有人?”

盛思颜很是意外,她快步走到栏杆边上,往周怀轩那边看过去。

这一瞬间,周怀轩像是感觉到什么,突然抬头,也看向盛思颜的方向。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个正着。

盛思颜来不及收回目光,就看见周怀轩对她妖孽般地一笑,然后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往他自己完美的唇边轻轻划过……

※※※

粉红90加更送到。打滚求粉红票哈~~亲们给力点哈,今天粉红到120,明天继续三更o(n_n)o哈!

。(未完待续。。)

顶点小说手机站无广告

章节目录

盛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盛宠最新章节